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大伤元气

第六百六十七章 大伤元气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宁王这是要他们去送死啊!坚持一个时辰,那怎么可能呢?再者说,就算他们拼死挡住刘秀军一个时辰,等己方的船只过来了,他们只怕也没有上船机会啊!

见他们四人都站在原地没动,刘防眉毛竖立,怒声喝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本王的命令,你们没听清楚吗?”

王观颤声说道:“宁王,此战我军已败,哪怕……哪怕天神下凡,也……也抵挡不住敌军一个时辰啊!”

刘防闻言,勃然大怒,想都没想,一剑抡了过去。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剑面狠狠抽打在王观的脸颊上。

如果现在不是急需用人,刘防也不会用剑面去抽打王观,而是直接用剑锋砍的了。

王观被打得身子向旁一踉跄,险些趴到地上,再看他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鼓起好高。

刘防怒视着王观,咬牙说道:“再敢扰乱军心,本王要你的脑袋!”说着话,他抬起手中剑,指向马忠、张钧、王昶三人,质问道:“你们也想抗命不成?”马忠、张钧、王昶皆是一脑门子的冷汗。奉命行事是死,不奉命行事也是死,今日,他们似乎无论如何也活不成了。马忠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声泪俱下,哽咽着说道:“宁

王,微臣家中上有老,下有小……”

他话还没说完,刘防已气得一脚踹了过去,正中马忠的胸口,把后者踢了个仰面朝天。

马忠挣扎地正要从地上爬起,刘防一脚踩住他的胸口,剑锋抵住他的脖颈,凝声说道:“贪生怕死的鼠辈!你是不是也想效仿东篱,向刘秀投降?”“宁王,这场仗,我们已经打不了了……”横竖都是一死,马忠把心一横,干脆豁出去了,他颤声说道:“数万将士的生死,现都在宁王一念之间,宁王……宁王带着我们投

降吧……”

“我现在就要你的命!”刘防气得七窍生烟,怒吼一声,举起佩剑,恶狠狠劈砍下去。

噗嗤!随着一声闷响,刘防的佩剑悬停在空中,他的身子好像被人点了穴道似的,僵在了原地。

他先是扫视周围众人,只见人们的脸上皆露出惊骇的表情,他慢慢低下头,只见一截剑尖,从自己的胸膛内透出来。

他猛然睁大眼睛,慢慢扭转回头,只见站于他身后的人正是王观,王观的手还颤巍巍地握着剑柄,而剑锋则已刺透了他的身体。“你……你好大的胆子……”刘防一句话还没说完,人已颓然倒地。王观身子一震,下意识地松开剑柄,刘防身上插着佩剑,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出气多,入气少,眼瞅着

是不行了。

王观脸sè惨白地倒退了一步,对周围众人尖声说道:“我若……若不杀他,我们……我们都得死,今日我们谁都活不成……”

原本冲着王观怒目而视的人们,纷纷低下头,虽然心里难以接受,但也不得不承认,王观说的是事实。

今日之战,己方已全无胜算,继续打下去,不用等船只靠岸,他们已先被刘秀军斩尽杀绝。

马忠从地上爬起,走到刘防近前看了看,后者的身子已然不动了,侧躺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但其中已无神采,只剩下一片死灰。

他吞了口唾沫,抓住剑柄,用力地把佩剑从刘防的尸体内拔出来。

而后,他走到王观近前,看看王观,再瞧瞧周围众人,正sè说道:“王将军说得没错,今日之战,我军已无胜算,再打下去,我们……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是傻子,当然明白王观杀刘防,等于是救了他们,只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马忠又扫视了众人一眼,抬手拍了拍王观的肩膀,说道:“王将军杀宁王乃义举,你这次是救了我们大家啊!”

王观心头一热,眼圈红了,他哽咽着说道:“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我也不会做出这等……这等……”

马忠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地点点头。而后,他幽幽说道:“王将军就好人做到底,送人送到家吧!”

“啊?”王观没明白马忠这话是什么意思,诧异地看着他。

毫无预兆,马忠的手腕突然翻转,原本倒提着佩剑,变成了正握,紧接着他的手臂向前一探,就听噗的一声,剑锋刺入王观的小腹,由他的背后探了出来。

谁都没想到,马忠竟然出其不意地杀了王观。

在场的众人都傻住了,王观也是露出难以置信地表情,张大嘴巴,看着面前的马忠,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这是……”

“王将军,我们的家人都在睢阳,宁王死了,我等向刘秀投降,我们的家人,恐怕都活不成,只有你死了,担起刺杀宁王的罪责,我们的家人才能活!”

马忠的这番话,让王观的身子猛然一震,也终于明白马忠为何会突然对自己下杀手了。

他还想说话,但已经没有力气开口,马忠猛然把刺入王观腹内的佩剑抽出来。王观倒退两步,直挺挺地仰面而倒。

马忠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将手中的佩剑直接扔到王观身上,他对周围众人一字一顿地说道:“宁王不死,我们活不成,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害宁王的王观不死,我们的家人活不成。”众人脸上的诧异、惊骇之sè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酷与麻木,没有一人站出来为刘防或者王观报仇,也没有一人站出来指责马忠哪里做得不对,人们的沉默,等于是

默认了马忠的说词。

事实上,也的确如马忠所说。

宁王可是陛下的亲弟弟,宁王被杀,如果没有人来承担这件事,那么他们留在睢阳的家人,有一个算一个,谁都跑不掉,都得给宁王陪葬。

现在马忠杀了王观,等于是给遇害的宁王报了仇,天子得知此事后,即便悲痛,也不会再把气撒在他们的家眷头上了。

张钧和王昶对视一眼,双双向马忠拱手施礼,说道:“马将军救我等家眷于水火,请受我等一拜!”

见状,周围的众人也都纷纷拱手施礼,齐声说道:“请马将军受我等一拜!”

杀刘防,救下他们的人是王观,而马忠则是杀害王观的凶手,但此时众人却都在拜谢马忠,这便是人性,自私、贪婪,明哲保身。

随着刘防被杀,刘永军将士不再抵抗汉军,纷纷缴械投降,黎阳渡口之战,就此宣告结束。

此战,刘秀军可谓是大获全胜,全歼了八万之众的刘永军,刘永的亲弟弟,宁王刘防,也死在了黎阳渡口。

这一战的大获全胜,可以说是对刘永势力最沉重的一击,大大伤了刘永的元气,也大大打击了刘永的士气。

也正是从黎阳之战后,刘永与刘秀的大汉天子之争,开始陷入全面的劣势。

刘秀取得黎阳渡口之战的大胜,并没有就此停手,他和铫期指挥己方的将士,乘船渡河,直扑对岸的白马津。

已经向刘秀投降的东篱,是白马津的主将,白马津的驻军,皆以东篱马首是瞻。

有东篱相助,刘秀军没费吹灰之力,很顺利便拿下了白马津,另外,留在黄河南岸这边的两万刘永军残部,也被刘秀军杀得大败,多半将士都缴械投降。

如果说黎阳之战前,刘秀势力和刘永势力还处于势均力敌的局面,那么黎阳之战后,胜利的天平已完全向刘秀这边倾斜。刘永策划攻占魏郡的计划,全面失败,不仅折损了十万大军,还搭上了自己的亲弟弟,左膀右臂的刘防,更要命的是,以盖延为首的十万汉军,长驱直入,抵达睢阳,兵

临城下。

以刘永为首的睢阳朝廷,立刻陷入到岌岌可危的境地。

黎阳之战结束后,刘秀把余下的事情交给铫期处理,他自己则带上两位夫人以及羽林卫、京师军,班师回朝。

刘秀的这次御驾亲征,意义非凡,不仅平定了在魏郡作乱的五校军,而且还粉碎了刘永暗中夺取魏郡的计划。

他更是将计就计的消灭了刘永的十万大军,稳定了后方的同时,还大大消损了刘永的实力,可谓是一次出征,达成了多个战略意义。

从此之后,刘永的睢阳朝廷,对刘秀的洛阳朝廷,已然无法再构成直接威胁。

洛阳,皇宫。

刘秀刚回到洛阳,便听说景丹患病的消息。

先前,景丹率朱祐、王梁、祭遵、臧宫诸将攻打弘农,现弘农战事结束,己方已经控制弘农全境,景丹等人业已凯旋而归。

听张昆说景丹病倒了,刘秀关切地问道:“孙卿所患何病,严不严重,有没有让太医去探病?”

在刘秀的大臣当中,景丹算是年纪较大的,刘秀对景丹,既尊敬,又倚重。

景丹原本是上谷郡的长史,他是和耿弇、寇恂、吴汉、王梁等同一批追随刘秀的人,为刘秀平定河北,立下了汗马功劳。

张昆小心翼翼地说道:“太医已经去过了!太医说,大将军年事已高,且太过操劳,需安心休养,才能调理好身子!”

“哦!”刘秀先是轻轻应了一声,而后皱着眉头说道:“我还是放心不下,得亲自去看看。”

自他定都洛阳以来,已经连损了数员大将,先有刘植,后有万脩,现在景丹又病了,刘秀实在是担心得紧。

刘秀换了一身衣服,正打算亲自去骠骑大将军府,张昆进来禀报,皇后求见。刘秀愣了一下,说道:“有请。”

郭圣通从外面走了进来,向刘秀福身施礼,说道:“陛下!”

刘秀不解地问道:“圣通可是有事?”

郭圣通说道:“臣妾听说陛下要去探望景老将军。”

“嗯!”刘秀点点头,说道:“孙卿患病,已有多日未上朝,太医说没有大碍,可我还是不太放心啊。”

郭圣通正sè说道:“臣妾陪陛下一同去吧!”

见刘秀不解地看向自己,她颔首说道:“当初臣妾随陛下征战,老将军对臣妾亦是照顾有加,现在老将军患病,臣妾也心中难安。”说到这里,她眼圈红了。刘秀见状,抬手轻轻抚了抚郭圣通的脸颊。刘秀本身是个非常重情义的人,他的皇后能表现出重情重义的一面,这是他非常乐于看到的,心里也非常的高兴。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七章 大伤元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