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巫社(四十五)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巫社(四十五)

“很快,索阿港就将面临一场巨大在的风暴,莱克丝,记住我的话,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帮助到你的,只有力量,只有拥有了力量,才有生存下去的资格,特别是对我们巫师而言,值得追求的只有两样东西,力量与寿命,除此之外,其他的都只是调剂品罢了!”

“那我妈妈的,对你来讲,也是调剂品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在离开你妈妈以后才成为男巫的,你相信吗?!”

莱克丝翻了翻白眼,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qíng)。

“唉,为什么我说实话的时候,你都不相信呢?我认得你妈妈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一个女巫,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超凡的力量,只是后来,因为机缘巧合才踏入了这个圈子的。”

“要知道,那个时候,可不是我甩你妈妈,而是你妈妈一脚把我踢开的,连怀孕的事(情qíng)都没有告诉我,你让我怎么办?!”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不过你做事(情qíng)的方式我无法认同!”

“我不需要你认同,我只是将需要告诉你的事(情qíng)都告诉你罢了,你虽然还年轻,但已经觉醒了力量,已经是一名强大的女巫了,女巫和凡人不一样,如果你还以凡人的思维来行事的话,一定会出事的,我这么做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扭转你的思维!”

“包括把我软(禁jìn)起来,威胁要杀死我男朋友全家?!”

“是的,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会软(禁jìn)你一辈子!”陈七表(情qíng)不变,看着莱克丝道,“这就是巫师的世界,强权的世界,想要自由,可以,想办法打败我再说,否则的话,不达到我的要求,你就别想再离开这里!”

“你……!”莱克丝气的满脸通红,想要开口威胁,却蓦然发现,周围的空间开始翻转了起来,原本熟悉的气息全都不见了,再看看周围的环境,似乎变的灰暗了起来,她心中一动,猛的冲到了窗前

房子还是那栋房子,海滩还是那个海滩,建筑还是那个建筑,山林还是那个山林,但是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生机一般,变成了布景板。

沙滩上吵闹的人群不见了,房子里的佣人也不见了,整个世界仿佛都消失了一般,只余下了她与陈七两人。

“你,你,你干了什么?!”

“这是我制造出来的镜像空间,你可以理解为镜子里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除了生物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与现世没有区别,对你来讲,这里是最好的修炼环境,你就先在这里呆着吧!”

“你不能这样!”

“不要吵,也不要闹,书房里我给你留了足够的书藉,里面就如关于这个镜像空间的知识与运用法门,想要出去,把巫术研究透彻之后,自然就会出去了,如果研究不出来,就一辈子给我呆在这里面吧!”

说完之后,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暗绿sè的光圈,猛烈的收缩了一下,与陈七一同,化为一个奇点,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这个混蛋,有你这样当爸爸的吗?!”

莱克丝彻底的呆住了,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陈七会用这样的手段,真的把自己给囚(禁jìn)了起来。

这真是亲爸爸吗?这真是亲生的吗?

在这一刻,莱克丝的心中产生了浓浓的怀疑。

**、霸道、无理……

在这一刻,仿佛所有能够形容的暴君的形容词都能够用到他的(身shēn)上一般。

但是无论她如何愤怒,如何怒骂,如何抗议,都已经没有用了。

陈七根本就不给她申诉的机会!

我是分割线

“卡利先生,杜兰先生来了!”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轻轻的敲响了书房的门,“他说有重要的事(情qíng)要和您商议!”

“让他进来!”书房之中,陈七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直起(身shēn)子道。

杜兰是一名男巫,但并不属于索阿港的家族,严格来讲,他是一名流浪的巫师,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来到了索阿港,与格里高利家族的一名女巫对上了眼,然后,便结婚了。

这在巫师界是非常正常的事(情qíng),各个巫师家族也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为家族增加新鲜的血液。

这位杜兰先生,在索阿港是一位极特殊的存在。

因为(身shēn)份的关系,他并不怎么参与索阿港巫社的活动,游离于体系之外,仿佛就只是格里高利家族一个入赘的女婿一般。

不过,无论是格里高利家族,还是其他的几个家族,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无法忽视他的实力。

他的实力,才是能够逍遥于索阿港,独立于各派系之外的底气之所在。

他拥有着强大的,不弱于各家族长老,甚至族长的实力。

十年前,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化解了格里高利家族的一场危机,这让他在家族,乃至于在巫社之中的地位变的超然起来。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陈七强势来袭,与各家的关系搞的有些僵,他也不会出面。

(身shēn)为一名强大,拥有着特殊血统的男巫,杜兰对陈七的行为不置可否,或许在他的眼中,所有的事(情qíng)其实都是在狗咬狗罢了,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除了陈七的实力。

对于一名有着强劲实力的男巫,杜兰还是保持着应有的尊重。

“卡利先生,格里高利家族已经有了决议,同意重新订立盟约,重新结社!~”

“好,其他两家呢?!”

杜兰笑了起来,“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你毁掉了奎尔,霸占了托马斯,已经把格里高利吓破了胆,他们已经不想再招惹什么是非了。”

“这倒也是!”陈七笑了笑道,“我其实对索阿港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只可惜,别人不相信!”

“他们当然不可能相信,你把事(情qíng)做的太绝了,让他们都产生了一种被迫害妄想症了。”杜兰笑着道,“一天没有搞清楚你的真实目的,他们就一天怀疑你。”

“你呢?!”

“我,我只是孤家寡人一个,和这个圈子不熟!”杜兰笑道,“如果这里呆不下去了,我自然会选择离开,倒是你,什么时候离开呢?!”

“你就这么确定我要离开?!” 富品中文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巫社(四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