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当众行凶

第六百一十四章 当众行凶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良带着刘章、刘兴来到洛阳,刘秀十分高兴,当天在皇宫大摆设宴,热情款待叔父和两个侄子,而后,他又令张昆,为刘良、刘章、刘兴在洛阳选宅子。

翌日,刘秀找来大司空宋弘、行大司徒事伏湛、尚书宗广,一同议事。

政务上的事情都谈完,刘秀话锋一转,乐呵呵地说道:“昨日,我叔父一家,还有两位侄子,来到洛阳。”

宋弘、伏湛、宗广相互看看,后者说道:“微臣也听说了,只是还未来得及去拜访刘公以及两位公子。”刘秀语气伤感地说道:“叔父把我一手带大,直到现在,我还未能尽到养育之恩;章儿、兴儿,皆是我大哥之遗孤,这些年来,在外面饱受其辱,吃了很多的苦啊!”说到

这里,他又看了一眼宋弘、伏湛、宗广三人,而后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他们都来到洛阳,我当好好补偿他们才是!”

宋弘、伏湛、宗广都是饱读经书的人精,刘秀的话转弯抹角,但他的心思,三人皆已心领神会。

他们面面相觑,还是宗广开口说道:“刘公与陛下,情同父子,刘縯将军与陛下,更是兄弟情深,无论陛下给予刘公和两位刘公子什么样的封赏,旁人都不会说三道四!”

刘秀闻言,眼睛顿是一亮,他清了清喉咙,说道:“我以为,叔父和章儿、兴儿,皆应封王。”说完,他仔细观察宋弘、伏湛、宗广三人表情的变化。

刘秀贵为天子,他要封王,完全可以不理会旁人的意见,自己就把事情定下来。

但刘秀不是这样的人。他的天下,是大臣们帮他打下来的,这汉室的江山,也是大臣们流血流汗建立起来的。

而刘良、刘章、刘兴于汉室江山而言,寸功未立,一下子就被封王,会不会让朝中大臣们心生不满呢?这些事情,刘秀不能不做考量。伏湛开口说道:“以汉家祖制,非刘姓不得封王!有功之大臣,皆已被陛下封侯,而且其中不乏万户侯,现在陛下要封刘公和刘章、刘兴两位公子为王,天经地义,陛下不

必心存顾虑。”宋弘、伏湛、宗广都是人精,刘秀说到这里,他们也明白了,这次陛下请他们入宫,议政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想探一探他们的口风,看看他们对于册封刘良、刘章

、刘兴为王的反应。

伏湛的话,让刘秀的心情豁然开朗。他的儿子被封王,大臣们绝不会多说什么,可刘良、刘章、刘兴毕竟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叔父,他的侄儿,在寸功未立,没有做出过任何贡献的情况下,一下子被封

王,刘秀心里也多少有些没底。

看伏湛和宗广都表示支持,刘秀含笑看向宋弘,问道:“宋司空以为如何?”

宋弘躬身说道:“此乃陛下之家务事,微臣没有异议。”

通过他们三人的表态,刘秀终于放下心来,含笑说道:“既然司空、司徒、尚书都无异议,那么,我就把此事定下来了!”刘秀为人,颇重感情,他对麾下的大臣们都能做到有情有义,对他自己的亲人,还能差得了吗?刘秀要给刘良、刘章、刘兴封王,没人会蠢到站起来表示反对,自找倒霉

刘秀和宋弘、伏湛、宗广商议过后的第三天,颁布诏书。

他册封刘良为广阳王,册封刘章为太原王,册封刘兴为鲁王。

连带着,刘秀又册封大姐刘黄为湖阳长公主,册封小妹刘伯姬为宁平长公主,追封已故二姐刘元为新野长公主。

另外他又下旨,在洛阳城内为刘良、刘章、刘兴、刘黄、刘伯姬建造王府和公主府。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天。刘秀做了皇帝,他的叔父、侄儿被封王,姐姐、妹妹亦被封为公主。舂陵刘氏在洛阳可谓是彻底的出人头地了,消息传开,也让许多的刘

氏宗亲纷纷来投,其中有不少都是更始旧臣。对于前来投奔的宗亲们,刘秀也都是以礼相待,封王的封王,封侯的封侯。

刘黄在洛阳早就有自己的府邸,现在她正式被册封为公主,府邸自然也改名为公主府。被册封为长公主,刘黄满心欢喜,她府中的家奴们更是兴奋得忘乎所以。

自家的主子是湖阳长公主,天子的亲姐姐,广阳王的亲侄女,太原王、鲁王的大姑母,这样的身份,在洛阳还有谁能招惹得起?

公主府的许多家奴都得意忘形,尤其是那些得到刘黄宠信的家奴,更是眼高过顶,屁股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其中有一个名叫张范的家奴,很得刘黄的喜爱。

张范这个人,模样生得极好,大高个,面白如玉,浓眉大眼,鼻梁挺拔,唇薄如剑。

整个人的形象,称得上是相貌堂堂,风度翩翩,走在街上,根本没人敢相信他是家奴,都会以为是富贵家的俊美公子。

如果只相貌生得好也就罢了,张范这个人,还能说会道,巧舌如簧,三言两语,就能把刘黄哄得团团转。

在公主府的众多家奴里,张范是最受刘黄宠信的一个,甚至外面都有人谣传刘黄和张范之间有奸情。

实际上,刘黄对张范喜欢归喜欢,可还不涉及不到有什么奸情。

刘黄毕竟是公主,而张范只是个家奴,两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的身份差距在那里摆着呢,刘黄的出身再不好,也不至于和一个家奴做出苟且之事。

张范倚仗着刘黄的喜爱,在洛阳城内,几乎是横着膀子晃。

主要是张范这个人也很机灵,很懂得看人下菜碟,遇到朝中有分量的大臣,他能避让就避让,实在避让不开,也是彬彬有礼,不敢有丝毫僭越。

遇到分量不是太重的大臣,张范根本就不将其放在眼里。

这日,张范带着几名公主府的家奴,在洛阳街头闲逛,准备买几样好吃的零嘴,带回公主府给刘黄品尝。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怎么的,他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有人在谈论他和公主之间有私情的事。

张范勃然大怒,别人若是污蔑他,他或许还可以不当回事,一笑置之,但有人胆敢污蔑公主,敢污蔑他心中当中的‘女神’,那等于是踩了张范的尾巴。

他在街头突然停下脚步,环视四周,厉声喝问道:“是谁在乱嚼舌根子?”

他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街头上的行人都吓了一跳。

有洛阳本地人,一看到是张范,吓得直缩脖子,赶紧快步走开,生怕引火烧身。而有些外地人则是不明白怎么回事,颇感莫名其妙的看着张范。

洛阳本就是除长安之外的第一大城邑,现在刘秀定都于洛阳,洛阳的繁华程度更上一层楼,现在已然凌驾于长安之上。

前来洛阳的外地人很多,有些人为谋官,有些人为经商,有些人为游玩,有些人为定居,总之,做什么的都有。

这些外来人中,其中也不乏愣头青。一名壮着麻衣麻裤、皮肤黝黑的汉子随口嘟囔了一声,骂骂咧咧地走开。张范耳朵尖得很,把对方的小声谩骂听得清清楚楚,

他本就在气头上,现在又听到有人在骂他,而且看其穿着打扮,就是普通一百姓。

他抬手握住佩剑的剑柄,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一把抓住黝黑大汉肩头的衣服,凝声质问道:“你在骂谁?”

黝黑汉子也是个横得,扭转回身,上下打量张范一番,看他生得漂亮,又衣着光鲜,顿生轻视之意,歪着脑袋,哼笑着说道:“乃翁(老子)骂的就是你!怎么的?”

张范看着黝黑汉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怒极而笑。他慢慢松开黝黑汉子肩头的衣服,还帮他把褶皱拍了拍,拍平,而后点点头,转过身形,要往回走。

黝黑汉子嗤了一声,骂骂咧咧地说道:“什么东西?堂堂帝都,满地都是这玩意……”

他话音未落,已然转过身去的张范,毫无预兆地抽出佩剑,猛然回头,对准黝黑汉子,一剑狠刺了过去。

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一剑穿心。剑锋由黝黑汉子的心口窝刺入,剑尖在其后心探出来。

黝黑汉子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头扑倒在地,身子只抽搐了几下,而后便没了动静。

看到有人在大街上,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当众杀人,街上的行人们连声尖叫,四散奔逃。

张范提着滴血的佩剑,看着地上的尸体,也有些傻眼。他平日里是嚣张跋扈了一下,但杀人还是第一次,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跟随张范一同出来的几名家奴见状,脸sè大变,他们一股脑地冲上来,拉着张范的衣服,急声说道:“还傻站在这作甚?快走啊!”

几名家奴,拉着浑浑噩噩的张范,逃回公主府。

回到公主府后,张范也总算清醒过来,他主动去见刘黄,见面之后,没等开口说话,他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头大哭。

刘黄被张范哭懵了,关切地问道:“张范,出了何事?为何大哭?”

“长公主,小人……小人刚刚在外杀了人……”

“什么?”刘黄闻言,也是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形,一脸惊讶地看着张范。

张范哽咽着说道:“刚刚小人出府,本打算为公主买些小吃,没想到,遇到有人在传公主的是非,小人……小人没忍住,就把那乱嚼舌根子的贼子给杀了……”

刘黄问道:“那人传了本公主什么是非?”

“这……这……小人实在不敢说出口……”

“直说无妨!”

“公主……”

“说!”

“那……那贼子说,公主与小人,有……有不轨之举……”

刘黄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不轨之举?”

“就是……就是说公主与小人私通,行苟且之事……”

说到这里,张范一头磕在地上,带着哭腔,哽咽着说道:“旁人污蔑小人,小人可以不予理会,但他竟然污蔑公主,小人实在没忍住,就杀了那贼子……”

“竟有此事?”刘黄听后,也是大怒,脸都气得涨红。现在她正一心追宋弘,又岂容他人如此败坏自己的名节?“小人不敢欺瞒公主,他们都可以为小人作证!”张范抬手一指另几名家奴。那几名家奴随之纷纷跪地,向前叩首。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四章 当众行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