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70章

第70章

  尤明许看着他的样子,更加觉得讽刺。她低下头,看着他漂亮深邃眼眸里,映着的那个自己,轻声说:“也许我现在说的话,你明天药醒了,就记不住……可是殷逢,别再痴心妄想了,这几天我也就是玩玩而已,怎么可能真的爱你?”

  殷逢有点发愣。

  尤明许跳下床,拉开门,陈枫带着医生,已等在门外了。她一言不发,走回房间,换好衣服拿了东西。下楼,出了这栋房子。于深深寂静的夜sè里,穿过花园,到了大门处,那个坐过牢的老人赶来给她开门。她一个人走进了夜sè里。

  ——

  殷逢已经煎熬了有一会儿了,所以医生一针下去,他就彻底睡死过去。陈枫送走医生,来到车库。

  两个手下扣着舒雪,陈枫直接走到她面前,给了个巴掌。舒雪被打得“啊”一声,差点摔倒在地。

  陈枫很不耐烦地擦了擦手,在一旁的椅子坐下,斜瞥着她说:“我已经知道,是我这里的人办了蠢事,帮你溜进来。想要替殷老师纾解纾解,其实这也没错。可第一,你办砸了。第二,谁让你在那位面前胡说八道,说殷老师以前和你服药助兴的?你不过跟着殷老师出去过几次,什么时候成殷老师正牌女友了?”

  舒雪捂着脸,呜咽着,说:“我是真的爱他……崇拜他……我也想他早点好起来……”

  陈枫抬了抬手,说:“立刻滚,再也不要出现在殷老师面前。还有,殷老师的情况你也知道了,以及今晚的事。如果你往外说半个字,我弄死你。”

  ——

  第二天。

  陈枫推开虚掩的房门,就见殷逢坐在床上,望着窗外,一动不动。

  陈枫微笑说:“殷老师,您该起床了,待会儿要去签售会。”

  殷逢转头看着他,嘴是嘟着的,目光悲伤懊悔。陈枫心想:完了,他居然记得?

  主仆两人默默相对了一会儿,殷逢低声说:“小枫子,我生无可恋。”

  陈枫嘴角抽了抽,问:“为什么?”

  殷逢抬头,望了一会儿天花板,轻声说:“她想怎么玩我都可以。可是我和她……怎么就不可能了?”

  ——

  尤明许看着手机屏幕上,“殷逢”的名字不断跳动。她再次挂断,然后开了静音。

  樊佳抱着一叠资料,走过来说:“两个事。一个,是交换杀人案两个少年犯,都如实交代了,后面会走司法流程。唉,刘若煜家里,倒现在都没有人来,推推搡搡的,把我恶心坏了。至于李必冉,他父母都快疯了,现在正搁前厅闹呢,说警察冤枉了儿子,还要上~访,我去……”

  尤明许静默不语,每个家庭的苦难都有原罪。

  犯罪的是孩子。

  可真凶是谁?

  “还有个事。”樊佳说,“几天前,顾天成在押送途中,出了车祸,冲下悬崖,尸体还没打捞到。肇事司机逃逸,目前正在抓捕。”

  尤明许一怔。

  那个决定了要成为连环杀手,并且杀人如麻的冷酷男人,居然以这样突然、冤屈的方式,结束了一生。

  那么顾天成在临死前,是否会觉得,这也是老爷天给予他的终极答案呢?

看网友对 第70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