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巫社(四十四)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巫社(四十四)

重新评估?

两人都露出了不解之sè。

“这件事(情qíng)我会向教会报告,你们先回去了,不过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教会对这件事(情qíng)就会有新的指示下来,你们等待指令就行了。”

“那,佩尔的事(情qíng)……!”

其中一人有些犹豫的道,佩尔便是那个倒霉的猎巫人,本来大家都以为他是死在陈七手中的,可是却在两人的面前被眼前这位主教给做掉了,这样的事(情qíng),在本教区处理也就罢了,谁也不会乱物,但是现在主教大人竟然还要向教会反映,万一来的调查人员问起这件事(情qíng)的话,我们究竟是实话实说呢,还是要帮助大人隐瞒?

若是隐瞒,万一教会查出真相怎么办?

若是不隐瞒,会不会对主教大人不利?

两人陷入了矛盾之中。

其实也没有什么矛盾的,他们和主教可没有那么多的交(情qíng),不过汉默主教位高权重,当着人家的面,当然不敢拆台了!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既然人是我杀的,我自然会交待清楚,如果有人问起来,你们照实说就行了,不需要为我隐瞒,我们是教会,不是黑暗教堂!”

“是,主教大人!”

听了主教的话,两人俱都松了一口气,施礼退下。

待到两人退下,汉默主教站起(身shēn)来,面上闪动着极(yīnyīn)沉的表(情qíng)。

不管怎么说,索阿港都是属于他的教区,以前这有巫社他并不在意,因为这是教会与黑暗大教堂的一种默契,无论是教会的猎巫人,还是索阿港的巫师,都严格的按照这种默契行事,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这一次,自己打破了这个默契,惹来了是非。

是的,是他打破了这个默契,因为佩尔是他的手下,他在听说了索阿港发生的事(情qíng)之后,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便派佩尔去探查,并且相机行事,只是自己预料错了一件事(情qíng),佩尔这厮是一个传统而固执的猎巫人,他对所有的巫师都抱有着极度敌视的态度。

所以干了一件蠢事。

是的,他干了一件蠢事!

经过一个白天的时候,当时大巴车上发生的事(情qíng)他也调查清楚了,佩尔这个家伙在发现了莱克丝的踪迹之后,直接出手了,相要将这个女巫杀死,这可算是犯了忌讳的。

毕竟陈七在索阿港虽然搞出了天大的事(情qíng),但不管怎么说,人家都只是在索阿港折腾,都是在巫师家族之中,在黑暗大教堂内部折腾,可从来没有将事端扩大,也没有影响到教会,甚至陈七都没有提到教会的存在。

一般(情qíng)况下,遇到这样的事(情qíng),当地的教区最常见的做法是静观其变,待到黑暗大教堂稳定下来之后,再做接触,重新形成默契,可惜,现在平衡被打破了。

索阿港巫社发生的事(情qíng)不是什么秘密,要说简单也简单的很,就是其中一个家伙想要强娶一名女巫,但是这名女巫的老子是一名强大至极的男巫,这个男巫强大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即使是索阿港所有的巫师加起来都不够他怼的。

再加上这位男巫手段残暴到极,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奎尔家族,直接出手,把奎尔家族打的灭族了,然后重整索阿港巫社,结果引来了黑暗大教堂的不满,派出了一位主教前来解决问题。

然后,这位黑暗大教堂的主教也被怼死了。

这显然是黑暗大教堂的家务事,按照一般的逻辑,教会应该是乐见其成,坐山观虎斗才是正理,可是自己偏偏一时贪心,想要从中牟利,捞些功劳,结果却把一名强大的猎巫人搭进去了。

不但搭进去了一名猎巫人,还要背下最后杀死佩尔的黑锅,这样的结果,饶是他一向自认为肚量很大,遇事冷静,也不免虚火上升,有一种想要发泄出来的冲动。

但是可惜,现在远远不是发泄的时候,对方怼了黑暗大教堂之后,又毫不犹豫的怼上了教会,这么危险的家伙出现在自己的教区之中,明显是一个巨大的隐患,还是要想办法排除的。

他可没有那么傻,一个人去怼那样危险的家伙,人家黑暗大教堂的主教不就栽在了对方的手里了吗?怎么去,万一也栽了怎么办?他可不认为自己比那们黑暗主教强多少,最多只是圣光的力量对巫师有着克制作用罢了,然而这个克制也是有限的,不可能真正的完克,否则的话,教会早就打上黑暗教堂去了,又怎么会留着他们在眼前碍眼呢?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把自己从这件事(情qíng)上头摘出去。

杀死佩尔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他受到的折磨太深了,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灵魂,不杀他就会转化成为怪物,(身shēn)为一名主教,这样的判断力和权力还是有的。

关键是自己先一步的打破了默契和平衡才惹来这样的麻烦事(情qíng),这就需要和教会好好的解释了。

告诉他们是因为自己贪功造成的吗?

当然不行!

他需要有一个更加可靠的借口。

“哼,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又怎么知道我们基层教区的痛苦呢?有一个巫社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再出现一个搅乱秩序的强力人物,谁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心思呢?”

“拥有力量,拥有野心的巫师并不少见,每出现一个都会给当地的教区造成极大的困扰!”

“我(身shēn)为一区主教,当然要想到这个可能(性xìng),并且以最短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在这一点上,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要么说,就是佩尔这个家伙擅自做主,碰触到了对方的底线,这才惹来杀(身shēn)之祸!”

“所以在这件事(情qíng)上面,我并没有太大的责任!”

“想要追究责任的话,去找佩尔就是了!”

“可惜他已经死了!”

想着事(情qíng)的前因后果,(身shēn)为一名合格的官僚,这厮很快为自己想到了一个可以说的过去的借口。

只要有了借口,再在教会之中活动活动,让自己的老上司给自己讲两句好话,那么,事(情qíng)有八成都能够解决了。

但是解决之后呢?

要不要申请调换一个教区呢?!

莫名的,他的脑海里头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样的念头,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么一个主教的脑海之中的,也不应该是他这么一个主教在发现问题之后的解决方案。

似乎失去了锐气也勇气……

不过,对他而言,似乎这是最好的方案呢!

“等到这件事(情qíng)解决以后,就找老头子疏通疏通关系离开这里吧,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索阿港,很快就将面临一场巨大的风暴!” 富品中文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巫社(四十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