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八章:罪与恶

第十八章:罪与恶

这些拾荒者们其实是社会上下层都厌恶,恐惧与痛恨的一群人,他们可以是偷窃者,盗窃一切可以盗窃的东西,也可以是战场上的秃鹫,冒着被士兵发现击杀的危险,在战场上寻找那些可以拾取换钱的东西,武器,铠甲,食品,衣物之类,偶尔遇到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伤兵,他们可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至于别的什么那就更多了,势弱时为良民,势强时为盗匪,抢劫,杀人,欺软怕硬,掠走孩童妇女,买卖人口……可以说他们就是社会最底层的渣滓,是一群为了活下来,为了活得更好而任意作恶的人,可以随意糟蹋任何人的一群恶人。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在七海世界遇到这些人,郝启都是直接打杀了事,不过这里毕竟是不同,这个世界的时代决定了这个时代的文明,然后其文明决定了这些人的生存方式,或许在更文明的时代,他们会变成地痞流氓,变成黑社会,变成社会的yīn暗面,但是至少不会如眼下这样无恶不作。

当然了,光是这样还不足以让郝启放过他们,毕竟恶就是恶,为了自己的私利而伤害他人,这就是恶,只是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毕竟不同,这个世界是真是假都还是两说,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郝启更希望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他要找到史衷将他送到这个世界来的原由,而这些拾荒者们也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真实之一,他必须要仔细的观察。

在郝启的观察中,这些拾荒者来自好几个地方,分为了七八个派别,人数少的就只有两三人,基本上都是同乡同村的人,人数多的最大一个派别有十几人,看他们的样子是老拾荒者了,几乎与匪徒盗匪一类的没什么区别,有三个头领,其余人都是这三人的手下,里面的每一个人手上都见过血,都有人命在手,在逃难人群中算是一霸了,连弱一些的士绅都不敢去招惹。

对这些人,郝启的贴近观察中,他花了约莫一整天时间来看清楚这些人,然后……

“先生,你是妖精吗?”

就在郝启打算结束观察,然后将这些拾荒者中最人渣的那些直接解决掉时,忽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郝启奇怪的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瘦弱的,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破烂裙装的,约莫十一二岁大的小女孩站在道路旁看着他,郝启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指向了自己。

小女孩点点头道:“是的,先生,周围人好像都看不到你,所以你是传说中的妖精吗?”

这个世界是有妖精传说的,而且流传极为深远宽广,几乎民间一直都有流传,只是随着圣教的传播与强势,包括妖精,包括魔女等等的流传都开始渐渐弱势下来,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有很大一部分的人都对妖精视而不见了,或者说直接否认了其存在,那怕近在眼前也完全看不到,而这就和郝启眼下的状态很像了。

但仅仅只是很像罢了,郝启可不是类似妖精那种因为不信,所以看不到的情况,他之所以让周围人对他视而不见,是因为他用武功干扰了这些人的视觉与感官,简单些说,就是直接干扰了他们的神经,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这对于郝启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只要对方的实力不高于内气境,没有神覆盖率,那么基本上一瞬间就可以完成这种干扰。

如此一来,这个小女孩就很让他奇怪了,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这个小女孩都不可能是内气境武者,而且从这个小女孩的目光来看,其实并不免疫了神经干扰,她的瞳孔其实并没有切实的看着郝启,而是向着郝启的方向看过来,简单些说,就是广域视角,看一个大概的方向,这就很奇妙了。

“你……看得到我?”郝启走到了小女孩面前,蹲下来与她平视着问道。

小女孩眼睛有些茫然的感觉,没有焦距一样,她点点头道:“可以看得到大概,先生,您是妖精吗?”

郝启脑海里忽然想起了这本漫画原著的剧情,在原著中,不管是小魔女史尔基,还是在光之鹰身旁出现的一个小女孩,她们都具备着某种超出凡人的视野,在她们眼中可以看到凡人所看不到的东西,比如看到光之鹰的灵光,比如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幽界灵界余光之类,这个世界确实有极少数的这一类人,她们可以看破虚妄,看到真实,很可能是这个世界具备着魔女资质的特殊人型。

想到这个,郝启对于这个世界的特殊性又产生了一些想法,真实,虚妄,物质世界,幽界,灵界,深渊,神之手……

“我不是妖精……你为什么要找妖精?”郝启看着小女孩说道。

小女孩的眼中出现了很明显的灰sè,那是名为绝望的颜sè,不是白,也不是黑,而是灰,一种完全看不到未来的颜sè,小女孩对郝启鞠了一躬,就轻声说道:“因为妖精可以带着孩子去往没有任何痛苦的梦境之乡,我想要跟随妖精而去。”说完,她转身就向远处走去。

郝启在与小女孩说话时,他就已经停止了感官干扰,所以周围人都可以清楚看到他,而他所站的地方正离那最大的一派拾荒者们很接近,在看到他时,这群拾荒者就已经围了上来。

要知道这可是欧洲中世纪黑暗年代类似的文明时代,那是一个可以为一片白面包杀人的时代,而郝启穿着一身看起来就牛逼坏了(相对这个时代)的豪华衣装,浑身上下一副上等人的气质,若是旁边有护卫,那怕只有一两人,这群拾荒者绝对是有多远跑多远,但是这里只有郝启一人,那他们的恶念贪欲简直就沸腾了起来,不管是绑架勒索,还是直接杀了拿走这些昂贵的衣服鞋子,至少他们都不会亏,至于死了一人……在这兵荒马乱中失踪一个人很难吗?

“小少爷,我说……”

为首一人是三个首领之一,是一个满嘴烂牙,约莫只有一米三四,看起来年龄至少在五十岁以上的猥琐男子,在郝启的身高面前简直如同一个侏儒一样可笑,不过他周围还有十几个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家伙,而且郝启浑身上下一件武器都没有,这群人却是一点担心都没有。

然后郝启依然看着小女孩,头也不回的伸手捏住了这个侏儒的脑袋,将其扯到了自己面前道:“这里人多,我们去旁边吧。”

数分钟后,郝启从旁边的树林中走了出来,他托着自己的下巴看向了人群,在其中他立刻找到了一直关注着的那个小女孩,她是一个农民家庭的孩子,看起来家庭中另外还有几个女孩男孩,她年龄似乎还是其中最大的,只是家庭中除了一个瘸腿的,喝着酒的老农民以外,并没有看到这个小女孩的母亲,全家的家当就只有一头同样瘸腿的毛驴和一些载在毛驴身上的破烂,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下一步,就是开始看着这些农民农奴阶层吧,先从这个小女孩一家开始吧……)

郝启非常好奇一个问题,这个农民家庭的家当就这么多,那么这个一家之主是从哪里来的酒呢?那怕是最为劣质的烈酒,那可也是与粮食价值相当啊,他不觉得这个农民家庭能够有足够的粮食……

在城镇外的这些人群,他们的目的就是进入到城镇中,但是这可不是文明时代,或者说和平时代的入城,随着库夏大军肆虐各处,而且库夏作为非圣教宗教的异教徒,对于所占领之地实行着非常非常残酷的屠杀策略,不管是军是民全都一律屠杀乃至是虐杀,所以这些民众才会大量的逃窜,最好自然是逃到别的国家去,若是不行,那至少是要去到有城墙的城市或者城镇中才行。

但是这些贵族可不是什么慈善家,事实上,他们从不认为贵族与非贵族是同一种生物,要入城可以,要么是可以成为士兵,要么就是有权有势有钱,要么就是与贵族或者贵族手下沾亲带故,不然,想要入城是几乎不可能的,即便是想要成为免费劳工,也要等之前的劳工死掉了才有可能入城。

正因为如此,大量的民众被困在了城镇外,他们自发的在这城镇外形成了数个居住地,各种草棚之类的建筑开始出现,偶有城中的贵族来到这些聚集地挑选人员,要么作为他们的打手,手下,劳工,或者侍女,这些名额是在城外的人最大的奢望,他们都渴望自己被挑选上,然后进入城中活下去,那怕是作为狗一样活下去都会知足。

而在这天晚上,郝启知道了这家农民家庭的食物来源了……

小女孩和一个比她还小一些的妹妹,在她们父亲的殴打与指示下,与另外几个男人走入了一个草棚中,而她们父亲则获得了几块土豆与几口劣酒……

看着这些,莫名的,郝启又想起了圣经里的那个故事……

上帝看城罪恶,想要毁灭城中所有生灵,先知就对上帝说道:“主啊,请宽恕我,容我代城中义人问主一句,若是城中有五十名义人,主会连同这些义人与恶人一起毁灭吗?”

主回答道:“若是城中有五十义人,我会为这些义人宽恕城中恶人。”

“我虽是尘埃,也敢问主,若是城中只有三十义人呢?”

主回答道:“为这三十义人,我也会放过该城。”

“请神怜悯,若是城中只有十名义人呢?”

主回答道:“为这十名义人,我也愿宽恕这城。”

“请神聆听我最后的话语,若是这城中只有一名义人呢?”

主依然回答道:“为这一名义人,我还是愿饶恕这城。”

之后,城灭,人亡……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罪与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