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085章 南无沼泽的狐狸精

1085章 南无沼泽的狐狸精

不死火凰充当着灵鳄之王的翻译,不过也加了一些她自己的词汇,方便宁涛听懂:“它说那里有一个法阵界壁,它无法进去。它曾经让它的子孙进去过,可是一碰到那法阵的界壁就爆了,尸骨无存。它还说,曾经有一伙很厉害的仙人来了这里,它们攻击那群探险的仙人,还吃掉了其中两个,剩下的都逃进了大碑谷,但再也没有出来。它派灵鳄守着出口,守了一百年都没有等到那群仙人出来,它估计那群仙人已经死在里面了。”

宁涛心中有些无语。

派灵鳄守出口一百年……

什么冤什么仇?

还好有大美凰,不然这帮灵鳄还真是不好对付,毕竟数量太多了,而且鳄鱼生性凶残,就连同类都要自相残杀,哪里还管你是什么仙人或者天仙。在灵鳄的眼里,恐怕就只有两种存在,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凤郎,还有没有什么要问的?”不死火凰问。

宁涛想了一下:“你再问问它,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见过天人。”

不死火凰问了,随后翻译了灵鳄之王的话:“它问是不是蓝sè皮肤的人?”

宁涛心中一动:“对,就是蓝sè皮肤,比普通人高差不多三分之一,耳朵尖尖的,屁股后面有尾巴,头发是金sè的,你问它有没有见过?”

不死火凰跟灵鳄之王交谈了一句,然后将它的话翻译给了宁涛听:“凤郎,它说有,好几个人。那几个天人是从西边的方向过来的,骑着铁马,没有下地,它们想吃吃不到。”

“铁马?”宁涛想到了他去过的神墟里的都市,他说看见的天人的飞船。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那个城市虽然覆灭了,存在于神墟时空之中,只是影子,可也远比地球人类建立的科技文明发达得多。

“它说是铁马,我想多半是天马穿了战甲吧。”不死火凰说。

宁涛觉得不是,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灵鳄之王继续向大碑谷爬去。

沿路都是沼泽,即便有树木和草地,那也是生长在沼泽之中的,踩上去也会陷落到沼泽之中。

约是靠近大碑谷的地方,毒瘴就越是浓厚,修为最清的宋轻音甚至出现了一点轻微的中毒反应。

南门寻仙释放出丹香,宋轻音的情况才得以好转。

十几里地过去了,灵鳄之王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它对不死火凰说了一句什么。

不死火凰对宁涛说道:“凤郎,它说它只敢把我们送到这里了,再往前一点就是大碑谷,它的个头太大,如果不小心碰到那法阵的界壁,它会死的。它还让我们小心,不要贸然进去。”

宁涛说道:“那我们就这在这下吧,这大鳄还有点意思,就放它回去吧。”

他先从灵鳄之王的后背上跳了下去,脚下生出一朵水墨烟云,刚好接住后面跳下来的南门寻仙、唐子娴和宋轻音。不死火凰跟灵鳄之王交代了一句,最后也跳到了宁涛的水墨烟云之上。

宁涛驾云往前缓缓移动,开天眼,侦测四周,尤其是即将到达的大碑谷。他还没有看见那法阵的能量界壁,但他已经感觉到了,正南的方向有大量的能量波动。越是靠近那个方向,能量就越强。另外这个地方的灵气也极其浓郁,几乎达到了“醉人”的从程度。

大约两三百米的距离之后,一个峡谷的入口出现在了眼前。

那入口很狭窄,左右两侧的山峰倾斜下来形成了一个几百米高的三角形的门户。峡谷的上空笼罩着极其浓厚的毒瘴,即便是天眼也看不见那山谷里的景象。

那里的确有一个法阵的能量屏障阻挡了视线,甚至连光线也不能进入,而它却是无形的,根本就看不见。

水墨烟云继续向前移动,距离那三角形的山谷入口越来越近了。即将到达山谷入口的时候,宁涛的心里骤然升起了一股危机来临的感觉。他不敢再往前移动,遂将水墨烟云停了下来。

噗!

宋轻音忽然张嘴涌出一口鲜血来,事实上在百米开外她就有些受不了了,只是不想让宁涛觉得他没有用,所以一直忍着巨大的压力,可是到了这里她再也忍不住了。

南门寻仙伸手扶住了她,没让双脚乏力的她倒下去。

宁涛关切地道:“轻音,你没事吧?”

宋轻音逞强地道:“我……我最近有点上火了,所以流了点血,我没事,师尊你不用管我。”

还真是鸭子死了嘴硬,都这样了还要逞强。

宁涛说道:“我给你开一道门,你先回去。”

宋轻音一把擦掉了嘴角的血,跟着说道:“不不,我不回去,师尊你让我留下来吧,我能帮上忙的。”

宁涛说道:“这个地方很危险,我都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你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听师傅的话先回去。你回去告诉洛仙,让他加强防范,不要被天人偷袭了。”

这只是一个让她回去的借口。

宋轻音心里虽然不甘愿,可师命难违,只得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师父师娘你们要小心。”

宁涛就地开了一大方便之门。

宋轻音走进了方便之门,然后消失了。

宁涛驾着水墨烟云继续往大碑谷的谷口移动过去,速度很慢,时刻防备着有可能突然出现的意外情况。

水墨烟云在飘到距离山谷谷口二三十米的距离的时候,它再也前进不了半点了。无论宁涛怎么催动水墨烟云,它都无法往前进一步,涌动的水墨烟云不断被能量场所吞噬,去多少吞多少,根本就填不满。

宁涛撤了水墨烟云,一家四口站在了地上。

脚下的地面是坚硬的岩石地面,散落了许多碎骨和法器的碎片,还有衣服的碎片,鸟窝似的头发卷儿。这些东西都是那些探险的仙人留下的,他们躲过了灵鳄的攻击和追杀,却死在了这里。

“你们先站着别动,我来试一试。”宁涛放出了肉中枪,缓缓的刺向了前方。

他生前什么都没有,可从肉中枪上传递回来的感觉却是,他的身前好像有一座大山,而他的肉中枪试图推开那座大山,那阻力就是那么恐怖!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肉中枪打直,却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往前一次的动作,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背上就更不用说了,早已是汗流浃背。

“邪门!”宁涛将肉中枪收了回来,神sè凝重。

南门寻仙说道:“这地方的确邪门,这能量界壁上没有法阵的符文,也看不到正眼,却连夫君都难以前进一步,这究竟是什么法阵,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宁涛陷入了沉思之中。

唐子娴沉默了说道:“夫君,我觉得我们有可能被误导了。”

宁涛心中一动:“我们被误导了……你说说,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唐子娴说道:“大碑谷中有神墓,这是由来已久的说法,可没人证实。这个地方还算是凡仙地的领地,地藏门掌控凡仙地那么久,如果这里真有什么神墓和强大的神器,地藏尊者即有不来寻宝的道理?”

南门寻仙说道:“如果这里面没有神墓和神器,那这法阵的能量屏障又是从何而来?之前那条大鳄鱼也说过曾经有几个探险的仙人进去过,它还派了子孙在这里守了一百年,都没等到那几个人出来,这又作何解释?”

她虽然没有唐子娴聪明狡猾,可她却是一个心细的女人,往往能留意到别人无法留意的细节。

唐子娴说道:“我也说不准这是我的一个感觉,你们没有发现吗,夫君刚才用枪强行进入能量屏障,并没有引发爆炸,也没有符文浮现出来,这根本就不符合法证的特征,我就怀疑这会不会不是什么法阵,而是什么东西的能量场?”

她的话音刚落,不死火凰忽然挥手就是一团火砸向了能量屏障。

那团凰火进入能量屏障,没飞出一米远便被吞噬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是没有符文浮现出来,这还的确符合唐子娴的说法。通常的情况下,如果是有什么人在这里布下了一个强大的法则,这样攻击的话法正的能量屏障便会有符文浮现出来,可是这里没有。

宁涛皱起了眉头,如果是法阵的话,他用错字版拔符多半能破阵,撕开一条口子进去。可是不是法阵的话,他的错字版拔符都找不到地方贴。不是法阵,他怎么破阵?

就在他琢磨事情的时候,不死火凰忽然迈步闯进了能量屏障。

还真是莽撞的女汉子啊!

宁涛慌忙伸手将她抓住,把她脱了回来。她只是一只脚进去了,却就是那只脚出现了好几条裂缝,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不死火凰一脸骇然:“这里果然诡异啊,竟然连我都不能进去!”

宁涛关切地道:“爱妻,你没事吧?”

不死火凰说道:“我没事,这点伤算什么,已经好了。”

她的大长腿已经回复正常了,没有裂口,没有鲜血,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宁涛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即便是不日星君,那也是说死就死,你以为你是凰就真的不死吗?

可是这样的话自然不能当着她的面说,不然肯定会被她认为是他变心了。

南门寻仙夫人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夫君,那大鳄鱼不是说有探险的仙人进去了吗,那些探险寻宝的仙人是怎么进去的?”

宁涛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看网友对 1085章 南无沼泽的狐狸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