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八章垂帘偶尔听政

第八章垂帘偶尔听政

可能是因为收了承天剑鞘,井九有些高兴,竟是难得的风趣了一次。

按照正常的要求,这自然谈不上什么有趣,但他的标准当然要低些。

阿大心想你是个垂帘听政的太后娘娘,说些自以为有趣的话,还指望所有人都跟着笑。

顾清却真的笑了起来。

阿大觉得好生荒唐,心想这也愿意配合?

它忽然就明白了,原来井九是准备把顾清当张大学士用。

青天鉴幻境里的事情,井九没有对人说过,但别的问道者自然不会替他保密。

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楚国皇帝是多么的懒,张大学士是多么的不容易。

顾清也想起了那位张大学士,笑容顿时消失,心情很是沉重,然后拖着更加沉重的脚步离开了洞府。

走出洞府,他先去殿里拿了铁壶与茶,才去了崖下的那间小木屋。

诸峰长老等着被井九召见议事,已经有些急了,见他回来赶紧起身问询。

顾清微微一笑,请各位师伯坐下,一面给他们煮茶,一面说道:“各位师伯要问的事情师父已经知道了,他要再想想,处理完了会通知你们。”

诸峰长老心想这样也行,不,这样最好不过。

要他们对着如此年轻的掌门行礼,确实也有些别扭,相见争如不见。

既然如此,茶还有什么好喝的,他们放下手里的禀事玉牌便离了神末峰。

元曲不解问道:“师叔真不想见他们?”

顾清看着案上搁着的七杯茶,有些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

既然不喝茶,何必让我煮?

反正不拉屎,占什么茅坑?

“师父让我自行处理这些事情。”他说道。

元曲有些吃惊,还是没想明白,说道:“那你何必让他们等,批了或者否了不就结了?”

顾清说道:“这是掌门才能做的事情,怎么能让我来做,至少不能让他们亲眼看见。”

平咏佳若有所悟,点头说道:“不错,这就是太监干政啊,得偷偷地做。”

顾清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觉得师父是个昏君还是儿皇帝?”

平咏佳憋的满脸通红,说道:“师兄,你不能这样……”

顾清懒得理他,拿过那些禀事玉牌,把剑元输了进去。

淡淡的剑意释出,接着变成了极淡的清光,最终变成了文字。

来禀事的诸峰长老只有七位,事由却有二十余项。

顾清端起一杯黑茶,站在那些清光凝成的文字里,认真看着。

平咏佳有些羡慕,心想这就是手握大权的感觉吗?

元曲没有什么感觉,给他使了个眼sè,要他和自己一起离开。

就在他们的脚步快要踏出小木屋的时候,顾清忽然喊住了他们,说道:“过来帮着看看。”

平咏佳有些兴奋,脆生生地应了声,便往回走,元曲则是叹了口气。

然而只是看了两眼,平咏佳的脸sè便变了,问道:“师兄,师父真让你说了算?”

顾清嗯了一声,说道:“这棵七星玉兰怎么分配你怎么看?这是何长老亲手养活的,按道理应该留在适越峰里炼丹,但是如果生花入脉,对破游野境极有帮助。”

能够帮助修行者破境入游野,不管是丹药还是灵材,放在世间拍卖行里,都能卖出极大的价钱,若遗落在修行界里,甚至可以让一个小宗派灭门!

平咏佳哪里敢出主意,声音微颤说道:“这责任太重,担不起啊……”

顾清看了他一眼,说道:“那这件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平咏佳走到那块玉牌前,发现是昔来峰提交的奖惩事宜,更不敢说话,眼睛骨碌一转,说道:“啊,白鬼大人让我去找那颗海珠,我都忘了这事,师兄,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他不等顾清说话,赶紧一溜烟便跑了出去。

顾清望向元曲。

元曲一脸真诚说道:“这些事情哪是我们有资格定夺的,还是请井九师叔看看吧。”

顾清摇了摇头,他知道师父放权便是真的放,自己不用担心被指责,只需要把这些事情做好,当然如果事情做不好,大概还是会被师父骂的。

元曲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好好弄。”

顾清说道:“你得留下来帮我。”

“我们不是一个师父,你别想拖我一起死。”

元曲笑着说道,然后走了出去。

顾清再次叹了口气,把杯里的黑茶一饮而尽,又从案上取了一杯,重新走回那些玉牌前。

青山宗的事务确实不多,需要由掌门亲自确定的事情,大概就是那几样。

九峰人事、弟子抚恤、附庸宗派事务、人间宗族事务、以及最重要的各项资源分配。

嗯,事情真的不多。

顾清看了眼案上的六个茶杯,心想以后自己得经常给自己煮茶了。

黑茶还得换成绿茶。

……

……

井九成为青山掌门的消息,很快便传到朝天大陆的每个角落,速度甚至比不二剑还要快。

举世震惊,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管人们觉得这件事情再如何荒唐,终究是已经确定的事实,于是各派纷纷派出使者前往青山宗以为恭贺,同时询问掌门就职大典何时举行。

这是何等样的大事,就连中州派都让昆仑派带去了礼物,更不用说别的宗派,大泽等天南宗派第一时间送出重礼,悬铃宗与水月庵的贺礼尤其厚重,只有果成寺没有理会,可能是禅子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那些贺礼被昔来峰收了,然后列出详细的清单送到了神末峰。

顾清知道井九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自己看了看礼单,选了几件白鬼大人与寒蝉可能喜欢的小玩意,又挑了几件贵重的送去了天光峰与上德峰,其余的便让昔来峰入了库。

他的视线落在了清单某处,那是一茅斋送来的几样贺礼,其中有一件颇为古怪。

昔来峰也觉得如此,在那里做了备注,而且提前已经把那件贺礼,送来了神末峰下。

顾清不敢耽搁,让昔来峰弟子赶紧把那件礼物送上来,然后亲自带去了峰顶。

……

……

众人站在崖畔,围着一茅斋送来的那件礼物。

井九走到那把新竹椅前,摸了摸竹条,仿佛能够感受到十岁做椅子时的喜悦。

他躺到竹椅上,感受了会儿。

赵腊月坐到竹椅末端,她最熟悉的那个位置,问道:“怎么样?”

井九说道:“还可以,不如我做的那把。”

平咏佳入门晚,没有见过传说中的那位大师兄,很是好奇。

他问元曲:“我呆会儿能不能坐一下?”

元曲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想死吗?”

……

……

世间春光明媚,青山四时明媚,神末峰亦是如此。

青葱山野之间,偶有马嘶,猿啼不绝。

春光易逝,因为每天的美好与繁忙都是相似的。

青山宗积累三年的事务,顾清用了几天时间终于全部处理完毕,不知道诸峰评价如何,反正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什么指责与不好的反应。

就在他以为自己总算有时间可以闭关修行一段时间的时候,又有人求见掌门。

这次来的是上德峰的迟宴。

看着那堆洁白的玉牌,顾清的脸sè有些苍白,说道:“师伯,这不合门规吧?”

迟宴也不明白为何剑律大人要把这些事务交给神末峰,安慰道:“这是该掌门考虑的事。”

他的意思很明确,不管元骑鲸与井九之间有什么问题,反正与他和顾清无关。

顾清苦笑不语,心想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了。

迟宴走后,顾清端起一杯绿茶,开始看那些上德峰送来的玉牌。

当他喝到第四杯绿茶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知道这次必须要惊动师父了。

总有些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或者说没有资格解决的,比如与死亡有关的问题。

他握着那块玉牌来到峰顶,走进洞府,运转剑元,把玉牌里的内容投影出来。

井九看了眼,带着疑问嗯了一声,心想这又怎么了?

顾清说道:“简如云在剑狱里还是想着自杀,还有那些……曾经站出来反对您的弟子,也依然不服,他们没能说动任何人,情绪越来越燥狂,很有可能做出极端的事情。”

那些年轻弟子认为井九当掌门是令青山蒙羞的一件事情。

既然他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便愤怒地喊着,要去地下见青山历代祖师,求个公道。

“元骑鲸说过,简如云必须在剑狱里熬完这段日子再说,所以他不会死。”

井九说道:“那些人如果继续闹事,逐出青山,不准以青山为名行走,青山弃徒的名号也不能用,否则杀了。”

顾清心想那些年轻弟子一心求死,奈何以死惧之?如果真弄出那般血腥的场面,不说如何向列代祖师交待,关键是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井九说道:“别死在山里就行。”

这就是说,那些年轻弟子如果被逐出青山再死,他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青山蒙羞这种事情他不在意,又不是拿了笠帽不给钱。

顾清很是无奈,离开洞府再次下山,忽然听着崖下猿猴的叫声,没多长时间再次折回,对井九说道:“过南山师兄一定要见您,具体什么事情没说。”

井九心想当掌门确实很麻烦啊,示意他把人带进来。

过南山来到洞府里,认真行礼,开始禀报。

益州那边传来消息,那位自称明王的玄yīn教主再次显露踪迹,正在暗中召集旧部。

两忘峰准备派弟子过去查看一番,如果有机会就直接把那些玄yīn宗余孽除了。

如果是以前,过南山根本不需要请示谁,直接带着两忘峰弟子便去了。但井九离开天光峰的时候专门提醒过他,说得很清楚,两忘峰弟子如果想要做事,必须经过他的同意——这是掌门的命令,必须遵守。

过南山来神末峰之前,想过掌门可能不允许两忘峰弟子出去,没想到的是,掌门竟是认为这消息都是错的。

“不是王小明,是苏子叶。”井九说道。

(本章完)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八章垂帘偶尔听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