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五章:霸王之姿

第二十五章:霸王之姿

库夏大帝加历西迦最近实在是心神不宁,本来他一直觉得这个所谓的心神不宁一定是和光之鹰有关系。

作为使徒,本质上其实是神之手的眷族,是的,并非是深渊的眷族,而是神之手的眷族,这两者之间其实有着质一样的区别。

作为库夏的皇帝,加历西迦借助使徒化夺得了帝位,但是作为这个世界最强帝国的皇帝,而且自身一直都没有安全感,暗中畏惧着周围人,从而变本加厉残暴的他,暗中一直都有调查关于使徒,关于神之手,关于深渊,乃至是调查关于千年前那个统一帝国的事情。

集合了一个帝国的人力,物力,财力,加历西迦能够做到非常多的事情,比如收集情报,比如招揽能人异士,比如制造人工贝黑莱特等等,这些事情都不是普通单独使徒,那怕是顶级使徒能够完成的事情,而加历西迦却完成了这些,他收集到了许多关于使徒,关于神之手,关于千年前帝国,关于幽灵界,关于深渊的情报与信息,同时还招揽了一名强大的魔法师作为他的妖兽军团团长。

就如前言所说,加历西迦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人,这和他的曾经经历有关系,作为库夏皇室,而且是库夏最具备继承权的一人,宫廷龌龊的内斗自然是不可能少的,险死还生的他不得不使徒化才存活了下来,这就让他对周围一切的畏惧到达了极点。

在黑暗中苦苦挣扎的人,要么就如同格斯一样拼尽全力去寻找光明,要么就如同加历西迦一样同化为黑暗,事实上,原著中当加历西迦发现格斯有着献祭烙印时,曾经第一时间招揽过格斯,其理由未必没有这样的想法,同为黑暗中的人,彼此之间所选择的道路却是两条。

而正是靠着这种不安全感,加历西迦连使徒化本身,以及赋予他使徒身份的神之手都不会信任,那怕那种臣服感自内心中迸发,他也依然选择了与光之鹰对抗。

所以,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都以为自己的不安来自于光之鹰,为此他还做了许多的准备,试图依靠他的准备来对抗光之鹰,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不安并不是来自光之鹰,至少不是全部来自于光之鹰,而是来自于眼前这个男人,一个人类……

异乡者,这是他的称号,原名似乎是名为郝启的一个男人。

这个异乡者可不得了,从加历西迦得到的情报信息来看,他至少曾经做过两件大事,第一件就是打败了左德,那个名为不死之左德的顶级使徒,第二件事则是他攻击过光之鹰,而且切实的伤害到了光之鹰。

要知道,这个异乡者可是一个真实的人类啊,并不是使徒,也不是冥府魔道,更不是魔法师一系,他就是一个人类,却拥有着对顶级使徒压倒性的绝对力量,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强者,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个异数。

对于自己的大敌光之鹰,加历西迦不可能不去调查与了解,再加上他身边还有一个极强的魔法师,所以他自然知道光之鹰到底意味着什么。

现在受肉后的光之鹰,作为曾经的神之手,他受肉之后在这物质界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整个世界的命运节点都会不由自主的向着他集中而去,他是立于因果律与命运之上的存在,他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拥有着举世无匹的强运,是立于军阵与战场上都会箭矢刀剑无法加身的神灵身份,是此世任何存在都无法伤害的人。

但是异乡者伤害到了他,看似似乎只是轻轻打了一拳,连重伤都算不上,但其本质意义却并不如表面上所显示的那样简单,这意味着异乡者是同样立于因果律之上,又或者说异乡者不受因果律的束缚限制,就和普通人遇到幽灵鬼怪,或者是魔法师遇到幽灵鬼怪一样,一个是完全无法伤害,一个则是可以抵御伤害,那怕是最弱的魔法师,仅仅只能够略微的抵御最弱的幽灵鬼怪,但这就是零和零以上的区别,是有和无的超级质变,异乡者的存在,对于使徒和神之手来说已经不亚于超级风暴一样的存在了。

“异乡者……来找朕,是为了取下朕的首级吗?”加历西迦高坐王座上,低头看着正从宫殿外一步一步走来的异乡者,而在他发话之前,他的宫廷护卫居然对这个异乡者视而不见,就仿佛眼前根本没人一样。

郝启看着王座上的加历西迦,他摇摇头道:“虽然从剧情上来看,直接干掉你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我并不知道在此世中,世界树的出现是否是因果律限定的,还是神之手强力推动的结果,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不能够盲动,比如将你给杀了,神之手立刻选定别的顶级使徒来创造世界树,这样的话我的计划就没法实现了,所以想来想去,还是不杀你为好。”

“哈哈哈哈……”加历西迦忽然仰头大笑了起来,笑了半响,他才大声说道:“真是狂妄啊,异乡者,你真的确定能够打败朕吗?号为恐帝的朕,可不是仅仅依靠强运,仅仅依靠神之手位格的光之鹰可比的啊!”

郝启摊开手,也懒得去争辩或者解释什么,只是说道:“我来此是为了和你对话,当然了,如果你选择武力,那我们就先从武力开场也没问题,选择我给你了,你的答案呢?”

加历西迦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朕并非刚愎之主,你面见于朕,想要和朕对话什么?朕姑且一听好了。”

郝启一笑,就说道:“那我们先从交换情报开始如何?我知道你在成为使徒后,心里一直都对神之手乃至对深渊戒惧中,所以一直都有收集它们的情报,而我恰好知道一些它们的情报信息,也从冥府魔道与魔女一系哪里知晓了一些,不如我们交换一下情报,这对你也是有利的事情吧?”

加历西迦又沉默了一下,就点头对郝启说道:“准你奏来。”

郝启懒得去计较这些,就对加历西迦说道:“我先说一下我所知晓的事情,看看这其中是否有你所不知道的信息……”

接着,郝启就将他所知晓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特别是从魔女,从骷髅骑士哪里听闻的一些事情,包括了对千年前统一帝国的猜想,以及对世界剧变的猜想说了出来。

好半天后,加历西迦忽然说道:“……不对,使徒并非直接来源于深渊。”

郝启眼睛一亮,立刻问道:“哦?不然呢?使徒死亡时可是会直接被深渊吸走,连尸体都无法保存完好啊。”

加历西迦就说道:“没错,使徒本质上确实和深渊连接着……达尔巴,你来为异乡者解释一下吧。”

郝启就看向了加历西迦的王座旁,在哪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郝启的眼睛却是一动不动,数秒后,一个浑身干瘦的老者从黑暗中站了出来,他先向加历西迦鞠了一躬,然后才看向郝启道:“名不虚传啊,异乡者,你似乎可以看破幻术。”

郝启摇头道:“不,是可以看破虚妄,但是争论这个没意义,回到刚刚的话题,什么叫做使徒并非直接来源于深渊?我没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名为达尔巴的老者就直接说道:“根据我与大帝这么多年的实验与猜测,我们基本上确认,使徒其实只是神之手的眷族,而非是深渊的眷族,这中间其实有着质一样的差别。”

郝启顿时陷入到了沉思中,半响后才点头道:“嗯,这么一说的话,一些事情倒也确实说得过去,还有吗?”

达尔巴就继续说道:“就我个人的猜测来看,深渊的本质是一种灵魂,负面,以及未知所构成的超级凝合体,它深居于幽界最底层,是这个世界一切灵魂的最终归宿,其本质上是一种自然现象,但是在千年之前,第一个神之手诞生了,我们尚不清楚第一个神之手诞生的内幕和细节,或许真如你所说,是一种将唯物世界转变为半唯物,半唯心世界的剧变吧,但是自那以后,深渊变得了不同。”

“其最大的不同是,深渊开始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魔气,会侵染任何与之接触的存在,不管是幽灵界的原住民也好,还是物质世界的生灵也好,只要是有灵魂的存在,都会被其侵染,不过相对于已经灵魂稳固的存在来说,这种侵染只会让其精神产生变化,使其精神发疯发狂乃至是失魂,但是对于灵魂不稳固,或者没灵魂的生物来说,这种侵染则会使其肉体产生剧烈的变化,魔物化,或者使徒化。”

郝启立刻就说道:“这就是你们鬼人军团的来历吧?将孕妇投入到人造魔子宫,那人造的贝黑莱特里,然后诞生出鬼人婴孩来,是吧?”

加历西迦与达尔巴并不意外,或许人造魔子宫,人造的贝黑莱特对外界来说是绝对的隐秘,但是对于更高层次的他们来说,无论是神之手,还是这个可能与神之手同等地位的异乡者来说,都不是多隐秘的事,达尔巴就点头说道:“但这只是本能的侵染,就如同沼泽里的毒气一样,对于吸入的生灵无差别的杀死,这并不由意志来改变,而且由此诞生的使徒是残缺的,与真实的使徒,特别是如大帝这样的顶级使徒根本没有可比性,所以我们有了这样一个猜测。”

“深渊的变化是千年前那场剧变后才出现的,不管是如同异乡者你所认为的唯物世界变为半唯物世界,那时候深渊才诞生,还是深渊早就已经存在,只是在那个时候才产生了突变,总之,随着第一名神之手的出现,深渊产生了意识来,虽然这个意识仅仅只是泛意识,但是毫无疑问,深渊之神诞生了。”

“而作为深渊的直系眷属的,正是神之手,神之手在幽灵界中拥有着神一样的地位与力量,它们可以有限度的操控深渊之力,而这个操控的结果就是使徒,它们将贝黑莱特抛入到了物质世界,这是一种钥匙,只有能够激活钥匙的人持有时,才能够打开大门,而其打开的大门就是间隙,一种介于物质世界与幽灵界的中间空间。”

“在哪里,神之手将进入者的欲望,邪念,混合着它们心底里最深层次的希望一同送入深渊,然后借着进入者献祭自己最心爱之物的献祭,使用深渊的力量彻底改造它们,将它们变成了具备物质实体的幽界存在,而这个存在就是使徒了。”

“但是纵观整个过程,其实所谓的使徒根本没有与深渊直接接触过,这中间的所有过程其实都是借由神之手的力量来进行勾连,是神之手用深渊之力来塑造出以它们为主的眷族的过程,换言之,使徒其实只是神之手的眷族,而非是深渊的眷族,真正的深渊眷族其实是神之手才对。”

郝启想了想,这才点点头,同时他也说道:“所以,你们才会造出了人造贝黑莱特,对吗?你们的打算是,将大量的使徒缝合起来,依靠它们与深渊的连接,破开物质世界与幽灵界深处的空隙,然后让恐帝你以使徒之身直接深入到深渊之中,错开神之手对深渊的控制,直接化为深渊的眷族,对吗?”

加历西迦与达尔巴彼此对望,加历西迦点头承认道:“没错,这确实是我的打算,神之手是立于因果律顶点上的存在,而我虽然是使徒中的上位者,但是与它们的本质有着巨大的差距,那怕是我现在还没有直面光之鹰,但是在之前光之鹰受肉成人的瞬间,我的身与心都迸发出了极大的喜悦,这喜悦要让我臣服于他,但是……这怎么可能!!”

“朕是库夏大帝,朕是最强帝国的皇帝,怎么可能臣服于其它存在!?那怕那个存在是神灵都不行!”

加历西迦的话语如雷霆,而且在半空中真实的出现了雷霆痕迹,它是最为顶级的使徒,甚至可以有限度的操控雷霆,这是在别的使徒中前所未有的能力,甚至郝启认为,若是没有神之手亲自受肉降临,他就是此世最强的使徒了。

“原来如此……”

郝启沉思了一下,这才说道:“那你们有想过吗?为什么自一千年前的剧变后,直到如今为止也只有五名神之手?每两百多年才会诞生一名神之手,而且神之手所得到的贝黑莱特与普通使徒所得到的贝黑莱特是不同的,神之手的贝黑莱特甚至被称为霸王之卵,这其中的可能性你们想过吗?”

加历西迦和达尔巴都未开口,良久后,达尔巴才说道:“我们有过猜测,但是都未曾得到过验证,其中我们觉得最可能的一个可能就是……”

“能成为神之手的人类,都有某种独特的特质,只有这种特质才能够承受深渊之力的直接灌输,而非是如普通使徒那样需要隔一层的力量,而这种直接灌输……”

郝启忽然打断了达尔巴的话道:“你并不具备吧,恐帝……”

“你并没有霸王之姿,对吗?”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霸王之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