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六十四章 陷入绝境

第六百六十四章 陷入绝境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到己方将士已经把敌军杀得大败,即将攻进黎阳渡口,刘秀不再观战,催马前行,龙渊、龙准以及百余名羽林卫,紧随其后。快到黎阳渡口前,刘秀翻身下马,抽出赤霄剑,穿过己方将士的人群,直奔前方的敌军而去。刘秀去的地方,正有一大群刘永军在做拼死抵抗,为首的一名大汉,身材魁

梧,上身赤膊,手中拿着一把大铁槊,挥舞开来,冲上去的汉军粘上就死,碰上就亡,倒在他铁槊下的兵卒,已有数十号人之多。

刘秀三步并成两步,箭步蹿到那名大汉近前,赤霄剑直直向前刺出。那名大汉断喝一声,持槊向外格挡。当啷!槊锋和剑锋碰了个正着,火星爆出一团。

那名大汉顺势将铁槊横扫,斩向刘秀的腰身。槊,类似于剑和长矛的结合体。槊杆和矛杆差不多的长度,而槊头则和剑身的长度差不多,两边开刃。

槊即可用来刺杀敌人,也可以劈砍敌人,也正是由于它多用途的特性,被骑兵大量使用。

这名光着膀子的魁梧大汉,所用的是一把铁槊,连槊杆都是铁制的,异常沉重,他的铁槊砸下来,普通兵卒根本招架不住。

魁梧大汉持槊横扫过来,刘秀身形提溜一转,从魁梧大汉的身前绕到他的身侧,同时一剑向他的小腹划去。魁梧大汉反应也快,身子向后倒掠。

沙,一闪而过的剑锋与他的肚皮,只差了不到一寸的距离。

向后又倒退了两步,魁梧大汉稳住身形,重新打量了刘秀一番,厉声问道:“你是何人?报上名姓!”

刘秀并不回答,身形向前倾斜,再次冲上前去,手中剑直取对方的眉心。暗道一声好快!魁梧大汉挥槊格挡,不过这次他的槊没有碰到刘秀的剑,后者抢先一步,收回赤霄剑,让对方的铁槊抡了个空,他紧接着侧身一脚踢了出去,正中对方的

胸口。魁梧大汉一百七八十斤的身躯,竟被刘秀这一脚踢得倒飞了出去,摔出两米开外才落到地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魁梧大汉的身上没有甲胄,承受刘秀这一脚的力道可是实打实的。他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感觉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口血水。刘秀提剑走上前去,在魁梧大汉的身边站定。后者还打算抓起铁槊反击

,刘秀抢先一脚,将槊杆死死踩在脚下,而后他手腕翻转,倒提着赤霄剑,正准备一剑刺下去,这时候,从刘永军的人群里,突然飞射出来十多支弩箭。

这些弩箭,射来得又密集又突然,换成旁人,真就未必能闪躲得开。经过两次伐骨洗髓的刘秀,眼睛突的一眯,原本快如电光般的弩箭,在他的眼中瞬间变慢。

他抬起持剑的手臂,向前连点,耳轮中就听叮叮当当,一连串脆响声,飞射向刘秀的十多支弩箭,不可思议的全被被赤霄剑挡开。

趁着刘秀格挡弩箭的空档,躺在地上的魁梧大汉突然怒吼一声,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蹿起来,他一把搂抱住刘秀的腰身,厉声吼道:“杀了他!快杀了他!”

周围的刘永军兵卒见状,意识到有机可乘,立刻奔上来一群人,一支支的长矛一股脑的向刘秀刺过来。刘秀眼中寒芒一闪,运足力气,双腿在地上奋力一蹬。

此时魁梧大汉如同狗皮膏药似的,还死死搂抱着他的腰身,但刘秀的跳跃之力,竟然把贴在他身上的大汉都带飞了起来。

唰、唰、唰!十数支长矛全部刺空,人们先是一愣,而后纷纷怒吼一声,追上刘秀,继续向他身上刺来长矛。

刘秀呵斥一声:“找死!”他右脚向前一踢,正中魁梧大汉的下体。

魁梧大汉疼得差点蹦起来,搂抱着刘秀腰身的手也随之松开。刘秀紧接着又是一脚,踹在魁梧大汉的小腹上,把后者的身形再次踢得倒飞出去。

不过这一次魁梧大汉可就没有刚才那么好运了,在他背后刺来的都是一根根锋利的长矛。

这些长矛没有刺到刘秀身上,反而都刺在倒飞过来的魁梧大汉身上,噗、噗、噗!只是刹那,至少有五六根的矛头穿透了他的身体,从他的小腹前探出头来。

魁梧大汉僵站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上长出来的那一根根矛头,嘴巴蠕动了几下,然后直挺挺地向前扑倒。

误杀了己方将官的那些兵卒们,都惊呆吓傻了,愣愣的站在原地,半晌回不过来神。

刘秀欺身上前,一走一过之间,赤霄剑向两旁连挥,沙、沙、沙,两边的刘永军兵卒,纷纷中剑,喷出一团团的血雾,扑倒在血泊当中。

他一口气杀入人群当中。这时候,一名兵卒正好填装完弩机中的箭矢,他端起弩机,对准刘秀,连续扣动悬刀。啪、啪、啪!三支弩箭从弩机里一连串的射出来。

墨袖堂连弩!刘秀立刻判断出对方所用的武器,同时也判断出对方的具体出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用问,这些使用连弩的肯定是混入刘永军中的墨袖堂弟子。刘植正是死于墨袖堂的连弩之下,刘秀对墨袖堂的弟子,恨之入骨。

他向下低身,将对方射出的三支弩箭全部挡开,紧接着回手一剑,刺向对方的胸膛。

那人身法灵巧,向旁闪身的同时,抽出肋下佩剑,对准刘秀的脖颈,一剑狠狠劈砍过来。刘秀并不躲闪,挥剑招架,当啷!剑锋与剑锋的碰撞,刘秀没怎么样,反倒是主动出剑的那人,被震得倒退两步,感觉虎口刺痛,半条胳膊都快失去知觉。刘秀得理不饶人,单脚跺踏地面,纵身蹿上前去,人到的同时,剑也到了。那人无力躲闪,只能全力向外挥剑。他的剑有碰到刘秀的剑,但却未能把刘秀的剑完全挡开,就听噗的一声

,赤霄剑的锋芒刺入他的肩头。

那人疼得闷哼一声,还没等他做出应对,刘秀先是抽剑,然后回手又是一剑,横劈掉对方的半颗头颅。

说时迟,那时快,刘秀剑斩这名墨袖堂弟子,只是一眨眼工夫的事。

刘永军当中,还有数名墨袖堂弟子,看到己方的一名同伴被刘秀所杀,人们红着眼睛,从人群当中冲出来,对准刘秀,不管不顾的连续射出弩箭。

刘秀身形一晃,只一个跳跃,人已横移出去一丈开外,连弩的弩箭没有射到刘秀身上,都射进周围刘永军的人群里,一时间,人们中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闪过对方的杀招,趁着对方已经射空连弩的空档,刘秀主动迎了上去,赤霄剑挥舞开来,与这几名墨袖堂弟子混战到了一起。

龙渊、龙准在敌方的人群里杀开一条血路,冲到刘秀这里,看到刘秀正在与几名墨袖堂弟子厮杀,两人二话不说,双双持剑加入战斗。

他们这边的交战才刚刚开始,周围的刘永军兵卒便如同退潮似的,调头纷纷往后跑,刘秀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原来是己方的大队人马已经冲杀上来。

看到刘永军后撤,墨袖堂弟子也无心恋战,打算跟着人群,一并退到渡口深处。

可是他们现在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刘秀和龙渊、龙准突然加快了速度,手中剑如同飞起来似的,剑剑不离对方的要害。

还没过三个回合,一名墨袖堂弟子倒在刘秀的剑下,另外几名墨袖堂弟子心头一惊,也就在他们动作稍微迟缓的刹那,又有三人倒在刘秀、龙渊、龙准的剑下。

剩下的两人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龙渊和龙准双双喊喝一声,紧随其后,追了上去。看到己方的将士已经都跟了上来,刘秀向前挥剑,大声喊喝道:“敌军已败,趁热打铁,追击敌军残部!”

“杀——”刘秀军将士士气高涨,人们齐声喊杀,兜着刘永军的屁股,往前追击。在就渡口内的刘永军已经溃不成军的时候,刘防带着一干部将、侍卫顶了上来,他冲着己方溃败下来的将士们大声吼叫道:“都不要慌、不要乱!敌军兵力不多,此战我军

能胜……”

刘防正给麾下的将士们打气,可是他的气还没打完,另一边,铫期也率部杀入了黎阳渡口,这一下,刘永军就更乱了。

渡口西面的将士们在往东跑,而东面的将士们则在往西跑,两边的人逆向奔逃,拥挤在一起。现场的情况是人推着人,人挤着人,叫嚷两天,已乱成了一锅粥。

不时有人被挤得摔倒在地,而后又被己方的同袍活生生的踩死。刘永军光是因自相践踏而造成的伤亡就已经不计其数了。

面对着己方如此混乱的场面,即便刘防再有能力,再有谋略,此时也是回天乏术。

被刘秀军杀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刘永军,最终只能被迫向南溃逃,不过渡口的南面是黄河,那是彻彻底底的一条死路。

在渡口的岸边,还零星停靠着几艘小船。人们看到那几艘小船,就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似的,发了疯似的跳入水中,蹚着河水,向小船跑去。

人们不是一个一个的上船,而是蜂拥着上船,很多人都是踩着同伴的身体,爬到小船上。可是随着上船的人越来越多,小船别说在河面上划不动,甚至都濒临着被压沉。

此情此景,让刘防心如死灰,现在的局面,他已然是毫无办法,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刘秀军突然停止了进攻,刘秀骑着战马,从人群当中走出来,冲着对面的刘永军阵营大声喊喝道:“让刘防出来和我说话!”

很快,有兵卒来到刘防近前,向他禀报。听说刘秀军当中出来一位金盔金甲的将领要和自己说话,刘防问道:“可知那名敌将是何人?”

兵卒小心翼翼地回道:“回禀宁王,那人年纪不大,看起来和……和传言中的刘秀有几分相似。”是刘秀!刘防眯了眯眼睛,心思转了又转,恍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杜祥何在?”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四章 陷入绝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