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祸起南阳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祸起南阳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仔细看了一遍伏黯提交的卷宗,问道:“就这些?”

伏黯躬身说道:“是的,陛下,暂时就查到这些。”

刘秀点点头,将竹简放下,幽幽说道:“刘永,乃我汉室心腹之患!”

刘永的这一招其实挺狠的,想要搞乱洛阳,搞乱朝廷,一旦真让他实施成功了,己方的三线战场将会全面崩溃,到时刘永再趁机出兵,洛阳连自救的能力都没有。

伏黯小心翼翼地看眼刘秀,低垂下头,没有接话。

刘秀现在很想御驾亲征,兵伐豫州,直取刘永的老巢睢阳,可惜他实在是无兵可用,对刘永用兵的心思,他也只能暂时压下去。

眼下,刘秀十分渴望吴汉能迅速平定荆州,撤回己方的主力大军,然后对刘永用兵,尽早铲除这个心腹大患。

目前吴汉在荆州的战事很顺利,连战连捷,先取棘阳,再取涅阳、育阳等地,大军势如破竹,一路南下,直逼新野。

吴汉率领着三万多汉军,先行一步,抵达新野。

新野县的县令名叫牟阳,更始旧臣,牟家也是新野的大家族之一。

吴汉本以为自己率领着大军抵达新野后,牟阳不敢做出抵抗,会献城投降。可没想到,牟阳率部,坚守城邑,决不投降。

另外,新野城内的大家族,乃至普通百姓们,也都支持牟阳,出人出力,出钱出粮,帮着牟阳抵御汉军。

新野本地的大家族,对刘秀的印象原本是很不错的,刘秀的夫人,现在被封为贵人的yīn丽华,就是出自于新野的大家族yīn家,对刘秀,他们有天生的亲近感。

关键的问题是,吴汉率军进入南阳之后,没干什么好事,纵容部下,四处抢掠,惹得南阳百姓怨声窄道。

吴汉本身就是南阳宛城人氏,南阳是他的家乡,他应该厚待南阳才是,而实际的情况则恰恰相反,这让南阳人又怎能不怨恨吴汉呢?

放纵部下,其一是和吴汉本身的性格有关,他本身就具备极强的痞子气和匪气,杀烧抢掠,在他看来,这不算多么大不了的事。

其二,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打仗要钱、要粮。现在刘秀刚刚定都洛阳,百废待兴,而且还是三线作战,内部又极不稳定,既有贼军四处乱窜,又是彭宠那样的奸臣起来造反,领兵在外的吴汉,实在是不好意思向朝廷

伸手要军饷、要粮草。

但没有军饷,将士们就没有作战的积极性,没有粮草,将士们就要饿肚子,这怎么办?只能去抢,就地解决军饷和粮草的问题。另外,当时军中普遍都存在着一种观念,将士们拼死拼活的打下一城,主帅必须要给将士们奖励,现在吴汉自己都穷的叮当响,哪里还有奖赏分给麾下的将士们,就得靠

将士们自己去抢。

出于这些原因,吴汉对汉军所过之地的烧杀抢掠等恶行,便睁只眼闭只眼,全当没看到。

吴汉的纵容,汉军的肆无忌惮,自然激发起南阳百姓的强烈不满,所以牟阳要在新野,全力抵抗汉军,不仅得到城中大家族的支持,也得到城中百姓的支持。

新野之战,是吴汉率军进入南阳,打得罪艰难的一仗。

首先,新野城防坚固,易守难攻,其次,城内守军众多,主要是自愿加入城防的壮丁数量多,壮丁加上守军,超过了万人。

汉军对新野发动进攻的时候,遭受到新野军民的顽强抵抗。城头上,箭如雨下,滚木、礌石,如同雪片一般。

进攻的汉军,一千人攻上去,都用不上一顿饭的时间,便死伤得七七八八。

首日的进攻,汉军打得极不顺利,伤亡惨重,多达两千余人。

翌日,吴汉亲自上阵,指挥汉军攻城,结果战事依旧很不顺利,未能撕开新野的城防。第三天,吴汉再次组织兵力,强攻新野,还是被守军打退。

连续三日攻城,未能拿下新野,反而自身伤亡惨重,这把吴汉也打出了火气。望着近在咫尺的新野,吴汉咬牙切齿地说道:“破城之日,我定将新野塌为平地!”

三万多将士,打不下新野,吴汉急调后方的主力兵马。汉军主力,辎重太多,行进缓慢,吴汉从主力大军里抽调出六万将士,轻装上阵,直扑新野。

随着这六万生力军的到来,新野终于开始支撑不住了。毕竟镇守新野的不是正规军,其主力是由百姓们自发组成的壮丁队。

如果汉军的攻势不太猛烈,他们还能坚持,可现在是接近十万之众的汉军在四面围攻新野城,光是这阵势,就把百姓们震慑住了。

由吴汉亲自指挥,进攻新野北城的汉军,率先突破了守军的城防,攻上城头。冲上城墙的汉军,如同下山的猛虎,与城头上的守军展开近身肉搏战。

没有城防做倚仗,双方做面对面的正面交锋,新野守军的战力与久经沙场的汉军相比,差得太悬殊了。汉军砍杀守军,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随着攻上城头的汉军数量越来越多,汉军开始向城内推进。

守军根本抵挡不住汉军的进攻,顺着城墙的台阶,向下败退。一部分守军退入城内,另一部分守军,退到城墙底下,龟缩在城门洞这一块区域里。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汉军暂时没管退缩进城内的守军,先对城门洞这里的守军展开围攻。

面对着杀红了眼的汉军,守军真的已无力抵抗,一千多残兵,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大声叫喊道:“投降!我们投降了!”

围攻的汉军纷纷停止进攻,面面相觑。这时候,汉军当中有人大声嘶吼道:“我三个同乡都死在他们手里了,我们不接受他们的投降!”

“我大哥也是死在他们手里的!”

“我兄弟的腿摔折了!”

“……”汉军将士,喊什么的都有。

这么多天的攻城,汉军的伤亡不小,难免有亲朋好友伤亡在攻城战中,现在汉军将士就一个念头,为伤亡的亲人、同袍兄弟,报仇雪恨。

汉军不接受守军的投降,也不管守军是不是放下了武器,继续进攻,接下来,都不能称之为战斗,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一千多名走投无路的守军,最后无一幸免,全部被汉军屠杀殆尽。

而后,汉军将士打开城门,放城外的汉军主力放入城内。吴汉骑着高头大马,在众多部将、侍卫的簇拥下,手持虎威亮银戟,进入城内。

一名汉军兵卒快步上前,插手施礼,说道:“禀报大司马,城内守军,已退缩至县府!”

吴汉嘴角勾起,冷笑出声,下令道:“进攻县府,杀光所有敌军,片甲不留!”

“遵命!”汉军将士们齐齐喊喝一声,开始向县府推进。

路上,有零星的守军出来抵抗,但很快便被汉军杀倒在地。汉军几乎没遇到像样的阻拦和抵抗,一路攻到县府,将县府团团包围。

现在,退缩进县府的守军,连一千人都不到。十多名膀大腰圆、光着膀子的汉军,合力抬着大木头桩子,撞击县府的大门。

轰轰轰的声响不绝于耳。县府内的守军,则是合力顶着府门,在做最后的抵抗。可惜,县府的大门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持续撞击。

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县府大门被硬生生的撞倒,里面传出叫声一片。看到门内那些惊慌失措的守军,汉军将士纷纷大吼一声,端着长矛,向里面冲杀。

县令牟阳手持佩剑,亲自参战,砍杀攻入进来的汉军。正在他率领着手下人,拼死作战之际,就听汉军后方有人大喝一声:“都让开!”

随着话音,吴汉骑着战马,直接冲入县府的院子里。汉军将士纷纷向两旁闪躲,给吴汉让出一条通道。吴汉策马来到牟阳近前,一戟劈砍下去。

牟阳横剑向上格挡。他太低估吴汉的力气,也太高估他自己的力气了,在他面前的这位,可是被刘秀评价为一人敌一国的大司马,吴汉吴子颜。

吴汉这势大力沉的一戟,把牟阳震得倒飞了出去,手中剑都横飞出去多远。牟阳仰面朝天在摔倒在地,人还没有起身,先噗的一声吐出口血水。

他挣扎着想从地上坐起,只觉得眼前寒芒一闪,虎威亮银戟贯穿他的胸膛,将他硬生生地钉在了地上。

在吴汉面前,牟阳都没走过一个回合,吴汉也只出了两戟,一戟震退敌人,一戟贯穿敌人。干脆利落,两戟取敌性命!

杀了牟阳,吴汉还是没能消除心头之恨,把他长戟从牟阳体内拔出,回手又是一戟,斩下牟阳的头颅,用戟尖将其断头高高挑起,他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吴汉之凶残,把在场的守军吓得魂飞魄散,牟阳已死,人们也失去了继续抵抗下去的意志,纷纷跪地投降。

抬手环指跪地的守军,吴汉一字一顿地说道:“拉到外面,一个不留!”

他一声令下,汉军将士们纷纷答应一声,拽起跪在地上的俘虏,拖着就往外走。

县府外面,刀斧手都已经准备就绪,汉军拉出来一批俘虏,便被斩首一批。县府门前,无头的尸体堆积成山,血淋淋的断头也同样堆积成山。

守军当中,除了县兵外,大多数人都是城内的百姓。现在汉军要杀他们的头,他们的至亲纷纷来到县府,跪地请求汉军饶过他们的性命。

汉军以实际行动告诉百姓,饶过这些加入守军的百姓,那是不可能的。汉军依旧是把一批批的俘虏从县府内拖出来,拖出来一批砍一批。

很多百姓看到至亲的亲人被斩首,放声大哭,甚至直接晕死过去。

一名青年看到自己的大哥被汉军从县府内拽出来,他不管不顾的向前冲去,同时大喊道:“放开我大哥!你们放开我大哥!”

附近的汉军横起手中的长矛,挡住他的去路。

青年冲不过去,眼珠子都急红了,猛然从后腰拔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入前面汉军的胸膛。那名汉军瞪大眼睛,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直挺挺地仰面而倒。见己方的同袍兄弟被城内的百姓给杀了,在场的汉军都不干了,人们纷纷嗷的怒吼一声,冲至那名青年近前,长矛齐刺,耳轮中就听噗噗噗一连串的闷响声,至少有十五

、六支长矛刺在他的身上。

杀了这名青年,在场的汉军还是不解恨,人们瞪着充血的眼睛,看向在场的新野百姓,也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杀——”紧接着,汉军对在场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们,展开了血腥的大屠杀。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祸起南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