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世为王 > 第一百零三章 少年的死

第一百零三章 少年的死

电流声响了一瞬,也随着消失,对面没有了半点声音。

姜南的脸sè顿时变了,第一时间回拨过去,却是被提示,对面已经关机。

“怎么了?”

潘雷问道。

姜南没有隐瞒,快速将冷若晴告知的事和潘雷道出。

“什么?!”

潘雷顿时着急起来。

姜南没有说什么,顿了一瞬,拨通另一个号码,另一边是陆媛媛。

很快,电话接通,对面传来陆媛媛的声音。

“媛媛,帮我个忙!”

他以最快的速度将冷家遭遇海王宫袭杀的事告知,请陆媛媛以军部最新型的直升机载着军部的一些强者前去冷家相助,同时也派一架直升机到岐山来接他和潘雷。

这个地方距离冷家太远了,就算他将越野车的速度放到最快,也至少需要十数个小时才能达到,而以军部的直升机,大致一个小时就能赶到冷家,如今,越快有人赶到冷家越好。

“好,我马上过去!”

对面传来陆媛媛的声音,而后电话挂断。

姜南和潘雷等在这里,很快,一个小时过去,有直升机出现,降落而下。

“姜道友,陆小姐派我来接你们。”

驾驶直升机的是个中年人,处在宿海巅峰。

“多谢了!麻烦以最快速度驾驶!”

姜南和潘雷登上直升机,快速道。

岐山,神农故土,这座大山内生出非凡的祥瑞之光,势必有着不俗的异宝诞生,但现在,他哪里还有心情留在岐山探寻异宝,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冷家。

“明白!”

中年人点头,直升机轰鸣,很快起飞,以一个非常惊人的速度朝远空行去。

很快,两个小时过去,直升机降落在冷家大院外。

冷家的院落很大,原本也算很辉煌,但现在却是残破的厉害,姜南和潘雷从直升机内走下,快步走入冷家大院,一眼就看到了成片的血迹,遍地都是尸体,其中有海域生灵,但更多的是却是冷家人的尸体。

看着这一幕,姜南心头一颤,地上这些冷家人的尸体,有一些他不认识,但也有不少他是认得的,其中有十数人,曾经和他一起去营救过潘雷,是冷家的高层,可如今,却是躺在了血泊中。

陆媛媛一早就赶到了冷家,有两个腾空境的强者跟随,已经结束了冷家的战斗,在前院等着姜南,这时候带着姜南走向冷家后院。

“伯父伯母没事,但是,冷薛帛……情况很糟。”

她低声道。

姜南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脚步顿时间快了几分,很快来到冷家后院。

冷家后院也有不少尸体,不远处有七人,潘父、潘母、冷木旗、冷若晴、冷若晴的父亲冷子青,冷薛帛、冷薛帛的父亲冷武华。

他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染血的冷薛帛,半瘫软在地上,被冷武华半跪着抱着,潘父和潘母等人都围在旁边。

来不及询问潘父潘母什么,来不及询问其它情况,他一个健步就冲到近前。

与此同时,潘父潘母和冷若晴等人自是都看到了他。

“小南!雷子!”

“姜南!”

“小友!”

潘父潘母、冷若晴和冷木旗等人先后开口。

冷武华更是露出惊喜的表情,如同是溺水的人突然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抱着浑身是血的冷薛帛,朝着姜南急声道:“姜小友,救救薛帛,快救救他!”

冷薛帛伤的很重,身上带着几个前后透明的血洞,气息在不断衰弱,他没有办法,随着冷媛媛来相助的两个腾空强者也无能为力,只能暂时止住血,但此刻,看到姜南,他升起了希望。他知道,姜南还是一个炼药师,擅长疗伤救人一途。

“南……南哥,你……来啦。”冷薛帛张口,嘴边染血,声音很虚弱,咧嘴笑道:“伯……父伯母,没……都没事。我……我承诺过,一定不……不让伯父伯母有事,男子……男子汉大丈夫,说……说到做到。”

姜南不由得微颤了下,冷薛帛已经伤成这样了,气息在极速的衰弱,但如今见着他的第一句话,却竟还是“潘父潘母没有事”。

“不要说话!我为你疗伤!”

他在冷薛帛旁边蹲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九根银针,快速插入冷薛帛身上的九个位置,以太玄九针中所记载的一则特殊针术,刺激人体潜能激发以维系生机。

只是,很快,他心脏一抽。

冷薛帛伤的太严重,这时候纵然以太玄九针激发潜能,也难以维系生机了。

“小帛他,为了不让那些人抓走我们,始终挡在我们身前,所以才,才……”潘母不住的流泪,紧紧抓着冷薛帛的一只手:“小南,救救他,一定要治好他啊!”

这短时间来,她和潘父被托付给冷家照顾,平日间,大多数时候都是冷薛帛围在左右,尽心尽孝,如今又为了她和潘父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心里无比难过。

“伯……伯母,别……别哭……”冷薛帛咧嘴,安慰道:“我南哥可……可是炼药师,很……很厉害的,南……南哥来了,我不会……不会有事的,您就……放心好了。”

“兄弟,别说话!现在别说话,南子在为你治伤,伤好了再说,等你伤好了,我们兄弟一起喝酒!一起去杀海王宫的杂碎!”

潘雷眼中带泪,这时候开口,听着潘母的话,心中对冷薛帛有着无尽感激。

姜南心中不好受,他在努力施针挽救,可惜却只能延缓冷薛帛的死亡,要治好,根本就不可能。

“小友,怎么样?”

冷武华无比紧张的问姜南,妻子早已经离世,他就这么一个孩子。

姜南张了张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见着他这样,冷武华自然能够明白,顿时间狠狠一颤,变得无比焦急,带着哭腔道:“小友,求求你,求求你尽力!一定要治好薛帛啊!求你了!求你了!”

“爸……你别急……”冷薛帛虚弱道:“你忘……忘了大祖的伤,也是……也是南哥治好的吗?我不……不会有事的。”他说着,脑袋动了动,道:“咦?我……怎么看不见了?是……是天黑了?”

这话一出,众人齐齐一颤。

现在,烈日当空。

“对!天黑了!天黑了!”

冷武华眼泪往外流。

作为修士,他很清楚,冷薛帛现在这个状况,是越加糟糕了,但是,他不敢说现在天没有黑,那也许会刺激到冷薛帛。顺着说天黑了,让冷薛帛相信自己能被治好,相信自己的情况能够好转,或许还能有希望。

话落,他更加焦急的看向姜南。

姜南努力在施针,但眼神却是越来越黯然。

“黑……黑的真快,刚才……刚才还亮着。”冷薛帛开口,声音越加的虚弱,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些喜sè:“南哥,我……我不痛了,你……你真厉害!我……我快好了?”

姜南心中极不好受,他如今以太玄九针延缓冷薛帛的死亡,因为死亡的过程被大幅度放慢,人体各种机能的衰退都能明显的察觉到,视力的丧失,痛觉的消失,都是这个过程中的一部分。

“对!”

他咬牙,如同冷武华般,这个时候未曾和冷薛帛说真话,道出这么个字。

“太……太好了,我就说……我能好的……”冷薛帛道:“对……对了,南哥,我……我以后能不能像潘雷哥一样,和你一起历练修行?我……我想和你一起修炼,一起……闯天下,一起……战斗,可……可以吗?”

“可以!等你伤好了,我亲自带你修炼!”

姜南咬牙道。

“真……真的?太……太好了!”冷薛帛惊喜,顿了顿,道:“南……南哥,落……落崖山那次,我……真的不是有意针对你,我……我是看冷若晴和你……有关系,我想……让她难堪。”他的声音越加的虚弱了:“我妈去世前……给我捏的……泥人,被她……摔……坏了,我……恨她,我……想我妈,我妈……”

说着,他的声音断了,整个人彻底瘫软了下去。

“薛帛!”

“小帛!”

“兄弟!”

所有人齐颤,个个悲痛。

“小友,救救他!求你了,救救他!我……我为你做牛做马!你救救他!救救他啊!”

冷武华一手抱着冷薛帛的尸体,一手紧紧的抓着姜南,满脸的祈求。

姜南张了张口:“对不起。”

冷武华颤抖,松开了姜南,抱着冷薛帛的尸体大哭。

“薛帛,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不知道那泥人是……”

冷若晴流泪,当初她确实摔坏了冷薛帛的一个泥人,那是九岁时候的事,她觉得一个男孩子都那么大了还经常捧着一个泥人玩,很不好,想激励冷薛帛,但却一直都不知道,那原来是冷薛帛去世的母亲,在生前最后时刻为冷薛帛捏的。这些年来,这个堂弟处处针对她,原来是这样的原因。

“小帛!”

潘母大哭,潘父流泪,冷木旗等人个个难受。

潘雷双眼红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跟着流出。冷薛帛,为了保护他的父母而死。

陆媛媛站在一边,也不好受,前段时间,冷薛帛曾和她随着姜南一起登昆仑,却不想,再见的时候,竟是死别。

“海王宫来这里的人,我留下了一个活口,镇压在一边,我想,你也许有些问题要逼问。”

半响后,她对姜南道,同时吩咐旁边的一个腾空境强者,很快将人带了上来。

这是一个海域中年,处在宿海巅峰,双手被捆缚着,表面上已经和人类中年没有半分区别,被带上来后,一眼就看到了姜南。

“推测到了你那挚友的父母可能在这里,对我们有用,我们猜对了,不过,却也大意了,没想到,你这小贼竟然还有腾空境的人类朋友,会来这里支援,若是早知道,就该速战速决,不应戏玩这冷家,否则,就算有人来援,也赶不上!”

这人盯着姜南,并不知道冷媛媛带来的强者是属于军部,同时,俨然也知道自己今日死定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没有一点的畏惧,yīn森的冷笑:“不过,就算你有腾空境的朋友又如何,我海王宫有三位神变境的存在坐镇,你算不……”

“砰!”

姜南挥拳,打断这人后面的话,直接落在这人脸颊上,一拳将之砸倒在地,脸颊与地面接触后,发出砰的一声大响。

他目光森寒,甚至带着一丝戾气,一拳挥出后,第二拳随着挥下,第三拳跟着落下,第四拳随着砸出,一连猛力十数拳,每一拳都落在这人的脸颊上,使得对方连惨叫声都难以发出,将地面震碎出一道又一道裂痕,直到将对方的头颅生生砸成肉酱才是停下,拳端染满了血,一滴滴的往下滴落。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三章 少年的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