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宜阳血战

第六百九十三章 宜阳血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吴汉很清楚自己的任务,他并不需要在正面交锋中击溃敌军,那也不太可能,他只需抵挡住敌军的攻势,给两翼的己方将士创造出进攻的机会就好。

赵宽和郭铭都是吴汉麾下的将领,也同是骁勇善战的猛将。目前顶在最前面的,正是以赵宽为首的一万将士。

战斗才刚刚开始,赵宽军的伤亡就开始直线上升,郑瑞、侯平两名军司马,双双派人向赵宽告急,己方的弟兄伤亡太大,恐怕要顶不住了。赵宽看着两名前来报信的兵卒,沉声说道:“你二人回去告诉郑瑞、侯平,军卒死光了队长上,队长死光了屯长上,屯长死光了军侯上,军侯也死光了,他们就给我亲自上

阵!”

两名兵卒吓得一缩脖,再无二话,急忙应了一声,跑回本阵,向郑瑞和侯平传达赵宽的命令。

听闻赵宽的命令,郑瑞和侯平这两位军司马,都豁出去了,亲自上阵,率领着部下,拼死抵御赤眉军的攻势。

汉军这边的压力大,对面的赤眉军压力又何尝不大?顶在前方的将士迟迟未能有所进展,反而还损兵折将甚大,逢安急得脑门子都渗出了汗珠子。

他一口气派出五名将官,让他们顶到前面,率领前方的兄弟,无论如何也要突破敌军的防线。

这五名将官纷纷领命,五个人,齐齐去到前方,接管了各部,带头向对面的汉军发起了猛攻。

郑瑞所面对的,正是赤眉军将官蔡旬统帅的一部。蔡旬手持长刀,带着百余名赤眉军精锐,催马从本方阵营当中杀出,到了汉军阵营前,一刀向前刺出。

耳轮中就听咚的一声巨响,长刀的锋芒刺在盾牌上,把盾牌后面的汉军兵卒震得向后一仰,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等他起身,蔡旬催马上前,手起刀落,咔嚓一声,将那名汉军兵卒的人头劈落在地。

后面的汉军兵卒还想上前补位,蔡旬提马冲入汉军阵营里,长刀挥舞开来,发了疯似的砍杀周围的汉军兵卒。

郑瑞见状,徒步奔跑过来,他从蔡旬的侧方冲出,速度丝毫未见,身子直接撞了上去。嘭!郑瑞的肩膀,狠狠撞在战马的马腹。其撞击力之大,让战马横着退出两步,而后站立不住,连人带马,一并侧翻倒地。郑瑞喘了口粗气,正要去和摔落在地的蔡旬拼

命,侧面一下子冲杀上来十数名赤眉军。郑瑞一手持剑,一手持矛,与赤眉军战到一处。摔落下马的蔡旬,躺在地上,缓了一会才算回过神来,等他恢复神智之时,周围正好有一圈汉军端着长矛,向他蜂拥而来

蔡旬大吼一声,单手持刀,猛然一轮,长刀他的四周画出一条圆环,冲杀上来的一圈汉军被刀锋在身上扫过,人们或惨叫着踉跄而退,或当场倒在地上抽搐。趁此机会,蔡旬从地上爬起,举目一瞧,正看到与己方兵卒战在一起的郑瑞。他想都没想,拖着长刀冲了过去,人没到,刀先至,长刀挂着刺耳的破风声,恶狠狠地劈向

郑瑞的头顶。

郑瑞听闻恶风不善,急忙横剑向上招架。

当啷!蔡旬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直接劈落了郑瑞的佩剑,刀锋在他胸前的甲片上狠狠划过。沙!甲片上瞬间多出一道长长的划痕,鲜血顺着划痕,汩汩流淌出来。

郑瑞疼得眼前发黑,险些晕死过去。他咬着牙关,强忍着疼痛,端起长矛,向蔡旬的身上连刺。

他能被吴汉顶在最前面,一身的武艺并不弱,但此时他已经受了伤,而且蔡旬也是赤眉军中有一号的武将。

蔡旬挥刀招架郑瑞的快攻,把他一口气攻过来的四击全部挡开,接着他回手一刀,反削郑瑞的脑袋。

郑瑞急忙向下低头闪躲。咔!他头盔的缨子被蔡旬这一刀削掉。郑瑞怒吼一声,持矛再次向蔡旬攻去。

蔡旬冷哼出声,先是让过长矛的锋芒,不等郑瑞收矛,他一把将矛杆抓住,另只手举起长刀,作势要向郑瑞的身上劈砍。

令他没想到的是,郑瑞出其不意的弃掉长矛,赤手空拳的直奔他扑来。

蔡旬准备不及,被冲到自己近前的郑瑞,一头撞在脸上。这一记头锤,把蔡旬撞得嗷的一声,踉踉跄跄的向后连退。

再看他的脸上,口鼻窜血,鼻梁骨似乎都被撞折了。

郑瑞见状,心头大喜,还要继续往前扑,继续以头锤撞击对方的面门,哪知眼睛都睁不开的蔡旬,猛的怒吼一声,一刀向前挥出。

寒光在郑瑞的小腹前一闪而过。

郑瑞的身子猛然僵硬住,他低下头,看到自己小腹处的甲片被撕开,紧接着,鲜血流淌出来,时间不长,连白花花的肠子都随之流出。

他身形摇晃了几下,一头扑倒在地,身子抽搐了几下,当场就不行了。蔡旬抹了两把眼泪,恶狠狠地看向倒在地上的郑瑞。

鼻子遭受重击,眼睛流泪,这完全是生理反应。

蔡旬狠毒了郑瑞,走上前来,把手中刀高高举起,作势要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掉郑瑞的脑袋。正在这时,汉军的人群里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射出一支弩箭,不偏不倚,正中蔡旬的脖颈。

弩箭由他左脖侧进,箭矢由他的右脖侧出,直接射穿了他的脖子。

蔡旬高举的大刀,迟迟未能砍下去,最后,他直挺挺地向前扑倒,他的尸体,也恰恰压在了郑瑞的尸体上。

这只是双方整个战局的一角而已。如此大规模的交战现场,敌军无处不在,冷箭也无处不在,自己在这一刻还活下,但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活到下一刻。

赵宽麾下,五名军司马,交战的时间都不到半个时辰,郑瑞等三名军司马已然战死。

三个部,合计六千人,没有几个是活着退下战场的。

赵宽所统帅的这一军,伤亡惨重,五个部,有三个部拼光了,剩下的两个部,也是伤亡惨重,由余下的两名军司马在苦苦支撑。

同样的,赤眉军那边的伤亡也不小,逢安派出的五名将官,悉数阵亡,没有一个活着回去的。

逢安大怒,派出自己麾下的第一猛将胡歇,并给他两千名最精锐的兵卒,组成敢死队,向对面的汉军发起猛攻。

胡歇和麾下的两千将士,全是脱掉了甲胄、军装,赤膊上阵。

他们手持环首刀,仿佛出山的猛虎,从赤眉军阵营里冲杀出来,向对面的汉军方阵发起冲锋。

最先冲上来的赤眉军,身子被盾阵后面的长矛刺成了马蜂窝。后面的赤眉军兵卒,踩着同伴的尸体,发了疯似的往汉军盾阵上跳跃,攀爬。

不时有人被长矛刺穿身体,惨死在盾阵上,但这完全未能阻挡赤眉军的敢死队。

很快,有人便突破了汉军的盾阵,跳进盾阵后面的人群里,瞪着血红的眼睛,挥起手中的环首刀,砍杀周围一切还能站立的活人。

在两千赤眉敢死队的冲击下,赵宽军抵挡不住了。就在汉军被冲杀得大乱之际,郭铭军顶了上来,这一万的生力军的到来,让赵宽部将士无不长松口气。

郭铭没找别人,直奔胡歇而去。胡歇是逢安麾下的头号猛将,在整个赤眉军里,其勇猛的程度也能排进前三。

他没有骑马,步行上阵,赤膊的上半身,能看到高高鼓起的肌肉,手持双锤,挥舞开来,周围的汉军兵卒,粘上就死,碰上就亡。他于汉军当中,如入无人之境。

郭铭手持长戟,策马来到胡歇近前,一戟斜劈下去,砍向胡歇的肩头。

胡歇抬起双锤,向上招架。当啷!长戟结结实实地砍在锤头上,火星子爆出一团,长戟被震得向空中弹起好高。

郭铭感觉自己的双手又疼又麻,皮肉像是裂开了似的。胡歇眼冒凶光地怒视着郭铭,双锤横扫,一锤砸向马背上的郭铭,一锤砸向马头。暗道一声厉害!郭铭硬着头皮,以长戟抵挡胡歇的双锤。当、当!随着两声巨响,郭铭坐在马背上的身子向旁一侧歪,险些摔落下去,就连战马,都受到冲击力的波及,

横着走出几步。

胡歇得理不饶人,他魁梧的身形一跃而起,跳到空中,对准郭铭的脑袋,一锤猛砸了下去。

此时的郭铭,才刚刚稳住战马,看到对方来势汹汹的重击,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了。

他只能硬着头皮,横起手中的长戟,向上硬接对方的重击。恰在这时,一只冷箭突然飞射过来,直取身在空中的胡歇。

胡歇反应极快,他砸落下去的锤子突然向旁一挥,当啷,斜飞过来的冷箭被弹开,同样的,他这势大力沉的一锤也未能砸出去。

落地后,胡歇转头看去,原本射出这一箭的人,正是赵宽。

胡歇怒极,咆哮一声,一挥手臂,把一只锤子直接甩了出去,狠狠砸向赵宽。

赵宽吓得汗毛竖立,身子急急向旁躲闪。他是闪躲开了胡歇的飞锤,但人也从战马上栽落下来。

不再理会郭铭,胡歇甩开两条大长腿,直奔落地的赵宽而去。

赵宽急急扔掉手中的弓箭,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抽出肋下的佩剑。没等胡歇冲到赵宽近前,郭铭由胡歇的背后催马杀上来,一戟刺向他的后心。

“滚你娘的!”胡歇头都没回,单手锤向后一抡。

当!嗖!锤头磕在戟面上,郭铭手中的长戟,脱手而飞,再看他的手掌,两只虎口都被震裂开,鲜血立刻流淌出来。胡歇向旁侧了侧身,让过疾跑过来的马头,当战马要从他身边

跑过的时候,他一抬手臂,直接把战马的脖颈搂住。他的手搂住战马的脖颈死劲往下拉,肩膀用力往上顶,随着他一声震吼,胡歇硬是给战马来了个过肩摔。

一匹战马,自身就有好几百斤重,再加上马背上的郭铭,合起来没有千斤也差不了多少。胡歇的这记连人带马的过肩摔,可谓是骇人听闻。马背上的郭铭是先落地的,而且还是脑袋先撞到地上,紧接着,数百斤重的战马又狠狠砸在他的身上,这直接砸断了郭铭的脊椎,人也当场毙命。

看网友对 第六百九十三章 宜阳血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