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七章:见闻

第十七章:见闻

郝启离开了格斯的队伍,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就去做出什么变化举动,甚至也并没有直接向着光之鹰的所在而去,而是向着附近的一处城镇飞去,他想要先确认一些东西。

选择。

这个世界的人的选择。

自黑海一战,虽然郝启并不后悔那时出手,但是黑海的惨状他也是看到了的,心虽不悔,但那只是对他自己的不悔。

之后一系列的事情发生,无论是与世无双的想争相斗,还是之后回归太古时代,还是从太古时代又重新复活回来,这期间他其实一直都有着思考,思考黑海一战的事情。

若光是他思考,可能思考的方向会有所变化,至少与他现在的所想是不同的,但是霸王的横空出世,让他的想法一下子有了一个极大的变化,那就是选择的问题。

霸王的出生,经历,痛苦,悲伤,以及他的霸绝天地,强绝古今等等,这些郝启大部分都从武则天那里知道了,虽然其中肯定有许多连武则天都不知道的内幕,但是大体情况他是知道的。

霸王是从那个人类最为悲惨的年代活过来的人,他见识过太多惨绝人寰的事情,经历过太多绝望至极的事情,那是一个完全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的年代,而霸王和他的团队算是那无穷黑暗中唯一的一丁点光明,那怕这光明如风中烛火,但那就是霸王的全部了。

而这个光明,在之后被狠狠的碾压粉碎,霸王几乎是亲眼看到他所有的伙伴要么被碾压杀死,要么变成了比死更悲惨的傀儡状态,郝启不知道霸王在那时经历了什么,但是很显然的,霸王在那时候产生了巨大的蜕变,无论是从思想上还是实力上,简单些说,除了名为霸王的这个人以外,其本质很可能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从那之后,仁王成为了霸王,名为霸王的存在横空出世,终结了傀儡大世,更是将整个世界都牢牢掌控在了手中,霸绝天地,强绝古今,成为了此世最强,其影响甚至贯穿了整个多元的始终,直到郝启的七海时代更是直接引爆了十方英豪战霸王的大事件,一个多元的剧变就在眼前。

郝启与霸王并肩战斗过,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霸王的浩瀚与心地,可以说,霸王是一个伟男子,是那种可以为所有人支撑起一片新开天地的绝代英豪,他大公无私,更是心生光明,便是启动了所谓的蛮古之世,他的所作所为也并不是为了自己,甚至就郝启所知道的来看,霸王是将自己作为祭品,来开启一个伟大辉煌的时代,不管他是成功和失败,他自身的存在都会彻底的湮灭,而若是成功了的话,他的功绩对于新时代的生命来说,不亚于盘古之于郝启上一个时代的神话传说。

既是如此,那为什么郝启,不,应该说,为什么整个多元,无论是天道还是大道,无论是太古还是远古,无论是武者还是科学家,乃至是异族等等一切英豪会反对他,然后集结起来与其敌对呢?

要说全是立场问题肯定是不准确的,其中或许有极大一部分原因是,霸王一旦成功,这些人的世界,过往,经历,存在等等都会归于虚无,简单些说,从根本上他们就不存在了,无论是实体还是记忆,又或者是概念都是如此,本能的想要存在下去,这是几乎一切生灵的基础。

比如郝启要与霸王敌对,其中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这个世界有他所在意的羁绊,这一点他也不会虚言。

但是,要说来自十方的所有英豪都是如此,这个就未免说得太过极端了,十方,十方,古往今来,东南西北上下,生与死,十方的所有英豪中,怎么可能缺少为了大义而牺牲与奉献的人呢?其中更有不少曾经就做过类似的伟业,若是蛮古之世当真如此美好,其中自有不少的人会直接站在霸王那一方,那怕是天道和大道同时施压都不顶用,太古和远古什么时候鸟过它们?

而这十方英豪,以及郝启都反对霸王的原因,其根本点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霸王的蛮古之世并没有给予人们选择,那是一种强制性的决定了所有生灵,乃至是多元宇宙未来的一种大世,不管好和坏,所有人面对的就只有这种未来,这样的决绝,毫无选择的余地,不亚于地狱!

郝启正是在有霸王的前提下,对自我的一种认知,再加上他被困顿于虚拟超脱的这无穷年间,所思所想这么多年,对于自己的一些行为也有了足够的自我认知,比如当初黑海之事,他依然不悔出手,但是若是让他现在来选择,那么他会再多看看,然后给出人们一种选择,诚然,世上不乏那种一旦跪下了就站不起来的人,他们的膝盖都已经进化成了下跪姿势,不跪下来他们宁可去死一样,但是也绝对不乏脊椎和膝盖硬得如同石头一样,希望能够做出改变,希望能够自由站起来的人。

就如同上帝在圣经中所说的,他可以为了一个善人而宽恕一个城市的恶人,而郝启也可以为了那怕一个人而与整个黑海为敌,只要这一个人是真心的想要自由就行,他愿意给予这样的一个选择权。

在距离格斯等人所在的森林远处,这里是一座城镇,并非城市,但是比普通的镇子要大了许多,虽然对于看过太古时代的郝启来看,这个城镇连村庄都算不上,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这已经是一处大城镇了,除了极少数的重要城市以外,这样的城镇足以成为男爵乃至是子爵的领地主城。

此刻在这城镇中人来人往,但那并不是繁华,其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军人士兵,只有极少数的民众在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这些军人士兵。

从原著剧情来说,这个时间点已经是库夏入侵的高潮阶段,大半个米特兰基本上都已经沦陷,整个米特兰基本上已经剩不下什么强力贵族,换言之,整个米特兰已经几乎快要亡国了,在这种情况下,大量米特兰周边国家大贵族们开始了串联,更有大量贵族军队进入到了米特兰未曾沦陷的领土上,美其名曰抵抗库夏的入侵,帮助米特兰复国,但实际上就是在抢地盘。

实力强大的外国贵族,除了抢占一个米特兰国家领土的桥头堡,接着的打算就是与库夏帝国争锋,用实力从库夏帝国哪里合法夺取更多的领地,这样得到的领地基本上都会有一定法理支撑。

而那些外国小贵族们的打算就很简单了,那就是侵占米特兰现有国土领地,特别是那些贵族领主已经死掉或者失踪的领地,美其名曰帮助抵抗,只要军队进入了,那想要他们离开就很难了,当然了,这些小贵族们可不敢做得太过分,他们大多数都是那些大贵族的附庸,算是那些大贵族的尖兵前锋,为那些大贵族们保护粮道,同时为那些大贵族们提供后勤,而这一座城镇就恰好属于被侵占的其中一座。

对于这些外国的贵族来说,虽然他们在自己的领地上也同样是作威作福,但是为了“可持续发展”的必要,他们许多事情不会做得太绝,但是这里是米特兰的领地,虽然已经被他们侵占了,但是从心理上来说还并没有将其真正当成自己的领土,对于上面的领民们就会自然而然的进行着剥削,原本有权有势有钱的极少部分还好说,他们勉强算得上是贵族行列的一员,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未必不能够改换门庭。

真正悲惨的是那些本就处于被剥削地位的市民,平民,农民们,在外有库夏残暴屠城的威胁下,内有外来贵族的疯狂剥削下,城市和村庄外还偶有零星出现的怪物情况下,他们的生活已经不是水深火热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是痛不欲生。

在郝启入城的路上,他看到了大量民众正在拖家带口的向这处城镇涌来,这些民众中最富有的那一批都有成群的保镖,豪华的马车,以及足够多的马匹,数量极少,绝大多数都是周边的士绅和小贵族,而绝大多数的逃难者都是衣衫破烂的底层人,或者农民,或者逃难的佣兵,或者流浪的乞丐,又或者是那些战场上的秃鹫,发死人财的拾荒者们……

郝启深入到了这些社会最底层人员之中,混入到了他们的队伍里,虽然郝启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却并没有任何人产生意外的神sè,甚至可以说直接就对郝启视而不见,任凭郝启游历于其中,任凭他见识所有。

郝启第一时间所看的是那群战场上的秃鹫,行走在死亡中的拾荒者们……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见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