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南阳再败

第六百七十五章 南阳再败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南征军兵分四路,岑彭、贾复、王梁三路进展顺利,成功攻占了新野、湖阳、平氏。

唯独进攻育阳的朱祐这一路,在攻城中受到巨大的阻力,久攻不下。

就在岑彭、贾复、王梁打算率军去增援朱祐的时候,宛城那边突然传来消息,邓奉亲帅主力大军,正在强攻宛城。

得知此事,岑彭立刻给贾复、王梁、朱祐传书,命令他们三路兵马,随自己一同奔赴宛城,既是解宛城之危,更是与邓奉军主力决一死战。

贾复和王梁都有遵照岑彭的将令,率部去往宛城,唯独朱祐没有遵从命令,留在育阳这里,继续攻城。

与新野、湖阳、平氏相比,育阳距离宛城最近,按照朱祐的打算,他先攻下育阳,然后再出兵救援宛城也来得及。

朱祐这么做,就纯属在争面子。另外的三路大军,都成功完成了既定目标,唯独他这一路,毫无进展,拿育阳束手无策,他有何脸面去和岑彭、贾复、王梁相见。

而且,朱祐可是官拜建义大将军,要知道在将军的前面加个‘大’字,那可就不是普通的将军了。战时,将军只有权统帅一部,而大将军,则可节制数路将军。

岑彭本为廷尉,刘秀任命他为南征军主帅之后,才封他为征南大将军。

也只有大将军才有权统帅这么多的兵马,不然的话,岑彭以廷尉的身份担任主将之职,名不正,言不顺,也难以服众。

刘秀称帝后,立刻就封了朱祐为建义大将军,可见刘秀对朱祐的看重。不过刘秀的做法,却让朱祐倍感压力。军中更是有不少人在私下里议论,说朱祐之所以能官拜建义大将军,并非靠真才实学,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完全是因为他和陛

下的私交好,两人是发小,又是同窗,陛下在舂陵起兵的时候,朱祐就跟在陛下身边鞍前马后,是混资历混上来的。

这些风言风语,朱祐表面上好像完全不在意,实则有听进心里。这次出兵南阳,朱祐早已打定了主意,自己定要建功立业,以功绩来封住所有人的嘴巴。

结果实际的情况却很残酷,己方兵分四路,唯独自己这一路作战不利,毫无进展,朱祐的心里哪里能接受得了?

知道了邓奉正在强攻宛城的消息后,岑彭、贾复、王梁三路大军都在向宛城进发,唯独朱祐这一路,留在育阳这里没动,继续强攻育阳。

朱祐心急,在攻城的时候也使出了全力,不惜亲自上阵指挥。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朱祐军的背后,突然杀来了邓奉军的主力。

统帅邓奉军主力的人,不是邓奉,而是邓奉的弟弟,邓终。

邓终率领着主力大军,由正在攻城的朱祐军背后杀出来,把朱祐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朱祐见势不妙,立刻派人去往宛城,向岑彭求援。此时,岑彭、贾复、王梁三路兵马已经合兵一处,正在与邓奉交战。

听闻朱祐在育阳遭到敌军主力的袭击,岑彭不由得倒吸口凉气,如果邓奉军的主力在育阳,那么在宛城这里,这支由邓奉亲自统帅的兵马,又是什么来头?

转念一想,岑彭恍然大悟,己方上当了。现在邓奉统帅的这支兵马,极有可能是延岑、秦丰、董訢的兵马。

只是现在他想明白这一点也晚了,以岑彭为首的南征军主力,被邓奉统帅的联军死死拖住,根本撤不下来,也没有机会去往育阳援助朱祐军。

朱祐军在育阳这里,孤立无援,独自面对邓奉军主力的大举进攻,要命的是,育阳城内的邓奉军还主动杀出城来,与邓终大军来个内外夹击。

在被敌人内外夹击的情况下,朱祐军苦苦鏖战了一天一夜,终于支撑不住,全军溃败,三万将士,彻底被打散了,死伤无数。

十几名侍卫护在朱祐身边,看着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敌人,侍卫们急声说道:“大将军,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此时,朱祐已然是心灰意冷,三万将士,在自己的手里被打光了,自己有何脸面去见岑彭,又有何脸面回洛阳见陛下?

想到这里,他仰天长叹一声,说道:“也罢!当年祐追随陛下,于南阳起兵,今日殁于南阳,也算死得其所!”

“将军——”

朱祐向周围的侍卫们挥挥手,说道:“你们走吧!倘若有幸能活着回到洛阳,见到陛下,可告于陛下,祐虽无能,却未辱汉家之威名!”

说着话,他拿起长刀,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催马冲了出去,直奔前方杀来的敌军而去。

长刀在空中画出一道长长的电光,闪入人群当中,血光喷射出一片,数名邓奉军兵卒被刀锋扫倒在地。朱祐策马冲入敌军人群,长刀挥舞开来,左突右冲。

但他只一个人,武力再高强,也无法扭转汉军的败局。向朱祐这里扑来的敌军数量越来越多,朱祐只一个没留神,被拖拽过来的绊马索绊了个正着。

就听噗通一声闷响,朱祐连同胯下的战马,一并摔倒在地。周围的兵卒以为有机可乘,蜂拥上前。趴在地上的朱祐怒吼一声,抓起长刀,抡起来向外一挥。沙!刀锋撕开他周围一圈敌军的胸膛,七八名涌上来的兵卒胸口喷血,颓然倒地。这时候,一直守护在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朱祐身边的十几名护卫从人群当中冲杀出来,到了朱祐近前,将他

四周的敌军暂时杀退。

其中一名护卫跳下战马,把缰绳递给朱祐,急声说道:“将军快走!”

朱祐看着这些拼死都要保护自己的弟兄,眼圈不由得一红,还没等他说话,突然之间,人群里有人哈哈大笑,说道:“走?今日,你们谁都走不了了!”

随着话音,邓奉军兵卒纷纷向左右分开,从人群里面,骑马出来一行人,为首的一位,朱祐太熟悉了,正是邓终。

看到邓终,朱祐眼中寒光一闪,咬牙说道:“是你!”

“朱祐,我们好久不见了!”邓终看向朱祐,乐呵呵地说道。此时,他完全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事实上,此战他也确实是打赢了。

“你这个白眼狼!”朱祐狠声说道:“陛下待你等不薄,你等却做出反叛之举……”

不等朱祐把话说完,邓终向他连连摆手,冷笑着说道:“朱祐,我们之间就别再说这些废话了!”

他向四周环指一圈,说道:“你也看到了,你的部下,死的死,逃的逃,现在就只剩下你了,那么,朱祐,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呢?”

“老子先要你的命!”朱祐气极,怒吼一声,持刀便要向对面的邓终冲杀过去。

他旁边的几名侍卫说道:“将军,让小人先行!”说着话,这几名侍卫催马冲向邓终。

只是他们冲上来的快,倒下的更快。邓终背后的骑兵,纷纷端起弩机,乱箭齐发。朱祐的这几名侍卫,连人带马的被射翻在地,当场毙命。

见状,另有几名侍卫向朱祐拱手说道:“将军,小人先行一步!”话音未落,他们也催马冲向邓终。

这完全就是自杀式的冲锋,但即便明知道是死,他们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啪、啪、啪!弩匣的弹射之声不绝于耳,紧接着是噗通通的倒地声,数名护卫,无一幸免,全部被射杀在地。

最后倒下的那名侍卫,还拼尽全力,将手中的长矛向邓终狠狠投掷过去。

邓终坐在马上,连躲都没躲,哼笑出声,将手中的佩剑随意地向外一挥,啪,飞来的长矛被挡开,打着旋,横飞出去。

他乐呵呵地看向对面的朱祐,笑问道:“朱祐,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也想和他们一样,要自寻死路?”

看着手下的兄弟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惨死,朱祐眼珠子都红了,他大吼道:“邓终,我要你的命!”

朱祐持刀向前冲出。他来没到邓终的近前,斜侧方,突然飞射过来一支弩箭。

弩箭不是冲着朱祐去的,狠狠钉在了马脖上。战马嘶鸣一声,轰然倒地,骑在马背上的朱祐,受惯性使然,向前连连翻滚。

等他的身子在地上停下来,举目再看,他竟然已经轱辘到邓终的战马前。朱祐还打算从地上爬起,将面前的邓终斩于刀下,这时候,一大群的兵卒蜂拥而来,一杆杆的长矛,死死逼住了朱祐。朱祐不管不顾的想将周围的长矛打开,兵卒们齐齐

用力,以长矛将朱祐死死禁锢住。朱祐挣脱不开众人的禁锢,怒极嘶吼,一名绕到他背后的兵卒,用长矛的尾端,狠狠砸在朱祐的后脑上。

他闷哼一声,就觉得眼前发黑,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倒。邓终低头瞅了一眼朱祐,甩头喝道:“拿下!”

随着他的话音,有兵卒提着绳索,走到朱祐近前,拉肩头拢二背,把他捆绑个结结实实。

而后,邓终下令,全军撤退,至于育阳,己方也不用再守了,城内的将士,全部随主力撤离。

育阳这边的战事告一段落,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宛城。邓奉是先一步得到的消息,得知己方在育阳获胜,他立刻下令,全军死守营盘,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战。

岑彭等人急于去育阳救援朱祐,也没有强攻邓奉军的营盘。他们在去往育阳的半路上,遇到了溃败下面的朱祐军残部。

向残兵败将们一打听,岑彭等人这才知道,朱祐在育阳已经战败,就连朱祐自己,也被邓终统帅的兵马生擒活捉。

这场发生在南阳的交战,无论是对于南征军,还是对于洛阳朝廷,都是个沉重的打击。

洛阳朝廷临阵换帅,让岑彭替换下吴汉,结果岑彭统帅的南征军,进入南阳没多久,就吃了一个大亏,要命的是,朱祐还被邓奉军给抓了。

虽然朱祐的被擒,主要的责任还是在朱祐自己身上,他没有听从岑彭的调令,但堂堂一名大将军被敌人活捉,作为主帅的岑彭,自然也是难辞其咎。

消息传回洛阳,朝廷震惊。许多大臣开始马后炮的上疏,弹劾宋弘。一直以来,都是宋弘主张临阵换帅,虽说大司马在南阳是打了败仗,但己方将士的伤亡并不大,也从来没有过大将被敌军生擒或

者战死先例,可是换了岑彭做主将后,只一场交战打下来,就把朱祐这位建义大将军给打没了,接下来的交战,己方在南阳还怎么打?与此同时,很多人也在心里暗暗佩服刘秀,吴汉在南阳把仗都打成那样了,刘秀还坚持不肯换帅,不得不说,刘秀是真的很有先见之明。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五章 南阳再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