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六十五章 阵前立约

第六百六十五章 阵前立约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防找的杜祥,正是墨袖堂的副堂主。这次刘永军进攻魏郡,许多墨袖堂弟子都有参与,随军出征,其中为首的人就是杜祥。

听闻刘防的召唤,一身便装的杜祥快步走到刘防近前,躬身施礼,说道:“宁王!”

刘防刚要说话,又向左右瞅了瞅,然后拉着杜祥向旁走了两步,低声问道:“杜祥,你可有击杀刘秀的把握?”

“这……”杜祥面露难sè,小声回道:“宁王,刘秀身边的侍卫定然众多,小人恐怕难以接近。”

刘防正sè问道:“倘若是单打独斗呢?”

“若是单打独斗,小人可以一试!”

刘防闻言,眼睛顿是一亮。

杜祥这个人比较低调,为人老成,做事沉稳,既然他说可以一试,那么必然是有五、六成以上的把握。他沉吟片刻,说道:“你换身盔甲,随我去见刘秀!”

“是!”杜祥躬身应了一声。

依照刘防的命令,杜祥找到一位和他身材差不多的将官,换上他的军装和盔甲。而后,刘防在一干将官、侍卫的簇拥下,走出己方阵营,直奔对面的刘秀而去。

当双方还有七、八步远的时候,刘防勒了勒缰绳,让战马停下。

他上下打量刘秀一番。刘秀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浓眉大眼,面白如玉,相貌英俊,又透着一股儒雅之气。

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年轻人,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里,收服了河北,并于洛阳建立了建武朝廷。

刘防凝视刘秀片刻,扬头说道:“我乃宁王刘防,你是何人?报上名姓。”

刘防在打量刘秀的同时,刘秀也在打量刘防。刘防年近四十,五官平平,其貌不扬,但身上的气势可不弱,尤其是那对眼睛,亮晶晶的,看人时,透出一股子锐利。

听闻刘防的发问,刘秀淡然一笑,一字一顿地说道:“大汉天子,刘秀!”

他此话一出,让刘防脸sè顿变,眼中射出的精光也变得越发锐利。他凝声说道:“天下只能有一个天子,大汉也只能有一个皇帝!”

刘秀大点其头,表示刘防的话说得没错,他很认同。他幽幽说道:“汉室已有秀继承大统,而刘永还于睢阳称帝,实乃叛汉之举!既愧对天下黎民,更愧对汉家历代之先祖。刘防,你为汉家子弟,当弃暗投明,莫要再为虎作

伥才是。”

刘防闻言,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他怒极而笑,质问道:“刘秀,好个厚颜无耻之徒!凭什么你在河北称帝就是汉家正统,我大哥在睢阳称帝,就成了叛汉之举?”

刘秀轻飘飘地说出一句:“先皇十一帝神主,现在洛阳。”

十一帝神主都在洛阳,那么洛阳的皇帝,自然就是汉家的正统了。刘防一时间还真找不出来反驳对方的话,他怒视着刘秀,一言未发。刘秀向四周看了看,话锋一转,正sè说道:“刘防,你部现在已无路可退,这数万将士的生死,可都在你的一念之间。倘若你肯弃暗投明,率部投降,我可保证,不会滥杀

你部的一兵一卒,倘若你还是执迷不悟,还要助纣为虐,那么,这黎阳渡口,必成你等的埋骨之地。”

刘防大怒,身子突突直哆嗦,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刘秀,我刘防就算粉身碎骨,也不会投降于你!”

说着话,他一回手,将肋下的佩剑抽了出来,同时催马上前两步,大声质问道:“刘秀,你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看着手持佩剑,杀气腾腾的刘防,刘秀乐了,慢悠悠地问道:“倘若我胜了你,你当如何?”

刘防怒声道:“刘秀,你若能胜我,我刘防,乃至麾下数万将士,任凭你处置!”

刘秀眼眸闪了闪,点头说了一声好,随即催马出列。

就在刘秀和刘防要在两军阵前单挑的时候,刘防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喊喝:“宁王,杀鸡焉用牛刀?末将愿与刘秀一战!”

随着话音,刘防身后的众将当中,跑出来一名将官,这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头戴银盔,身披银甲,背后披着白sè的斗篷。这人正是墨袖堂的副堂主,杜祥。

刘防很清楚自己的半斤八两,以他的能耐,去和刘秀单挑,那无疑是找死,他之所以主动提出要单打独斗,只不过是在给杜祥铺路罢了。

他虽然不是刘秀的对手,但杜祥可不一样。杜祥本身的武艺就极为高强,而且他还是墨袖堂的副堂主,暗器本领,早已练得出神入化。

在刘防看来,只要给了杜祥和刘秀单打独斗的机会,他取刘秀之性命,十拿九稳。只要刘秀一死,敌军必然大乱,己方反败为胜的机会也就来了。

刘防转头看着杜祥,问道:“杜将军,你要代本王出战?”

杜祥在马上拱手施礼,应道:“正是!还请宁王恩准!”

刘防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转头看向刘秀,问道:“刘秀,杜将军代本王出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你可愿意?”

见状,铫期、谷崇诸将纷纷上前,说道:“陛下,微臣愿出战!”

刘秀摆了摆手,他看向对面的刘防,问道:“刘防,倘若我胜了你的这位杜将军,你当如何?”

刘防想都没想,立刻说道:“我们的约定还作数!你若真能胜了杜将军,我愿赌服输,自会率部投降于你!”

刘秀点头说了一声好。

他从来都不是个乐于滥杀的人,被困在黎阳渡口内的刘永军数量太多,这么多的人,刘秀不忍心将其全部杀光,如果对方肯缴械投降,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和刘防立下了君子约定,刘秀和杜祥不约而同地催马上前,只眨眼的工夫,二人的马头都快碰触到一起。有意思的是,两人用的都不是长兵器,皆是用剑。

杜祥率先发难,他一拨马头,从刘秀的身侧催马跑过,与此同时,一剑刺出,直取刘秀的脖侧。

刘秀挥剑向外格挡,当啷,随着一声脆响,杜祥的剑被弹开,刘秀回手一剑,反扫对方的脖颈。

杜祥向后仰身,唰,赤霄剑在他的鼻尖上方横扫而过。两马交错而过,这是双方的第一个照面。

而后,两人拨马回头,再次逆向而行,接触到一起后,双剑翻飞,空中不时传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声。

两人各对了三剑,战马再次交错而过。这是一个回合。

刘秀和杜祥你来我往的战到一起。杜祥的武艺着实是不错,起码在马上对战刘秀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劣势。

两人打了十个回合,刘秀是越战越得心应手,反观杜祥,渐渐露出不支。就在刘秀逐渐开始占据上风的时候,杜祥求变。

当两人再次交错而过,杜祥突然断喝一声,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借着下落的惯性,力劈华山的向刘秀劈砍一剑。

刘秀不慌不忙地抬起手中剑,向上招架。当啷!随着一声刺耳的巨响声,刘秀硬生生地挡下了杜祥这势大力沉的重击。

借助反弹之力,杜祥的身子在空中有个停滞的瞬间,趁此空档,他又横扫了一剑,取刘秀的脖颈。

刘秀反应也快,坐在马背上的身子横着蹿了出去。沙!杜祥一剑扫空。

哒、哒、哒!刘秀和杜祥几乎同时落地,两人的战马双双跑离了战场。这回两人变成了在地上交战。刘秀和杜祥,持剑再次打到一起。

两人以快打快,叮叮当当的脆响声不绝于耳,时间不长,两人又斗了十余个回合。杜祥暗暗心惊不已,他听说过刘秀武艺高强,但也没想到会厉害到如此地步。

他的身手,在江湖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了,不过对战刘秀,哪怕他使出了全力,也丝毫占不到上风。他暗暗皱眉,突然连攻了数剑,把刘秀逼退了一步。

借此机会,他纵身跃起,啪啪啪的向刘秀连踢了三脚。刘秀暗道一声机会来了,没去硬接他的三连踢,身形一转,闪到杜祥的身侧,对准他的肋下,刺出一剑。

杜祥人还在空中,根本无从闪躲,只能拼尽全力地向外挑出一剑。当啷!他的剑有打在赤霄剑上,但却没能把赤霄剑完全打开。

就听嘶的一声,赤霄剑的锋芒把他的小腹处的甲片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连带着,鲜血从甲片里流淌出来。

杜祥疼得暗暗咬牙,落地后,不由自主地向后连退。刘秀哪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持剑追了上去。

当他距离杜祥只剩下两步远的时候,后者突然一挥手臂,就听啪啪啪连续三响,三支弩箭几乎同一时间从他的袖口内飞射出去,每一箭都是冲着刘秀的面门去的。

谁都没有想到,杜祥的身上竟然还藏有如何厉害又霸道的暗器。

当铫期等人看到的时候,再想提醒刘秀,已然来不及了。

双方的距离太近,弩箭的速度也太快,只眨眼的工夫,便飞射到刘秀的面前。

后者身子后仰,向外连点了两剑,就听叮叮两声,前两支飞射过来的弩箭被赤霄剑弹开,但最后一箭,刘秀实在无法再将其击飞,正中他的面门。

刘秀身子后仰,应声倒地。

杜祥眼睛顿是一亮,心脏狂跳,他抢步上前,来到刘秀的身旁,挥剑下砍,欲劈下刘秀的首级。

哪知躺在地上的刘秀突然举起赤霄剑,把杜祥的重剑接了下来,而后他单脚向上一踢,蹬向杜祥的下颚。

暗道一声不好!杜祥急忙抽身而退,不过他的下巴还是被刘秀的鞋底蹭了一下,火辣辣的疼痛。刘秀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蹿起。

周围的人们定睛再看,只见刘秀的口中衔着一支弩箭。原来最后射中他面门的那一箭,竟然被他用牙齿给死死咬住了。

看着咬住自己弩箭的刘秀,杜祥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说道:“刘秀,你还不知道吧,我的箭上可是淬了毒的!”你以为你咬住了我的弩箭你就没事了?你是在找死!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五章 阵前立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