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祸不单行

第六百二十六章 祸不单行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邓奉决定奔袭育阳,偷袭汉军的后勤补给。现在吴汉正率领着汉军主力在南阳南部作战,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后方会发生邓奉这个变故,除非他会未卜先知。

吴汉对自己的后方毫无防备,邓奉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从新野发兵,偷袭育阳。

留守后方的汉军只有几千人,而且后勤部队多为老弱病残,又哪里能是邓奉的对手?

汉军被邓奉军杀得大败,要命的是,汉军的后勤补给,全部落入邓奉的手中,其中包括最最重要的粮草。

后勤补给被突然造反的邓奉洗劫一空,这对汉军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邓奉也是借着这次的战斗,声威大振,前来投奔的人,络绎不绝,才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邓奉便建立起来一支数万人的大军。

这支数万人的大军,不再是由普通百姓组成的乌合之众,其中包括了大批的更始旧部——南阳军。南阳军是刘玄的家底,刘玄死后,南阳军将士纷纷回到南阳老家,他们没有去投靠刘秀,因为当时刘秀已经拥有自己的班底,南阳军将士觉得,即便自己去到洛阳,也很

难会得到刘秀的重用。

现在邓奉在南阳造反,让这些赋闲在家的南阳军将士们,看到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来了,他们是一呼百应,纷纷前去投靠邓奉。

南阳军可是十分精锐,将士们个个身经百战,骁勇善战,如果往前推的话,其中很多人都是出自于舂陵起义军,是刘縯的旧部。

邓奉招收了大批的南阳军,这让邓奉的实力得到了一次巨大的质变。与此同时,南阳本地的反叛势力,包括先前被坚镡、万脩打跑的董訢势力,响应董訢的许邯势力,以及自立为王的秦丰势力,迅速与邓奉势力勾结到一处,彼此结成同盟

另外,就连在汉中自立为王的延岑,都向邓奉抛来橄榄枝,表示自己愿意与邓奉结盟,共抗汉军。

邓奉势力的自身实力飞速提升,又得到许多外部盟友的支持,一时间,邓奉俨然成为南阳,乃至整个荆州的最大反叛势力。

也正是随着邓奉的造反,汉军在南阳乃至在整个荆州的局势,急转直下,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大司空宋弘的顾虑并非没有道理,吴汉在荆州、在南阳的所作所为,已让汉军大失民心,哪怕冒着临阵换帅的风险,朝廷这边也应该及时撤换掉吴汉,以此来稳定住荆州

的民心。可惜,在洛阳朝廷里,宋弘的威望、地位与吴汉相差太过悬殊,他提出临阵换帅的建议,并没有得到多少大臣的支持,多数大臣反而都是站在吴汉那一边,反对换帅,其

中也包括天子刘秀在内。

邓奉的造反,这件事情就是一笔糊涂账,很难说得清楚谁对谁错。

最心爱的女人被残忍杀害,活活的凌虐致死,无论换成哪个男人,都会受不了,何况是年轻气盛,勇冠三军,顺风顺水惯了的邓奉?

但话说回来,致死袁菲儿的罪魁祸首,可以说是吴汉,但绝对扯不到刘秀身上。刘秀对邓奉还是很不错的,以前两人是情敌,可刘秀从未因此去猜忌过邓奉,邓奉来投,刘秀欣然接受,封他为破虏将军,还给他在洛阳置地建府,完全表现出了上位者

宽广的心胸。

可是现在,邓奉不是在造吴汉的反,而是在造刘秀的反。站在刘秀的立场上,邓奉的所作所为,是恩将仇报之举。而站在邓奉的立场上,也很难说他的造反有错。

说一千道一万,祸端的源头,只能归结在吴汉身上。可吴汉也有自己的考量,他也有自己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所以说这是一笔糊涂账,无论站在谁的角度上来看,都在做自己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可是到最后,双方却偏偏

走上了兵戎相向的地步。

邓奉谋反的消息,很快也传到洛阳,刘秀听闻此事,先是震惊,而后是愤怒,最后又颇感无奈。

朝堂上,宋弘再次提出换帅的意见,不过这次不用大臣们反对,刘秀当场就回绝了。

在南阳,以汉军目前的局势来看,已经不再适合换帅了。

以吴汉为首的汉军,北有邓奉,南有秦丰,东有董訢、许邯,西有延岑,完全陷入到孤立无援,被敌人包围的险境。

而洛阳这边,根本无兵可发,无力去救援吴汉军,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无论换谁前去,都未必能比吴汉做得更好。

现在刘秀也只能寄望于吴汉,能够率领己方将士,成功突出重围。宋弘看了一眼脸sèyīn沉的刘秀,欠身说道:“陛下,微臣以为,邓奉谋反,皆因大司马,倘若陛下能严惩大司马,再派出使者,好言安抚邓奉,邓奉还是有可能重新归顺朝

廷的!”

刘秀眯了眯眼睛,一言未发。宗广眉头紧锁,质问道:“宋司空的是意思是,陛下要以严惩大司马为代价,来换回一名叛贼之心?”

宋弘说道:“邓奉之谋反,皆因一时之怒,有情可原……”

他话没说完,刘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打断道:“好了,不要再说了!”

在刘秀这里,很多事情都可以被容忍,但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是踩到了他的底线,而谋反,恰恰是最深的那条底线。

现在宋弘要以惩处忠臣为代价,换取反贼的回归,刘秀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种论调在他听来也十分刺耳。

宗广向刘秀欠了欠身,正sè说道:“微臣认为陛下可以给邓奉去一封书信,向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他投降,只要他肯率部主动投降,陛下既往不咎就是。”

这回刘秀点点头,宗广提出的这个意见,他倒是可以接受。

宋弘暗暗苦笑,摇头说道:“以眼下之局,想以书信劝降邓奉,太难了。”

刘秀沉声说道:“倘若邓奉执意不降,欲与汉室死战到底,朕可御驾亲征,平定反贼!”

在场的大臣们纷纷一缩脖,都不再言语,宋弘也低垂下头,沉默不语。

刘秀采纳了宗广的意见,给邓奉写去了一封书信。

书信的内容,刘秀写的还是挺客气的,向邓奉讲明,这次他的谋反,算是有情可原,只要他肯及时悔改,朝廷对他的谋反,可既往不咎。

写完书信,刘秀将其交给张昆,让他派出一名谒者,去往南阳,将书信送给邓奉。而后,刘秀一手拄着额头,一手轻轻揉着太阳穴。原本南阳已经是大局已经,刘秀都在琢磨着,等到吴汉班师回朝,可立刻出兵豫州,征讨刘永这个心腹之患,但谁能想到,南阳风云突变,邓奉突然造反,吴汉部反而陷

入到四面楚歌的困境。

就在刘秀对此事头痛不已的时候,张昆走了近前,小声说道:“陛下,yīn贵人来了。”

刘秀眼眸闪了闪,挺直身形,说道:“请yīn贵人进来吧!”

张昆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时间不长,yīn丽华从外面走了进来。

“陛下!”yīn丽华福身施礼。刘秀起身,将她扶起,含笑问道:“丽华今日怎么来清凉殿了?”

“臣妾听说,元之在南阳谋反?”yīn丽华关切地问道。以邓奉现在的身份,yīn丽华还叫他的字,已经不太合适,不过刘秀倒是不太介意,yīn丽华和邓奉是青梅竹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而且自己在河北征战期间,丽华也

全靠邓奉的保护,这份恩情,刘秀有牢记在心。

他点点头,说道:“邓奉在南阳,偷袭了大司马的后勤补给,现邓奉拥兵数万,且与董訢、许邯、秦丰、延岑等诸贼勾结,串通一气。”

得到刘秀的亲口证实,yīn丽华脸sè一白,身子也为止一震,她喃喃说道:“为何会这样?元之他怎会突然谋反呢?”

yīn丽华和邓奉认识这么多年了,她十分了解邓奉的为人,他决定投靠自己的夫君,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考量,可现在又突然做出谋反之举,这太反常了。

刘秀说道:“大司马攻陷新野的时候,下面的兵卒杀死了一位名叫袁菲儿的民女。”

yīn丽华听后,恍然大悟,难怪邓奉会突然造反,原来是因为袁菲儿。邓奉和袁菲儿之间的事,yīn丽华也知道,倘若是因为袁菲儿,那么邓奉的谋反就可以解释了。

她紧张地问道:“陛下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刘秀说道:“我已给邓奉修书一封,劝他投降,倘若他肯投降,我可既往不咎,他若不肯投降……”

他没有再把话说下去,如果邓奉不肯投降,双方除了死战到底,再无其它的选择。

yīn丽华脸sè更加苍白。一边是她的夫君,一边是她的好友,他们两人走到刀兵相向的这一步,是yīn丽华最不愿意看到的。

她沉默片刻,拉住刘秀的衣袖,急声说道:“阿秀,我了解元之的为人,这次他一定是悲愤交加,犯了糊涂,我……我打算亲自去趟南阳,劝说元之……”

她话音未落,刘秀已连连摆手,说道:“不可,今时已不同往日!现邓奉是反贼,丽华若去劝他,非但无果,恐怕自身难保!”

yīn丽华正sè说道:“阿秀放心,元之无论如何也不会加害于我!”

刘秀深深看了yīn丽华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丽华,你把邓奉看得太简单了!”在刘秀看来,袁菲儿的死,充其量只是个引子。

邓奉的谋反,不可能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做出的决定,甚至他在这个时候提出告假,回家接亲,都有可能是他的早有预谋。

“阿秀——”

“好了,丽华,这件事,不必再议。”说着话,刘秀伸出手来,拉住yīn丽华的柔荑,说道:“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去南阳,让你去冒这样的风险!”

男人之间的较量,不能靠着一个女人去解决,刘秀的尊严也受不了。南阳的事,就已经够让刘秀烦心的了,可是祸不单行,北方又传来不好的消息,朱浮讨伐彭宠战败,朱浮率领残部,退缩至蓟县,彭宠不依不饶,率领大军,围困蓟县,欲将以朱浮为首的州府一举歼灭。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六章 祸不单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