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二章皇宫秘事

第八十二章皇宫秘事

老祖心想你的名字里虽然有个凤字,但你……不是只锦鸡吗?

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他接着想到yīn凤如果真的愿意舍一根本命羽,那便要折损千年修行,难怪它先前会提醒真人记得曾经的承诺。

马车离开地缝,向着荒原东面而去,骨笛声再次响起,不再凄清,明显喜悦了很多。

yīn凤蹲在车顶,数丈长的尾羽手在后面,就像马车长了一个辫子,正在随风飞扬。

它略有些尖厉的声音也在风里不停飞着。

“真人,这件事情您得说话啊。”

“小四被关进了隐峰,掌门之位若是让元骑鲸得了,那该怎么办?”

“元骑鲸那个家伙与掌门真人可不同,他是真想您死的。”

“隔代指认怎么了?门规里写着不让吗?”

……

……

元骑鲸当然想太平真人死,原因很简单,青山门规三百多条,除了淫亵之类的条款,其余的基本上都被他师父破过。

所以当井九抱着初子剑去悬铃宗、满大陆闲逛的时候,他完全不在意通天大物的尊严,像个保镖一样跟着。

问题是太平真人也很了解他,哪怕明知道初子剑的重要性也不现身,他没有办法,只好折回青山。

青山虽远,他有三尺剑,比柳词方便很多。

井九进了朝歌城,来到那条小巷里,忽然停下脚步。

阿大从袖子里钻了出来,顺着手臂爬到他的肩上。

前面便是井宅,想着要给井九留些面子,它没有上头。

它看了他的侧脸一眼,心想这是怎么了?近乡情怯这种事情可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井九静静看着那扇门,视线已经穿过,落在花厅里。

那一家人正在吃饭。井商的眼角多了些皱纹,井父更是已经垂垂老矣,不知道还能活几年,井商媳妇与岑诗正在分菜,井梨在旁低声说着什么,其乐融融的样子。

井九推门而入,走到花厅里,把众人吓了一跳。

井商起身相迎,以为他会像从前那样,直接去书房,没料到井九竟是没有离去的意思。

井梨赶紧搬了座椅放在首位,井九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岑诗满脸喜sè地递上一杯茶。

她已经不是宰相家最受宠的七小姐,而是井家的儿媳妇。

为这件事情她特别感激井九,自然想让小叔看到自己的贤惠。

井九喝了一口,发现就像三年前那样茶还是冷的,说道:“盛碗汤。”

井梨会过神来,有些无奈地看了媳妇一眼,发现她竟是毫无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喝完一碗汤,井九便起身去了书房。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想着自己今后很多年都不会离开青山,这就算是告别。

这次他没有召唤鹿国公过来,而是自己通过地道去了隔壁的国公府。

鹿国公的卧室里没有人,院子里那个专门负责听声音的退伍老兵也听不到他的脚步声。

这是井九第一次来鹿国公府,四处看了看,视线落在花架上的那件名贵瓷器上。

他不知道这件瓷器是什么窑的,但想着鹿国公曾经说过的话,能摆在这里就必然极名贵。

他拿起那件瓷器,扔到地上摔碎。

可能越名贵的瓷器,碎裂的声音越是悦耳,传的越远?

很快,鹿国公便来到了卧室里。

井九看了他一眼,确认还能活好些年,觉得不错。

鹿国公赶紧下跪请安,问他此次来朝歌城做什么。

井九说道:“安排一下,夜里进宫。”

还是那个理由,他觉得自己今后很难再离开青山,有些事情总要交待一下。

……

……

神皇独宠胡贵妃多年,却一直没有把她立成皇后,在朝野间有很多猜想。其实就是神皇觉得为这事与文臣们扯官司,实在是很不划算的事,而且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神皇其实也是很愿意偷偷懒的。

现在皇宫里已经没有什么妃子,当个没下属的皇后对胡贵妃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而说到吸引力这种事情……她这几年很注意自己的仪容打扮,衣着很是保守,却不知道裹的太紧,反而更能衬出媚意。那是天生的媚意,怎么掩得住?

“先生,好久不见。”她对着顾清行了一礼。

顾清微微侧身,说道:“娘娘不必多礼。”

他一直住在最偏远的房间里,与胡贵妃的寝宫隔得最远,不管是避嫌也好,还是何事也好,总之平时除了教书传剑,他从来不会踏进胡贵妃的寝宫一步,倒是太子景尧去他那边很勤,甚至大部分时间都在那边。

二人倒真的是有好些天未曾朝面了,也就是这么一句简短对话,便各自沉默。

景尧没有察觉什么,想着就要见到师祖,他现在有些紧张。

不管是在修行界,还是凡间,他那位师祖的名气都太大。

现在甚至传闻他是景阳真人的私生子。

景尧怎么能不紧张?

鹿国公带着井九走进殿里,胡贵妃赶紧带着景尧拜倒行礼。

井九没有理她,看了景尧一眼,发现这孩子进境普通,但修行还算勤勉,嗯了一声表示满意。

顾清在旁边很欣慰。

井九取出初子剑递给景尧,说道:“好好用。”

顾清认出这把剑的来历,不禁有些吃惊,心想这剑只怕能排进世间前三,您就这么给了这孩子?

景尧哪里懂这个,老老实实地双手接过。

井九接着对顾清说道:“准备回山。”

顾清再次吃惊,心想景尧当太子才两年,不要说羽翼未丰,在朝中一点根基都没有,正在最重要的时刻,自己却要离开?

他哪里知道,在井九看来,不管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件事情重要。

青山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他可不行。

……

……

星光照在宫殿的琉璃瓦上,看着就像是果子外面裹的一层糖浆。

殿里没有点灯,漆黑一片,对井九与神皇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影响。

他们隔着十余丈的距离,相对而坐。

盛夏时节,微凉的地板有些舒服。

神皇说道:“不用担心,我还能活些年。”

井九嗯了一声,然后发现这似乎太冷漠,说道:“我说过,你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羽化这种旁门左道上。”

神皇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不能出去,多活再多年,又有什么意义呢?”

井九说道:“多一年便多些希望。”

神皇从袖子里取出那枚朱雀玉卵,轻轻摩娑着,说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像我们这种人,天赋不够,想要飞升,当然只有借助外物。”

井九说道:“但它孵不出来。”

这颗玉卵无法孵化,朱雀鸟无法重现世间,所谓羽化自然还是一场虚幻。

神皇没有再讨论这个,说道:“那把剑给尧儿,只怕他受不起。”

井九说道:“受不起是他的问题。”

“当年你把那把剑给了我,这次又找回来给了他,前后两次厚赐,我们这些做晚辈的,总要给些回礼。”

神皇说完这句话,把朱雀玉卵扔了过去。

井九接过朱雀玉卵,沉默片刻后,收进了那处。

神皇把这颗玉卵养了太多年,早已有了感情,总要想想以后谁来护着。

这大概就是托孤的意思。

当然放在青山最为安全,如果青山宗始终不出事的话。

井九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胡贵妃就算被青山护着,但一个用情至深的妖狐能承受离别的痛苦吗?

他大概明白了皇帝的意思,略有些不满。

不满的原因有两点,首先就是这事儿凭什么又是青山宗担着?

再就是你如此用心良苦,都用在了情之一字上,那还修什么道,想什么羽化?

看着井九的眼神,神皇便知道他猜到了自己的用意,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了话题。

“掌门之位定了吗?”

“定了。”

神皇心想不管是谁,只要是你选中的那就好,不再担心这件事情,说道:“镇魔狱年前出了点小事,你要不要去看看?”

井九嗯了一声。

……

……

太常寺官员被要求留在各自的房间里,不得向外窥视。

井商沏了壶茶,有些不知味道地喝了口,隐约猜到应该与自己名义上的兄弟有关。

在鹿国公的带领下,井九进了太常寺,穿过那片竹林,看到那丛紫sè的花,他想起了很多往事。

那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年,却仿佛还在眼前,就像那个穿着五彩衣裳的冥皇的透明的脸。

现在的镇魔狱就是苍龙的尸体,没有任何神通,只是坚固,走到深处也没花多长时间。

那方剧毒的碧潭还在,只是水位已经下降很多,想来用不了多少年,便会完全干涸。

井九注意到,潭后的那道山崖垮塌了很多,裂缝深入地底。

这里是苍龙身体最坚固的地方之一,绝对不可能这么几年便自然风化倒塌,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

他从原地消失,进入了裂缝的最深处。

那里就像发生了一场地震,到处都是碎石。

宇宙锋出,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飞行起来,以最温柔的力度,把那些碎石堆到一起,然后重新组合排列。

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需要极其强大的眼力与推演计算能力。

但对以前经常堆沙打发时间的他来说,真的很简单。

那些碎石渐渐修复成以前的模样,无论岩层还是颜sè都非常清楚,只是中间多了一个缺口。

有人拿走了苍龙的一点骨髓。

那东西除了用来熬白汤,还能有什么用?

井九想不明白。

……

……

不知道是为了想明白这个问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井九在朝歌城里留了下来。

明明那天夜里,他让顾清回山是那般着急。

他去了赵园,躺在湖上的那艘小船上,看着天空里的云与雨,转眼间便到了秋天。

知道他在朝歌城的人越来越多,引发了很多关注。

悬铃宗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很多人都已经猜到,那些离奇死去的长老与德渊泉与他肯定有关。

何霑终究还是没能把所有的锅都抢过去。

能在老太君的眼皮下,能在悬铃宗大阵里杀死那么多高手,表明井九的实力更加强大,竟隐隐有了上一代强者的感觉。

距离他第一次参加梅会才二十余年,这种境界提升的速度实在是令人们觉得不可思议。

传闻里说他的身体里流淌着景阳真人的血脉,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

悬铃宗的事情,也再次证明青山宗依旧强势,那个问题再次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究竟谁会成为青山宗的下一任掌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青山掌门掌握修行界乃至整个朝天大陆的最高权力,自然引发了无数讨论。

在公开场合,没有哪名修行者或者官员敢直接说自己支持谁,只敢讨论可能性,然后表示谨慎的看好。

现在有三个人被认为最有竞争力,那就是昔来峰主方景天、适越峰主广元真人、云行峰主伏望。

当然,如果元骑鲸不在意天光峰一脉的情绪,强行要当这个掌门,谁也阻止不了他这位剑律大人。

伴着一场秋风,奚一云到访赵园。

他站在湖边行了一礼,说道:“家师想知道一个名字。”

其实他不理解,就算井九是景阳真人的隔世传人、甚至可能是景阳真人的后人,但毕竟只是青山宗最年轻的二代长老,他又怎么可能影响到青山掌门的归属,为何斋主如此重视他的看法?

井九心想布秋霄派个弟子来就想问到答案,这与打秋风有什么区别,说道:“不是伏望。”

说完这句话,他躺在船头,继续看天空里被秋风追逐的到处乱跑的云,仿佛觉得很有意思。

奚一云觉得有些没意思,谁都知道云行峰主伏望的可能性最小,我专门从千里风廊过来一趟,就得到这么个回答?

(本章完)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二章皇宫秘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