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出尔反尔

第六百六十六章 出尔反尔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侧头,吐掉口中衔着的弩箭,好整以暇的看着杜祥。过了一会,他甩了甩手中剑,含笑说道:“看来你的毒药似乎失效了!”这怎么可能?杜祥难以置信地看着刘秀,他的弩箭都是特制的,既在毒水中浸泡过,而且他还在箭头上亲手涂抹了毒膏,绝不可能会失效,刘秀把箭头含在口中,也不可

能不中毒。可事实上,刘秀确实像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

该死的!杜祥脸sè铁青,猛然怒吼一声,持剑向刘秀冲了过去。等快到刘秀近前的时候,他凌空挥出一剑。在他挥剑的同时,袖口内再次连续射出三支弩箭。

刘秀身形一晃,身子绕到杜祥的身侧,躲避开三支弩箭的同时,一剑划向杜祥的软肋。

杜祥心中暗惊,急忙向旁跳跃,他的速度快,可刘秀近身的速度更快,瞬间又到了杜祥的近前,横扫一脚,正中杜祥的后腰。

好在杜祥有甲胄在身,卸掉了不少的力道,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被踢得闷哼一声,身子向前飞扑出去。刘秀得理不饶人,箭步跟上,抡剑向下劈砍。

杜祥借着翻滚的惯性,蹲跪在地,横剑向上招架。

当啷!随着一声巨响,杜祥被刘秀全力劈砍下来的一剑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屁股摩擦着地面,向后倒滑出半米远。他手中剑掉落在地,持剑的手哆嗦个不停。

原来刘秀一直都有所保留,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杜祥心头骇然。刘秀不给他喘息之间,蹬步再次追了上来。

就在他追至杜祥的面前,举起赤霄剑,还要再次向下劈砍时,杜祥突然向前弯腰,于他的后衣领内,无声无息的射出一箭。

这一箭来得太快太突然,谁能想到,在他的背后竟然还藏有暗器,而且此时他二人之间的距离太近,那支弩箭刚射出杜祥的领口,便飞到了刘秀的面前。

暗叫一声不好!刘秀尽力将头向旁偏了偏。

唰!弩箭贴着他的脸颊飞过,箭头的锋芒,将他的脸侧划开一条口子。如果他躲避的动作再慢一丁点,杜祥的这一箭就得直接钉在他的脸上。

血,顺着刘秀的脸颊流淌出来,骇人的是,流出的血不是鲜红sè的,而是黑青sè的。

即便刘秀已具备百毒不侵的体质,但此时还是感觉头重脚轻,头脑阵阵的发晕。

趁此机会,杜祥抓起自己掉落的佩剑,从地上一跃而起,一剑斩向刘秀的脖颈。

刘秀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剑锋在他喉咙前扫过。一剑不中,杜祥像发了疯似的,向前连刺。

他一口气连刺五剑,刘秀也被他逼得连退了五大步。

就在杜祥前力已尽,后劲不足之时,他再次向下弯腰,嗖,又是一支弩箭从他的后衣领口内射出,直取刘秀的心口窝。

刘秀向旁闪躲,但却未能避让开,随着这一箭飞到刘秀近前,后者仰面而倒,放眼望去,弩箭就插在他的左胸口附近。

此情此景,让铫期等汉军将士们无不大惊失sè,忍不住纷纷惊呼出声。

反观对面的刘防以及刘永军将士,则个个是喜形于sè。刘防兴奋得差点一蹦多高,连声叫道:“刘秀死了!刘秀他死了——”

杜祥看到刘秀倒地,咬牙说道:“我要你的脑袋!”说着话,他持剑向躺在地上的刘秀奔跑过去。

也就在他跑到刘秀近前的一刹那,原本平躺在地的刘秀微不可测的抬了抬胳膊,啪,随着一声轻响,一支弩箭快如闪电般的从他袖口内射出。

杜祥的身子猛然一震,紧接着,他整个人僵站在原地。只见他的喉咙处,先是多出一颗红点,渐渐的,这颗红点越来越大,越来越殷虹,鲜血从红点内流淌出来。

刘秀射出的这记弩箭,正中他的脖颈,而且把他的脖颈刺透了,箭尾没入他的喉咙内,箭头则从他的后脖根探出。

站在那里的杜祥,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地上的刘秀,脸上有愤怒,有诧异,有不甘,还有浓烈的恐惧。

正所谓终日打雁,却被雁给啄瞎了眼。身为墨袖堂的副堂主,一身出神入化的暗器本领,令人防不胜防,可讽刺的死,以暗器见长的杜祥最终却是死在暗器之下。

随着杜祥直挺挺地仰面而倒,刘秀不紧不慢地从地上起身。

也直到这个时候,周围的众人才算看清楚,杜祥最后射出的弩箭,并没有射中刘秀的胸口,而是被刘秀用左腋给死死夹住了。

刘秀把左腋下的弩箭拿出来,低头看了两眼,随手丢到一旁。然后他转身,看向目瞪口呆的刘防,一字一顿地大声说道:“刘防,你输了!”

刘防身子一震,猛然回过神来,他眉毛竖立,冲着左右大喊道:“刘秀用诈,暗箭伤人,凡我军将士,与敌死战,为杜将军报仇!”

这时候,刘防已经顾不上什么脸面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哪怕是瞪眼说瞎话,他也绝不可能向刘秀投降。

刘防这一嗓子,别说对面的汉军将士们一脸恼怒地瞪着他,就连本方的将士们都忍不住暗暗咧嘴,看着刘防的目光满是怪异,欲言又止。

首先,刘秀和杜祥在单挑之前,没有说不准用暗器,而且率先使用暗器的也不是刘秀,而是杜祥,现在宁王用这个来指责刘秀,未免太没道理了。

但看到刘防此时须发皆张、一副要吃人的骇人模样,没人敢在他面前多言一个字。

刘防见周围的将士都站在原地没动,他怒声吼叫道:“你们还站在这里作甚?都给我上!杀了刘秀!快去杀了刘秀!”刘防一边吼着,一边疯了似的拉扯四周的将官。

人们原本以为此战可以随着杜祥的战败而宣告结束了,可是刘防的出尔反尔,将他们再次推到了鬼门关的门口。

刘永军的将士们都是满心的无奈和无助,人们硬着头皮,重新拿起武器,出战迎敌。

战场中央的刘秀,退回到本方阵营,与此同时,汉军将士们也开始往前推进,与迎面而来的刘永军战到一起。双方的第二次交战,局面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汉军的推进依旧是锐不可当,反观对面的刘永军,士气低落,斗志更弱,前方的将士根本抵挡不住汉军的进攻,成排成排的

兵卒被杀倒在地。

龙渊来到刘秀近前,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递给他,说道:“陛下,刘防乃刘永的胞弟,他是绝不会向我军投降的!”

刘秀当然清楚刘防向己方投降的几率很小,但他还是要试一试。

他接过手帕,擦了擦脸颊伤口下的血迹,幽幽说道:“过河的刘防部下,足有八万之众,这么多的人,如果都宁死不降,最终,恐怕也活不下来几个了。”

龙渊没有再说话,心里却暗暗嘀咕,即便他们都死光了,那也是他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刘永军刚开始还和汉军打了几下,但随着伤亡越来越大,刘永军再次陷入到溃败当中。

前方的将士们拼了命的往后跑,而后面的将士们还在被刘防催促着全力往前压,一个退,一个进,自相碰撞,刘永军已然乱成了一团。

随着汉军的不断推进,刘永军所在的空间被不断压缩,八万之众,人们都拥挤在渡口南侧的这块区域里。放眼望去,人挨着人,人挤着人,喊叫声此起彼伏。

仗打到这一步,刘永军是真的没有抵抗之力了,不过刘防还是不肯放弃,还在逼着周围的将士们去和汉军死拼到底。

一名刘永军将官再忍不住,把心一横,大步走到刘防近前,插手施礼,说道:“宁王殿下,我军没有装备,无法与敌军力战,还请……还请宁王下令投降吧!”

“你说什么?”刘防闻言,眉毛都竖立起来,一把抓住那名将官的衣领子,怒吼道:“你有胆再说一遍!”

“宁王!倘若再不投降,我军八万将士,就……就都要交代在黎阳渡口了啊!”那名将官带着哭腔说道。

刘防凝视着他,又看看周围众人,点了点头,毫无预兆,他将手中佩剑狠狠刺了出去。噗!剑锋穿透那名将官的小腹,剑锋在他的后腰露出来。

那名将官瞪大着眼睛,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刘防踩住他的胸口,恶狠狠地拔出佩剑,然后用剑尖指地方的尸体,怒吼道:“谁敢再提投降二字,这就是下场!”

他话音刚落,一名兵卒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到了刘防近前,颤声说道:“禀……禀报宁王,东将军……东篱向敌军投降了!”

“啊?”刘防闻言,下意识地向自己左右看了看,他还真没找到东篱的身影。

刘防气得眼珠子通红,咬牙吼道:“好个厚颜无耻,胆小如鼠的懦夫!”说着话,他环视四周,问道:“你们谁还想效仿东篱,向刘秀投降?”

战场混乱不堪,嘈杂声震天,但刘防这里,却是静得出奇,鸦雀无声。

人们皆低垂着头,一声不吭。刘防见状,这才算满意地点点头,他挥手点出三名将官,让他们三人去往阵前,顶住刘秀军的推进。

这三位被刘防点了名的倒霉蛋,出战之后,连一刻钟都没坚持下来,皆战死在乱军当中。

有兵卒跑回来报信,刘防听后,也是心头一震。三名将官,连一刻钟都不到,都死在两军阵前,洛阳军的战力也太彪悍了吧。

他琢磨了片刻,转头又看向余下的将官。众将官见状,头垂得更低,生怕刘防点到自己的头上。

刘防抬起手来,一边指着,一边说道:“马忠、张钧、王观、王昶,你等出战,抵挡敌军!”

说着话,他回头望了望黄河的河面,说道:“我方的船只就快赶过来了,只要你等能抵御住敌军一个时辰,我军将士,便可以撤回到南岸!”被点了名的四名将领,面面相觑,他们的表情一致,都是如丧考妣,比哭还难看。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六章 出尔反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