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049章 权利的游戏

1049章 权利的游戏

没过多久谢剑威就从那道裂缝中走了出来,他的身后又陆续出来一大群仙人。其中有一个脸上有一条恐怖的疤痕,额头上还刻了一个“奴”字。

疤面真人叶郝苏来了。

宁涛携唐子娴和南门寻仙迎了上去。

“大仙,这位就是我们的盟主疤面真人。”谢剑威给宁涛介绍道。

疤面真人对着宁涛深深一揖,客气地道:“小仙拜见大仙,大仙威名如雷贯耳,小仙久仰久仰。”

一大群仙人也都对着宁涛深深一揖。

宁涛还礼:“诸位道友不必客气,我们还是谈事吧,相信谢道友已经将我要做的事情跟你们说了,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一句,我要杀地藏尊者木门田,你们愿意做助我一臂之力吗?”

一大群仙人交头接耳,低声议论。

疤面真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直盯盯的看着宁涛,那眼神似乎要洞穿宁涛的内心。

宁涛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猜疑。

唐子娴超到了宁涛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夫君,这些人都不是善茬,你要小心为好。”

宁涛轻轻点了一下头,嘴上说道:“叶道友,怎么不说话?”

疤面真人轻描淡写地道:“有他们说就行了,大仙不必着急,这么大的事情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成的。”

宁涛笑了一下:“叶道友,你这是不相信我能杀地藏尊者,还是不相信我会杀地藏尊者?”

疤面真人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说句得罪大仙的话,两者都有。”

南门寻仙顿时皱起了眉头:“我夫君这是为了凡仙地除害,为了你们能有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你们竟然还怀疑我夫君?真是不知好坏!”

疤面真人冷哼了一声:“你是谁?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宁涛说道:“她是我娘子,他说的话没错,你要是心存不满,你可以冲我来。”

他的声音平平淡淡,却有着不容冒犯的威严。

疤面真人闭口不言。

挑战天仙?

谁有那个胆子?

可是,他也不相信宁涛敢在这里对他动手。

所以,就这样最好。

他不敢凶宁涛,却敢凶宁涛的女人,在各路反抗势力的仙长面前彰显他的盟友权威。

我连天下的女人都敢呵斥!

就问你们,我牛逼不牛逼!

宁涛的嘴角忽然浮出了一丝笑意:“我算是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疤面真人的语气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般客气。

宁涛说道:“我明白了你这个人,我也明白了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那一群议论纷纷的仙人闻言安静了下来,这里没有一个后知后觉的人,他们已经从空气中嗅到了一丝火药的味道。

“我敬你是天仙,所以才出来见你,可你也不要得寸进尺。”疤面真人毫不客气地道:“所以你最好把这话说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宁涛说道:“你虽然是各路反抗势力共推的盟主,可你心里根本就没想过跟地藏尊者一战,对不对?现在这样的情况是你最喜欢的,地藏尊者存在一日,你就能在盟主的宝座上多坐一日。杀了地藏尊者,这个各路反抗势力的同盟就会解散,你这个盟主也就不复存在了,不是吗?”

“你放……”疤脸真人叶郝苏恼羞成怒,差点就把那个“屁”字骂出来了。

宁涛淡淡地道:“你要是想骂的话,你大可以骂出来。”

疤脸真人最终没有骂出来,他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说道:“你这是在污蔑我,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哪怕你是天仙,我们也要讨个公道。”

宁涛笑了一下:“你说我污蔑你?”

疤脸真人冷哼了一声:“这些年我为反抗同盟付出了多少,大伙儿都有目共睹,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抹杀的,又岂是你无凭无据就能污蔑的?”

宁涛说道:“你要是真想杀地藏尊者,真想解放凡仙地,当你听到我来地藏城这个消息的时候,你就会迫不及待的潜入地藏城与我见面,可你连这样的风险都不敢冒,你还要让人相信你是真的为了许多的仙民,为了这个反抗同盟吗?”

疤脸真人的脸sèyīn冷了下来。

宁涛的话等于是揭露了他心里的秘密。

宁涛说道:“那地藏门的确是强大,地藏尊者也是天仙,但我要杀他,我一家三口都在地藏城,你这个盟主却不敢来地藏城见我,却把我约到这里来。我一来,你还躲在那地缝里要我进来见你,你说你这样的人,你会舍得你现在拥有的权利去杀地藏尊者吗?”

包括谢剑威等一大群反抗势力的仙人纷纷移目疤脸真人,一个个的眼神都变了。

宁涛不说他们还察觉不到,可宁涛这么一说,他们忽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跟地藏门干过硬仗了,总是在躲藏,总是在地藏门顾及不到的地带建立秘密基地。他们的盟主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苦大仇深发誓要推翻地藏门的人了,一个人握着权利久了也会被权利渲染改变。

“你放屁!”疤脸真人终于骂了出来。

刚才他还意气风发,你们看我连天仙的女人都干训斥。可是现在,他已经沉不住气了,再让宁涛说下去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威信和形象就都被毁了。

轰!

宁涛的身上释放出了一团三昧真火,包裹全身,脚下也卷起一团水墨烟云,随后右手一挥,肉中枪穿掌而出。

“你竟敢在这里亮法器?千面子,你看你把什么人带来了,这家伙明明就是来对付我们的!”疤脸真人乘机带节奏,然后又吼道:“兄弟们,抄家伙,一起上!”

宁涛没动手。

那群仙长也没有动手。

谁愿意跟一个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天仙动手?

更何况,杀肯定是杀不了的,而一旦赶走了这个天仙,谁又去刺杀地藏尊者?

各路反抗势力的背后都有相当数量的仙民供养,可是那些仙民的日子却越过越艰难,他们岂能心安理得的享用那些带血的供奉?更何况,这些仙长里不少都与地藏门有血海深仇,他们之所以组建这个同盟,为的不就是杀地藏尊者,推翻地藏门的残暴统治吗?

现在一个如此厉害的天仙要杀地藏尊者,他们的盟主却要他们动手干这个天仙,这不就坐实了这个天仙刚才说的那些话吗?

疤脸真人见没人动,顿时火冒三丈怒吼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想造反吗?都给我上啊!”

还是没人动。

谢剑威说道:“盟主,我们推举的不是帝王,只是一个带头大哥,你现在说造反,你怕不是已经以帝王自居了吧?”

“混账!就连你这家伙也敢对我不敬!我就说你怎么会带这个人过来,原来你和他早就串通好了!我先清理门户!”话音落下,疤脸真人突然拔剑,一剑刺向了谢剑威。

对宁涛出手,没人帮忙他连剑都不敢拔,可是对谢剑威出手,他却没有半点顾忌。

谢剑威压根儿就没想到疤脸真人会对他出手,猝不及防之下竟没有反应,那剑转瞬就到了他的胸前。

却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肉中枪刺了过来,一头扎在了疤脸真人手中的飞剑上。

咔嚓!

飞剑断裂。

疤脸真人的脸上顿时一片苍白,一枪就断他飞剑,要是宁涛刚才用枪刺他,他哪里还有命在!

愣了一下,疤脸真人突然纵身往天空跃去。

他已经明白了,他的兄弟们现在都想追随那不日真人去杀地藏尊者,已经不听他的号令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唐子娴急道:“夫君,我去拦住他,他有可能去地藏城报信!”

宁涛却淡淡地道:“不急,先让他飞一会儿。他若是往地藏门去,那他就真是报信去了。如果他是往别的地方去,我只留他一段时间,等我杀了地藏尊者就放了他。”

一大群仙人面面相觑,还有让人先飞一会儿的操作?

这天仙好自信!

宁涛接着说道:“诸位道友,真是抱歉,本该是一次愉快的见面,却不想弄成这样。我敬佩你们为了凡仙地的仙民而战,我就一句话,我是来杀地藏尊者的,杀了地藏尊者我就会离开,不会成为凡仙地的王,更不会成为下一个地藏尊者,你们愿意不愿意帮我?”

“我愿意!”谢剑威第一个表态。

有人带头就有人跟随,一个个仙人都纷纷表态愿意。

宁涛这才甩出肉中枪,跃身枪上,追向了疤脸真人逃走的方向。

“疤脸真人不会真的去地藏城告密吧?”有人说。

“如果他去地藏城告密的话,那我们就真的看错他了。”有人说。

仙人群里议论纷纷。

南门寻仙说道:“妹妹,你怎么看?”

唐子娴说道:“妹妹来和姐姐打个赌,就赌那疤脸真人会不会去地藏城告密。”

“呃,妹妹想赌什么?”南门寻仙的心里其实也想证明一下她和唐子娴谁更聪明。

唐子娴凑到了南门寻仙的耳边:“就赌夫君。”

南门寻仙顿时愣了一下:“妹妹什么意思?”

唐子娴说道:“如果姐姐赢了,我就老老少少的等到上了蓬莱仙岛再和夫君圆房,没到蓬莱仙岛之前都由姐姐陪夫君睡,如果我赢了,我就要夫君一晚,你赌不赌?”

南门寻仙犹豫了一下:“赌。”

昨晚那种情况,她已经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嗓子都快咳出血了。而且由唐子娴在旁边,宁涛也不好来开她的门,而那对于她来说不仅是爱的生活,更是俢练。

输了才一晚,为什么不赌?

唐子娴露出了一丝笑容:“姐姐先猜。”

南门寻仙想了一下:“我赌地藏尊者会去告密。”

当仁不让啊!

这可是你刚才做出的判断!

唐子娴笑着说道:“姐姐占先了,那妹妹我就只能选不会告密了,希望那疤脸真人争气一点吧。”

她的话音刚落,一团水墨烟云从天而降。宁涛站云上,身边躺着一个人,被采药绳捆着,正是那疤脸真人。

南门寻仙呵呵笑道:“妹妹,实在是不好意思,赢得侥幸了点。”

唐子娴也笑了:“姐姐,不要着急,先听听夫君怎么说吧。”

宁涛来到了地面上。

唐子娴问道:“夫君,疤脸真人是去告密了吗?”

宁涛摇了摇头:“没有,他往别的地方逃,我跟他说不会杀他,只是想留他几天,他不相信,我就只有打晕他,把他绑回来了。”

唐子娴的玉靥笑开了花。

南门寻仙欲言又止,她忽然觉得她中了圈套。

看网友对 1049章 权利的游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