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章说反对,谁有资格反对

第二章说反对,谁有资格反对

用生命也要阻止井九成为掌门。

这在很多人眼里很悲壮,在井九看来很无谓。

如果他不是拿了承天剑鞘,接了遗诏,这时候甚至可能会说些很冷漠的话。

比如如果要死就死远点,绿水青山什么的。

但他是掌门了,做事便要讲究一些。

问题是,他只会像悬铃宗里那样做事,不会做别的事,想讲究些便只好什么都不做。

他坐在椅子里,看着承天剑鞘,想着天边的柳词,觉得这些事情好生乏味,看都没看一眼场间。

这画面落在很多青山弟子的眼里,不是无情,而是淡定。

问题是,没有谁能像他一样淡定,哪怕都是修道者。

而且紧接着,又有更多的人站了出来。

如果简如云这些年轻弟子的分量还不够,接着站出来的这些人则不同。

“这是乱命,我不能接受。”

白如镜脸sè沉重说道。

他代表着天光峰,居然都站出来反对掌门的遗诏!

紧接着,昔来峰的程长老与另外几名长老也落在了峰顶。

落在峰顶的人越来越多。

青山弟子们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

嗡嗡嗡嗡。

场面乱的有些厉害,眼看着便要失控。

元骑鲸望向四周,视线很是冷淡。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暮sè笼罩着峰顶。

年轻弟子们驭剑落下,站在各峰师长的身后,心情紧张而不安。

那些真正能决定青山前途的那些大人物还没有开口说话。

云行峰主伏望的脸sè很难看。

如果掌门真人的遗诏里写的是方景天或者广元真人,甚至哪怕是南忘,他也都能接受,可是……井九?

他凭什么连这样一个年轻弟子都比不过去?

“我也觉得掌门真人的遗诏不妥。”

伏望没有质疑遗诏的真实性,盯着椅子里的井九说道:“你入青山不过三十年,有什么资格做掌门?”

就在元骑鲸准备说话的时候,一道有些清冷、却极其强硬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们是景阳真人的隔世弟子,与你同辈,如果他没有资格,你又有什么资格?”

赵腊月面无表情说道。

伏望冷笑一声,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广元真人举起手来。

他望向椅子里的井九,沉默片刻后说道:“没有人否认你的修道天赋与能力,但你境界太低,终究难以服众。”

这就是表明了态度。

青山弟子们的表情变得更加紧张。

广元真人在西海一役里展现出来极其高深的境界与实力,被很多人视为下一代掌门的最佳人选。

这便是要争了吗?

按说掌门真人留下了遗诏,道理在井九这边。但现在的青山宗确实需要一位强大而服众的强者引领,才能在柳词真人走后的朝天大陆上,与中州派正面抗衡。井九确实太年轻了,而且资历与境界都太浅了些。

哪怕那些崇拜他的年轻弟子们,也很难想象他成为掌门后的青山会变成什么模样。

看着那些落在峰顶表示反对意见的师长们,还有最开始站出来的简如云与马华,过南山的神情有些沉重。

卓如岁低声问道:“怎么了?觉得这些人说来说去,有些无视你这个青山首徒的意见?”

过南山说道:“不,我只是在想,师父刚走,说的话就不管用了吗?”

卓如岁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支持井九?”

过南山说道:“我只知道那是师父的遗诏。”

卓如岁沉默了会儿,说道:“问题是……我们青山的遗诏什么时候管用过?”

听到这句话,过南山也沉默了。

是啊,如果遗诏有用的话,当年青山会死那么多人吗?

……

……

井九还是那样安静,就像这些事情与自己无关。

他坐在椅子里,看着手里的承天剑鞘,没有说话。

现在的局面,他并不意外。

遗诏当然重要,问题是青山宗……向来就有不奉遗诏的传统。

如果遗诏管用的话,当年师父的遗诏怎么会被人当众就撕成了碎纸?传给师兄的掌门之位怎么会旁落?

他与师兄又怎么需要杀死那么多师伯师叔,才能重新把掌门之位夺回来?

青山修的是剑。

剑,就是要把天捅穿。

连天都敢捅,还有什么不敢捅的?

……

……

现在已经陷入了僵局。

元骑鲸是青山剑律,在掌门真人走后拥有着最高的权威与地位,问题是他愿意为了柳词的遗诏,强行镇压这么多人吗?

就算他觉得门规重于一切,可是那样青山必然生乱,甚至可能会死很多人。

中州派已经开山,意思非常清楚。

现在的青山宗如何能够承受得住内乱的代价?

没有人注意到,在如此纷乱的局面下,赵腊月看了一眼那个叫做马华的两忘峰弟子。

马华眯着眼睛,没有看椅子里的井九,而是看着上德峰迟宴等几名长老的脸sè。

赵腊月知道了,这个胖子没有勇气以命抗诏,只是算准了元骑鲸不愿意因为此事让青山宗发生内乱。

马华忽然出列说道:“弟子记得门规里曾经说过,若遇着这种情形,应由诸峰选出掌门。”

他转身望向元骑鲸,恭敬行礼说道:“请师伯决定。”

元骑鲸没有说话。

上德峰长老迟宴在稍远些的地方,听着这话微微皱眉,空着的袖管无风而飘。

青山门规里确实有这条,若有人能够得到诸峰三分之二的支持,更能成为下一任的掌门。

但那是掌门没有留下遗诏的情况下,现在情形完全不同,凭什么要这样做?

马华似乎知道很多人在想什么,微笑说道:“因为井九师叔……实在是不能服众。”

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但确实很有力量。

青山很现实。

与遗诏相比,青山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人支持他,如果他做了掌门,青山该往何处去?”

白如镜看着元骑鲸,说道:“请师兄决定。”

一直没有说话的南忘忽然开口了。她的眼睛有些微红,不知道是不是昨夜喝多了酒的缘故,情绪也明显有些烦躁,说道:“我说快点好不好?要投就赶紧投。”

元骑鲸用有些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此也好。”

听着这话,场间又是一片哗然。

连剑律大人都同意了这种做法,那便是已成定局。

白如镜没有注意到元骑鲸的眼神,暗自松了口气,心想还好,看来就连你都不愿意那个小孩子做掌门。

他完全不担心井九可能得到六座峰的支持。

青山九峰,两忘峰没有说话的资格,那便还剩下八座峰。

广元真人、伏望、代表昔来峰的程长老、代表天光峰的自己、最不喜欢神末峰的南忘,肯定都会反对。

元骑鲸同意由诸峰选出掌门,也表明了他也不希望井九成为掌门,先前只是囿于门规,被迫摆出那种姿态,不然怎么会南忘稍微给个台阶便下来了?

就算成由天谨慎胆小弃权,井九最多也只能得到自家神末峰的支持,离六座峰差得太远。

怎么看,这是个必输无疑的局面。

果不其然,广元真人、伏望直接表示了反对。

现在只需要再有一座峰表示反对,井九便无法接任掌门。

稳赢了。

白如镜这般想着,淡然说道:“我也反对。”

这种能够在青山历史上留名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

……

……

峰顶变得很安静。

人们的心情有些怪。

就连很多不支持遗诏的青山弟子,都觉得有些抱歉。

井九刚坐进椅子里,拿着遗诏说自己便是下一任的青山掌门,结果没过多长时间便被废掉了。

这真是极其羞辱的事情。

而不管是对青山的奉献,还是别的,井九都不应该承受这种羞辱。

除了极少数人,绝大多数青山弟子与长老都这样认为。

井九低头看着承天剑鞘,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还是因为丢脸不好意思抬头。

广元真人眼里生出怜惜之意,准备对井九说几句话,安慰他一下。

井九忽然抬起头来。

他等了很久,终于等到有人搬出那条门规。

就像七百多年前那次一样。

人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里。

那么同样的事情可能再发生一次吗?

自然是不能的。

至少对他来说。

他对白如镜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反对?”

这个问题让很多人先是愕然,然后有些担心,心想难道是大起大落的刺激太过,让井九现在的道心有些不稳?

不然他怎么可能提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白如镜看着井九笑了笑,似乎是怜悯,实则是厌憎,说道:“我代表天光峰,当然有资格反对。”

井九说道:“我问的就是你凭什么代表天光峰?”

白如镜怔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微怒道:“难道我没有资格吗?”

青山弟子们也怔住了,心想谁都知道,白如镜是天光峰最有权势、境界最高的长老,现在掌门真人已走,他当然有资格代表天光峰。

井九靠到椅子上,坐得更舒服些,没有再与此人废话。

顾清走了出来,解释道:“家师的意思是,就算白师伯有资格代表天光峰,也不代表天光峰愿意被你代表,这是两个概念。”

白如镜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失声笑了起来,说道:“难道还有人反对……”

“我反对。”

过南山站了出来,眼神平静与白如镜对视,没有一丝游移。

“我也反对。”

卓如岁揉着眼睛走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困的有些厉害,就像南忘一样,眼睛有些微红。

看网友对 第二章说反对,谁有资格反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