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幸免于难

第六百一十八章 幸免于难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邳彤问道:“陛下,微臣可否到东观一看?”

东观是皇宫的藏书阁,里面的书籍包罗万象,其中不乏道家、医家的古籍,邳彤想去翻翻古籍,或许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刘秀当然不会反对,亲自陪着邳彤,去往东观。东观是建在一座小山上,上下分为好几层,最顶层有十二间房,一些重要的古籍、古典都收藏在这里。

到了东观之后,邳彤的眼睛里就没有别的了,全都是书。他直接坐到了地上,一卷一卷的翻看。

刘秀在旁,也跟着翻看了会儿古籍,然后他便去探望在东观养伤的虚英、虚庭、虚飞三人。

他探望完虚英等人,这时候天sè已经很晚,回到藏书阁一瞧,只见邳彤还是坐在地上,全神贯注地翻看着古籍。

他走上前去,含笑说道:“伟君,可有找到治愈许美人的办法?”

邳彤回过神来,冲着刘秀不好意思地一笑,站起身形,拱手说道:“陛下,微臣失礼了。”

“无妨!”刘秀不以为然地摆摆手,问道:“伟君可有良策?”

邳彤缓缓摇头,看眼外面的天sè,说道:“陛下,微臣打算今晚在东观过夜,不知陛下……”

身为外臣,在皇宫内过夜,不合规矩。不过刘秀是个很会变通的人,他想了想,说道:“伟君可在东观过夜,但伟君的车架,要回府才是。”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做出邳彤回府的假象。

不然传出邳彤在皇宫过夜的消息,难免引人非议,恐怕很多人都会在私下里猜测,皇宫里究竟是谁患了重病,才让邳彤这位医术高手连夜守在皇宫内。

邳彤反应也快,立刻明白了刘秀的意思,他连连点头,说道:“陛下,微臣这就交代下去!”

为了治愈许汐泠的不孕不育,邳彤留在东观,参研古籍,他让等在皇宫大门外的仆人和侍卫们,赶着空车回府。

结果就在邳府的仆人、侍卫,赶着空车回府的半路上,遭遇到刺客的袭击。

当马车快要走到邳府的时候,街道两旁的屋顶上一下子站起来二十多名黑衣人,手中端着连弩,对准马车,展开了齐射。

随着弩弦的弹射,现场啪啪啪的声响不绝于耳,连成了一片。无数的弩箭射穿马车的车壁,飞进马车的内部。

只是瞬间,一架马车就被射成了马蜂窝,连带着,拉车的两匹马,以及守护在马车两侧的十几名侍卫,皆中箭倒地,当场毙命。

射完一轮弩箭后,这些黑衣人片刻都未耽搁,立刻撤退。

他们根本无须去查看车内的人有没有被己方射杀,如此密集的箭阵,马车内的人肯定早已被射成了刺猬,断然不会再有生存的可能。

太常的车架遇袭,还死伤了十数名侍卫,这可不是小事,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县府。县令董宣听闻消息,大惊失sè,立刻赶往出事的地点,同时派人进宫禀报。

此时刘秀和邳彤正在东观的藏书阁里说着话,龙渊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到了刘秀近前,龙渊先是看眼邳彤,而后插手施礼,说道:“陛下,刚刚邳太常的车架在回家的路上遇袭,车夫以及十一名中箭的侍卫,皆……当场殒命!”

此话一出,刘秀和邳彤的脸sè同是一变。刘秀下意识地站起身形,追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

刘秀眯了眯眼睛,看向身旁的邳彤,两人同被惊出一身的冷汗。

太险了!刚才如果邳彤没有提出留宿东观,而是乘坐马车回府,那么现在,他岂不和车夫以及十几名侍卫一样了?

“可有抓住刺客?”刘秀面沉似水地问道。

龙渊正sè说道:“董县令业已带人赶往事发之地,暂为传回消息!”

刘秀深吸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查!要彻查!哪怕是把洛阳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些胆大妄为的刺客给我揪出来!”

京城之内,天子脚下,堂堂的九卿之一,太常的车架竟然遭到刺客的袭击,这简直就是在打刘秀的脸面,打汉室朝廷的脸面。

刘秀先是安抚了邳彤一番,然后把邳彤留在东观,他自己去往清凉殿,召见董宣。

京城的治安虽然归执金吾管,但董宣是洛阳令,他也有管理京城治安的职责。

过了有大半个时辰,董宣气喘吁吁地赶到了皇宫,同时还带来了刺客所用的弩箭。

见到刘秀,董宣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而后他把自己从马车上起下来的弩箭交于刘秀过目。刘秀拿起一看,马上判断出来,这是墨袖堂所用的连弩。

刘秀看罢,将弩箭向桌案上一扔,问道:“董县令可有查到刺客的踪迹?”

董宣正sè说道:“微臣已派出县府的全部衙役,逐家逐户的排查可疑之人。”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刘秀摇摇头,说道:“这些刺客,皆为江湖中人,心思缜密,谲诈多端,不容小觑,如果我猜测没错,他们在洛阳城内,一定有光明正大且无懈可击之身份。”

董宣眉头紧锁,作为地方官,他接触的人很杂,对江湖上的人和事,也颇为了解。

他沉吟片刻,正sè说道:“陛下,微臣……微臣可在三日之内,查出刺客的踪迹!”

刘秀闻言,扬起眉毛,提醒道:“董县令,君前无戏言!”

这些潜伏在洛阳的墨袖堂人员,连云兮阁都查不到具体的线索,董宣能查出来吗?

董宣斩钉截铁地说道:“微臣绝不敢欺君!”

刘秀盯着董宣好一会,最后叹息一声,说道:“去查吧!能查到,自然是最好,查不到,我也不会怪罪于你!”

董宣闻言,正sè说道:“微臣若不能兑现承诺,犯下欺君之罪,自当以死谢罪,以报君恩!”

刘秀苦笑,再没有多说什么,向董宣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董宣这个人,都不用自己去逼他,他自己就能把他自己给活活逼死。

等董宣告退,花非烟从一旁的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她向刘秀福身施礼,说道:“陛下,非烟可与董县令一同追查。”

刘秀想了想,提醒道:“非烟,你于暗中行事。”他又琢磨许久,幽幽说道:“鱼儿藏于浑水当中,难以捕捉,或许把这潭水搅得更浑,鱼儿反而会浮上水面。”

花非烟欠身说道:“属下明白!属下告退!”

看到刘秀点了头,花非烟退出大殿。她刚从大殿里出来,便迎面碰上了快步而来的许汐泠。“许美人!”花非烟向许汐泠福身施礼。

她二人在宫中都有美人的名分,但许汐泠可是货真价实的美人,而花非烟只是空有个头衔罢了。对许汐泠,花非烟要行君臣之礼。

此时许汐泠的脸sè不太好看,她拉着花非烟的衣袖,向一旁走了走,问道:“非烟,我听说邳太常的车架在回府的路上遇刺!”

花非烟点点头,说道:“确有此事,好在邳太常并不在车内,否则,今晚怕是真的会凶多吉少了。”

许汐泠面露愤愤之sè,狠声说道:“刺客一定是冲着我来的!有人不想看到我……”她话到一半,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把后面的半句立刻咽回到肚子里。

花非烟听得莫名其妙,刺客行刺邳太常,怎么成了是冲着她许美人去的了?此事和这位许美人又有什么关系?

见花非烟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个疯子,许汐泠向左右瞧瞧,问道:“非烟不会不知邳太常今晚为何入宫吧?”

许汐泠可不相信宫中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花非烟。花非烟眨眨眼睛,茫然地点点头,她的确知道刘秀请邳彤入宫,是为了改善许汐泠不易受孕的体质。

“我能否诞下龙嗣,皆靠邳太常,现在有人突然刺杀邳太常,不是冲着我来的,又是冲着谁?”

“哦!”花非烟露出恍然大悟之sè,这回她看向许汐泠的眼神,不像是在看个疯子了,而像是在看个傻子。

以前很机灵的一个人,现在成了天子的妃嫔,似乎连脑筋也开始直线下降了。

墨袖堂的人行刺邳彤,许汐泠竟然能把此事联想到她自己身上,认为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不想邳彤治愈她不能生育的体质,也真亏她想得出来。

花非烟以同情的目光看眼许汐泠,福身说道:“许美人,属下还有要务在身,先告退了!”

许汐泠狠声说道:“一定要找到那些刺客,撬开他们的嘴巴,查出幕后的主使者究竟是谁!”

“是!属下定会全力以赴!”花非烟说完话,快步走开,她觉得自己倘若再陪着许汐泠疯言疯语一会,恐怕连自己的脑筋都会被她传染得不灵光。

刘秀的想法是,董宣在明,以高压来搅乱洛阳这潭浑水,或许能把墨袖堂的人逼出来,起码能让他们有所动静,花非烟则于暗中观察,可伺机而动。董宣的想法与刘秀不谋而合。董宣的打算是,以县府的衙役,在城内逐家逐户的做排查,压缩刺客的潜伏空间,与此同时,他再借用洛阳城内的地痞做眼线,仔细搜寻可

疑之人。

刺客是在晚上,洛阳内城区动的手。

入夜之后,洛阳城门会关闭,内外城区不相通,由此可断定,刺客都是潜藏在洛阳的内城区,这样一来,县府方面便可大大缩小调查的范围。

居住洛阳内城区的百姓,差不多也得接近十万人,而且其中许多百姓都是朝中大臣的亲戚,或者是声望颇高的士大夫,想搜查他们的家,谈何容易?

换成旁人来做这件事的话,定会阻力重重,可董宣来做,那是一点阻力都没有。

现在的洛阳城,哪里还有人会不知道董宣这位强项令?连湖阳长公主的车架他都敢搜查,而且最后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惩处,反而还得到陛下的奖赏,面对董宣的搜查,没人敢站出来阻拦。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八章 幸免于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