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二十章 主动找茬

第六百二十章 主动找茬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寇恂的才干,不在萧何之下,而刘秀的才干,又岂在刘邦之下?

他说自己不如高祖,其一是自谦,其二,也是对寇恂提防他颇感无奈。他不是高祖,不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但寇恂似乎不懂啊!

花非烟低声劝慰道:“寇太守早晚会明白陛下的心境。”

“希望如此吧!”刘秀叹口气,又拿起一份奏疏。

这封奏疏是幽州牧朱浮的上奏。朱浮在奏疏中细数彭宠谋反后的暴行,袭扰幽州诸郡,他向刘秀主动请缨,出幽州兵讨伐彭宠。

刘秀想了想,提起笔来,停顿了片刻,还是批准了朱浮的奏疏。

朱浮以前做过他的主簿,跟随他久经沙场,作战的经验也算丰富,出兵讨伐彭宠,未必能打得赢,起码能压制一下彭宠现在嚣张的气焰。

不过刘秀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朱浮是做过刘秀的主簿,是跟着他久经沙场,但朱浮从没有过做主将的经验。

朱浮做主簿期间,给刘秀出个谋,划个策,纸上谈个兵,那都没问题,可以口若悬河,侃侃而谈,但动嘴皮子和实际去做,那完全是两回事。

各地的奏疏最后都要集中在刘秀这里,等着刘秀做出批示。

虽说代理大司徒伏湛和尚书宗广能帮他分担一些,但他们所分担的只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大事情最终还得是刘秀自己拿主意。

这些工作并不轻松,处理每一封奏疏,刘秀都得思前想后,权衡再三。

就像批示寇恂的奏疏,刘秀都得去琢磨寇恂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存在什么样的忌惮和顾虑,才会写出这样的奏疏。

皇帝这份职业,的确很累人,而且不是一天如此,而是天天都得如此,天天都要费尽心思的去琢磨,去权衡,并且作出最佳的选择,采纳最佳的方案。

翌日。

洛阳开城,出城进城的百姓,都排起了长龙。

唐三是洛阳内城区的大地痞,出了名的拼命三郎,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主儿。

他活动的范围主要在北城一带,洛阳的北集市,基本是在他的掌控之中,谁在北集市摆个摊位,都得给他上点供。

由于唐三的为人还算仗义,对待穷人,不会过分的欺压盘剥,董宣对他的存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昨日封城一天,今日开城,进城的人很多,出城的人也同样很多。唐三带着几个手下的兄弟,一大早的就跑到城门那里盯着,搜寻有无可疑之人。

忙活了一个来时辰,唐三累得眼睛都快花了,也没找到像刺客的人。他去到北城的一家客栈,在一楼的大堂里,点了酒菜,和手下的兄弟边吃边聊。

唐三是北城一带有名的大混混,客栈的掌柜自然认识他,对他也十分客气。

在唐三等人吃饭的时候,掌柜的满脸堆笑地走过来,问道:“三哥吃得怎么样?如果不够,尽管点,这顿饭,小的请了!”

见掌柜的颇有眼力见,也很给自己面子,唐三仰面而笑,从腰间解下钱袋,向桌上一拍,得意洋洋地说道:“你当我带没钱,跑到你这儿骗吃骗喝来了?”

“哎呀,三哥,你这可是冤枉小的了,三哥能光顾小店,小店蓬荜生辉啊,哪里还敢收三哥你的钱!”

听闻这话,唐三感觉倍有面子,整个人都快飘了,哈哈大笑,随口问道:“掌柜的,最近生意还不错吧?”

“还行、还行,托三哥的福。就是这突然封城啊,对小店影响不小!”掌柜的有些无奈地说道。

唐三向旁摆摆手,示意掌柜的坐下。他问道:“只封城一天而已,又能有什么影响?”

掌柜的苦笑道:“这次是封城一天,谁知道过两天会不会再封城!住客栈的,大多都是商人,很多老客,就是因为昨日的封城,都提前退房不住了。”

唐三想想,也是这么回事。

他向左右看了看,又向掌柜的近前凑了凑,低声说道:“我听县令大人的意思,这次的封城,已属破例,接下来,洛阳是不会再封城了。”

掌柜的眼睛顿是一亮,笑道:“这感情好!说起来,这封城啊,只有对我们做客栈生意的影响最大!”

他们正说着话,一名富态中年人带着几名小厮向外走去。掌柜的见状,立马起身,迎了过去,乐呵呵地说道:“吴先生要走了?”

富态中年人看眼掌柜的,说道:“这洛阳城隔三差五的就封城,我们可不敢再在城内住了,万一哪天被困在城内,我们的粮食就全毁了!”

“是、是、是!”掌柜的陪着笑,把富态中年人送出大门。那几名小厮走过大堂的时候,不经意地环视了一圈,目光扫过唐三等人的时候,稍微顿了顿。

唐三歪着脑袋,撇着嘴,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和对方对视。小厮只与他对视片刻,便收回目光,快步走了出去。

等他们离开,唐三还伸长脖子,向外面看了看,客栈的门口,停着七、八辆马车,每辆马车上都拉着罗起好高的竹筐,看起来,里面装的都是粮食。

掌柜的回来之后,唐三向外面努努嘴,问道:“他们是谁啊?干什么的?”

“吴先生是陈留的粮商,每年都会来洛阳一两次卖粮,算是小店的老顾客了。”

唐三哦了一声,别有深意地说道:“看起来还挺有钱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的嘛。”

掌柜的笑道:“以前,吴先生收的粮食不多,卖的也不多,今年算是卖的最多的一次了,足足有十多车的粮呢!”

“都卖掉了?”

“还剩下七、八车粮!”

“既然还没都卖掉,他着什么急走啊?”

“说是怕洛阳再封城,粮食都压在手里,新粮变陈粮,想卖也卖不出去了!”说到这里,掌柜的呵呵一笑,摇头说道:“这位吴先生啊,也是杞人忧天!”

唐三耸耸肩,拿起酒杯,喝了口酒。吴先生的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却经不起仔细推敲。

就算洛阳会长时间的封城,那他手中的粮食岂不更是奇货可居,更加畅销,又怎么会卖不出去呢?

再者说,看吴先生手下的小厮,似乎也不太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唐三也说不太清楚,可能是眼神太锐利了吧。

即便是他与小厮对视的时候,心里都有种毛毛的感觉。

他从钱袋里掏出一枚龟币,向桌上一拍,说道:“酒钱要是不够,我过后再补上!”说完话,他站起身形,向身边的几名小弟甩了下头,快步向外走去。

“唐三哥,小的都说了,这顿饭我请!”唐三头也没回地向后挥了挥手,带着几名手下,去追吴先生的粮队。七八辆装满粮食的马车,车行缓慢,唐三等人很快便追上了。唐三放慢脚步,对一名小弟说道:“你赶

快去找几名兄弟过来,想办法,把马车的粮食给我弄翻几框,我要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粮食!”

那名小弟答应一声,快步跑开了。唐三几人,不远不近地跟在马车后面。

马车直奔北城门而去。当车队行到一条小巷子路口的时候,从小巷子里快步走出来几名青年,为首的一人,正好与马车旁的一名小厮撞了个正着。

那名青年倒退两步,勃然大怒,冲着小厮怒声骂道:“你他娘的眼睛瞎了?”

小厮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目光幽深地看着青年。

青年本就是来找茬的,见对方这样的态度,更是手舞足蹈,暴跳如雷。

他走到小厮近前,一把将他衣领子抓住,问道:“小子,看你这眼神,你他娘的还不服气?”

小厮依旧没有说话,但锐利的目光越发的凌厉。青年勃然大怒,目光一转,看眼小厮背后的马车,他使出全力,猛然一推小厮,喝道:“我看你小子是找打!”

青年打算把小厮的身体推出去,撞到马车上,将罗在车顶的几筐粮食撞下来。

哪知他全力的一推,只是让小厮的身子略微向后一仰,紧接着又恢复正常。小厮的双脚,如同在地上生了根似的,都没退出半步。见状,青年暗吃一惊,同时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他怒吼一声,抡起拳头,向小厮的面颊狠狠打了过去。小厮眉头微皱,抬起手来,以手掌接住青年的拳头,紧接着,他

五指回扣,包住青年的拳头,也没见他用力,青年突然闷哼一声,身子软了下去,同时脸sè涨红,哎哎哎的叫个不停。

如果仔细听的话,可听到被小厮抓住的拳头,在嘎嘎地响个不停。

青年的几个同伴见状,都不干了,一拥而上。可他们上来的快,倒下的更快,小厮连手都没动,只连续出脚,将几名小混混全部踹翻在地。

他们这边发生的事太快,引起周围人注意的时候,几名小混混已经全部倒在地上,而小厮则像没事人似的,站在一旁,似乎几名小混混的倒地,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躲于暗处观察的唐三,看得清清楚楚,见自己的兄弟吃了亏,他可藏不住了,带头冲了出去,直奔那名小厮而去。

“敢打老子的兄弟,今日老子把你大卸八块!”唐三发起火来,什么董宣交代的任务,统统都忘了,一心只想着给吃了亏的兄弟出气。对于这些地痞混混,小厮完全不放在眼里,他还要再出手,另有几名小厮快步走过来,把他拦住,其中一人对唐三拱手说道:“这位大哥,这次是我们不对,我代他向你们

道个歉!”

唐三骂了一句:“我去你娘的!”说着话,他一巴掌拍了过去。

那名小厮脸上依旧挂着笑,状似不经意地抬起手来,将唐三的手腕扣住,他乐呵呵地说道:“这位大哥,我已经说了,这次是我们不对,你给个面子!”

你他娘的还敢管我要面子?唐三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感觉自己的手腕如同被加上铁箍似的,而且这只铁箍还在不断的缩紧,好像要把自己的手腕勒折。

唐三强忍着手腕的疼痛,没有叫出来,但豆大的汗珠子顺着他的头脑渗出来。他吞了口唾沫,颤声说道:“行……行,你的面子,我给了,你们走吧!”

“这就对了嘛!俗话说得好,在家靠兄弟,出门靠朋友,做人留一线,咱们来日也好想见!”

说着话,这名小厮含笑向唐三点点头,又拱拱手,向其余的小厮挥手说道:“好了好了,只是一场误会,我们继续上路!”

看着几辆马车慢悠悠的走远,刚才主动找茬的小混混揉着拳头,走到唐三近前,瞪了车队的背影一眼,狠声问道:“三哥,这事就这么算了?”

“算了?这次我不弄死他们,也得活剥他们一层皮!”唐三的眼神如同淬了毒似的,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对身旁的一名兄弟说道:“立刻去县府,通知县令大人,就说我们在北城发现了刺客!”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章 主动找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