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巫社(十二)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巫社(十二)

这一切,想要解决,只有一个办法,便是觉醒震动的变种基因,利用这种能量,搞清楚这种能量的频率,这样才能够变废为宝,变麻烦为自己的优势。

但是,同样的,这个世界弥漫的能量,同样也是对于自己的变种基因存在着压制的作用,除非自己真的将的灵根谈何容易,这条灵根,他以前可从来没有凝聚过,一丁点的经验都没有。

在这个灵觉不显,精神受阻的世界之中,做起事(情qíng)来,要受到很多的限制。

这个时候,他倒是渐渐的理解了梦魇之主给自己荤素不忌,可以榨取所有形式的能量化为我的真气,否则的话,我也不会修炼的这么快。

这就是拥有一门大罗级别功法的好处,他初初的体验到了,只是他不知道什么是大罗级的功法罢了。

“还有我的,虽然表面上,这个世界并不适合这样的功法,但是大幅强化着我的精神力量,同样能够提各灵觉,提升神魂的凝炼程度,我的灵觉不需要与之前相比,只需要保证能够比别人强就行了!”

是的,从某种意义上讲,灵觉退化只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水平和造诣都是相对的,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受到空气之中无形的力量所影响,这就相当于所有人都回到了原点,即使回到了原点,在同一个平台上,当然是灵觉强的人占便宜了,不和以前的自己比,而是需要横向来比,一切都变的不同了。

意识到这一点,陈七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立足之本便足了许多。

“接下来就让我看看,这帮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吧!”

孤(身shēn)一人,又在这荒山老林之中,陈七也没有顾忌什么,脚下轻轻的一点,便窜到了一株大树之上,(身shēn)形纵横之间,很快便化为一道在树木之中穿梭的黑影,轮起轻功来,掌握着(身shēn)法的陈七,同样不会比别人弱,他之所以要上树,就是为了避开陷阱,虽然遇到了他也不怕,可是万一真的掉了进去,不管有没有受到伤害,脸都丢掉了,所以陈七很自然的进行了选择,他选择在树上赶路,不但能够避开地面上的陷阱,同样还能够更好的观察地面,看看地面之上,究竟是谁搞出来的明堂。

现实注定要让他失望了。

一路之上,他是找到了几个陷阱,同样的陷阱,同样的路线,陷阱里头也有一些死尸,但是意义不大,只看到了陷阱,但是没有看到挖陷阱的人。

要么就是这帮人,或者这个人早已经放弃了这些陷阱,要么就是他躲在暗处看笑话。

从现实来看,应该是放弃了这些陷阱,因为陷阱之中的人尸和兽尸都没有人来处理,掉进去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不对劲,有点不对劲!”陈七渐渐回过味来了,这些陷阱设置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也就是半年多一点的时间,而且明显都是按照黛西他们的那张地图来设计的,也就是说,布下这些陷阱的人早就看过这些图了,按照图上的样子设计了这些陷阱,目标自然是那些看过藏宝图,意图前来寻宝的人了。

半年的时候,他们哪来的自信会有那么多的人掉下去?除非他们盯上了狩猎季节,也只有狩猎季节才会有这么多的人,才会

“也就是说,这些陷阱惟一的目标有可能就是祭祀,向未知的存在祭祀,以期谋取常人不可能拥有的力量,这是邪教手段啊!”

隐约间,陈七仿佛猜到什么,看着手中持图,他一路向前,终于在一座矮峰前方停了下来。

“这里,以前是采金的矿场啊!!”

尽管已经荒废了多年,但是陈七还是能够一眼认出,这就是矿场,周围的破败的建筑,一条生锈的残破轨道,无一不是告诉陈七,这里是一片矿产。

“还是不对啊,帕洛斯家族的矿场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呢,难不成这里是他们暗中开辟的?暗中开辟的金矿,把这里设置成宝藏,沿路挖下了一大堆的陷阱,老兄,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眼前的矿场解开了他心中的谜团,将所有的事(情qíng)一切切的都串了起来,至少在藏宝图这条线索上,陈七已经差不多可以确定事件的真相了。

引(诱yòu)好奇的人来探险的,利用游人来献祭的邪教徒!!

或者,这个邪教在这里是正义的教派呢!

陈七慢慢的走近矿井,目光沉凝,就在他进入矿场的时候,隐约间,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暗中盯着他,只是这种感觉很模糊,让他不得不用自己的眼睛去判断。

“这里有敌人呢,看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陈七伸手一捞,将背在(身shēn)后的长管猎枪取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朝着矿洞走了过去。

呼!

还没有等到他靠近矿洞,便听到呼的一声破风声,一块直径足有一米的石头从矿洞里飞了出来,朝着他狠狠的砸了过来。

“什么东西?!”

这块石头虽然扔的又快又急,可是陈七却不慌不忙,脚下轻动,轻巧的闪了过去,石头砸在他(身shēn)后,发出一声如雷鸣般的巨响。

“本来还不确定,但是你既然已经发动了攻击,我也就不客气了!”

(身shēn)形如鬼魅一般,朝着矿洞冲了过去,陈七的速度极快,对方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等到陈七冲到了他的面前,他方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怒吼,利爪如刃,朝着陈七挥了过来。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巫社(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