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惹是生非

第六百六十九章 惹是生非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宋弘想都没想,说道:“回禀陛下,微臣以为,岑廷尉可胜任!”

刘秀闻言,陷入沉思。在他麾下的众将当中,岑彭的能力毋庸置疑,绝对是名列前茅,要说谁能与吴汉一较高下,岑彭可算一个。

宋弘抬头看了一眼刘秀,继续说道:“不久前,岑廷尉大胜许邯军,生擒许邯,是我方于荆州为数不多的大胜,微臣以为,由岑廷尉替换大司马,最为合适。”

邓奉在南阳造反,有几个重要的盟友,汉中的延岑,南郡的秦丰,堵乡的董訢,再有就是杏聚的许邯。

岑彭率领汉军进攻杏聚,击溃了许邯军的主力,逼得许邯不得不率残部投降,通过这场交战,也能看出岑彭的能力如何。

汉军主力于南阳陷入全面被动的时候,岑彭却能取得一场大胜,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这次刘秀有认真思考宋弘的建议,思前想后,他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就依司空之见。”说着话,他侧头对张昆说道:“拟旨,岑彭于杏聚平贼有功,升任征南大将军,并

任南征军主将,另,执金吾贾复、建威大将军耿弇、建义大将军朱祐、武威将军郭守、越骑将军刘宏为副将,统帅南征军,出兵南阳,平定邓奉之乱!”

“是!陛下!”张昆躬着身子,连忙应了一声。

见刘秀有听从自己的意见,用岑彭替换下吴汉,宋弘暗暗松了口气,他向前躬身施礼,说道:“陛下圣明!”

临阵换帅,无论是对吴汉,还是对南征军的众将士,都是个不小的打击。不到万不得已,刘秀是真的不愿意这么做。

但吴汉在南阳的名声已经差到了极点,继续统帅南征军在南阳作战,遇到的阻力依旧会很大,仗还是会越打越艰难。

刘秀深吸口气,向躬身施礼的宋弘摆了摆手,幽幽说道:“希望,君然能力挽狂澜,扭转我军在南阳不利的局势吧!”

说起来都好笑,刘秀本身就是南阳人,南阳属帝乡,但偏偏是在南阳,刘秀遇到了最大的阻力。

朝议结束后,刘秀的圣旨颁布下去。

岑彭升任征南大将军,并且取代了吴汉,成为南征军的主将,另外,贾复、耿弇、朱祐、郭守、刘宏诸将,也纷纷去往颍川的南征军大营,走马上任。

贾复本就在外征战,先是率部击溃了郾王尹尊,而后又率部击败了淮阳太守暴汜,可谓是连战连捷,士气正盛。一直跟在贾复身边征战的是刘秀的大舅子,yīn识。

接到刘秀的圣旨后,贾复率部向颍川进发,去与南征军汇合。

路上,yīn识对刘秀的圣旨多少有些微词,这段时间,他跟随贾复征战,对于贾复的治军、统兵乃至在战场上的骁勇,都深感敬佩。

他说道:“大司马于南阳作战不利,陛下临阵换帅,可以理解,但让岑廷尉接掌主帅之位,多少有些欠妥。”

贾复听后,淡然一笑,说道:“岑廷尉逼降了许邯,立下大功,陛下对岑廷尉另眼相看,也是理所应当的嘛!”

yīn识正sè说道:“执金吾先是击败尹尊,后又击败暴汜,战必胜,攻必克,要说功绩,岑廷尉只怕远不如执金吾!”

贾复闻言,连连摆手,说道:“次伯谬赞了,复愧不敢当。”他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很是得意。

说起贾复,他追随刘秀的时间也很早了,要文能文,要武更是勇冠三军,无人能敌,但他却十分欠缺大的功绩。

很简单,刘秀很少会让他单独领兵出征,一直都是把贾复留在自己身边,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以前,贾复曾领兵出征过一次,是去真定平定五校军,结果仗是打赢了,而贾复却身负重伤,险些一命呜呼。自那次之后,刘秀就更不敢放贾复单独领兵出征了。

相隔了这么久,直到最近,贾复才再次得到领兵出征的机会。他也确实没让刘秀失望,先下尹尊,再下暴汜,连战连捷,锐不可当。

现在的贾复,多少也是有些飘飘然的。大司马吴汉如何?在南阳还不是受挫了!大司徒邓禹又如何?对阵赤眉军还不是束手无策!

他贾复不是比不过吴汉,比不上邓禹,只是缺少机会罢了。这次他率军征战,无疑是向世人证明了他贾复的能力。

听闻yīn识为他打抱不平,贾复十分受用,人也更飘了。

主将飘飘然,下面的将士们也都跟着忘乎所以,任谁都不放在眼里。贾复麾下,有一位得力勇将,名叫关俊,字苏潼,绰号关奔命。

一听他的绰号,就不难知道他的出身了。关俊出自于奔命军,本为奔命郎,后得到贾复的赏识,他先为校尉,后为偏将军,再后来,被贾复任命为本部的先锋官。关俊作战,是真的有不要命的劲头,上到战场,

那就是奔着和敌人玩命去的。

很多时候,贾复亲帅的主力汉军都不用动手,敌军已先被做先锋官的关俊击溃。对于关俊,贾复是宠信有加,与之称兄道弟。

贾复军进入颍川后,关俊依旧是担任先锋官,走在前面。不日,关俊率部抵达颍川郡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城阳翟。

目前,颍川郡已归属于洛阳朝廷,汉军到了阳翟,和回到了自家没什么分别。关俊部虽然扎营于城外,但将士们大多都跑进阳翟城内玩乐。

关俊也不例外,带着几名亲信,穿着便装进了城。颍川一直都是人口最为密集的地区之一,工业、农业、商业都很发达,作为郡城的阳翟,更是热闹。

一直在外征战的汉军将士们进到阳翟之后,都看花了眼,三五成群,四处游玩。关俊和几名亲信,去到阳翟最大的一家赌馆。

关俊这个人,大的毛病没有,但就是好赌,嗜赌如命。

在军中限制太多,而且周围都是袍泽兄弟,他也不好意思放开手脚去赌,现在到了阳翟,他如同脱缰的野马。

赌馆内,关俊玩的是赌大小。刚开始,他连赢了好几把,这下子把他的赌瘾彻底勾了出来,他下的赌注也是越来越大。

不过他的手气,似乎在前几把都用光了,接下来,关俊是一输再输,把自己口袋里的钱输了个精光。

和他一起的几名亲信见状,偷偷拉了拉他的衣服,小声劝说道:“将军,还是别再赌了。”

一听这话,关俊的眉毛都竖立起来。他已经输了这么多的钱,怎能就此停手?他沉声说道:“你们身上带钱了吗?都给我!”

“将军……”

“快点拿出来!”见亲信们都是犹犹豫豫、磨磨蹭蹭的,关俊颇感不耐烦地催促道。

几名亲信无奈,纷纷掏出自己的钱袋。不等他们递过来,关俊一把抢了过来,将几只钱袋里的钱币都倒在赌桌上。

庄家乐呵呵地看向关俊,笑道:“兄弟的钱不少啊,怎么样,我们来赌把大的?”

关俊哼笑出声,把自己面前的钱,全部推了出去,押在‘大’上。他说道:“我就和你赌‘大’!”庄家扬了扬眉毛,笑道:“爽快!”说着话,他开始摇骰子,骰子落定,周围众人定睛一看,一一二,是小!庄家低头一看,对关俊笑道:“兄弟,看来你今天的运气不怎么

样嘛!”说着话,他伸手就要去拿关俊下的赌注。他的手指刚碰触到钱币,就听啪的一声,一把带鞘的佩剑压在他的手背上。庄家缓缓抬头,看着拿剑压住自己手的关俊,皮笑肉

不笑地问道:“怎么的,兄弟?可是输不起了?”

关俊冷哼一声,将压住庄家手背的佩剑慢慢抬起,然后将佩剑直接拍子赌桌上,说道:“我再跟你赌一把!”

见状,几名亲信的脸sè同是一变。对于他们来说,武器就是吃饭的家伙,现在关俊要把武器押在赌桌上,他是不是疯了?

人们连连拉着关俊的后衣襟,暗示他不要再赌了。

可关俊好像毫无感觉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面的庄家。

庄家看看关俊,再瞧瞧被他押在赌桌上的佩剑,缓缓拿起,感觉沉甸甸的,握住剑柄,稍微向外一拔,剑身出鞘一截,与此同时,寒光乍现,杀气逼人。

这不仅是一把好剑,而且还曾杀过人,沾过血,所以杀气也格外的重。

看罢关俊的这把剑,庄家点头应道:“好!我们就再赌一把!如果你赢了,桌上的钱,都归你,如果我赢了,这把剑就归我!”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双方立好了约定,庄家拿起大碗,开始摇骰子。

这次关俊没有提前押注,等对方摇定,放下装骰子的碗,关俊沉吟片刻,又与庄家对视了一会,依旧将佩剑押在‘大’上。

庄家一笑,慢慢将上面的碗拿掉,周围众人无不伸长脖子,向碗内看去。

二二三,还是小!庄家看罢,哈哈一笑,说道:“兄弟的运气,实在不好啊!这把剑,我就收下了!”

说着话,他伸手要去拿剑。关俊抢先一步,把佩剑抓住,收了回来。见状,庄家愣了一下,而后歪着脑袋笑了,问道:“兄弟这是输不起了,想用抢的?”

关俊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使诈!”

庄家摊开双手,说道:“我使诈?兄弟,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关俊凝声说道:“连开了七次小,你当我是傻子不成?”

庄家哈哈大笑,说道:“只是连开了七次小而已,你问问在场的人,都见过多少次的连开?”

“我见过连开过十七次小!”

“我还见过连开二十一次大呢!”

“……”周围的赌客们七嘴八舌地纷纷说道。

庄家耸耸肩,乐呵呵地看着关俊,说道:“兄弟,你都听到了吧?连开七次小,那是很正常的,并非我用诈啊!”

此时,关俊也后悔了,后悔自己太冲动,竟然把佩剑都赌上了。如果真把佩剑输掉,他还有何脸面回军营?此时,他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你就是在用诈!”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九章 惹是生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