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六章:天命

第二十六章:天命

纵观原著,别的四名神之手过往郝启并不清楚,但是光之鹰,也就是格里弗斯,他确实是有着某种潜质的。

格里弗斯这个人其实充满了矛盾点,不过郝启现在关注的并不是他的思想和行为,而是他本身的一些特质,比如格里弗斯充满了野心,妄图以平民之身夺取自己的国家,这在类似欧洲中世纪黑暗时代的世界中,几乎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别说是拥有自己的国家了,那怕是从平民成为贵族,这都需要天大的机缘与绝强的实力才可能做到,而且最多也就成为一个小贵族而已,这已经是极限了,除非你用十几代人的奋斗,一代一代累积,而且每一代人都至少有中上人之姿,这才有可能夺取到属于自己的国家,也只是有可能。

但是格里弗斯却妄图以自己一个人,一代人的力量就去夺取属于自己的国家,这个野心对于这个时代和世界观来说,简直就是上天了。

而除了野心以外,他还具备着远超越常人的能力,军事能力,政治能力,商业能力,组织能力,乃至是个人武力等等,他都属于人上人之姿,是那种被人所称颂的天才的人物。

不单是这些,他还拥有着绝强的运气,要知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还是实力里很大的一部分,这些总总综合起来,他真的有着夺取自己国家的可能性,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存在。

郝启认真想过,平心而论,以格里弗斯的能力,若是去到类似中国古代乱世时期,他真的有可能成为一代开国太祖,当然了,也只是可能,毕竟每一代的开国太祖基本上都是人杰中的人杰,个个都是英豪,都是真龙,格里弗斯的能力确实很强,但是要与这些真龙相争,成败也在五五之数。

抛开别的四个神之手不谈,光以格里弗斯来理解神之手,同时加上独属于神之手的贝黑莱特,那被称为霸王之卵的东西,郝启有了这么一个猜测……

“你们都知道我是异乡者,在我的故乡,并不是这个世界,在哪里的历史上有过许多个统一整个大陆的朝代,每一个朝代的开国皇帝都可以称之为太祖,在我们的文化认识中,这些太祖都可以称之为真龙,是属于那种天命所钟,具备着命运的主角,是天命让其成为皇帝的。”

郝启对加历西迦和达尔巴说道:“同样的,霸王二字在我们的文化中也有类似真龙的理解,这二者可以是对等的存在,我所知道的格里弗斯,在成为神之手之前,他就类似于我故乡中对真龙的形容,足智多谋,知人善任,军事天才,更懂得政治经济,而且他还具备着强运,恰逢米特兰与敌国的战争焦灼,恰逢这一代国王只有一个女儿,而且还与他情投意合,这些总总综合起来,其实他是具备成龙可能的,而且可能性极大。”

“成龙?”加历西迦显然不理解郝启口中的真龙的意思,这个世界也是有龙传说的,不过这个世界的龙是属于最凶猛的怪物,是属于天灾范畴的存在,而郝启所说的故乡,也就是他成长的前世中国历史,龙则是神话后的存在,是皇帝的尊称。

加历西迦想了想道:“也就是霸王之姿,对吧?一千多年前统一了整个陆地的最强国度的皇帝,你认为光之鹰其实是可以统一所有国度的吗?”

郝启直接点头道:“若是只有物质世界,若是没有更强力的存在改变或者引导因果律,那么格里弗斯真的有着一线可能性,所以我有了这么一个猜测……”

“在我故乡的文化中,所有能够成真龙的存在,都具备着天命,你们可以想象为因果律中的必然性,也就是不管其经历过任何苦难,又或者遭受到什么样的失败,最终都会必然性的成功,而我的猜测就是,所有能够成为神之手的人,或许就是这一千多年来,有着能够成就霸王,能够统一诸国的天命之选,其余那些神之手我不知道,但是格里弗斯确实具备着这种可能性,只要他真实的夺取到了第一个国家,依照他的性格与他的能力,以及别的那些贵族与国王对他的敌视,若是没有外界更高层次的力量干涉,那么他真的有可能在老死之前统一诸国。”

“然后,两位请仔细想一想,作为一个统一了所有国家的至高无上皇帝,他能够忍受圣教对其的指手画脚吗?别说圣教了,甚至连圣教所宣扬的神灵都会成为其障碍,君权神权本就是彼此敌对的两方,神权强大,君权就必然弱小,反之亦然,除非是神权君权合二为一,也就是我故乡里的天子,既是神权又是君权,否则这两者其中一方的强大,必然就会打压另一方,而作为统一了整个陆地的皇帝,你们觉得这样的皇者能够允许神权强大?第一时间就会限制神权,甚至更为强势一些,君权更强大一些的,直接抹去神权都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皇者之怒,足以分山填海,集众的力量之大,除非是神之手亲自受肉,并且携带着在幽灵界中的神之力量,直接给予神罚,以物质世界的毁灭与破坏,强行打破这集众,否则单靠物质世界的无魔或者低魔程度,怎么可能与这样统一了诸国的皇帝对抗?一令之下,上百万人行动,横推使徒军团,强行更改信仰,乃至是抹除信仰,若是见识更大一些,知晓得更多一些的,更会彻底稳固物质世界,完全否认唯心世界,若是再比照我之前的猜测,神之手与深渊存在的根基就会被彻底否认,它们即便不会消失,也必然会陷入到极端衰弱中,若是这个皇者霸王接下来几代的子嗣继承人又是英豪,最多三代之治,那就会重新展现神话里的绝地天通,那时,物质世界将真正的,彻底的无魔化,真实的转变为唯物世界观了。”

加历西迦和达尔巴听闻着郝启的推测话语,虽然里面有一些名词他们听不懂,但是结合前后语,大体上的意思他们却是懂得,而越听,两人的身躯就越是战栗,直到郝启全部说完,两人的表情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既是震撼,又是惊骇,更有着某种狂喜,当然了,狂喜神sè的人是达尔巴,他是魔法师一系,不过和正统魔法师不同,他更多倾向于研究深渊,使徒,邪魔一类的邪魔法师,但即便是邪魔法师,他也是魔法师,类似于郝启所知道的科学家,对于这一类涉及到他研究的真实时,他的热情要远大于别的一切。

“你有证据吗!?”达尔巴立刻问道。

“怎么可能有证据,不过这中间其实可以找出一些不合理来,或者说被引导的痕迹。”

郝启想了想说道:“我想你们应该对格里弗斯成为神之手前的过往有过调查吧?无论是他成为贵族前的战场表现,还是他手下的鹰之团,又或者导致他成为神之手之前的牢狱之灾,我想你们应该都有所了解,对吧?那么我想请问你们,神之手最擅长什么?”

加历西迦和达尔巴又一次彼此对望,达尔巴先说道:“制造使徒?利用因果律?还是纵观时空?”

郝启不语,加历西迦忽然说道:“是人心啊……”

“是啊,就是人心。”

郝启点头肯定道:“从圣教的成立到兴盛,无一不说明了神之手对人类人心的掌控,可以是假借梦境,可以说假借征兆,甚至是直接用力量在人类意识中产生出所谓的启示等等,足以让愚昧的人将它们当成神灵,然后指导他们成立圣教,到现在时已经可谓是席卷大陆了,那么……由它们在背后一步一步引导,一个本就对自己女儿过于关注的国王,变成恋女变态,同时对所有染指他女儿的人赶尽杀绝,这真的很困难吗?”

“再仔细想一想,以格里弗斯的智谋与谨慎,那怕当时因为格斯的离去而心神大乱,但是基本的警觉不可能消失,而且事关他的生死性命与平生报复,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发现?虽然这些事情都是他们的亲身经历,但是事后仔细去推论细想,这中间的猫腻其实非常明显,好几处地方都有动手的痕迹。”

加历西迦喃喃的念叨:“是了是了……霸王之姿,皇帝,国王,神之手,使徒……是了是了……”

郝启这时就看向了加历西迦道:“甚至连你,都有一丝可能都说不定,当然了,你的天命肯定不如格里弗斯,但是你肯定也具备着某种程度的天命,否则你的使徒化实力不可能会比绝大多数的顶级使徒还要强大。”

“所以我就有了这个猜测,神之手,或者说深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总之,它们一直在扼杀具备天命者,其中弱小的天命者就让其使徒化,比如你,比如左德,比如目前新鹰之团中我记得有一个北方的著名将领,你们或许都具备着某种程度的天命,或多或少,而具备着霸王之姿的,有着统一整个大陆资格的皇者,就潜移默化中改变其周围人,或者其敌人或者同盟的思想,然后让其陷入到绝对绝境里,再让其神之手化,从而截断其天命。”

“你仔细回想一下你成为使徒前的经历,以及成为使徒的契机,这样推论之下其实就很清楚了,要你们使徒,或者格里弗斯亲口承认,并且亲自献祭的,其实根本不是你们最重要之物,而是你们的天命!!”

“深渊和神之手,它们没办法奈何天命,因为这个天命很可能是物质世界的本能反击,那么它们所能够做的就是让携带天命的人堕落化,至于献祭最重要之物,其实不过是打开你们的心里最深的心扉,彻底消除一切抵抗,然后才能够从你们哪里夺取到属于你们的天命,而万物都是有得有失,你们给予了你们的天命,神之手就借着深渊给予你们力量,不过这个力量有着巨大的缺陷罢了,所以天命越重者,成为使徒就越强,至于有着绝顶天命,可以成为皇者的存在,数百年可能才有一个,这样的人,其天命之大是神之手都无法剥夺的,而且干扰这样人的天命,一定会被反噬,这个反噬估计连神之手都无法抵抗,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予其深渊眷族的身份,换言之,就是让其成为神之手……”

“霸王之卵,霸王之姿,千年前的统一帝国,英雄豪杰,使徒,神之手……当真是好算计!!”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天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