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六章到地狱也不放过你

第十六章到地狱也不放过你

何霑当年说你的脸像我一样好认。”

苏子叶看着井九说道:“现在看来是真的。”

开水壶落在地上,水汽蒸腾,化作丝缕,进入他手里的褐sè瓶子,画面看着有些神奇。

四荒瓶可以吸噬空气里的一切水分,是件很厉害的法宝。

他有信心配合华音长老,在最短的时间里杀死赵腊月与卓如岁。

但井九来了。

华音长老死了。

卓如岁说道:“何必说这些无趣的话来拖延时间?不会有人来了。”

苏子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隐藏在地底暗河里的玄yīn宗弟子们,应该都死在了他与赵腊月的剑下。

先前他便注意到,卓如岁受了些伤,赵腊月的裙摆有些湿。

赵腊月与卓如岁是青山年轻一代里最能杀的两个人,更何况井九现在是青山的掌门真人,他亲自出面,此时的益州城内外不知还隐藏着多少青山宗的真正强者,那些弟子哪里还有活下来的道理?

苏子叶看着华yīn长老的尸身,想着那些死在暗河里的弟子,想着玄yīn宗的历史到今天为止,有些感伤说道:“我其实从来没想过与青山为敌。”

卓如岁说道:“童颜是你送进西海的。”

童颜去了西海,青天鉴里的仙箓引发一场天劫,太平真人避过此劫,柳词却化作了一场春雨。

柳词,是卓如岁的师父。

苏子叶说道:“如果这样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童颜被你们暗中杀了?”

童颜离开了云梦山,这件消息被中州派严格控制住了,修行界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这些年苏子叶与他一直暗中保持着联系,忽然发现联系不到童颜,自然生出很多猜测。

卓如岁说道:“童颜我肯定是要杀的,但他躲在中州,我暂时没办法。”

苏子叶看他神情不似作伪,心想那童颜究竟出了什么事?

卓如岁说道:“别这么看着我,我说要杀他,他就别想活太久。”

苏子叶沉默了会儿,望向井九说道:“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

井九说道:“要灭你们玄yīn宗,你们就不能重来。”

这是柳词与他商量好的事情,所以玄yīn宗必须断根。

苏子叶说道:“你知道我不是王小明?”

井九说道:“他死了。”

那夜剑光与刀光相遇到冷山,烈阳峡毁灭。

那个怎么看都很像某个故事主角的年轻人,以烈阳幡护身,还是变成了死人。

这种结局确实有些难以令人接受,但井九在漫长的修道生涯里已经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

比如洛淮南,比如桐庐,比如早年间的很多天才修道者。

王小明没能得到第二次机会,苏子叶也不能。

井九说道:“不要有下一次。”

苏子叶知道对方不想杀自己,不然这时候自己已经死了,问道:“为什么让我活着?”

井九说道:“白真人的想法是什么?”

苏子叶笑了起来,青sè的脸显得有些诡异:“你应该直接去问白早。”

赵腊月说道:“你想寻死?”

“我是个魔胎,活在死去的母亲的身体里,准备着随时成为我父亲的魔气来源,我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把我父亲弄成了一个瘫子,掌握了玄yīn宗的大权,结果又遇着王小明这么一个怪物,你以为我猜不到他是谁的人吗?至于中州派答应的事情,你又以为我会信吗?我是个孤魂野鬼,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在这个世界上飘来飘去,唯一的落脚处就是玄yīn宗,结果却让你们青山宗毁了,现在还不让我重建,那我继续这么飘着,又有什么意义?”

要说身世之悲惨,世间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苏子叶。

但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神情很平静,说明他的死志很坚定。

井九要留着苏子叶的命,自然是要用此人,但现在不二剑在柳十岁处,他没办法像控制小荷那样控制苏子叶。

更何况现在苏子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他应该如何控制此人?

井九说道:“玄yīn宗只是你最初的那个窝,毁便毁了,你可以再重新修一个家。”

苏子叶明白他的意思,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难道要你离开青山,你也能接受?”

井九说道:“可以。”

听到这个回答,赵腊月眼神微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苏子叶沉默了会儿,说道:“开宗立派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卓如岁说道:“有人支持便不同,中州派承诺给你的,我们能给你更多,比如昆仑派的那条灵脉。”

苏子叶说道:“白真人能给我的,你们能?”

井九说道:“我是青山掌门,她是?我还可以帮你解了丹毒。”

听到这句话,苏子叶终于有些动容。

丹毒便是他日常服用的那种丹药,源自南方群岛上的一种妖鹤。

那种妖鹤的头顶生着红冠,冠里蕴着剧毒,可以帮助修道者稳固神魂。

邪道修行者的修行方法有极大的问题,很容易产生极大的痛苦,导致神智不清,所谓滥杀无辜,种种恶事往往都由此而来。如果他们想要保证自己的清醒,丹毒往往会成为不得已的选择。问题是丹毒的诱惑与事后的痛苦同样可怕,一朝沾染便再也无法摆脱,邪道修行者随着境界变深,需要的丹毒数量越来越多,体内的毒素也会越积越多,身体越来越虚弱,直至最后惨死,除非他们能在死亡到来之前,破开魔轮,成就真正的魔神大道,就像玄yīn老祖那样。

苏子叶求死的原因,除了心灰意冷,也与丹毒带来的痛苦绝望有关。

“没有人能解掉丹毒。”他盯着井九的眼睛说道。

井九说道:“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

苏子叶并不相信他的话,但想着青山掌门的身份,又生出些希望,问道:“你究竟想要我替你做什么?”

不管是解除丹毒,还是帮助他开宗立派,都是重于生死的大恩,他再有潜力与前途也不值得青山宗如此做。

井九说道:“玄yīn子如果找你,你想办法通知我。”

苏子叶这才知道原来青山宗想要通过自己对付太平真人与老祖,摇头说道:“他们现在不会再相信我。”

井九说道:“你能骗了西来这么多年,应该也有办法取信他们。”

……

……

三人随剑而起,破云而出,落在舟上。

赵腊月有些遗憾,来去匆匆,竟是没能吃到益州当地的火锅。

卓如岁有着相同的感慨,闻着袖子上带着的茉莉花茶味道,望向顾清,心想是不是应该请他再煮一壶茶?

顾清看都没看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来到竹椅前,问道:“师父,苏子叶会答应吗?”

“他现在就是只孤魂野鬼,任何稻草都愿意抓一把,青山就是最结实的那根,他没道理不试一下。”

说完这句话,井九向着剑舟角落,那里有一张油布,盖着一个箱子。

除了他没人知道这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负责控制剑舟的适越峰弟子也不知道。

孤魂野鬼是苏子叶的自称,也是童颜的判断。这次能够如此轻易地清剿玄yīn宗的余孽,童颜的分析与布局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与苏子叶暗中合作了这么多年,非常清楚对方的行事习惯。

中州派伸出来的手都要被斩断,悬铃宗那次只是尝试,这次是真的。

益州之行,便是井九落下的那颗棋子。

但最重要的还是秋天的果成寺之会。

朝天大陆的修行资源分配比例,将会在那时候得到确定。

朝歌城里的局势有些紧张,有着中州派背景的官员不敢对神皇说什么,却借着各种事由,向清天司指挥使张遗爱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御史台与大理寺就像疯了一般,谁都不知道这位背叛了云梦山的大人物还能撑多久。

现在还是夏天,距离果成寺之会的日期还有很多天,这艘青山剑舟提前去了东海。

所有人都留在了剑舟上,井九只带着赵腊月离开,顾清注意到那个被油布盖住的大箱子不见了,没有说什么。

太阳在后方渐渐沉下去,地面已经是黑暗一片,眼前的东海就像一茅斋的蛟池般漆黑。

通天井的深渊里更是看不到任何光线。

没有阳光,井九与赵腊月却依然戴着笠帽,应该是不想被人看见。

他走到崖边,手掌轻翻,洁白如玉的寒蝉便出现在掌心。

寒蝉感应到他的神识,赶紧翻过身来,高速摩擦甲肢,放出那些看不见的蚊子。

赵腊月的视线渐渐向着通天井底而去,她也看不到那些蚊子,但知道它们要去哪里。

井九解开那块油布,打开箱子,看着坐在里面的童颜说道:“准备了。”

没有人知道,他把童颜从隐峰里带了出来。

童颜睁开眼睛说道:“你确定可行?”

井九说道:“还有几十天的时间,你自己选的地点,只要冥师配合,这件事情不难。”

童颜说道:“如果冥师根本不想理你,把我杀了怎么办?”

井九说道:“好运。”

这样的对话自然无法继续下去。

于是一夜无语。

清晨时分,朝阳未升,寒蝉忽然动了两下。

井九知道蚊子回来了。

随着蚊子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模样丑陋、像是石头与植物组成的山怪。

童颜知道这个山怪便是传闻里的鬼差,对通天井四周的符文抵抗能力极强,而且据说喜欢吃人肉。

随着冥部势衰,鬼差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在通天井附近出现过了。

鬼差在深约数十丈的地底等着他,眼睛泛着幽幽的光。

童颜再次觉得自己转投青山真是极为不智的一次选择。

赵腊月说道:“路上小心。”

童颜叹了口气,向着通天井底跳了下去,用天地遁法化作一片落叶,落在了鬼差的身上。

赵腊月才发现那只鬼差看着普通,实则身形极为巨大,童颜在他的掌心,就像是片真的落叶,随时可能被揉碎。

鬼差慢慢倒爬而下,渐渐消失在yīn冷而恐怖的深渊里。

童颜就这样去了冥界。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到地狱也不放过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