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九十章 真假难辨

第六百九十章 真假难辨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龙渊、虚英等人的官职都是侍郎,表面上看归属于郎官系统,受光禄勋的管辖,但实际上,他们都是直接听命于刘秀。

不管多大的官,见到他们这些天子身边的近臣,都是毕恭毕敬,客气有加。即便是眼高过顶的羽林卫,见到他们,也如同老鼠见了猫似的。

看到羽林卫向自己打招呼,龙渊只是嗯了一声,随便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免礼。他带着身后的兵卒,直接走进寝帐之内。

见龙渊带着一名兵卒进来,守护在寝帐里的虚英、虚庭、虚飞三人同是一怔,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那名兵卒,问道:“龙渊,他是何人?”

“刚才正是他救下了陛下!”龙渊看向yīn丽华,眼中闪过一抹异彩,拱手施礼,压低声音说道:“贵人,这里不安全,需立刻更换一座营帐!”

虚英皱着眉头问道:“混入大营的刺客很多吗?”

龙渊面sè凝重地点点头。

虚英、虚飞、虚庭三人互相看看,皆是眉头紧锁,喃喃嘀咕道:“这么多的刺客,又是这么混入大营的?难道我军的营防形同虚设不成?”

龙渊没有理会愤愤不平的三人,迈步向yīn丽华走过去。yīn丽华突然开口说道:“龙渊,把我的匕首给我!一旦有刺客接近我,我会先行自绝,绝不拖累陛下!”

虚英、虚飞、虚庭闻言,心头同是一惊,只是一些刺客混入大营而已,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他们刚要开口说话,龙渊躬身说道:“贵人,属下没有把匕首放在身上。”

“我刚刚才给你的!”yīn丽华诧异地说道。

龙渊下意识地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摇头说道:“可能刚才遗落在外面了,属下等会就去找回!”说着话,他继续向yīn丽华走去。

yīn丽华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猛然抬手一指龙渊,大声质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她这句突如其来的质问,把在场的众人都问愣住了。yīn丽华也不管众人的反应,急声说道:“他不是龙渊,速速将他拿下……”

她话音还未落,只见龙渊身形一晃,快如猎豹般向yīn丽华射了过去。

虚英心头一震,沙的一声,佩剑出鞘,他来不及去救yīn丽华,只能拼尽全力的一剑横扫向‘龙渊’的后腰。‘龙渊’的这一剑,固然能刺在yīn丽华的身上,但同样的,虚英横扫过来的一剑,也可以把他斩成两截。‘龙渊’显然不愿与yīn丽华同归于尽,而且他的目的也不是刺杀yīn丽华

他急急收剑,向身后一挑,当啷,随着一声脆响,虚英横扫过来的一剑弹起好高,他也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稳住身形,他感觉自己持剑的手腕都震得发麻。

此人绝不是龙渊!龙渊的武艺也没有这么高强!虚英凝视着对面,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假龙渊冷哼一声,抬起手中剑,向虚英直刺过去。

虚英本能反应的挥剑格挡,不过就在他二人的剑马上要碰到一起的时候,假龙渊突然收剑,紧接着,向前连刺了三剑。

这三剑,快得连成了一线。虚英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勉强挡下对方的前两剑,第三剑他实在是挡不下来,双脚用力一蹬,抽身而退,向后足足掠出两米多远。

他的速度已经够快的了,不过胸前的衣襟还是被刺出个窟窿眼,险些伤到皮肉。

将虚英逼退,假龙渊也不追击,转身继续向yīn丽华冲过去。他未到yīn丽华近前,虚庭又迎上前来,把他挡住。那名跟着假龙渊一同进入营帐的兵卒,颤巍巍的缩在角落里,看起来好似人畜无害,可就在虚英、虚庭、虚飞三人的注意力都被假龙渊吸引住的时候,他突然向yīn丽华扑

了过去。

变故来得太突然,虚英三人再向去救yīn丽华,已然来不及了。

可就在这时,红笺突然把yīn丽华狠狠推开,一把搂抱住那名兵卒的腰身,大声喊道:“贵人,快走!雪莹,带着贵人快走!”

雪莹回神,拉着还呆愣在原地的yīn丽华,顺着刘秀划开的破口,快步跑了出去。

此时,外面的羽林卫也都听到了寝帐里面的动静,他们正要冲进营帐里查看究竟,便看到雪莹拉着yīn丽华,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众人心头一惊,一名卫官快步上前,问道:“yīn贵人,这是……”

雪莹急声说道:“是龙渊!龙渊要刺杀贵人!”话音刚落,就听哗啦一声,营帐壁上被划开的破口被撞开得更大,与此同时,一人从里面倒飞了出去,噗通一声,仰面朝天地摔在地上,周围的羽林卫定睛一看,从寝帐

里摔出来的这位,正是虚庭。

虚庭躺在地上,脑袋向上抬了抬,紧接着哇的一声,吐出口血水。还没等他站起身,只见假龙渊也从寝帐里冲出,到了虚庭近前,剑锋向他的脖颈狠狠刺去。

唰!寝帐里又飞来一剑,直奔假龙渊的后心。

假龙渊收剑,后挑,当啷,飞射过来的佩剑弹到空中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假龙渊还要继续对虚庭下死手,虚庭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向旁翻滚出去。

同一时间,大批的羽林卫把假龙渊团团包围。平日里,他们对龙渊、虚英等人都充满了敬畏之情,现在要他们和龙渊动手拼命,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假龙渊舍弃了虚庭,他目光一转,看向不远处,位于人群当中的yīn丽华,目光一凝,提剑冲了过去。等他到了人群近前,三把长戟几乎同一时间向他刺来。

他身形一跃而起,脚尖在长戟的戟杆上用力一蹬,人又蹿起好高,直接越过了三名羽林卫的头顶,落在他们的背后。

还不等三人转身,假龙渊头都没回,随手向后一挥剑,咔咔咔,连续三声脆响,三名羽林卫的头颅弹飞到空中。

羽林卫作为皇宫的门内之侍,天子身边最最贴身的侍卫,可都是从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但他们在假龙渊面前,就如同草芥一般。

即便是虚英、虚庭、虚飞这样的高手,在他面前单打独斗的话,也很难走过十个回合。

假龙渊一剑击杀了三名羽林卫,然后直接冲入羽林卫的人群当中,砍杀周围的羽林卫,真如同切菜一般。但在场的羽林卫,却无一人后退,全部都在外前顶。

就在假龙渊于众多的羽林卫当中大开杀戒之时,有一名将官直奔他而来,手中的短剑,直直刺向他的脖颈。

假龙渊心头一震,急忙收剑,将剑身挡在自己的脖颈前。

当啷!

短剑的锋芒刺在剑身上,爆出一声脆响,假龙渊身子向后仰了仰,却没有倒退一步。

手持短剑的这名将官,正是羽林卫之首,光禄勋伏黯。

伏黯眯缝着眼睛,看向假龙渊,细看之下,还是能看出破绽,只不过现在是夜晚,光线昏暗,打眼一瞧,此人当真和龙渊一模一样。

“好高明的易容术!你姓字名谁,报上名来!”

假龙渊没有理会伏黯,他目光向周围环视,就这一会的工夫,周围的羽林卫数量更多了,放眼望去,人头涌涌,羽林卫头顶的红头缨,让他四周快变成一片红sè的海洋。他暗暗叹了口气,目光一转,又看向人群当中的yīn丽华,禁不住暗暗咬了咬牙。他的易容术又多高明,他心里清楚,他不仅成功骗过了汉军里的兵卒,甚至还骗过了羽林

卫,虚英、虚庭、虚飞等人,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易容术,竟然被yīn丽华这个女人给看出了破绽。

他不知道的是,yīn丽华和龙渊、龙准、龙孛的关系太熟了,当初yīn丽华在宛城避难,龙渊、龙准、龙孛便作为她的贴身侍卫,守在她的身边。

所以,龙渊看她是什么眼神,她再清楚不过,而这个假龙渊在看向她时,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惊艳之sè。

虽然消失得很快,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而这种眼神,是绝不可能出现在龙渊的眼中。

yīn丽华向他索要匕首,正是对他的试探。

天子的女人,随天子一同出征,身上的确要藏把匕首,其一是做防身之用,其二是用来自尽的。yīn丽华的匕首,一直都在藏在她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交给龙渊。

可假龙渊不知道,还一本正经地回答是他弄丢了。通过假龙渊的眼神,再通过他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yīn丽华立刻判断出这个龙渊不是真的,而是歹人假冒的。

而且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当初就有人易容成鲜于冀,搞出个鲜于冀光天化日回魂之事。能成为天子身边的女人,有一个算一个,没谁是蠢的,一个个都精到了骨子里。在皇宫这种地方,哪怕是再蠢再不开窍的女子,经过个一年半载的磨练,也会变得精明世

故。

yīn丽华从来都是个聪明的女子,只不过她不愿意去争宠罢了。

且说假龙渊,行动已经失败,继续留在这里,业已于事无补。他心中萌生去意,目光深邃地凝视了伏黯片刻,抽身而退,转身就跑。

在他的身后,有大批的羽林卫,见他直奔自己跑来,其中一名羽林卫大吼一声,持戟便刺。

假龙渊身形一侧,让过长戟的锋芒,不等对方收戟,他蹬步上前,一把抓住那名羽林卫的衣领子,全力向后甩了出去。

伏黯正由他背后追上来,假龙渊甩出的羽林卫,径直地向伏黯撞过来。伏黯急忙向前探出手臂,将飞来的羽林卫单手托住,而后将他放到地方。

抬头再看,假龙渊已经杀入羽林卫当中。

他怒吼一声:“贼人休走!”他箭步向假龙渊冲了过去。可是刚走出没几步,又有一名羽林卫被假龙渊抛过来。伏黯无奈,只得再次伸手将其接下。

如此反复,假龙渊接连抛出五名羽林卫,大大阻慢了伏黯的速度,也使得他自己成功冲杀出羽林卫的包围圈。

出了羽林卫的包围圈,外面还有众多的军卒,假龙渊不与兵卒们恋战,箭步冲进一旁的营帐。他没有片刻的停顿,直接穿行过去,到了营帐的尽头,长剑一挥,幔帐被划开,他随之蹿了出去,然后继续往下一座营帐跑。

看网友对 第六百九十章 真假难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