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巫社(三十七)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巫社(三十七)

陈七在正常形态之下施展卡玛泰的法术,能够将周围的魔力直接转化成为暗绿sè的胶质流体,而他可以任意的((操cāo)cāo)纵着这种魔力流体,肆意改变他们的形态,为己所用,威力之强,超乎想象,但是以大力鬼王的姿态施展出卡玛泰姬的法术时,则更接近于妇联世界,却又有所不同。

大力鬼王能够直接将魔力具现化,但并不是在妇联世界那种千变万化的形态,而是只有一种形态,具甲。

是的,这里的魔力经过大力鬼王转化之后,便能够在他的(身shēn)上形成一层厚厚的装甲,同时还能够形成一把武器,诡异的是他的铠甲形态与那把武器形态却是固定的,武器是一把三叉戟,形态与海王的三叉戟很相似,却并非是金sè的,而是黑sè的,漆黑如墨,至于那件铠甲,则更加的夸张了,将大力鬼王的(身shēn)躯完全包裹了起来,并不是海王之中那种显露(身shēn)材的鱼鳞甲,而是类似于圣衣的形态,而这种形态竟然还可以调整,不过这也是让他觉得最为坑爹的事(情qíng),为什么不是海王那种鳞甲呢?

在他看来,海王那一(身shēn)的鳞甲配和这把三叉戟十分的相配,可是他第一个想到的却是金牛圣衣!!

然后,他发现不能改了!

好在他的鬼仙之躯也算是高大,配上暗绿sè的金牛圣衣还有那么一点形态,是的,这件铠甲竟然是暗绿sè的,这也是陈七感觉到奇怪的原因,这个世界的魔力经过卡玛泰姬的魔法转化之后,都会化为这种类似于雷神三中海拉出场时的暗绿sè,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就是不知道,渡雷劫的时候,这件铠甲能不能派上用场!”

本能的他发现,以自己的神魂之力,渡过一次雷劫已经是绰绰有余了,但是如果穿上铠甲的话,说不定能够渡过数次雷劫!!

鬼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状态,在阳神的世界之中,成就了鬼仙之后,几乎意味着无穷无尽的寿命,甚至可以夺舍换胎,无所不能。

当然,夺舍换胎这种事(情qíng)并不符合陈七的利益,在那个世界之中,大部分的鬼仙,将自己一(身shēn)的力量全都寄托于神魂之中,夺舍换胎,也不过是换一具躯壳罢了,可是现在的陈七拥有的力量,有很大一部分就在现在这一具(肉ròu)(身shēn)之上,当然会作用于神魂,可是同样亦强化着(肉ròu)(身shēn),现在这一具的(身shēn)体已经被他培养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他可不想随意的更换。

“鬼仙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是脱离轮回的!”

是的,鬼仙是脱离轮回,不受轮回影响的一种奇异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即使他们进入了轮回,也能够不受胎中之谜的影响,保持着完整的记忆和力量进行投胎,最终成就比前一世更高的境界。

阳神世界之中的一些鬼仙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一次又一次的渡过雷劫。

而陈七相对于他们又有着一个极大的优势,他的神魂不但是鬼仙,而且还结合了命魂仙宫的命魂图,甫一成就,虽然没有经历雷劫,可是放到阳神的世界之中,亦至少相当于渡过了两次雷劫的能力,念生晶芒,若是渡过了雷劫,层次还会再次的拔高,而这样的实力,放到这个世界上,陈七甚至觉得已经无敌了,除非这个世界真的有传说中的上帝一类的东西,不然的话,单单以巫师界而言,他还真的不怕任何人,甚至他还可以靠着自己的实力开辟一个流派。

不过,他并没有这个兴趣,他招惹暗黑大教堂的目的很简单,接触这个世界真正的顶层,摸清这个世界的实力,如果有必要的话,刚上一波,夺取这个世界跟轮回有关的一切。

放在平常,他一定会毫无顾忌的出手,就如同在x战警世界一般,直接掀桌子,破坏文明,毁灭文明,可是现在,他在这个世界竟然有一个女儿,那么,行事之间,自然也就小心了许多。

有的时候,还是需要为这个便宜女儿考虑考虑的。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干的这些事(情qíng)会给我带来想象不到的麻烦呢?!”隐约间,他感受到了一丝的不妥。

我是分割线

“不妥,当然不妥!!”

混沌天庭,王通目光微瞑,周(身shēn)闪动着玄之又玄的气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因果率啊,任何世界,任何存在都是讲因果的,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概莫能外,在漫威世界搞出了那么多的么蛾子,当真不怕果报吗?!”

成就了大罗金仙之位,王通自然对这个世界的本质有着极深的了解,简单来讲,虚空也好,混沌也罢,只有一个根源,那就是母河,而从母河之中蕴含着的最深层次的本源其实只有两个,命运和因果!!

命运与因果,最终孕育出来的便是天道。

每一个世界的天道都是由这两种本源法则结合世界的特(性xìng)构成的,概莫能外。

这也是为什么修为越高,越怕沾染因果的原因。

这东西只要一沾上,起了因,必有果,因果循环不结束,祸害便不会结束。

而想要真正的成就天君之上更高层次的境界,就须得了结因果。

这样的觉悟,普通的修行者是不知道的,也无法理解的,只有到了他这个层次的修行者方才能够看的清,道的明,只是到了这个层次之后,蓦然回首,就会发现,自己之前结下的因果已经太多了,多到了几乎还不掉的地步了。

可以说,到了大罗金仙这个层次,修行者才会真正的想办法了结之前欠下的因果,但是这个时候,他们的修行之路还没有到达尽头,一边要还因果,一边还要向着天君的境界努力,九成九的大罗金仙便是倒在这这上头。

许多大罗金仙都是在还因果的过程之中陨落的,这就是他们的杀劫。

为什么非要还因果呢?因为因果之力在大罗金仙晋升天君之时会有极大的影响,不还掉一部分因果,晋升几乎无从谈起,而到了天君之境,更是如此了,大部分的天君都是缩头乌龟,为什么,不是他们不想出来兴风作浪,作威作福,而是因为他们不敢出来,稍不留意沾染上因果之力,就需要赶快还掉,否则越积越多,便不是还不还的问题了,说不得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杀劫,就让你完蛋!

正是领悟了这一点,王通才会甘心的在混沌天庭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修(身shēn)养(性xìng),就是为了减少因果缠(身shēn)。

事实上,他现在与天庭的矛盾已然是不可调和了,在这样的(情qíng)况之下,他不想沾上太多的因果,这也是陈七诞生的原因。

这其实是一种普遍的作法。

就如封神之时,阐教的十二金仙做的一般,利用弟子来化解自己的杀劫,同样的,一些大罗金仙建立宗门,广收弟子,也有大罗金仙搞出主神空间,未尝没有借他们的命来化解自己杀劫的意思。

陈七是王通无意之中制造出来的,这个时候,他赫然发现,用陈七来化解自己的杀劫却也是一件不错的选择。

当然,这一切是不是能够行的通,就要看最后事(情qíng)的走向了。 富品中文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巫社(三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