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巫社(四十三)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巫社(四十三)

为什么我的小命丢了,会引发这个世界上空前的危机?

莱克丝一脸不解!

她却是不知道,陈七这厮的(性xìng)格其实很像是黄药师,最喜欢的就是迁怒别人。

莱克丝若是死了,他第一个要对付的自然就是教会,到时候,一定会杀个血流成河,甚至整个教会都会被陈七拿来陪葬,这样一来,黑暗大教堂势必会崛起的,到时候,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还真的不好说。

“好了,亲(爱ài)的,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qíng)了,你玩也玩过了,闹也闹过了,现在该安心的修炼你的魔力与巫术了吧,你是女巫,千万不要丢了女巫的脸啊!”

“我知道了!”莱克丝无奈的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家这位便宜老爸对于自己成为一名真正女巫的事(情qíng)比谁都上心,把这当成了头等大事来抓,也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她自然不知道,陈七真正的目的其实很单纯,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里头,真正能够保护你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自己!

陈七知道自己终究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而且有九成的可能(性xìng)是无法将自家的这个便宜女儿带出去。

话又说回来了,即使能够带出去,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他可不想在这件事(情qíng)上头给梦魇(殿diàn)得逞,所以并没有将莱克丝带出去的想法。

既然不能够把人带出去,而这个世界又诡异的紧,那么,为了保证自(身shēn)的安全,提升自己的实力便成为了必然的选择,所以莱克丝的实力越强,陈七也就越能够放心的离开。

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莱克丝却想的非常复杂。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之前莱克丝对于成为女巫的事(情qíng)十分的排斥,但是接触到了魔力和使用的法门,渐渐的,她也陷入了其中,不能自拔,毕竟对于一名普通人而言,超凡者的事(情qíng),吸引力远远超过了一般的概念。

在得到了超自然力量之后,自然想要更进一步,这是人的本(性xìng),所以莱克丝彻底的陷进去了。

“所以说嘛,做事要动脑子,做事不动脑子的人都已经死了!”

看着紧闭的房门,以及屋内用功的莱克丝,陈七满意极了。

“接下来,就要看看我的敌人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了啊!”

是的,他的敌人一定会想办法对付他的,不管是暗黑大教堂,还是教会的力量。

“该死,该死,该死,这个该死的卡利,他这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就在陈七慢慢的说服了自家的女儿去学习魔力之后,他便开始着手布置起庄园来,这一次,他很清楚,即将面临这个世界两大强权组织的围剿了,而且时间应该很快,因为不管是教会还是暗黑大教堂都丢不起这个人,一个死掉了一个重要人物,另外一个虽然只是推动了一名猎巫人,但是以那般屈辱的方式死去,如果教会不出手的话,威信何在?

“这是,对教会的挑衅,这是对圣光的侮辱!!”

枯枝横空,尸体招摇

汉默主教看着在风中招摇的“尸体”,脸sè铁青,(yīnyīn)沉的仿佛要滴出水一般。

在他的(身shēn)后,两名男子赶紧上前,努力的将挂在树枝上的(身shēn)体放了下来,突然,其中人一惊叫道,“主教大人,他,他没死……!”

“没死?!”

汉默大主教面sè一僵,心中并无惊喜之意,相反却透着了更深的寒意。

没死,怎么可能没死,这样的伤势,这样的姿态,如果没有死的话,就见鬼了。

不过,他还是急步上前,看到了男子还在抽搐的面容以及已经完全崩溃的面容。

下一刻,他的面sè一变,伸出泛动着幽异圣光的食指,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点,男子(身shēn)子一僵,再无声息。

“主教大人,您……!”

这一番((操cāo)cāo)作可把(身shēn)旁的两人吓了一跳,他们几乎可以肯定这男子刚才并没有死亡,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具真正的尸体,下手的便是主教大人。

但是主教大人为什么这么做呢?

汉默主教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尸体划了个十字,对两人道,“走吧,这件事(情qíng),我会上报的。”说完之后,面无表(情qíng)的离开了。

不是他想杀人,而是不得不杀。

无论这男子的意志多么的坚定,在这种痛楚的折磨之下,灵魂从里到外早就已经坏掉了,可问题是陈七的手段太毒了,即使你的灵魂坏掉了,那痛苦还是放到了数倍,呈现在你的灵魂之中,在这样的(情qíng)况之下,有百分之八十的机率会转化成异种恶灵。

男子是猎巫人,本(身shēn)的意志力便极为坚定,还拥有一些强大的能力,一旦转化成恶灵,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汉默毫不犹豫的出手,将他解决了。

这事(情qíng)也不好跟(身shēn)旁的两人解释,也无法很快解释清楚。

另外一个方面,是他的心中产生了极大的警惕。

因为从现在陈七表现出来的手段来看,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没有将教会放在眼中,行事肆无忌惮的家伙,但凡是有一丁点的敬畏之心,有一点的顾忌之心,都不会把事(情qíng)做的如此之绝。

教会的人不是没有被人杀掉过,可是从来没有被用这样的方式杀过,这是对教会的侮辱,也是蔑视,对方完全没有把教会放在心上,甚至以虐杀教会猎巫人为乐。

这样的家伙,要么是疯子、变态、不自量力的畜生,要么就是有着足够的信心和强大的力量,自信能够对付的了教会,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存在,每出现一个,都会给教会造成巨大的损失,甚至给教会带来了灭顶之灾,别的不说,单是暗黑大教堂的崛起之时,那个肆意妄为的(身shēn)影便是教会最大的痛点。

不管卡利弗朗西斯是对自己的实力自信,还是疯子,这都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这样的人物,绝不能够放任。

这也是数百年来教会经历了血的教育之后得出的结论。

“主教大人,我们不去找那个卡利吗?!”

收敛了猎巫人的尸体,汉默主教带着两人回到了教堂,这让两人都十分的惊讶,因为他们这一次出来一是为了寻找这个突然之间失去了联系的猎巫人,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去找卡利弗朗西斯的晦气。

现在,找到了猎巫人的尸体,却急匆匆的回来了,这和剧本可不一样啊!

再加上刚才,主教毫不犹豫的杀死了还剩下一口气的猎巫人,让两人都察觉到了一种极不寻常的味道。

“事(情qíng)比我预计之中的还要复杂的多。”汉默主教神sè变的严肃了起来,“卡利弗朗西斯是一名极度危险的人物,我们需要对他重新评估!” 富品中文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巫社(四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