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039章 穷图匕现

1039章 穷图匕现

魏英来了,李天昊也出来了。宁涛站在一群人的旁边,静静的看着。如果不是神鹤团的将士还有家人在地藏城中,他早就把魏英给灭了,哪里需要跟他废话。

李天昊和魏英彼此假惺惺的客套了一句,李天昊边说道:“魏总管请殿里一叙。”

魏英抬头看了看李天昊身后的大殿,那大殿其实就是虫二坐镇的神庙。看了一眼之后,魏英摇了摇头,“这地方古怪,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说吧,先带我去看看不日宫的人,不关在哪了?”

“跟我来。”李天昊走前带路。

宁涛也跟着去了。

囚室里关着一大群不日宫的仙人仙武,还有普通的难民,人满为患。不过即便是普通的难民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演技过硬。

如果被识破了怎么办?

当然还有B计划。

送上门来的魏英和他的人就成了不日宫的人质,但这样的话就会提前直面地藏门的大军,弊大于利,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宁涛是不愿意考虑B计划的。

魏英从一间间囚室门前走过,囚室里的群众演员一个个表情麻木,眼神空洞,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屎尿的臭味。有的囚室里甚至就在显眼的地方摆着一坨黄橙橙的大便,还冒着热气,给人一种新鲜出炉的感觉。

宁涛看了都觉得恶心,在心里也有些奇怪,他只是安排了把身上弄脏一点,最好再搞点伤痕出来,看上去就逼真一点。却没有想到群众演员也自己给自己加戏,居然在囚室里摆放了大便这样的道具,这样一来那就更逼真了。

“仙长,你放了我们吧,我们愿意追随你。”洛仙的声音。

“仙长,我们都是被那个不日真人逼迫的,我们愿意成为地藏门的仙民,求求你放了我们吧。”宋长龙的声音。

“仙长,给点吃的吧,我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仙长,我的儿子生病了,他快要死了,求求你救救他吧。”

监牢里一片哀求的声音。

魏英没走多远便停下了脚步,捂着鼻子说道:“追云兄,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人?”

李天昊说道:“奉仙山终究需要人经营打理,也要人才矿种田,这些人不过是想活命而已,我打算再关两天就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魏英往出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以前七仙门占据着奉仙山的时候,每年除了上缴数目可观的仙金,还会提供上百套仙甲。这山上是由打造仙甲的工匠好作坊的,而且查找出来的仙甲品质还不错。”

李天昊随口说了一句:“的确不错,这里有矿,有灵材,有作坊,有工匠,一切都是现成的,所以我才留下来,除了防备那个不日真人回来夺山,还有一个不想让地藏门蒙受更大损失的原因。”

“呵呵呵……”魏英笑了,“追云兄,你不会是想占山为王吧?”

李天昊皱起了眉头:“我神鹤团为地藏门征战,这凡仙地的大片领土都是我打下来的,我要占山为王,我早就占山为王了,何必等到现在?玉莲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魏英说道:“追云兄,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李天昊冷哼了一声:“我从来不喜欢开玩笑,尤其是这种玩笑。玉莲兄,如果你再开这种玩笑,那我就去找门主评理。”

魏英用yīn恻恻的眼神看了李天昊一眼,也没说什么。

出了监牢,李天昊说道:“我神鹤团要在这里呆很长一段时间,将士们的家人要接到这里来,这事还请玉莲兄帮一下忙。”

“这个……”魏英欲言又止。

李天昊招了一下手,一个仙人便捧着一只只见方的盒子走了上来,然后恭恭敬敬的递到了魏英的面前。

魏英伸手打开了盒子,里面装了满满一盒子的仙金,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嘴上却说道:“追云兄,你这是干什么?你我兄弟还用这般客气么?”

李天昊说道:“这是一万仙金,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五万仙金。”

魏英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灿烂了:“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你一份名册给我,我把人送过来,然后打了五万现金交给我的人带回来。”

李天昊说道:“一言为定。”

魏英说道:“那我就告辞了。”

李天昊拱了一下手:“恕不远送。”

魏英一幕看了宁涛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不过这个眼神却是一个很明显的暗示。

宁涛假装心领神会的点了一下头。

魏英一行人说走就走,转眼就消失在夜幕中。

“主公,要把监牢里的人放出来吗?”魏英一走李天昊的语气就变了。

宁涛说道:“不,那家伙非常狡猾,谁也不能保证他会不会用元神回来杀个回马枪。”

李天昊说道:“魏英那人视财如命,我许诺给他五万仙金,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会心动的。”

宁涛说道:“还是小心点为好,今晚就保持原样,监牢的人再忍耐一晚吧,其余的人各就各位,保持现状的角sè。”

“主公还要假扮养鹤人严正?”李天昊问了一句。

宁涛点了一下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养鹤人严正的院子,我得回去守着。刚才,那魏英的元神就是先来了养鹤人严正的院子,然后才派人来接我过去与他见面的。他之所以这么快就离开,那也有相信我会继续给他送情报的原因。”

隼精白顺骂了一句:“妈的,那严正真是该死,居然背着我们与魏英勾结,出卖我们!”

宁涛说道:“他已经死了,以后就由你来负责给魏英送假情报。”

白顺点了点头。

宁涛四下瞅了瞅,没有看见南门寻仙,他一个人向养鹤人的院子走去。

他知道这一去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魏英的元神能来一次,那就有可能来第二次,要骗过地藏门的情报总管,这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

所以,他这次回来不是为了那什么根什么,是真的为大局着想。至于南门寻仙的感受,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今天晚上,如果我和唐子娴真的发生了什么,她大概也不会说什么吧,毕竟我和唐子娴的婚事是她做主定的,未婚夫和未婚妻睡觉,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吧?”心怀大局观的男人想着想着就想偏了。

推开院门,宁涛走了进去,然后掩上了院门。

唐子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瞧见只有宁涛一个人,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夫君,都搞定啦?”

宁涛点了一下头:“魏英已经走了,但那家伙可是地藏门的情报总管,我担心他会杀回马枪,我们得在坚持一下,天亮就好了。”

唐子娴喜上眉梢:“嗯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快进屋吧,屋子我已经打扫干净了。”

不知道为什么,宁涛忽然觉得他的腿好像是灌了铅,有点卖不动的感觉。

进门容易出门难啊。

唐子娴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怎么,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宁涛笑了笑,跟着她进了屋。

这屋分堂屋和内屋,堂屋用来迎客吃饭喝茶什么的,内屋是睡觉的地方。

唐子娴掩上了堂屋的门,慢吞吞的往内屋走,三步一回头,那眼神儿带着钩。

宁涛却站在堂屋里一动不动。

我要是跟她进了内屋,那不就是假戏真做了吗?

不能啊……

我怎么能这么不矜持?

我要把最美好最宝贵的一次留给与她成婚的那天晚上给她……

我呸!

我回到这里不就是想和她那什么吗?

我又不是第一次,哪有什么宝贵的第一次?

我是她的未婚夫啊,即便是在地球上那也是法律允许的……

这些,都是心怀大局观的男人的心理活动。

先是矜持,然后是自我怀疑,紧接着又是自我批判,最后又是自我肯定。

唐子娴推开内屋的门走了进去,进门的时候回眸一笑。

宁涛的脖子上就像是套着一条绳子,笔端就去了。

内屋里有一张雕花的木床,被褥什么的也算干净整洁。可对于激情状态下的人,就算是农家小院的谷草堆,菜花田,小竹林也是最美好的地方,那有那许多的讲究?

“那个……今晚你睡床,我就睡地上吧。”宁涛说。

还是矜持。

为什么要矜持?

或许是出于报复心理吧,在地球上她就撩他,放把火就走,仙界重逢也是这样子,她总是撩他惹他,四处点火,他怎么也得报复一下不是?

“睡你个头!”唐子娴扑了上来。

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燃。

画面说乱就乱。

假戏的小船说翻就翻。

一番混乱之后,屋里的一张小桌翻了,一只喝水的杯子碎了,地上也掉满了织物,乱成一团。

穷图匕现。

眼见就要出人命了……

“严大人,你要的夜宵来了。”院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宁涛顿时僵住了。

穷图匕藏。

唐子娴的眼眶里泛起了一片水雾。

为什么总要在这个时候来人呢?

而且还是南门寻仙!

看网友对 1039章 穷图匕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