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兵伐五校

第六百五十一章 兵伐五校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随着刘秀一声令下,汉军开始对五校军大营外围的营堡发起进攻。眼瞅着前排的方阵已进入到营堡的射程之内,刘秀猛的一催胯下战马,向前直冲出去。

龙渊、龙准、龙孛三人紧随其后,跟着刘秀一并往前冲锋。

战马的速度,远远快过步兵方阵的推进速度,很快,刘秀已经超过了最前排的兵卒。

当他与正前方的营堡还有六十步远的时候,营堡上面站起一排兵卒,啪啪啪的弩机齐射声连成一片。

要知道五校军只是起义军,以前就算兵卒们有使用弩机,但还远远没达到人手一台的程度。

现在,连防守外围营堡的兵卒都人人配备了弩机,由此也可看出刘永对五校军的资助力度,绝对也是下了血本。

前方的弩箭飞射过来,刘秀眯缝起眼睛,集中精力,原本快如闪电般的飞矢,渐渐的变得缓慢下来。

他挥舞手中的赤霄剑,向前连挥,叮叮当当,剑锋打在箭矢上,脆响声不断,一支支的弩箭打着旋,向斜侧弹飞出去。

看到一名汉军的金甲将领竟然能格挡开己方这么多的弩箭,营堡内的军兵们似乎也被吓了一跳。为首的屯长连声叫喊道:“装箭!快装箭!射杀来敌!”

在屯长的催促下,五校军兵卒又开始了第二轮的齐射。

这次,刘秀距离营堡更近,弩箭飞射过来的速度也更快。刘秀依旧是连续挥舞手中的赤霄剑,叮叮当当的声响不绝于耳。

有一支弩箭,已经是贴着他的脸颊飞过,将他的脸颊蹭出一条红sè的印记。没有再给对方第三轮齐射的机会,战马冲刺的速度太快,六十步的距离,转瞬既至。

刘秀催马冲到营堡的近前,他双腿加紧马腹,整个人在马背上站了起来,当战马停在营堡土墙前的刹那,刘秀的身影一跃而起,从马背直接跳到了土墙上。

这突入起来的变故,把土墙上的五校军都吓了一跳。刘秀上来之后,赤霄剑向前连刺三剑,随着噗、噗、噗连续三声闷响,三名正在重新装弩箭的兵卒应声倒地。

附近的另一边兵卒急得手掌哆嗦着向弩匣里装弩箭,但装了半天也未能装进去。

眼瞅着敌人提着赤红sè的长剑直奔自己而来,他猛然大叫一声,将手里的弩机直接砸向刘秀。

刘秀挥剑,咔嚓,飞来的弩机被一削两截,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那名兵卒弯腰捡起长矛,嘶吼着持矛向刘秀的前胸刺去。刘秀身形一侧,沙,长矛的锋芒贴着他胸前的甲片掠过。

不等对方收矛,刘秀挥手一剑,直接斩下对方的首级。营堡里为首的屯长看刘秀骁勇,怒声吼道:“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营堡内众人正准备对刘秀展开围攻的时候,龙渊、龙准、龙孛三人也跳上土墙,与五校军混战到了一起。

他们这里打得热闹,左右两边的营堡也都打了起来,谷崇更是一马当先,已率先攻破了一座营堡,开始向第二排的营堡展开冲击。

刘秀一边与周围的兵卒作战,一边分出精力,盯着五校军的那名屯长。

眼瞅着汉军越来越多的人攻上土墙,己方难以招架,屯长意识到己方已经守不住了,他悄悄跑下土墙,准备穿过营堡跑出去。

刘秀正盯着他呢,看到屯长跑下土墙,他突然断喝一声,身形一晃,纵身从土墙上跳下,直奔那名屯长落去。

屯长听闻动静,抬头一瞧,阳光刺眼,隐约看到阳光当中混着一条人影。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中剑,横在头顶,向上招架。

当啷!咔嚓!刘秀自身的力道,再加上身体从空中落下的惯性,冲击力之大,又岂是他区区一名屯长能抵挡得住的?

屯长手中剑应声而短,连带着,半颗脑袋被赤霄剑斩飞出去,只剩下半颗头颅的尸体摇晃了两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向前扑倒。

土墙下面,还有不少的五校军,看到己方的屯长被杀,人们吓得脸sè煞白,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

刘秀提着剑,欺身而上,一走一过之间,赤霄剑画出一道道的红光,伴随而来的是一道道喷射出的血雾。

他从营堡的南侧土墙,一直冲杀到北侧土墙,死于他剑下的五校军兵卒,不下十余人。到了北侧土墙这里,举目再往前看,是一扇木质的小城门。

刘秀疾步来到城门近前,一剑下去,将门栓斩断,而后将赤霄剑向地上一插,双手抓着门板,将城门缓缓拉开。

他完全是凭借自身的武力,将一座由数十名五校军驻守的小营堡打穿。刘秀没有理会背后零星的交战,他出了营堡,又开始向第二排的营堡冲去。

五校军的防线,不可谓不完善,对付寻常的军兵,绰绰有余,但对付洛阳的精锐之师,而且还是由刘秀亲自统帅的精锐之师,的确是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有些不够看的。

营盘外围防线的战报,接二连三的传入五校军大营中军帐。坐镇中军帐的王彦脸sè难看,额头冒出一层的虚汗。

他在中军帐里来回踱步,不停地摊着双手,说道:“洛阳军的战力怎会如此强悍,我军的营垒,又怎会如此的不堪一击,接连被洛阳军攻破?”

在场的主将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问题,一名兵卒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急声说道:“禀报将军,北营外的第一道营垒防线已全部失守!”

王彦身子一震,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来报信的兵卒,半晌没说出话来。

就在中军帐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时,另有一名兵卒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尖声说道:“禀报将军,南营外的第一道营垒防线已全部失守!”

当初己方将士费尽心思,花了那么大力气才建造起来的营垒防线,竟然在洛阳军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这是王彦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王彦转身,走回到帅案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目光呆滞,一言不发。一名将领跨前一步,拱手说道:“将军,我军所布置之营垒,对刘秀军已完全不起作用,与其被刘秀军

逐一击破,不如……不如传令各营垒的将士,全部回撤大营,我军集中兵力,守住营盘!”另一名将领急声说道:“将军,此战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冯仑将军不是已经率部去偷袭刘秀军大营了吗?只要冯仑将军那边得了手,刘秀军必然大乱,那时,我军将士便

可全面反击敌人!”

在众将领们的劝说下,王彦渐渐冷静下来。他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点点头,说道:“没错,此战,我军还没有输,我军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五校军众将所提到的冯仑,并不是五校军的人,而是刘永的部下。刘永把冯仑派到王彦身边,既是辅佐王彦,也是方便操控王彦和五校军。

表面上,冯仑是王彦的部下,实际上,王彦根本管不了冯仑以及他的部下,反而很多时候,他都要听从人家冯仑的意见。

这次,五校军在大营外设置诸多小型营垒的主意,就是冯仑想到的。

另外冯仑还想到,刘秀军对己方发起进攻的时候,刘秀军大营内必定空虚,那正是己方进行偷袭的好机会。

一旦刘秀军大营被己方攻占,在前面作战的刘秀军将士,又岂有不军心大乱的道理?冯仑的野心很大,他想要的不仅仅是打败刘秀军,更想要一举全歼了刘秀军。

不过冯仑的计划,也导致了他带走了自己全部的麾下,令其无法协助五校军防守营盘。

在冯仑想来,己方的防线布置得那么严密,外面有大量的营垒协防,里面有营盘的营防,即便无法长时间抵挡住刘秀军,但在短时间内挡住刘秀军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他终究还是高估了五校军的战斗力,同时也大大低估了刘秀所领导的汉军战斗力。

刘秀和铫期,一南一北,双管齐下,逆向推进,势如破竹,五校军建造的营垒,一座接着一座的被拔掉。

战斗仅仅一个时辰,也就是刚刚到下午五点种,五校军营盘外的营垒,已全部被汉军攻占。

接下来,刘秀军和铫期军顺理成章的对五校军大营展开了南北夹击。

此时,五校军大营里的将士,有一万多人,看起来与汉军的兵力并没有差多少,但两者之间的士气已是天壤之别。

推进顺利的汉军,气势高涨,士气如虹,反观五校军将士,无不是士气低落,人们皆一脸的恐惧和惊慌,仿佛要大难临头了似的。

这种情况下,五校军虽有营防做依托,占有地利的优势,但在双方交战的战场上,已然体现不出来了。

刘秀和铫期,指挥着汉军,对五校军大营发起了猛攻。在向敌营推进的时候,汉军的箭阵一轮接着一轮,反观从大营里射出的箭矢,则是稀稀拉拉。

按理说,攻坚的一方在推进过程中,伤亡都会很大,但此时的战场,却展现出了诡异的一幕,推进中的汉军,伤亡反而远远小于守营的五校军将士。

在汉军向五校军大营推进时,刘秀没有再顶在前面冲锋陷阵,而是留在后方,举目观望前方的战事。

他眯缝着眼睛,慢慢皱起眉头,喃喃说道:“有点不对劲啊!”

跟在刘秀身边的龙渊、龙准、龙孛相互对视一眼,纷纷提马上前,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敌营哪里不对劲?”

“无论是次况,还是非烟,都有打探到,这支在魏郡作乱的五校军并不简单,其内部混有大量的刘永部下。”

龙渊、龙准、龙孛莫名其妙地点下头,应道:“是啊,陛下,这有什么问题吗?”

“可现在他们人呢?”刘秀说道:“五校军是群乌合之众,这不足为奇,但刘永的部下,绝非乌合之众。”说着话,他抬手指向前方的五校军大营,问道:“可是,刘永的部下,现在哪里?”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一章 兵伐五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