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章不是当掌门的料

第七章不是当掌门的料

阿大感觉到强烈的警惕不安,如果不是境界高深,竟是险些炸成一朵蒲公英。

它仰头看着南忘,一脸无辜,表示井九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他好像去过水月庵。”

南忘看着对面的神末峰,自言自语道。

阿大喵了一声,心想那时候我不在他身边。

南忘细眉微挑,训斥道:“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居然什么都不知道?回去后给我盯紧些!”

说完这句话,她直接把它扔到了天上。

青山九峰里,适越峰与昔来峰隔的最近,只有一道石梁的距离。

神末峰最孤,哪怕是最近的清容峰也隔着数里。

也只有南忘这样的破海上境强者,才能把一只猫扔出这么远。

阿大化作一道白影,贯穿云海与夜空,画了一道弧线,落在了神末峰顶。

轰的一声响,石屑到处乱飞。

正在崖畔发呆的顾清、元曲与平咏佳,还有正在吸收天地灵气的寒蝉都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来看。

崖面上出现了一个坑。

阿大从坑里爬了出来,摇头晃脑抖掉石屑,又像吐猫毛一样呸了好几声,回首望向清容峰,眼里满是恼意。

幸亏神末峰的禁制没开,不然它今天真要掉一身毛,疼好些天。

名字再如何乡土,看着再如何无害,似乎在神末峰没有任何地位,它终究是青山镇守白鬼大人,是年轻弟子心里的老祖宗,顾清三人自然不便看着它如此狼狈,赶紧散开,回到道殿里。

井九走到它身后,问道:“还好吗?”

阿大再回首,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心想好个屁,没看到我这样了?

井九有些意外,心想眼神幽怨也就罢了,为何会有恨意。

阿大愤怒地喵了一声。

“要弄白如镜,你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直接就掐下去了,不疼啊?还有!最后如果不是我用威压震住他的心神,你打得过他吗?你要打得过他,一直把我抱着做什么?就为了装吗?我呸!”

井九心想自己现在刚刚破海,在先前那种关键时刻,当然还是要把你抱着比较安全。

阿大的愤怒依然未消:“你装就装吧,结果装完就不管我死活了?居然让那个酒鬼把我抱了过去!”

井九说道:“她打不过你。”

“这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吗?我要真把她的脸挠花了,元骑鲸会是啥态度!你会是啥态度?”

阿大更加愤怒,在神识里疯狂地吼着:“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

……

……

说元骑鲸,元骑鲸就真的到了。

这次来的不是三尺剑,而是他本人。

阿大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终是没敢做什么,捞起一直在装死的寒蝉,转身向洞府里走去,去找腊月。

元骑鲸神情漠然,心情却有些略怪,问道:“阿大这是怎么了?”

井九不方便说南忘的事情,转而问道:“一夜你都等不及?”

元骑鲸面无表情说道:“不说明白,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这说的自然是柳词遗诏的事情。

白如镜逼元骑鲸宣读遗诏的时候,就可以看清楚,他已经猜到了遗诏的内容,而且不想执行。

井九走到崖边坐下,双腿下意识的荡了荡,发现脚底离云海比平时更远。

元骑鲸走到他身后看了一眼,说道:“你腿没他长。”

井九说道:“今夜的云太低。”

元骑鲸说道:“你真想当掌门?”

井九说道:“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当掌门?”

星光落在元骑鲸的脸上,脸sè如雪。

他没有受伤,是在生气。

三百年前我就想让你当掌门,结果当时是谁不干,还让柳词当了?

“你是当掌门的料吗?”

元骑鲸寒声说道:“柳词真是胡闹!”

不管是修行天赋、智慧、推演计算能力、yīn谋水准,井九都很优秀,甚至可以说完美,是青山掌门的完美人选。

问题是元骑鲸知道他有病。

懒病。

柳词也很清楚这点,为何会在遗诏里写下井九的名字。

在元骑鲸看来,道理很简单,就是为了防着自己。

不管是方景天还是广元真人,也不用理会天光峰一脉的意见,如果元骑鲸真想当青山掌门,谁能压得住他?

就连太平真人回山都没用,放眼朝天大陆,只有一个人能让元骑鲸主动退让。

柳词看着温和而低调,真是智慧无双的人物,用一个方法便解决了青山继承可能出现的所有问题。

井九看着云海的尽头,说道:“你以为我想?”

元骑鲸说道:“不想就不要做,几百年来你不一直这样?”

井九依然看着远方,眼神有些复杂,说道:“你不知道这几年我与他的对话。”

元骑鲸心想你居然也会和人聊天?

“他最常问我的话总是那么几句话,你来做掌门?掌门你来做?要不然你来?你来?”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我来就我来。”

风过青山。

说来就来。

峰顶安静了很长时间。

元骑鲸神情木然说道:“激将法对你无用,你终究还是为了承天剑。”

虽然是剑鞘,但青山众人习惯了称之为承天剑。

井九心想不管你怎么说,掌门可以不做,剑鞘反正是不会拿出来的。

元骑鲸踏空而起,准备离开,说道:“既然做就好好做。”

井九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

元骑鲸不急着走,问道:“大典什么时候办?”

继任青山掌门这种大事自然要大办,必然会是修行界里最盛大的一次典礼。

井九说道:“我又不是适越峰的弟子。”

崖下传来猿猴们小心翼翼的应和声。

“不是要你耍猴给人看。”

元骑鲸强行压抑住怒气,说道:“云梦山今天开禁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种时候,青山不能低调。”

井九想了想,说道:“那你安排。”

元骑鲸说道:“什么都要我安排,那还要你这个掌门做什么?”

井九还是不说话,反正承天剑你别想拿走。

……

……

晨光初现,朝阳未升,神末峰的三名弟子便已经醒了。

他们站在崖畔,看着眼前的云海,自然生出壮阔情怀,却又觉得有些紧张。

太阳渐渐从群峰之中升起,云海生起微波,峰顶渐渐明亮,却始终无人前来。

神末峰就像以前的数十年、数百年那样安静,甚至有些孤清。

元曲与平咏佳对视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想自己真是想多了,修道之人清静无为,掌门又不是皇帝,哪里可能出现上朝那样的场景。

顾清有些奇怪,也没有多想,摇了摇头,取出铁壶开始准备煮茶。

做了掌门的弟子,似乎与以前并无不同,轻松之余,难免也有些淡淡的怅然。就在这个时候,崖下的猿猴们忽然叫了起来。顾清侧耳静听片刻,说道:“山下有人求见掌门。”

元曲望向山下,视线被云海所阻,也听不到那里的声音,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里有道热气,又似乎听到了嗡嗡的蜂鸣。

三人来到山下,发现竟是来了很多诸峰的长老。

平咏佳有些担心,问道:“这是要给师父下马威吗?”

……

……

青山掌门不是皇帝,没有什么国家大事需要处理,也没有太多朝堂上的勾心斗角,诸峰长老此时前来,是真的有事情需要新掌门处理。

柳词真人离开青山后,宗门的事情都是由元骑鲸在处理,但总有些需要掌门才能定夺的事务,即便修行宗派的事情再少,三年时间也累积了不少数量。

顾清上前与各峰的师伯们行礼,询问何事。

他现在是掌门首徒,又是太子之师,各峰长老们自然不会把他视作普通弟子,不敢怠慢,揖手回礼,说出自己的来意,请他禀报掌门大人。

神末峰以前没有类似的经验,而且顾清想着师父肯定不愿意处理这些事务,只怕会……顿时觉得压力巨大。

元曲说道:“请各位师伯上峰再说。”

平咏佳在旁小声提醒道:“师父可不喜欢太吵。”

顾清心想这话有道理,便请了诸峰长老去了山间那个小木屋。

这间小木屋是三十年前他与猴子们一起修筑的,他曾经在这里住过几年,小荷也住过一段时间,现在被用来接待上峰的客人们,感觉竟有些像神末峰的门房。

诸峰长老发现自己竟是被安排在了这种地方,不禁有些恼火,心想难道以后来禀事也都要走山路到这里等着?这间小木屋里连椅子都不够,怎么坐?

顾清看出这些师伯们的心情不怎么好,喊猴群搬了些树墩过来,又让元曲与平咏佳在这里好生陪着,便去了峰顶。

……

……

顾清是个谨慎而细致的人,把各位长老禀的事情记得很清楚,一字不差讲给了井九。

赵腊月看了井九一眼,心想这些事情只怕会让他心烦。

井九还好。

他早就想到做掌门便会有这一天,对顾清说道:“这种事以后不要禀我,你自己处理。”

顾清虽然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但当这件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难怪师父会把自己从朝歌城里带回来——与代行青山掌门之权相比,教景辛怎样做皇帝确实算不得大事。

但这些都是掌门才能决定的事情,您就这么随便交给了我,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他感觉到极大的压力,难得地幽怨了一句:“我又不是姓何的秉笔太监。”

井九说道:“我也不是赵国皇帝。”

(本章完)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七章不是当掌门的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