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八十章 增派援军

第六百八十章 增派援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严光耸耸肩,在朱祐对面坐了下来,说道:“该我负责的事情,我不会逃避,也不会推卸。”

朱祐不解地看着他,问道:“你负什么责?”

严光低下头,过了片刻,说道:“昨晚,我和元之喝了很多的酒,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是和邓小姐同床共枕了一宿。”

朱祐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手指着严光,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们俩……”

严光摇头说道:“没有你想的那样,我醒来时,我和邓小姐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不过同床共枕一宿也是事实,我不能让邓小姐背上失节的名声。”

朱祐眨了眨眼睛,猛的一拍巴掌,说道:“子陵,你上当了啊!”

“啊?”

“这明显是邓奉和邓紫君他二人给你设下的拳套!”朱祐言之凿凿地说道。

严光愣了一下,而后摇头说道:“不会。”

“你懂个屁!”朱祐说道:“昨晚你是被邓奉灌醉的吧?今早你一醒来,就发现和邓紫君睡在一起了,你不觉得这太巧了,也太诡异了吗?”

严光正要说话,就听唰的一声,帘帐撩起,邓紫君红着脸,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她的脸是被气红的。

看到邓紫君直奔自己而来,朱祐吓了一跳,身子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仰。邓紫君站在朱祐面前,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道:“朱祐,你还是不是人?你没有听过‘宁拆十座桥,不毁一桩婚’吗?亏我这段时间还偷偷给你送酒、送肉

,你就是个白眼狼,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朱祐被邓紫君指鼻子大骂,脑袋耷拉下来,一声没吭。正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这段时间,邓紫君的确很照顾朱祐,三不五时的偷偷给他送来酒肉。

他挠了挠了头发,低声嘟囔道:“你给我送酒送肉,还不是想通过我打听出子陵的下落!”

邓紫君气呼呼地质问道:“可你说了吗?”

“我当然没说!出卖朋友的这种事,我老朱可不会干……”

“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子陵到底在哪,你当然不会说了!”邓紫君一指头戳穿了朱祐的面子,后者面红耳赤,支支吾吾地半晌没说出话来。

邓紫君正sè说道:“大哥是大哥,我是我;刘秀是刘秀,子陵是子陵!我和子陵成亲,是我和子陵之间的事,和你们这些外人又有什么干系?”

朱祐头垂得更低了。邓紫君说得也没错,自己的确没有立场去指责子陵的不是,甚至子陵都不是朝中的大臣,他就是个喜好云游天下的世外之人。

看朱祐被自己‘锤’得抬不起头来,邓紫君满腔的怒火这才算是消散了一些。

严光淡然一笑,站起身形,走了过来,拱手作揖,说道:“邓小姐,仲先刚才有失言之处,我代她向你陪个不是。”

邓紫君看向严光,脸上的怒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小女生的娇羞,她小声问道:“子陵现在还要叫人家邓小姐吗?”

严光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喉咙,说道:“紫……紫君。”

“子陵!”邓紫君跨前一步,来到严光近前,仰着头,看着他,眼中的爱意都快溢出来。

“哎呀,真是受不了了!”朱祐扶额,转身走到床铺那边,一头倒在上面,说道:“你们要恩爱,也换个地方去恩爱,别在我这里碍眼!”

“闭嘴,俘虏,不知羞!”

“你说什么?”朱祐肺子都快气炸了。

严光连忙拉着邓紫君的胳膊,回头说道:“仲先,我和紫君先走了!”

等到严光和邓紫君出了营帐,朱祐慢慢从床铺上坐起身,同时轻轻叹了口气。

作为好友,他很希望严光不要再过四海为家的日子,不要再居无定所的四处漂泊,很希望严光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现在严光定了亲,要成家立业,他真的很为严光高兴,可问题是,严光迎娶谁不好,非要迎娶邓奉、邓终的妹妹,邓紫君。

只是想想这个事,朱祐都觉得头痛,若是让陛下知道了,陛下还指不定怎么闹心呢!

严光和邓紫君定下了亲事,之后,他给刘秀写了一封书信,将朱祐在邓奉这边的情况,以及自己和邓紫君之间的亲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

而后,他通过邓奉,找到一名汉军的俘虏,让其把书信送回到洛阳。送走了给刘秀的书信,严光并没有住在邓奉军的大营里,而是去了新野落脚。新野现在如同一座死城,活在里面的人,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而且大量的尸体无人处理,丢弃在城内任其腐烂,疾病蔓延扩散,城内很多百姓,今天看还好好的,睡一

觉,就再也没能醒过来。

这种景象,让严光十分痛心,他去到新野,为城内患病的百姓医治,只要一得到空闲,便去焚烧城内的尸体。

严光到了新野没两天,邓紫君也来了,帮着严光打下手。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邓奉、邓终怕小妹在城内有危险,又派来二十几名身手高强的侍卫保护她,这些人在邓紫君的安排下,也都成了严光的帮手。

渐渐的,那些被严光医治好的百姓们,也纷纷过来,跟着严光一起干活,或是处理城内的尸体,或是清理那些被烧毁的残垣断壁。

没过多久,跟着严光干活的百姓们越来越多,足有数百号人之众,原本死气沉沉的新野,现在也总算能看到那么点人气了。

在新野期间,严光和邓紫君的感情也在快速增进。严光是修道之人,以前从不知道爱是何物,现在身边突然多出个小姑娘,他的感觉很奇妙。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邓紫君在自己的身边,他的心情就会雀跃,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劲。

洛阳,皇宫。

刘秀接到了严光派人送来的书信。把这份书信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而后他放下绢帛,长长吁了口气,嘴角也不自觉地向上勾了勾。

知道朱祐没事,这让刘秀悬起来的心放下不少。

在旁伺候的张昆,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严先生见到朱将军了吧?”

“嗯!”刘秀点点头,悠悠一笑,说道:“仲先现在没事,听子陵说,他在邓奉军大营里住得还很好,邓奉对他也格外照顾。”

张昆闻言,连忙说道:“这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刘秀话锋一转,说道:“子陵在书信中还说,他已经和邓奉的妹妹邓紫君定了亲。”“啊?”张昆大吃一惊。严光竟然和邓紫君定了亲?邓奉可是反贼,以邓奉的罪过,是要株连九族的,起码也要诛三族,但不管是诛九族还是诛三族,邓紫君都难逃一死,

严光怎么会和她定亲呢?

“这……这……严先生也太妄为了……”

张昆话音未落,刘秀冷冰冰的眼神已先射了过来。张昆吓得一哆嗦,急忙躬身施礼,说道:“是奴……奴婢失言了!”

刘秀和严光那是什么关系,既是同窗,更是挚友,情同手足。严光要迎娶的女子,那一定是他真心喜爱的姑娘,刘秀很为严光高兴。无论这名女子犯下了什么样的罪过,自己既然身为天子,都可以让她免责,何况,邓奉、邓终的造反,和邓紫君没什么关系,而且刘秀做事,一直以来都不愿意牵连到家

人头上。当初他和大哥在舂陵起兵造反的时候,很多追随者的家人都被王莽灭门杀害,这些事对刘秀的影响很大,所以在刘秀这里,犯了错的大臣可能会被降职、免职,可能会被

入狱、杀头,但从来没有过株连九族、株连三族这样的事。

这时候,龙渊从外面大步流星走了进来,向刘秀插手施礼,说道:“陛下,冯将军已到宫门外!”

刘秀精神一振,面露笑意地说道:“有请!”

冯异作为孟津将军,一直率部驻扎在孟津,这次是刘秀下旨,召他率军回京。

时间不长,一身戎装甲胄的冯异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刘秀,他单膝跪地,插手施礼,说道:“微臣冯异,参见陛下!”

“公孙快快请起!”刘秀上前,托住冯异的胳膊,把他搀扶起来。

在刘秀的臣子当中,冯异是最早追随刘秀的人之一,而且冯异善于统兵,精于征战,一直深得刘秀的器重。

刘秀上下打量一番冯异,含笑说道:“公孙驻守孟津这段时间,是精壮了许多啊!”

冯异含笑说道:“陛下,微臣在孟津,每日操练部下兵马,自身的武艺,也不敢落下。”

“好、好、好!”刘秀连说了三声好,而后向旁摆摆手,示意冯异落座。

君臣二人坐下之后,刘秀切入正题,说道:“公孙,我这次召你回京,是想派你率部西征。”

冯异眼眸闪烁了一下,他小声问道:“陛下,大司徒不是正在三辅一带,与赤眉军交战吗?”刘秀摇了摇头,说道:“仲华率军西征已久,将士疲惫,军心涣散,已无力再与赤眉作战。可我几次传书于仲华,让他率部回撤,仲华都不听,还要坚持与赤眉交锋。明知

不可为而为之,只是在徒增将士的伤亡罢了。”

人无完人,刘秀也有缺点,对于下面的臣子,他并没能做到一碗水端平。

当初王梁抗旨不遵,立刻被刘秀免了大司空的职位,而邓禹抗旨不遵,刘秀却是一再容忍。从这里也能看出刘秀和大臣们的远近关系。

邓禹和严光、朱祐一样,都是刘秀的同窗兼好友。古往今来,刘秀也是唯一一位带着同学打天下的皇帝。

而且在他们这批同学当中,邓禹的年纪最小,刘秀对邓禹的容忍度也特别高,或者说他对邓禹会格外照顾。

冯异听了刘秀的话,欠身说道:“陛下,微臣定会尽心竭力的辅佐大司徒,平定赤眉贼军!”

刘秀摆摆手,说道:“公孙见到仲华后,尽量劝他回京,就说,我在洛阳也很是想念他!”冯异闻言乐了,颔首说道:“陛下放心,微臣记下了。”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八十章 增派援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