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八十九章 营中刺客

第六百八十九章 营中刺客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听了耿弇这番话,刘秀非常高兴,哈哈大笑,说道:“说得好!难得伯昭有如此雄心壮志,等平定了赤眉、邓奉,我便用伯昭去平定彭宠!”

在刘秀的臣子当中,耿弇和邓禹一样,都是年纪偏小的,刘秀对他二人也更偏爱一些。

几杯酒下肚,刘秀看向邓禹,他有些歉然地说道:“仲华,这次我撤了你大司徒的官职,你不会怪我吧?”邓禹连忙说道:“陛下,微臣在湖县之战,犯下大错,导致我军伤亡惨重,战事陷入被动,无论陛下对微臣做出什么样的责罚,微臣皆无怨言,如果陛下不责罚微臣,微臣

反而会心中难安。”

刘秀幽幽说道:“朝中大臣,纷纷上疏弹劾,想必仲华也听闻了此事,如果我一再庇护仲华,这只会让仲华与朝中大臣的罅隙越来越深,于仲华不利。”

邓禹正sè说道:“陛下的一片苦心,微臣心中自知。”

吴汉清了清喉咙,苦笑道:“其实,我也该为仲华说几句话的,可是……”问题是,现在连他自己都因为南征的事惹得一身骚,自顾不暇,哪里还能为邓禹出头。

邓禹乐了,向吴汉拱手说道:“子颜的心意我领了,想来,这段时间子颜在朝中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吴汉摇了摇头,感叹道:“要么怎么说咱俩是难兄难弟呢!来!仲华!你我干上一杯!”

这对难兄难弟相互拿起酒杯,互相敬了敬,一饮而尽。

耿弇说道:“经崤底一役,赤眉军元气大伤,现已成强弩之末,做困兽之斗,不足为虑!”

刘秀说道:“明日一早,我便亲率大军,与赤眉决一死战!”

邓禹禁不住提醒道:“陛下莫要大意!赤眉当中,龙蛇混杂,其中更有四阿死士,勇猛异常,两军交锋之际,陛下不得不防。”

提到四阿死士,耿弇心有余悸的连连点头,说道:“在攻城战中,四阿死士曾数次攻上城头,虽都被我军将士打退,但也给我军弟兄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刘秀若有所思地喃喃说道:“四阿死士……现在,也该和他们做个了断了!”

众人一直聊到入夜,邓禹和耿弇才起身向刘秀告辞,返回宜阳城。刘秀还特意派出精锐的禁军,护送他二人回去。

刘秀回到自己的寝帐。这次陪君伴驾的夫人,是yīn丽华。

带着夫人出征,这几乎都快成为刘秀的惯例了。他在河北打天下的时候,身边的夫人一直是郭圣通,定都洛阳后,他在外征战时,陪君伴驾的就多为yīn丽华了。

看到刘秀进入营帐,正在给yīn丽华梳头的雪莹、红笺双双向刘秀福身施礼,yīn丽华也站起身形,说道:“陛下!”

刘秀先是向雪莹和红笺挥了挥手,示意她两人退下。

而后他走到yīn丽华近前,拿起梳子,帮她梳头。yīn丽华的头发又黑又亮,柔软顺滑,给她梳头,实在是件令人享受的事。

yīn丽华问道:“陛下,这两年,仲华过得可好?”

她和邓禹也是老熟人了,两年多没见,心中多少有些惦念。刘秀长叹一声,说道:“接近三年的西征,仲华被磨练得成熟了许多啊!”

以前的邓禹,虽说也很老成,但还有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时候,而现在的邓禹,则显得成熟稳重多了,话也变少了,谨言慎行。

当然了,每个人都会长大,邓禹也不例外,只是不知道,他这样的变化,对他是好还是坏。

yīn丽华是不支持刘秀撤邓禹职务的,不过自从汉室发生了吕后之乱,便定下了规矩,后宫不得参政,yīn丽华也是严守汉法,不会去干涉刘秀做出的决定。她意味深长地说道:“仲华跟随陛下的时间最长,陛下巡抚河北,仲华不顾安危,千里迢迢追随,陛下基业初成,仲华不图安逸,领兵西征,这一打就是两年多,在臣妾看

来,满朝大臣,唯有仲华功劳最大!”公正的说,邓禹在整个西征当中,是有过失之处,例如迟迟不肯与赤眉正面交锋,长时间的望长安而兴叹,例如他轻率地杀了李宝,导致李宝的弟弟叛乱,例如湖县之战

,他率军冒进,导致汉军大败。

但这些并不能抹杀掉邓禹西征的功劳。邓禹由当时的河内,打到了河东,攻占河东全境,又由河东,打穿了并州,大军直逼三辅。

当赤眉在三辅作乱的时候,又是邓禹招抚三辅流民,为刘秀,为建武朝廷,在并州和三辅地区赢得声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听了yīn丽华的这番话,刘秀笑了笑,说道:“仲华之功,我又怎会不记得?只是,仲华长时间不在朝堂,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又身居显位,难免惹人眼红,我将仲华降职为右将军,对他反而

会更好一些。”

如此一来,邓禹起码不会再成为众矢之的。另外,邓禹也的确还需要磨练。

yīn丽华沉默了一会,才缓声说道:“臣妾知道,陛下一向偏爱仲华的。”

刘秀乐了,感叹道:“我初见仲华之时,他还是个小孩子呢!哈哈!”刘秀和邓禹初次相见之时,邓禹才十三岁,是名扬京城的神童。

而那时的刘秀,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毛头小子,连他自己都在做着‘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yīn丽华’的白日梦呢!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他当年的白日梦不仅成真了,而且还大大的超过了。借着烛光,看着yīn丽华,更是美得不可方物,刘秀弯下腰身,在她的肩窝处深深吸了一口气,嗓音略带沙哑地说道:“圣通已有子,汐泠亦有身孕,唯有丽华,还没有我的

孩儿。”

说话时,他由yīn丽华的背后伸出手来,绕过她的腰侧,轻抚着她的小腹。就在刘秀给yīn丽华宽衣解带的时候,他的动作猛然一僵,停顿了片刻,他厉声喝问道:“什么人?”说话之间,他一挥手,抓住床榻旁的赤霄剑,拇指摁动卡簧,沙的一声

,赤霄剑出鞘,紧接着,刘秀一剑向旁边的帐壁刺去。营帐是由布幔制成,就是薄薄的一层,赤霄剑刺破了布幔,直接刺到营帐外。

与此同时,帐外传出一声惊呼,当刘秀收回赤霄剑时,赤霄剑的剑身上隐隐散发出红芒,并有血珠在流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yīn丽华惊呆了,她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唰的一声,龙渊、龙准、龙孛,以及虚英、虚庭、虚飞六人,几乎同一时间从外面冲了进来。

看到衣衫不整的yīn丽华,六人立刻低垂下头,齐声说道:“陛下、贵人!”

“帐外有人!虚英、虚飞、虚庭,留下保护丽华!”扔下这一句,刘秀一挥手臂,将布幔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人也随之蹿了出去。

龙渊、龙准、龙孛紧随其后,也跟着冲出刘秀的寝帐。虚英、虚飞、虚庭则是快步走到床榻旁,将床榻上的yīn丽华护住。虚英还顺带手,把yīn丽华的外裳从地上捡起,递交给她。虚英、虚飞、虚庭出自一炁门,根正苗红的道

家弟子,和严光一样,他们三人也修道修的清心寡欲,对于女sè,三人都有很强的免疫力。

且说刘秀,冲出营帐后,定睛一看,只见几名黑衣人正要跑走,刘秀眼中利光一闪,提剑追了上去。

按理说,刘秀的寝帐四周是有羽林卫守护的,不过刘秀在进寝帐之前,把羽林卫都撤掉了。

营帐就是一层布幔,谈不上有多隔音,他和yīn丽华要行房事,不能让羽林卫都站在外面听着。

结果他刚把羽林卫撤掉,就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刘秀提着剑,全力追向那几名黑衣人。

就在他快要追至一名黑衣人近前的时候,那人猛然向后一挥手,一把匕首直奔刘秀的面门射来。

刘秀想都没想,向外一挥剑,就听当啷一声脆响,匕首斜着弹飞出去多远,紧接着,他持剑向前猛刺,取对方的后心。

那名黑衣人挥剑格挡,当啷,随着一声脆响,那名黑衣人被震得向前一踉跄,借此机会,他向前飞奔的速度更快。

他快,但快不过刘秀甩过来的飞剑。

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刘秀甩出的赤霄剑,正中那名黑衣人的后背。后者闷哼一声,向前扑倒,在地上又滚出好远,身子才算停下来。

刘秀速度不减,越过黑衣人的尸体时,顺带手将赤霄剑从他身上拔出,并带出一条血箭。这时候,驻守在寝帐四周的羽林卫也听到了动静,纷纷跑出营帐。

看清楚陛下正在持剑追赶几名黑衣人,羽林卫立刻意识到对方是刺客。人们纷纷喊喝道:“捉拿刺客!保护陛下——”羽林卫们蜂拥而上,拦阻几名黑衣人。这几名黑衣人,武艺都很高强,双方刚一接触到一起,黑衣人便挡开迎面而来的长矛、长戟,近身之后,利刃横扫而出,一瞬间,

便有数名羽林卫也剑锋划倒在地。

寝帐那边。羽林卫业已将寝帐团团围起,警惕地巡视着四周。

这时候,龙渊带着一名兵卒快步走了过来。由于距离较远,羽林卫没看清楚来人的模样,纷纷端起长戟长矛,喝问道:“什么人?”

“是我!”龙渊沉声说道。众人定睛一看,看清楚龙渊的模样,立刻收起长戟、长矛,纷纷插手施礼,齐声说道:“渊将军!”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八十九章 营中刺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