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018章 唐子娴现身?

1018章 唐子娴现身?

宋轻音进了门来,身上还是那套.紧身连体皮衣,一身线条勾勒得纤毫毕露。

雄山有梅,溪谷有鱼。

让人想入非非。

宋轻音拜倒在地:“弟子拜见师尊、师娘。”

宁涛瞧着那压在腿上往两边挤压出来的浑圆的形状,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师尊的严肃表情:“轻音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宋轻音从地上站了起来。

南门寻仙说道:“轻音,你有什么事?”

师娘明显是想她赶紧把话说完就走。

宋轻音说道:“昨晚来投靠的人中,有个叫路守航的领头人,他所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师尊说。我问他是什么事,他又不肯说,我看他挺着急的,心想可能真有什么不便跟我说的重要事情,所以我就来请示师尊,要不要见这个人。”

“路守航?”宁涛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也很好奇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他讲。

宋轻音又补了一句:“那个叫路守航的人也是一个仙人,道号金阳子,用的法器是一支天人的大枪,我从未见过那种大枪,我猜一定很珍贵。”

宁涛说道:“我去见见他,看他说什么。”

宋轻音说道:“天就要亮了,山里的人……”

宁涛说道:“今天就不用了,神庙已经建成,虫二会释放迷雾笼罩奉仙山。如果今天不出什么意外,以后就都不用躲进山洞里了。”

“主人,气雾了,好大的雾。”貔貅金藏的声音。

宁涛快步出了门,来到寻仙宫门前举目眺望,视野里大雾弥漫,如有风吹,快速向山脚、山顶扩散开去。

这雾没有加香。

如果加香,那场面一定会很混乱。

南门寻仙和宋轻音站在宁涛身后,南门寻仙赞叹地道:“那虫二还真是能耐,不过夫君你要好好管教它,不然它会成为第二个善恶鼎。”

她叫夫君,那就代表着另一种心情。

宁涛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想,是不是我刚才偷瞧妙仙子的腚,被她发现了?

嘤嘤嘤……

嘤嘤嘤……嘤嘤嘤……

三生鼎鼎鸣声密密麻麻。

宁涛皱起了眉头:“虫二,你鬼嚎什么?”

嘤嘤声消失了。

宁涛说道:“轻音,带我去见那个金阳子路守航吧。”

他看了南门寻仙一眼,“娘子,你要一起去吗?”

南门寻仙说道:“我就不去了,昨晚累了一夜,出了一身汗,我想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宁涛说道:“我办完事就回来陪娘子。”

南门寻仙给了宁涛一个白眼,嘴角却藏着一丝笑意。

对她来说,最好的休息其实就是开门俢练。她就像是手机,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就需要连上适配器充充电。宁涛就是她的专用适配器,他的插头是她千百世之前就定制好的了。

宁涛没让貔貅金藏跟着来,让它留下镇守寻仙宫,他跟在宋轻音身后往安顿难民的地方走。

“轻音,那个路守航的大枪是什么样子的大枪?”宁涛找了一个话题,他怀疑是一支狙击步枪。

宋轻音脆生生的道:“没有师尊的枪大。”

宁涛:“?”

宋轻音又补了一句:“师尊的枪不大,还长。”

宁涛:“……”

她说的究竟是哪支枪啊?

师尊都有些产幻了。

然后,他的视线又落在了人家的皮裤上。

他也不想这样。

可是那丰满到几乎就要花蕾绽放的形状,对一个男人来说总是存在着一种吸扯的力量。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问了一句:“天音,你怎么老是穿着一套皮衣?”

宋轻音回头瞅了宁涛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脸颊微红:“回师尊,我这皮衣是无尽之森里的化形妖蛇的蛇蜕制成的法衣,水火不侵,也能房一般的刀枪箭矢。生在这乱世之中,我时时穿着,也是无奈之举呀。”

师尊很想问她方便的时候怎么解决,有时候憋急了会不会赶不及,可这样的话实在不好说出口,这个好奇心只得藏在师尊的心里自由发酵了。

宋轻音又补了一句:“它能改变颜sè,师尊要看看吗?”

宁涛四下瞧了瞧,确定没人才点了点头:“嗯,还真是奇特,你就给师尊展示一下吧。”

宋轻音离开了廊道,来到了廊道外面的一丛花丛中。

宁涛直盯盯的瞅着她,几乎没有时间的间隔感,她进入花丛的那一刹那间,她身上的紧身皮衣就改变了颜sè,与花丛的吻合度竟达到了惊人的一致。除了她的脸和手,别的地方都与花丛的颜sè一致。

宋轻音从花丛中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师尊,你要是喜欢的话,我那里还要一点化形蛇的蛇蜕,你也可以制一件化形蛇的法衣,我想你穿上一定很好看。”

说话的时候,她的视线有一个很明显的下落的动作。

这个女弟子也有点不正经啊。

她肯定在想象师尊大人穿上紧身皮衣的样子,有个地方一定很扎眼吧?

宁涛干咳了一声:“回头你给我送来,我给你师娘制一件化形蛇蛇蜕法衣。”

“嗯,待会儿我就去拿。”宋轻音一口就答应了。

她不知道,她的师尊大人正在脑补南门寻仙穿上这种趣味性如此之强的化形蛇法衣的样子。

说说聊聊,师徒二人来到了一个院子里。

一大群人聚集在院子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正在讨论什么,场面有点乱。

宁涛跟着宋轻音进门的时候,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个浓眉大眼,长了一张国字脸,面相忠厚老实的背枪仙人上前来,对着宁涛和宋轻音深深一揖:“尊上一定就是不日真人大仙吧?”

“正是。”宁涛说,他也从那支大枪上知道了这仙人的身份,这人就是金阳子路守航。他猜的不错,路守航的大枪的确是一支天人的狙击步枪。

一大群人拜倒在地,七嘴八舌感谢宁涛的收留之恩。

在这人吃人的乱世之中,有个安身之所几乎是奢望。而不日宫不仅收留了这些难民,还提供了食宿和保护,这已经等同是救命之恩了。

宁涛对着那些难民深深一揖,然后挑了一个白发老人搀扶了起来,一边说道:“不用行此大礼,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你们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我一定帮你们解决困难。”

说了几句场面话。

路守航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院子里的人下去了,只剩下了路守航和几个仙武。

这是要说事了。

宁涛也不催他,等他开口。

路守航酝酿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大仙,七仙门祸害凡仙地已久,民不聊生。幸有大仙灭了七仙门,才让凡仙地有了希望。”

宁涛笑着说道:“客气话就不用再说了,说事吧。”

路守航的脸上多了一丝尴尬的神sè,他接着说道:“我们村子里有一个被七仙门抓走的孩子,他在七仙门为奴好几年了,我们都以为他死了,可是前几天他回来了,跟我们说了奉仙山的事,我们那个地方的水也断了,无法再养活人了,加上那个地方的流寇强盗又多,我们就决定来投靠大仙……”

“我们白天躲藏,晚上行路。昨天晚上我们路过yīn山峡谷,却不料一伙强盗拦住了路,对方有好几个仙武,还有好几十个仙武。我们正绝望的时候,一个女仙出手救了我们。她自称是yīn月仙子,她引开了那些人……”

yīn月仙子?

这个名字进入耳朵的是时候,宁涛的心中顿时一震,激动地道:“你说那个女仙叫什么?”

路守航说道:“她自称是yīn月仙子,她杀了对方几个仙武,伤了一个仙人,然后引开了那群人。但她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受了伤,往北面逃走。我要照顾村民门,不能帮她的忙……我的心里很惭愧,也很担心她,我斗胆请大仙出手相助。”

宁涛说道:“现在就去。”

路守航顿时愣了一下:“现在?现在可是白天啊。”

凡仙地的人对白天的恐惧就像是地球上的人对癌症的恐惧,谈之sè变。

宁涛说道:“你若害怕,你告诉我那yīn山峡谷在什么地方就行了。”

路守航说道:“不,我和大仙一起去吧。那yīn月仙子冒死救我们,我如果还怕白天去找她,那就是忘恩负义了。大仙,我们现在就动身吧!”

宁涛右手一挥,肉中枪穿掌而出,他跃身枪上:“上来吧,这样更快。”

路守航还没上去,宋轻音便抢着说道:“师尊,我也想去。”

宁涛说道:“外面可不比这里,你留下,你去告诉你师娘,就说我去去就回来。”

“是。”宋轻音应了一声,她心里明显还是想去,可是师命不敢违。

路守航也跃上了肉中枪,虽然感觉有些别扭,可他还是伸手扶住了宁涛的腰。

肉中枪穿空而去,飞出奉仙山之后一个俯冲便钻进了山谷之中,然后贴地往北飞去。

白天在空中飞行,那无疑是在挑衅捕仙者。

“路道友,你跟我说说那个yīn月仙子长什么样。”宁涛说。

路守航说道:“她很高,长头发,眼睛很大,很漂亮……我从没见过她那么漂亮的仙女,对了,她的头发上缠着一块头巾,那头巾上绣了一个唐字。”

前面说的都是废话,最后一个唐字才是重点。

是她!

唐子娴!

看网友对 1018章 唐子娴现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