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巫社(四十二)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巫社(四十二)

“他就是猎巫人啊!”走到莱克丝的(身shēn)旁,陈七出手截断了插在她肩上的那枝圣光闪动的长箭,随后便将箭杆拔了出来,看着痛的面容扭曲的女儿,他面上的寒意更重了,“知道是谁派来的吗?!”

“不知道,我都不知道他是谁!”莱克丝摇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他的目标就是我!”

“为什么?!”

“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直接找的我,而且对我们的事(情qíng)很了解,我怀疑,他们真正针对的目标是你!”

“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陈七抬起手,幽蓝sè的光芒出现在他的手掌上,然后按在莱克丝的肩上,顿时,一股清凉无比的气息传遍莱克丝全(身shēn),下一刻,她惊异的发现,自己肩上的伤口,以及伤口带来的疼痛,都在这清凉舒爽的感觉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这也是魔法吗?!”

“你觉得呢?!”陈七笑了笑,拍着她的肩膀道,“小妹妹啊,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

“呃……!”

莱克丝对“小妹妹”这个称呼愣了一下,待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见陈七已经出现在了那男子的(身shēn)旁,手指在那尖刺上轻轻一弹,尖刺消失,抬脚之间,便将那男子从俯卧的状态之中翻了过来。

咻!!

几乎就在男子翻过(身shēn)来的一瞬间,一道白金sè的圣光疾(射shè)陈七的面门。

刺眼的圣光猛烈的闪动了一下,旋即便熄灭了。

那只(射shè)出的弩箭已然被陈七抓在了手中,然后扔到了一边。

“不错,很顽强!”

陈七冷笑着一脚踩上了他(身shēn)的那个贯通伤口,下一瞬间,四道尖刺同时(射shè)出,将他的四肢钉在了地上,男子发出一声痛哼,目眦(欲yù)裂。

“你放心,我不会拷问你,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会泄露出什么机密,我只会折磨你,并且把你的残尸风干,挂在那边的那棵树上,让你的同伴好好的看一看,然后,他们一定会来索阿港为你报仇,到时候,我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你说是不是?!”

“你……!”

男子艰难的吐口,似乎想要说话,不过,又是一根尖刺出现,直接从他的嘴里插了进去,将他的脑袋钉在了地上。

即使是受到了这般的伤害,男子还是没有死,瞪着一双眼睛,原本的坚强目光已然开始涣散,流露出了些许的痛苦。

也仅仅是些许的痛苦,这帮猎巫人都受过极为特殊的训练,特殊扛揍,但是现在这样的伤势,面对这样的家伙,再扛揍也是没有用的。

陈七的手段不是他能够想象的,表面上看起来是几根尖刺插入了他的(身shēn)体之中,事实上,这几根尖刺的功能和火影之中的扦插之术十分的相似,插入对方(身shēn)体之后,冰寒的气息丝丝缕缕的涌入对方的血管神经之中,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这种痛苦绝不比凌迟差,最恐怖的是,在痛苦的同时,陈七还封住了他的喉咙,即使再痛苦,也无法叫出声来,直接让痛苦增加了无数倍。

“放心吧,你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我的魔力保持着你的生命力,直到你的同伴到来,看着你咽下最后一口气,所以,你最好祈祷你的同伴们能够早一点找到你,早死早托生,如果太晚的话,我想你的灵魂说不定扛不住这各痛苦,演化成怪物啊……!”

“啊呀,对了,演变成怪物也不错啊,想想看,变成怪物以后,就要面对以前的队友和朋友的追杀,为了活命,也不得不出手杀死自己以前的朋友和队友,这对你来讲,是不是太残酷了一点?!”

“不过也没有着关系,一个对我女儿这么可(爱ài)的小姑娘都下的去手的家伙,应该不懂得什么叫残酷吧?!”

陈七一边将这男子吊起来,一边嘴里碎碎念着,“我跟你说哦,等你的同伴来了以后,我会给你留下最后一口气的,到时候,你只要把我的名字和索阿港告诉他们就行了,他们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你觉得这样怎么样?我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要是不满意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陈七耸耸肩,看着被自己吊在枯树丫子上头的男子,拍了拍手,退了几步,来到了莱克丝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怎么样,这个造型不错吧?!”

莱克丝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目光不由自主的移了开来,轻声道,“我想回去了!”

话音落下,一道暗绿sè的光圈陡然之间从陈七的(身shēn)上扩散了开来,将他与莱克丝同时笼罩起来,随后,光圈猛的一个收缩,化为一个绿sè的小点,带着陈七与莱克丝两人同时消失不见。

瞬间移动,传送巫术……

看到陈七与莱克丝离去的背景,被吊在树上的家伙此时连死掉的心都有了。

特么在来之前,可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个陈七是一个怪物啊!!

什么时候纽约出了这么一个怪物了?

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为什么会傻傻的冒出头呢?

难道就是因为我(爱ài)出风头的个(性xìng)?

不对,绝不是因为我的个(性xìng),肯定是有人想要陷害我!!

剧痛之下,他的脑海已然渐渐的迷糊了,之所以会如此的胡思乱想,也是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减轻一点痛苦,但是事实证明,这一招在如此剧烈的痛苦之中早已经不管用了。

无法发声,无法挣扎,惟一能够做的便是面上的肌(肉ròu)偶尔的抽搐两个,而这种抽搐也不是主动的,而是被动的,他完全陷入了痛苦的地狱之中。

我是分割线

“先是暗黑大教堂,现在又是教会,看来这帮家伙对我很感兴趣啊!”

陈七从来都没有想过猎巫人的目标是莱克丝,因为她刚刚觉醒没有多久,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多少威胁(性xìng)与攻击(性xìng),甚至,像她这样的觉醒者,现在还处于一种认知的错位期,他们还远远没有从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的角sè之中抽离出来,思考的方式与行为几乎与普通人一模一样。

甚至终其一生,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对于这样的巫师,这样的女巫,教会是欢迎的,甚至猎巫人也是欢迎的,因为猎巫人的群体之中,便有许多是这样的家伙,他们本(身shēn)是巫师,但是却对自己巫师的(身shēn)份完全不认同,加入到了猎杀同胞的行列之中。

他们的数量甚至要比普通的猎巫人还要多的多!

“不管是因为什么,你在索阿港的动作太大了,肯定惊动了他们,不管是黑暗大教堂还是教会,都不会对你视而不见的,派人出来试探也在(情qíng)理之中!”

“试探,这叫试探吗?!”陈七不满的看了莱克丝一眼道,“这里发生的事(情qíng)也就算了,但是在大巴车上呢?莱克丝,你别忘了,那个该死的家伙差一点就要了你的小命了,你的小命要是丢了,这个世界就会陷入空前的危机呢!” 富品中文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巫社(四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