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章青山三百日,世事总无常

第十章青山三百日,世事总无常

童颜摆的不是什么出名的古谱,也不是想与井九再切磋一番。

他的棋自然极好,井九更好,能看懂他的意思。

黑棋由里而外,隐然有要成大龙的迹象。那些白棋看着散乱,偏于一隅,看似挡不住黑棋,但如果发展下去,也许能把那条大龙吃掉也未可知。

中州派是黑棋,青山宗就是白棋。

按照现在的局面,中州派不会直接与青山宗翻脸,而是会尝试着向角落里发展。

这可以说是对青山宗的试探,也可以理解为对青山附属势力的蚕食。

悬铃宗老太君与云梦山的交易只是一步隐招,苏子叶在益州的行为才是真正落了棋。

益州离海州不远,翻过西陵雪山便能看到西海。

西海被青山宗纳入势力范围才三年时间,根基不稳,很容易出事。

“白棋后发,只怕会疲于应对。”井九说道。

童颜点了点棋盘,说道:“待对方经营一段时间,再吃掉,便对得起你的隐忍了。”

井九下棋就是计算,说到棋盘上的大势却是不如童颜。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不需要算这些。

“苏子叶那边,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

童颜最后说道:“算是送给你的,但请你十年之内不要再来烦我。”

……

……

回到神末峰,井九没有说棋局的事情,只是把童颜的故事复述了一遍。

赵腊月不喜欢这个故事,说道:“比杀洛淮南还麻烦。”

元曲说道:“而且总觉得没甚意思,不像是童颜想出来的。”

顾清摇了摇头,说道:“他想多了。”

井九知道顾清是真的明白了,说道:“高度不够,细节太多,故事难免有些冗余。”

当年赵腊月与柳十岁杀洛淮南时,需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所以童颜才需要设计一个完美的方案,但现在井九是青山掌门,要对付的是玄yīn宗余孽,根本不需要在乎这些。

平咏佳听不懂大家在说什么,问道:“谁去益州?”

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两忘峰的弟子想要破海成功,哪怕是境界最高的过南山,至少也还要十几年。

如果真要让一位破海境长老去益州,又担心会引来中州派的强硬反应。

……

……

转眼间便到了夏天。

青山宗很安静。

两忘峰弟子不再出世斩妖除魔,浊水两岸少见剑光。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柳词真人离世带来的影响。

神末峰除了猿猴们不时会喊几声,别的也与往年没有太大区别。

某天午后,青山大阵打开一条通道,露出了外界的真实天地。

天空里乌云密布,不停翻滚,有雷电隐于其间,仿佛随时都会落下。

井九走出洞府,抱着阿大回到了碧湖峰顶,踏过湖面,来到那道殿里。

数百只野猫嗅到了阿大的味道,纷纷涌到石阶上与窗上,向殿里望去,画面很是可怕。

青石阵法缓缓转动,露出石架与正中间的石台。

阿大如闪电般在殿里掠过,确认那些珍贵的雷养丹药与珍材都没有缺少,放下心来。

那五根半雷魂木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它早就数过了。

井九走上前去,握住那根没有成熟的雷魂木,抬头望向天空里的yīn云。

阿大喵了一声,提醒他先把衣服脱了。

神末峰顶的白衣已经没有几件,要等到过冬醒过来做新的,谁知道还要多少年。

井九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解下白衣扔了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

雷鸣于空。

无数道闪电争先恐后的落了下来。

数十道剑光在其间若隐若现。

那是无彰境与游野境的弟子在借雷威焠洗飞剑。

闪电落在殿里,炽白一片,根本看不清楚井九的身影。

那些野猫早就已经逃走了。

阿大从白衣下面钻了出来,看着这幕画面,不禁啧啧称奇。

这就叫天雷轰顶吗?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雷声停了,雨却还在继续下。

井九的身体上缭绕着无数道蓝sè的电弧,雨水落在他的身上,顿时发出嗤嗤的声音,瞬间被蒸发成水汽,把他笼罩其间,平添了几分仙意。

片刻后,大殿顶重新关闭,雨水被隔绝在外。

白sè雾气渐散,那些蓝sè的电弧也渐渐隐没于他的皮肤里面。

阿大叼着白衣走到他的身前。

井九穿好衣服,把那根没有成熟的雷魂木放回原处,向殿外走去。

啪的一声轻响,他的脚下生出一道花火,地面上出现一道深刻的、带着焦糊味道的足印。

看着这幕画面,阿大摇了摇头,心想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无止尽的吸收雷电的能量,将来破通天境的时候,那可有得麻烦了。

……

……

转眼又是一年。

初春来临的时候,过南山再次来到神末峰,被顾清迎进了那间小木屋里,然后开始喝茶。

整个青山现在都知道,如果想要见到掌门大人,首先便要过顾清这一关,要喝他一杯茶。

过南山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来,喝的第几次茶,与以前唯一的区别就是,卓如岁跟在一路。

他放下手里的茶杯,问道:“掌门还在闭关?”

顾清说道:“是的。”

过南山说道:“到底什么时候出关,有没有准信?”

顾清说道:“这个真不知道。”

过南山有些失望。

修道者闭关是很经常的事情,而且往往一闭关便是很多年。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卓如岁。

问题是,这件事情真的很急,已经拖了一年,谁知道益州那边的情形如何。

如果换作以前,还是师父柳词作掌门的时候,他根本想都不用想,便会派人去益州,但现在……

卓如岁对这些事情不关心,似觉得有些无聊,站起身来说道:“我去外面逛逛。”

说完这句话,他打着呵欠便走出了小木屋。

顾清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心想天生道种难道也天生聪明些?

“我不管在益州城的是王小明,还是掌门认定的苏子叶,但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火势渐起。”

过南山认真说道:“就算不打算把火扑熄,总要派人过去看看,不然中州派真把手伸进天南怎么办?”

顾清的神情也很认真,说道:“我离破海还远。”

这意思非常清楚,不管派谁去益州城,反正他不行。

两忘峰弟子如果还没能破海,也不行。

因为这是掌门的命令。

“顾家在益州的商行发现了一些线索,顾寒觉得他过去比较合适。”

过南山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只是看一看,不做别的。”

顾清没有什么反应,很明显这些线索他早就已经知道了。

随着他在青山里的地位日渐提升,尤其是现在成了为掌门首徒,顾家早就已经明确了全力供奉的对象。

小木屋里很安静,铁壶里的黑茶发出汨汨的声音。

顾清不会同意他的请求,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是真的掌门。

过南山起身准备离开,就在快要踏出门槛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说道:“能不能放过他们?”

修行界表面还很太平,青山内部也很平静,但人间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

南河州的简氏家族与商州城的马家,这一年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不管是生意还是别的什么事情,他们都遭受了狂风暴雨般的打压,而这场风暴的源头便是顾家。

顾清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他们靠青山挣的钱,都要吐干净。”

过南山沉默了会儿,说道:“我知道马华和简如云得罪了掌门,但他们毕竟是两忘峰弟子,为青山立过功,你能不能求个情?”

顾清说道:“这不是掌门的意思。”

过南山神情微异。

顾清接着说道:“这是师姑的意思。”

去年春天,柳词真人的遗诏在天光峰顶出现。

最先站出来反对井九接任掌门的便是简如云与马华。

赵腊月没有说话,不代表她不会记得这件事,尤其是那个叫马华的胖子,她非常不喜欢,一直不喜欢。

如果不是顾清说不合适,也许她早就已经亲自动手了。

过南山没想到这居然是赵腊月的意思,知道那两个家族应该是完了。

顾清看着他的神情,安抚道:“我有分寸。”

过南山摇头说道:“家破自然人亡。”

顾清平静说道:“他们站出来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这是在拿自己的整个家族做赌注。现在顾家可以轻易地碾压他们以及别的家族,那是因为我现在是掌门首徒,如果那天他们成功了呢?你觉得顾家现在又会是什么情况?”

过南山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离开了。

顾清喝完杯里的黑茶,安静坐着,坐了很长时间。

窗外的春风有些微冷。

卓如岁始终没有回来。

他心想这个家伙应该是自己走了,起身离开小屋,向着峰顶走去。

来到峰顶,他才发现卓如岁已经来了这里,不由微怔。

“卓师兄,这样不合规矩。”

“哪里来的狗屁规矩?别人说说就罢,你还真把自个儿当执行掌门了?”卓如岁躺在崖边那张竹椅上,眯着眼睛,晒着春天的太阳,说道:“我是来玩的,又不是来说事儿的,难道也要在那个门房里呆着?”

顾清心想也对,自嘲一笑,问道:“你去逛了些什么地方?”

卓如岁指着崖下某处,懒洋洋说道:“那片草地晒太阳不错,居然还有匹马,我骑了会儿。”

顾清佩服说道:“你是第一个想着去骑那匹马的家伙,除了那些猴子。”

青山弟子驭剑,谁会想着去骑马?

卓如岁眯着眼睛,得意说道:“我就不是寻常人。”

顾清感慨说道:“那是,敢躺这把竹椅的人,你也是头一个啊。”

说话间,洞府的石门缓缓开启,井九走了出来。

顾清赶紧迎了上去。

卓如岁站在地面,两眼睁得极大,就像刚才根本没有躺下过,这辈子就没躺下过。

(本章完)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十章青山三百日,世事总无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