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章:交谈

第二十章:交谈

奥利维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他刚刚去了港口停靠点一会,看了一下装船进度,在提高薪酬的情况下,速度确实提高了一些,但是距离他所期待的速度依然有一定距离,这让他心里闷得慌。

除此以外,城中的秩序变得更加混乱了,虽然有着大量军队的进入,足以镇压下层人的任何骚乱,但是街道两旁已经开始零星出现尸体,平民区与贫民窟那边不知道已经变成怎么样,他之前还敢在路上撒一些零钱铜币,又或者丢一些黑面包之类的食物出去,但是现在却是一点都不敢,倒不是怕自己出危险,他随时都有四名家族武力跟随,而是怕丢出去后直接就让得到的人死于非命。

奥利维进入了商团驻地后,那四名跟随的武装人员就去到了旁边的建筑中,只有一名青年一直跟随在奥利维身后,奥利维边走边说道:“萨尔,那几个人虽然不会在继承权竞争的这个时候反对我的决定,但是他们也同样不会愿意承担任何责任,我估计他们根本没按照我所说的程度去提高薪酬,以至于现在的进度比我预料的要慢得多,所以我需要你去走一趟。”

名为萨尔的青年迟疑了一下,还是立刻答应了下来,毕竟他与奥利维的感情不同,作为从小就与奥利维一起长大的侍从,他与奥利维之间与其说是主仆,倒不如说是兄弟,至少他们的感情羁绊,远比奥利维与他那两个哥哥的关系要好得多,所以一旦奥利维下定了决心,他没有任何可能违背奥利维的要求。

这时奥利维已经来到了书房,他打开门的一秒后,萨尔已经挡在了他面前,直到这个时候奥利维才看清楚在这个书房的正座上坐着一个光头男子,那皮肤与容貌看起来和库夏人有七八成相似,奥利维心中立刻咯噔了一下,以为他的猜想已经成真,虽然比他预料的时间更早了至少五六天左右。

不过立刻,奥利维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库夏人真的进攻了这个港口,那么眼下外面已经是喊杀声满城了,断不可能有一名库夏人安静的来到了他的书房等他,这个完全不可能发生,他虽然是一个商团的继承人之一,但是第一他并非是商团之主,第二他所在的家族商团顶天算是中大型商团,与那些可以左右一个地区的大型商团完全没法比,若是库夏人真的打算找什么人合作,也只可能是去找瓦提米奥家这样的大富豪大贵族,怎么可能来找他?

想到这里,奥利维轻轻推开了萨尔,直面向了这个光头青年道:“这位先生,不知道您是?”

这个青年正是郝启,他咧嘴一笑道:“我是来找你说些事的,呃,还有,她们两人已经半天没吃什么东西了,麻烦你让人先带她们去吃些东西,清洗一下,顺便换身衣服,差不多就这些了,顺便安排一个房间让她们睡一会也好。”

奥利维还没说话,萨尔已经怒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护卫呢?”

这时,奥利维立刻又挡住了萨尔,同时对萨尔道:“找人安排这两位小姑娘去吃东西,清洗,换衣服,睡觉……”

萨尔莫名其妙的看着奥利维,他这才看到奥利维脸上有汗水涌出,而且奥利维的眼睛中带着肉眼可见的血丝,当萨尔看着奥利维时,奥利维也立刻看着了萨尔,同事用提高了几度的声音道:“萨尔……立刻!”

这个样子的奥利维,萨尔曾经见到过一次,那时候的奥利维时家族中的天之骄子,他聪明,思维敏锐,举一反三,是家族中的族长以及几名长老们所属意的继承人,因为那时候的奥利维才十一岁,却靠着他的敏锐与智慧为家族的生意开辟了一条不大不小的商路,而他的两个哥哥则每天花天酒地,与他的对比实在是太过强烈,便是傻子,只要是真心为了家族好的人,都会知道家族继承人到底该选谁。

然后奥利维遇袭了,那一次袭击中,萨尔和奥利维都差点死掉,特别是萨尔,胸口现在都还有一道贯穿了前后胸的伤口疤痕,因为有一名刺客居然是护卫奥利维的家族武装,最后两人活下来,还多亏了奥利维的机敏与决断,那时候奥利维的表情就和现在一模一样。

那次袭击之后,萨尔亲眼看到,奥利维趁着别的家族武装护卫们还没到来前的刹那,他居然拿着地面的一块石头对着自己的脑门用力砸了一下,砸得整个人满头都是鲜血,直接晕死了过去,从哪之后,他就表现的极为平庸了,甚至许多事情上连那两个花天酒地的哥哥都不如,这个样子的他被许多医生判断伤到了大脑,最终就泯然于众人里,直到现在,继承权还要依靠竞争才能够获得。

但是直到这一刻,萨尔才猛的醒悟过来,奥利维并没有变笨,他也没有伤到脑袋,他还是他,只是为了活下来,或者说能够活到成年,他必须变笨变傻!

萨尔再不说任何话语了,带着两名懵懂的小女孩离开了书房,而奥利维似乎并不担心什么,直接关闭了书房大门,然后走到了郝启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这才对郝启说道:“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郝启却不说话,只是仔细看着奥利维,半天后才叹息着道:“比我预想的还要优秀,果真是草莽多是龙蛇啊……我若说,我当真只是来找你谈话的,你信吗?若是谈话得成功,那么我会告诉你一些事,然后帮助你一些事,同事也会为你带来巨大的危险,但若是谈得不成功,我最多叨扰一天,接着就会离开,你相信吗?”

奥利维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信,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先生你撒谎。”

说道这里,奥利维为了表达诚意,他又说道:“实不相瞒,我可能是圣教描述中有可能成为魔女,魔法师一样的人,倒不是说我与这些恶魔的使徒有什么关系,而是我的感官异常敏锐,从小就非常敏锐,我甚至偶然可以看到一些非人的东西,我记得小时候还看到过几只妖精……我会对先生的说辞百分之百信任,因为就如我刚才所说,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先生撒谎,国王不行,军队不行,至于神是否可行我就不知道了,或许先生您就是神的化身也说不定。”

(又一个吗?这个世界……)

郝启就微微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要开始这次的谈话了,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可以先问我。”

奥利维想了一秒就说道:“现在的疑问就只有一个,先生为什么找上我?”

“因为你的行为方式。”郝启直接说道:“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你的第一反应是给予更多的薪酬,而非是以皮鞭去进行压迫剥削,而且你对待那些下层人,并没有将他们看成是非同类的牲口,虽然与我所想的不同,但你确实是将他们当成同类,至少你的同理心合格了,能力嘛……看来也算是合格了,具体如何还需要接下来的谈话与可能的行动验证,但是与你交谈,找到你就是因为这些。”

奥利维想了想,就点头道:“那么我就洗耳恭听了。”

“那么,谈话开始……”

“第一个问题是,你认为神灵是真实存在的吗?”郝启问道。

奥利维沉思了起来,而郝启也不催促他,只是安静的坐在哪里,片刻后,奥利维才说道:“若是从我的信仰来说,虽然这个信仰淡薄得几乎没有,但是至少我浅信着圣教,神灵应该是存在的。”

“第二个问题,既然神灵存在,那么它应该是以什么样的形式而存在着呢?物质的?精神的?还是超现实,无法以我们的语言与理解去形容的呢?”郝启再一次问道。

奥利维又沉思了起来,这才说道:“物质的并不是神,因为若是同样的物质,与我们人类都是肉,或者大地,或者别的物质,那么这样的存在就应该只是强大的生灵,而非是神灵,而若是精神的存在,那么这样的存在就和不存在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只是单纯的偶像罢了,所以我觉得神灵应该是超现实的,无法以我们的语言与理解去形容的存在,只有这样的存在才是神灵的存在。”

“你会对蚂蚁产生好感,恶感,或者别的感觉或者想法吗?”郝启忽然又问道。

“……不会。”奥利维坦诚的说道:“别说蚂蚁了,除非是能够与我进行交互的,比如猫,犬,马之类,或者是类似妖精之类的智慧生灵,我甚至不会对其余任何存在产生兴趣,要么毁灭,要么杀死,要么无视,这是我的想法,但这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的想法,我并不是神灵,若是神灵真的是造物主,创造了这个世界的一切,那么我无从猜测神灵的伟大与想法,诚然,我和所有人类对于神灵来说就是蚂蚁,但是伟大如神灵,对我们产生好感与恶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郝启忽然笑了起来道:“我不会说,你不是神,所以你为什么要去猜测神的想法之类的说辞,因为这就会变成无限循环的子非鱼式问答了……我的下一个问题是,既然神灵如此的伟大,你觉得它对人类,或者说这个世界是善意还是恶意?”

奥利维张了张嘴,他并没有开口发出声音,而是陷入到了时间漫长的沉思中,隔了许久后,他才苦笑着说道:“我无法昧着心去说,这是我们的原罪,虽然圣教的教义上就是如此定义的,这些都是我们的罪,神灵给予我们的合理惩罚,神灵会判断人的善恶,善人有福,所以为上等人,恶人被罚,所以为下等人……我很想这么回答你,但是我做不到,因为当初的经历,我小时候在装傻的时间里接触了大量下等人,甚至为了掩饰,而和他们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从来没有什么原罪,也从来没有什么善赏恶罚,有的不过是人为的制造出上下等,人为的压榨与剥削罢了,所以我说不上这神对世间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先生可有教我?”

“有啊。”郝启忽然再次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的牙齿仿佛在反光,反射着冰冷的光芒,如同出窍的长剑一样。

“既然无法区分神灵是善是恶,甚至连神灵本身的存在都无法验证,那么为什么不试试我们人类自己的力量呢?”

“若是神灵真的存在,这世间恶毒满地,那么这就是神灵的罪,我们何不杀神!?”

“若是神灵不存在,这世间恶毒满地,那么我们何不……”

“救世?”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交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