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掩盖真相

第六百五十五章 掩盖真相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在冯仑冲入中军帐,一心要取‘刘秀’性命的时候,龙渊、龙准、龙孛率领着骑兵,及时赶回了汉军大营。进入大营后,他们正好撞见了冯仑的部下在围攻郡军和羽林卫,见状,龙渊二话不说,催马冲了上去,一走一过之间,战马连续撞到了数名敌兵,马背上的龙渊也挥剑连

斩数敌。

随着骑兵的到来,战场上的天平立刻发生倾斜,原本占尽优势的刘永军,局面急转直下。

骑兵对阵步兵,本就具备极大的优势,加上汉骑兵来得突然,把刘永军杀了个措手不及。

仅剩下两千人的刘永军,几乎是顷刻之间便被一千骑兵冲得四分五裂,毫无阵型可言,接下来战场上所发生的交战,完全是骑兵对步兵的屠杀。

最终,冯仑死在了中军帐里,而冯仑的部下,也没跑掉几个,基本全被汉军的骑兵杀光。此战过后,冯仑部全军覆没,留守汉营的魏郡郡军,也是伤亡惨重,原本两千多人,最后只剩下两百多人,至于主将寇张,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十好几处之多,被抬出

中军帐时,人业已奄奄一息,经过医官的急救,总算是把性命保了下来。刘秀在进攻五校军大营的时候,发现了敌军不对劲,缺少了刘永援助五校军的精锐,刘秀马上生出警觉,意识到刘永的部下很可能去偷袭己方大营,他及时分出龙渊、龙

准、龙孛,让他们率领骑兵回营查看情况。

结果还真被刘秀猜对了,冯仑果然带着部下,趁机去偷营。

不得不说,刘秀在战场上对敌人的嗅觉太敏锐了,一个不是破绽的破绽,被他无意中察觉到,立刻便推断出了敌军的部署和战术。

刘秀和铫期这边的战斗,基本没有悬念,一万多人的五校军,在两万汉军面前完全不堪一击,营外建造的那些营垒,被汉军全部拔掉,而后汉军直接进攻大营。

五校军只是刚开始还做了些抵抗,随着汉军的猛烈攻势把五校军的营防被打开了口子,接下来,五校军便开始四散奔逃。

汉军的主力长驱直入,杀入敌营,在敌营内对敌军展开追杀。

大批的五校军兵卒被逼着向西营方向逃窜。可西营外便是黄泽湖,那是一条死路。

被汉军追杀的五校军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许多兵卒是在仓促之中跳入湖里,但大多数的兵卒都是跳湖之后,再也没能游上来。

这一战,两万之众的五校军,有五千余众被俘,逃走者不超过千人,余下的那些,要么战死,要么被淹死,就连五校军的主将王彦,亦死在乱军当中。此次刘秀御驾亲征,进攻在魏郡作乱的五校军,可谓是大获全胜,不仅彻底歼灭了这支五校军,而且还杀了刘永麾下的大将冯仑,全歼了刘永偷偷派遣到魏郡的五千精锐

。这不仅大大稳定了魏郡的局势,而且还重创了刘永的锐气。战后,刘秀和铫期留下一部分将士,清理战场和五校军大营,他二人率领汉军主力,凯旋而归,回往汉军大营

路上,龙渊派来的探子已经把己方大营里发生的乱子一五一十地汇报给刘秀。铫期听了探子的讲述,惊出一身的冷汗,同时面露哀sè地说道:“多亏陛下有先见之明,及时派遣龙渊、龙准、龙孛三位将军率骑兵赶回大营,否则,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

刘秀看了铫期一眼,拍拍他的胳膊,安慰道:“次况,阵亡之郡军将士,当重金抚恤!”

己方大营遭到冯仑部的偷袭,损失最大的不是刘秀这边,而是铫期和魏郡,毕竟阵亡的都是郡军。

铫期听了刘秀的话,他低垂下头,小声说道:“是,微臣会妥善处理。”

一下子折损了近两千弟兄,要说铫期不心疼,那绝对是骗人的,值得庆幸的是yīn贵人和许美人都安然无恙。

想到她二人,铫期说道:“陛下,汐泠……许美人临危不乱,真是颇具大将之风啊!”

许汐泠一直都是刘秀的属下,和刘秀麾下的众将相处得极好,大家也都很喜欢许汐泠这个妹子,铫期、马武与许汐泠的关系尤其好,对她也都以妹子相称。

铫期此时对许汐泠的夸赞,其实是在帮她做开脱。

不管出于什么特殊原因,为了应付什么样的特殊状况,她冒充天子,这就是大罪。真要是深究起来,杀头都不为过。刘秀还真没往这方面上想,听了铫期的夸赞,他与有荣焉,仰面而笑,不无得意地说道:“汐泠一直在我身边,随我南征北战,耳濡目染之下,颇具大将之风,也是理所应

当的嘛!”

“陛下所言极是!”铫期也乐了。私下里,在他们这些心腹大臣面前,刘秀也是个挺臭屁的人。

他提醒道:“陛下,许美人这次冒充陛下,虽是急中生智,随机应变,但终究是犯下大罪,陛下可私下里惩处,不宜对外声张啊!”

刘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看来,我得换身行头回营才是!”

铫期笑了,拱手说道:“陛下圣明!”

在回营的半路上,刘秀和一名羽林卫换了行头。羽林卫穿上他的金盔金甲,骑在高头大马上,而刘秀则换上羽林卫的军装、甲胄,混在羽林军当中。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等汉军回到大营,刘秀又偷偷换上那套银盔银甲,从中军帐里走出来。此时,幸存下来的郡军都已包扎完伤口,聚集在中军帐外。

看到一身银盔银甲的刘秀走出大帐,人们纷纷屈膝跪地,向前叩首,齐声说道:“陛下!”刘秀快步上前,将跪在前面的几名将官搀扶起来,然后又向其余众人摆摆手,说道:“诸位快快请起!今日之战,诸位将士不惧强敌,不畏生死,浴血奋战,誓死守卫我军

大营,在此,我多谢诸位将士!”

“陛下折煞我等!”

“为陛下,小人哪怕肝脑涂地,亦在所不惜!”

“……”听闻刘秀这番话,在场的郡军将士们无不是感激涕零,一个个情绪激动。刘秀向一旁的龙渊点点头,龙渊一挥手,一排排的羽林卫走过来,给每名郡军都发了一只碗,然后在碗中倒满酒。刘秀也拿了一只盛满酒水的碗,高高举起,说道:“这碗

酒,我既要敬英烈们的在天之灵,也要敬诸位将士的忠肝义胆!”说完话,刘秀一仰头,将一大碗的酒水咕咚咚得喝个一干二净。

郡军将士们齐声说道:“敬陛下!敬英烈!”说完,众人也都把酒水一饮而尽。

刘秀亲自与郡军将士对饮,其一是为了表彰他们的功绩,其二,也是帮许汐泠做掩饰,表明今日留在大营里的,的确是他刘秀,而非其他人的假冒。

他堵住郡军的口,就等于是封锁了此事的真相,他身边那些了解真相的人,都不可能把内情传扬出去。

当晚,刘秀和铫期秉烛夜谈。

今晚铫期喝了不少的酒,心中五味乏陈,高兴的是,己方打了大胜仗,铲除了五校军这个作乱魏郡的大祸害。

难过的是,那么多鲜活的生命,而且许多人还是他亲自招收上来的,结果就这么战死在了本方大营里。

刘秀看出铫期心情不佳,说道:“这次为了平定五校军,魏郡付出的损失不小啊!”

铫期长叹一声,摇头说道:“是微臣无能,未能训练出一批精锐之士!”

刘秀摆了摆手,郡军大多都是刚刚招收上来的新兵,他们能抵御刘永军那么久,已经是个奇迹了。

他正sè说道:“次况把魏郡治理得很好,这次前来魏郡平贼,我在路上也做了视察,魏郡与以前相比,兴盛了许多。”

铫期苦笑,说道:“这是陛下厚爱微臣,准许微臣在魏郡施行三十税一。倘若其它郡县也施行三十税一,微臣以为,陛下辖下各郡,都不会次于魏郡。”

他不居功,肯把功劳都让给天子,这是铫期会做人的一面。

刘秀一笑,有感而发道:“魏郡、河内,皆是朝廷产粮要地,重中之重,只要魏郡、河内太平无事,朝廷便无后顾之忧。次况在魏郡,责任重大啊!”

铫期欠身说道:“陛下授重任于微臣,微臣自当矜矜业业,不敢有失。”

刘秀笑道:“有次况坐镇魏郡,我心甚安。”

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铫期都深得刘秀的信任和赏识。

刘秀和铫期正说着话,营帐外面传来龙渊的话音:“陛下!盖将军传回战报!”

听闻这话,刘秀和铫期的眼睛同是一亮。刘秀转头说道:“带他进来!”

“是!陛下!”龙渊答应一声,撩起帘帐,从外面领进来一名浑身尘土的兵卒。

这名兵卒进入营帐后,不敢四处乱看,低垂着头,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小人参见陛下!”

刘秀挥了下手,说道:“请起。”

那名兵卒起身后,从怀中掏出一只竹筒,恭恭敬敬地向前递出。龙渊接过来,检查无误,递交给刘秀。

竹筒上有腊封,刘秀扣掉腊封,打开竹筒的盖子,向外一倒,里面掉出来一卷布帛。展开布帛,里面是盖延的亲笔书信。

内容不是很多,主要讲的就一件事,苏茂造反,投靠了刘永。

苏茂是绿林军出身,当初孺子婴称帝时,刘玄就是派苏茂和李松前去平定。

后来赤眉军西进,刘玄又派苏茂和李松迎战,结果战败,苏茂跑到了洛阳,投靠了朱鲔。

在洛阳期间,苏茂和贾强还率军偷渡黄河,偷袭河内,被寇恂、冯异、王梁等人击败,损兵折将无数,苏茂仓皇逃回洛阳。

再后来,朱鲔投降刘秀,苏茂也成为降军中的一员。

刘秀对苏茂的印象不太好,并没给他太重要的官职。刘秀派盖延率军讨伐刘永,苏茂亦在其中。

不过苏茂与汉军将士相处得并不好。苏茂这个人,没有多大的本事,但他的资历足够老,属绿林军的元老,在军中,也总是爱端着架子,摆摆谱。

可是在军队里,资历果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力。光有资历,没有能力,也不太会被人放在眼里。

苏茂感觉自己受到盖延等诸将的轻视,一赌气,带着自己的一批部下,脱离了盖延军,要独自作战。盖延也懒着理他,既然他要走,就随他的心意好了,也省的苏茂在军中碍自己的眼。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五章 掩盖真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