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一章:坦诚

第二十一章:坦诚

郝启很满意这个名叫奥利维的青年,很显然,他的经历是独特的,虽然不敢说绝无仅有,但是在这个时代中显然是极少数的,既是类似贵族的富豪出生,但又与底层民众有过大量接触,而且他既对贵族阶层有着足够认识,也对底层民众有着足够的同情心,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

再然后,从其谈吐与逻辑来看,他的能力很强,是一个隐藏着的人杰,甚至很可能更夸张的说,是一个隐藏着的英豪也有可能。

这样的人非常难得,郝启寻找的这些天里,就只找到这么一个,所以他也并没有继续问询下去,因为既然奥利维让他满意,他也打算对其坦诚,对英豪的方式就该是如此,否则真是慢待了英雄。

郝启将他到目前为止所知道的的事情说了出来,详详细细,从头到尾的说了出来,包括一千年前的统一帝国,包括了那个帝国的剧变,包括了世界的剧变,包括了幽界,灵界,深渊的存在,包括了神之手,使徒等等的存在,甚至包括了鹰之团,格斯,格里弗斯,以及格里弗斯成为第五名神之手,以及在哪之后的受肉,重新归来,打算得到属于自己的帝国等等都说了出来。

“我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我是来自别的世界,来此的目的就如我刚才所说,是来寻找一些答案和东西的,我也不知道娜是什么,可能是一句话,可能是一件东西,也可能是什么领悟,我不知道我要寻找什么,但是我知道娜一定是存在的,因为这是某个超越了你所认为的神灵,甚至超越了命运的伟大存在让我来此的原因,这不用怀疑。”

郝启看着奥利维,他认真的说道:“所以我要弄明白这个世界的历史根源,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样的剧变导致了这个世界由唯物转变为了唯心唯物的兼有模式,同时,我也要知道深渊到底是什么,五名被称为天使的使徒到底又是什么,这些都是我打算知道的事情。”

奥利维仿佛坐不住一样,他左右挪动了一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这才说道:“所以您的打算是什么呢?”

郝启就说道:“就如我刚才所提到的猜测,以及对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推论,这个圣教的出现有着大问题,它宣扬的神灵很可能就是神之手,同时圣教驱逐着魔女,魔法师这些人的存在,使得人们变得更加愚昧,这还不算,当光之鹰受肉之后,圣教更是立刻就变成了光之鹰的舆论背景墙,大力宣扬光之鹰不说,更是将光之鹰称为君权神授,达成光之鹰所希望的结果等等,我甚至怀疑,神之手的存在,那些使徒的存在,很可能就是圣教在为其背书,所以才能够存在。”

“所以我,或者说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推翻乃至是否认圣教存在的合理性,不管是圣教也好,还是圣教的教义都好,我们要彻底推翻它!”

奥利维又浑身战栗了一下,既为了郝启所说的那一切所震撼,又为了郝启所说的一切而恐惧,同时还有为郝启所说的一切而兴奋,究竟如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他本能的知道,眼下与这个光头男子的见面,或许已经进入到了历史的大潮之中,不,这已经不是历史的大潮了,而是已经进入到了神话的领域之中……

“所以,您是打算要将圣教贬为邪教吗?一群异教徒窃取了神的位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多宣传那些神父牧师们的恶事,还好他们恶事做得极多……”奥利维脑海不停的运转着,开始提出建议来。

“谁说我要贬他们为异教徒了?”郝启莫名其妙的看了奥利维一眼,之后才恍然大悟的道:“是了,因为时代的限制,你的看法其实也不算错,因为除此以外你是不可能想到别的可能性的,但是这种看法本身就是时代限制的结果,如果用这种方法去与圣教斗争,落在下风都是好的,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圣教自身的净化运动罢了,甚至可能连这个都做不到。”

“我们的目的不是圣教本身,而是圣教背后的神之手,所以我们不但要打倒圣教,还要连同其所宣传的神灵都一起打倒,所以我们不能够宣扬圣教是邪教,那怕是宣扬那神是邪神都不行,因为那怕是邪神也是神,或者说神与魔在超凡性上是同等的,我们要做的是……否决这一切!”

奥利维浑身都在颤抖,心脏更是剧烈的跳动着,莫名的,他好像提前预感到什么,郝启接下来要说的话,很可能将彻底改变他的一切,生活,经历,三观,一切的一切都将会被改变,这是一种本质上的改变……

“一个幽灵,地上天堂的幽灵正在这块黑暗的大陆上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圣教,牧师,神父,国王,贵族,商人,一切旧势力都集合了起来……”

奥利维听着郝启念出了一段莫名的文字,接着郝启就开始给他讲解起了一个思想来,这是一个名为地上天堂的思想,而在这个思想中,奥利维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与现在的黑暗时代截然不同的世界,那是一个美好得如同天堂一样的世界……

“真的可以吗?”奥利维忽然开口问道。

“呃?什么?”郝启愣了一下问道。

“地上天堂所宣扬的世界……真的可以实现吗?”奥利维眼中有一种莫名的光芒,他问道。

郝启想了想道:“可以,但是很困难,需要生产力水平达到极高极高层次,我想,或许达到灵子工程初级阶段完成,甚至是灵子工程中级阶段时才可能达成,呃,我所说的是科学,什么,你问什么是生产力水平?这个嘛,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

郝启并不是什么学者,甚至也不会教育别人,不过他见多识广倒是真的,而且实力到了他这个份上,记忆什么的都是小事,而奥利维确实又是一个人杰,乃至是英豪,在郝启的话中,他所问就越来越多,所知道得越来越多,疑问也是越来越多,就这样,不知不觉他和郝启已经谈了十多个小时,直到奥利维又饿又渴,差点晕倒过去时,才恍然发现他已经与郝启谈了十几个小时了。

没错,他的预感没错,他现在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是质一样的变化,他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也不屑于回到过去,他已经对眼前的这个世界,或者说眼前的这个时代深恶痛绝了,他在这个时代再多活一天都觉得难受得紧,说实话,到现在这个份上,他知道得这么多,脑海里已经产生了无数的计划,他已经想要彻底改变这个时代了。

“先生……”

奥利维忽然站起来向郝启跪了下来,虽然只是半跪,同时他极为认真的说道:“多谢先生传道,若先生有什么计划差遣,我在所不辞。”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朝闻道,夕可死的原话,但是类似意思的词语却是不少,虽然这是黑暗时代,是愚昧,宗教,仇杀,剥削的时代,但是知识的价格依然昂贵,或者说正因为是这样的一个时代,知识的价格昂贵到天上去了,非是统治阶层而不可得,而郝启所给予的知识,是远超过这个时代不知道多少百年的东西,而且其中尽是精华,是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人验证,多少人为之抛头颅,洒热血才得到的结果,奥利维智慧过人,光是听郝启说起,他就产生了一种面对厚厚铁血,千万人往之的沉重感,这种沉重感是绝对无法作假的东西,所以奥利维才会行此大礼,同时说出了几乎卖命的誓言,事实上,奥利维自觉得还轻了,这些知识那怕不是他获得,只要是有一定智力的人得到,也足以在这个时代功成名就,知识就是力量,这绝对不是什么虚言。

郝启摸了摸鼻子,他倒没什么自觉,一方面是两个时代的巨大代沟,二方面则是他并非类似奥利维这样的智者,所以他就直截了当的说道:“我的原本目的一直未曾变过,解开我来此的目的,解开此世的真实,可惜了那神之手自高自傲,自认为神灵,不屑于与我交流,所以我就不得不釜底抽薪,将他们从神位上打落下来,虽然我实力全盛时根本不必如此麻烦……而且这一行为对这个世界也是好事,黑暗时代……不到来才好!”

奥利维沉默不语,脑海中的思绪却是不停的闪动,自他当年幼时被袭杀之后,还从未有这么一刻如此剧烈的思考着,然后想着想着,一点灵光闪现,奥利维浑身又开始剧烈战栗起来,他立刻急急的问道:“请问先生……先生武力可强?”

郝启愣了一下,就笑着道:“这不是你想问的吧?或者说没有全部问出来吧?你真切想知道的事情是我到底有多强……这实际上涉及到了兵法,战法,政治,经济,人心许多事情的统合,不过你是聪明人,可以提前看出这港口破灭只在旦夕,所以我也可以和你一说。”

“认真来说,我全盛时,至少是现在所有的力量如果都给我,而不是被封印或者被虚拟超脱给吸纳,那么我可以轻松破灭此界,毁灭世界只在一掌之间,类似口吐星河,手搓黑洞,眼发脉冲狂暴射线,乃至是扭转因果,覆灭平行世界,虚空造物,成就造物主的事,我都做得到,不过这些本事离你太远,听过也就罢了,更何况我现在没了这本事,却也不必再提。”

“再说我现在的力量本质的话,估计是初级灭世级可以形容。”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章:坦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