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038章 菊座驾临

1038章 菊座驾临

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股yīn风。

可到了宁涛这个境界,什么样的yīn风能触发他的灵识反应?

那不是什么yīn风,而是元神。

是什么人的元神暂时不知道,可料想也与地藏门的秘使有关。

宁涛假装不知道,他又往一只飞鹤的食槽里放了一些米粮吃食,然后拍了拍手,回头对还在扫地的唐子娴说道:“婆娘,去给老子弄点酒,累了大半天了,老子想喝点酒。”

唐子娴笑着说道:“你喝了酒又要整我,我可受不了你那莽撞劲儿。”

宁涛:“……”

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加戏啊!

“瞧你那馋样儿,好吧,我这就去给你弄。”唐子娴放下扫帚进了屋子。

宁涛自言自语:“妈的,这婆娘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今天晚上看老子收拾你!”

那个yīn风轻飘飘的进了屋子。

宁涛心中一动:“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他后脚也跟进了屋子。

屋子里,唐子娴正在从一只大酒坛里打酒出来,粗糙的布料包裹着一只丰满的腚,小腰儿细柳,除了那张脸比较平庸以外,这身材倒是一流的。

宁涛让她变得丑一点,可女人哪有把自己变得特别丑的可能,即便是脸蛋平庸一点但身材也要弄的很火爆。

不然,她哪来的自信找他借纯阳之力?

宁涛一进屋又自言自语:“妈的,那个不日真人跑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杀回来,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真不是一回事。”

唐子娴说道:“老爷不必忧心,不还有智仙儿吗,神鹤团就在这奉仙山上守着,料想那不日真人也不敢来。”

“婆娘你说的对,是老子多虑了,有仙长在,那个傻逼不日真人怎么敢回来,他回来就是送死。”宁涛也算是拼了,自己骂自己。

唐子娴端了一碗酒过来,放在桌上之后,又去取了一点坚果过来。

宁涛坐在桌前喝酒,唐子弦给他剥坚果,还亲自给他喂到嘴里。

这是在演戏。

可这又不是演戏。

这戏里戏外的谁又能分得清?

那个yīn风悄悄的离开了,转瞬间远去,宁涛也失去了感应。

“他走了。”宁涛放下了酒碗。

“会不会是地藏门的秘使?”唐子娴说。

宁涛说道:“多半是他,这人的元神很强,yīn气很重,与智仙儿说的那个菊座魏英有些吻合。”

“局座?”唐子娴一脸好奇的表情,“这是什么道号?倒像是地球上的官员。”

“菊花的菊。”宁涛说,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让你撩我。

我也撩你。

一撩还一撩。

却就是这个凝视的眼神,坏坏的笑容,唐子娴忽然起身,脚尖一旋,小腰一拧,身子就倾倒在了宁涛的怀里,随后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盾与矛的碰撞。

宁涛顿时呆住了。

人家撩他,他不敢去。

他撩人家,人家一屁股就坐腿上了。

这怎么破?

矛头坚硬,盾却不破。

偏偏屋漏偏遇连夜雨,唐子娴一点都不安分,动来动去。

这活脱脱就是九阳牌豆豆机啊!

宁涛一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快起来,他又来了!”

“你骗鬼呢,他已经走了,估计还要两三炷香的时间才会过来吧。”唐子娴勾着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吐着热气,“你撩我,你就要负责。”

宁涛:“我哪有……唔……”

唐子娴将他的嘴封印了。

情况说变就变,画面说乱就乱。

剧本里本来没有这一出,可是也抵不住女主演强行给自己加戏,而且她还捎上了男主角一起加戏。

啪!

酒碗摔碎了。

咔!

桌子的腿瘸了。

咚!

背撞在了墙壁上……

关键时刻悄然而至。

嘤嘤嘤……嘤嘤嘤……

虫二的鼎鸣声响起。

混乱中的男女主角顿时僵住了。

宁涛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好险!

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弄出人命了!

嘤嘤嘤……嘤嘤嘤……

虫二的鼎鸣声中充满了警示的味道。

“这次是真的来了,我们快出去吧。”宁涛说道。

唐子娴用贝齿咬了一下樱唇,心里极不甘愿,却也只有点头。

好不容易才捞到一个南门寻仙不在旁边的机会,未来夫君也上钩了,却没想到那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在最关键的时刻到来。

她想杀人!

啊啊啊!

几分钟后,宁涛和唐子娴又回到了院子里。唐子娴还没有将那支扫帚捡起来,门外就来了一匹飞天马。

“严正,仙主要见你,快跟我走!”门外传来声音。

宁涛快步上去开了门,却见伫立在门口的飞天骑不是神鹤团的,而是穿着青sè仙甲的仙武,陌生面孔,从来没有见过。

“仙主在哪儿?”宁涛问。

飞天马背上的仙武不冷不热地道:“废什么话,跟我来就是了。”

宁涛点了一下头,然后回头对唐子娴说道:婆娘,我去去就回来。”

唐子娴一个媚眼过来:“那妾身去把被窝暖好,等老爷回来。”

宁涛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了刚才的情景,刚刚才压制下去的火焰又冒了起来,继而引发石更之症。

飞天马背上的仙武瞅了一眼院子里的唐子娴,看到了平庸的面孔,嘴角顿时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严正,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么重,这样的货sè你都下得了手?”

宁涛不卑不亢地道:“大人有所不知,我和我婆娘是真爱。”

“扯几把蛋,上马!”飞天马背上的仙武语气粗鲁。

见面的地点不在奉仙山?

宁涛心中感到有点麻烦,不过也没问什么,径直走到飞天马旁边,然后纵身跃上了马背。

飞天马背上的仙武拉扯了一下缰绳,双腿夹了一下马腹,轻喝了一声:“走!”

飞天马一声嘶鸣,四腿一蹬,翅膀一张,嗖一下就飞上了天空,然后往这一座侧峰飞去。

马背上,宁涛回头望了一眼。不日宫前广场上林立着十个持剑的仙人,还有十几匹飞天马和坐在马背上的仙武。这些人都穿着青sè的仙甲,为首的一个飞天仙武的背上还插着一面小军旗。那小军旗上绣着一条青sè的双头蛇,仰着头,吐着蛇信,十分狰狞的样子。

他还看见了神鹤团的人,领头不是李天昊,而是隼妖白顺。

对方的仙长都没有现身,李天昊也不现身。

这情况,宁涛的心里明白了。地藏门来的秘使是想先把他这个间谍弄过去问问情况,然后才去与李天昊见面核实。那秘使人没来,却派来手下堵住李天昊,同时派人接走间谍严正,让两人无法对话!

那秘使的心计不是一般的深!

飞天马迈过右侧的侧方,贴着山坡往下飞,最后来到了另一座山的山脚下。

山脚下的一块岩石上铺着一块毯子,那毯子上坐着一个肤白貌美的男子,画了眉毛,涂了口红,娘气深重。

那毯子边站着一个青年小生,也是唇红齿白,娘得一逼。

一眼看过宁涛已经猜到了那个口红男的身份,这次来的真的是菊座魏英。

宁涛心中也暗自庆幸,李天昊跟他讲过这个人物,不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很容易就穿帮了。

飞天马一停下来,宁涛便跃下了马,快不上前,然后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小人拜见魏总管。”

魏英淡淡地道:“小严子,起来吧,本座有些话想要问你,你要老老实实回答,如果你敢有一个字骗我,你知道那是什么下场。”

宁涛诚惶诚恐的样子:“小的知道,小的知道。”

魏英的声音细细的,yīn恻恻的:“李天昊占了奉仙山,为什么不立刻上报,害得本座还要亲自跑一趟?”

宁涛说道:“回魏总管话,李仙长占了奉仙山,可乐罪魁祸首。不日真人却逃了,还有那头貔貅金藏也遁去无踪。那一战杀得天昏地暗,李仙长也受了伤。他觉得那不日真人随时都有可能再杀回来,奉仙山的根基不稳,所以才敦促小的不要写信上报,他说这是很耻辱的事情。”

魏英冷笑了一声:“他果然还是把面子看得比命还要重要,他在地震门中的地位明明低于我,我来了居然也不来迎接,他真的以为在地藏门中,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吗?”

宁涛趁机拍了一句马屁:“他哪里能跟魏总管比,魏总管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不晓得,上辈子不知道修了多少福,这辈子才能追随魏总管。”

被讲个仙女吹得久了,他的吹功也日渐厉害了。

魏英笑了:“嘻嘻嘻……”

这笑声让宁涛背皮发麻。

笑了几声,魏英话锋一转:“小严子,给本宫讲讲那个不日真人。”

宁涛张嘴就来:“那不是真人,是从凡间渡劫上来的一个天仙,不懂规矩,不知道我们地震门的厉害,一来就灭了七仙门,占了奉仙山。不过那不日真人也真是厉害,李仙长也是动用了百人剑阵才将他打退,而且他还伤了李仙长……”

魏英的柳眉微微皱了起来:“那个不日真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宁涛说道:“小的亲眼所见,那一战打得昏天黑地,那不日真人脚踏祥云,一杆长枪杀进杀出……”

魏英打断了宁涛的话:“行了,你都跟我说了,我跟李天昊聊什么?等我回去见李天昊,到时候你站在旁边什么都别说,我让你说你才说,记住了吗?”

宁涛微微一揖:“小的记住了。”

心里却想,你这死人妖,早晚弄死你!

看网友对 1038章 菊座驾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