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巫社(四十八)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巫社(四十八)

纽约,索菲娅大教堂

纳瑞躺在沙发上头,看着电视之上大火腾腾的巴黎圣母院,哈哈大笑着,一边笑,一连还吃着爆米花,仿佛在看一场大片一般。

“神父,有人告解!”

这个时候,一名修女推门而入,小意的道。

“这个时候告解,谁啊?!”

“不知道!”

纳瑞挥了挥手,一脸的嫌弃,“我知道了,让他等会儿,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那人带着大主教的名片!”

“哦?!”

纳瑞脸sè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大主教的名片,该死,不会是因为那件事(情qíng)吧?我不是跟他们说了吗,这事儿我不想管!”

嘴里面发出不悦的嘀咕声,却还是从沙发上头爬了起来,懒洋洋的问道,“几号?!”

“七号告解室!”

“知道了!”他摆了摆手,示意修女离开,然后对着镜子,慢慢的整理着自己的黑sè神父装,将上上下下都打点干净了,关掉电视,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qíng),这才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间。

七号告解室,福斯曼静静的坐着,微闭着双眼,闭目养神,耳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他才睁开了眼睛。

“嗒嗒!”

告解室的外面,传来两声清脆的敲击声。

“纳瑞神父,是我,福斯曼,好久不见了!”

“福斯曼大主教,您竟然来了?!”纳瑞听到声音有些吃惊,心中却是抱怨着教会的古怪规矩,特么直接见面不好吗?又不是不认得,非要搞这一出不知道有没有用的仪式,神神秘秘的,总是让他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自己不是在当神父,而是在做间谍一般。

但是没有办法,这是教会近千年以来的传统,并不是他一个地区的神父想要打破就能打破的,尽管他已经打破了不少的东西。

“这件事(情qíng)非常严重,让你调查的事(情qíng),调查出来了吗?!”

“其实没什么好调查的,卡利弗朗西斯的资料早就在我的桌上了,至于他在索阿港的一切行动,都算是正常,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且他一向是深居简出,就算是派人监视,也没有什么结果。”

“那边呢,损失了一名主教,教堂就没有一点动静吗?!”

“暂时还没有发现教堂的动静,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也是知道了我们遇到的事(情qíng),在等着我们先动手吧!”

“你想?!”福斯曼的语气沉了下来,“这样的事(情qíng),你只是凭自己的想象吗?”

“当然不是!”纳瑞神父连忙道。

骤然之间(yīnyīn)沉下来的质问让纳瑞感觉到一阵心悸。

“我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教堂那边在我们出手之前,是不会再出手了,他们会暗中观察!”

“哼,打的一副好算盘!”

仿佛对此早有预料一般,福斯曼冷笑道,“那个女巫呢?有她的消息吗?!”

“一点都没有,自从她回到索阿港以后,便失踪了,我们的人花了很大的工夫,都没有找到她,仿佛消失了一般!”

“消失了?!”

“是的,主教大人,就是消失了。”提到这件事(情qíng),纳瑞的语气变的古怪了起来,“我们探测过,庄园内没有她存在的痕迹,或者说,没有她现在存在的痕迹,我怀疑,卡利已经将她暗中送走了,这样他才能够稳座钓鱼台!”

“他现在的地位很稳吗?!”

“索阿港五大家族,现在只余下了四家了,出了斯考德的事(情qíng),其他几家虽然心生忌惮,但是不可否认,也着实把他们给吓住了,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敢妄动,这段时间,卡利似乎给了这几个家族不少的好处,好像还暗中修复了巫阵,可以让他们重新结社,所以!”

“你说他修复了巫阵?!”

“是的,一种适合四个家族力量的巫阵,据说比之前的更加精简,效果却是比之前更加的强大!”

“他竟然掌握了巫阵的技术!”福斯曼不由沉吟了起来。

在这个世界中,巫阵看起来是非常普遍的东西,在联邦的大地之上,便有许多人拥有这个东西,也结成了不少的巫社,可是他(身shēn)为教会的主教,自然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如今世界上,巫师家族之中流传下来的巫阵其实都是固定的,是自古传下来的,威力虽然大的很,可是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根本就不会对教会,或者是教堂产生什么影响,这些巫师的家族也就是堪堪自保罢了。

像索阿港的巫阵,其实就是和索阿港几大家族的巫师素质与能力相适合的,而且经过这么多年,巫阵早就已经嵌入这五个家族的血脉之中,他们也只能使用这种巫阵,即使得到了其他巫阵的资料,也是不能用的。

可是现在,(情qíng)况发生了变化,索阿港的那个巫师竟然改变了巫阵,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呢

一般(情qíng)况下,像索阿港这样,需要五个家族结成巫社的巫阵之中,有一个家族出了事(情qíng),要么已经没有血脉了,要么就已经灭族了,在这样的(情qíng)况之下,巫社的力量无法发挥,他们便会向教堂申诉,让教堂为他们重新定制一个结社巫阵用以结社,提升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像现在,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改进巫阵,并且能够成功的让巫阵运转起来,这不但不现实,而且还是有些摧毁三观的。

可是现在,这种毁三观的事(情qíng)发生了,有一个神秘的男巫竟然不通过教堂和教会,便能够修正巫阵,而且效果还比之前好,这意味着什么?

这件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不亚于之前发生的事(情qíng),甚至可以说比之前发生在陈七(身shēn)上的事(情qíng)更加的严重,无论是教会还是教堂,都不会放过这个坐视不理的。

当然,还有一件让他恼火无比的事(情qíng)。

纳瑞神父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竟然没有及时的通知教会。

“这很重要吗?我只是觉得这家伙有点本事而已啊!”纳瑞神父此时一脸的迷茫,“一个巫阵,有那么重要吗?!”

“好了,这件事(情qíng)就到此为止了!”福斯曼无奈的道,纳瑞神父的层级太低,当然不知道巫阵这东西代表着什么,现在他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qíng)而把巫阵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一个小小的神父,毕竟这可是教会和教堂掌控着整个世界最大的手段呢!

当然黑暗教堂是怎么在教会的打压下崛起的?靠的不就是掌握了巫阵吗?并且将巫阵的使用方式进行了修正,这才有了如今的巫师界。

否则的话,巫师们早就被猎巫人给杀光了。

现在又有人掌握了这门技术,对于教会来说,是祸还是福呢?又或者福祸未知。

是的,这是真正的福祸未知啊!

“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了!”

本来他不想这么做,至少在试探出一些事(情qíng)之前,他不想亲自面对卡利弗朗西斯,这家伙虽然刚刚冒头不久,可是却已经斩杀了暗黑大教堂的一员大将,面说实在的,自己的实力,其实与斯考德在伯仲之间,既然连斯考德这家伙都栽到了陈七的手中,那么自己去也一样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真的以为教会君临天下了吗?

所以,他来这里主要是以试探和测试为主,看看陈七的极限在什么地方,但是现在看来,(情qíng)况有变了。

“你去通知暗黑大教堂那边,我们很快就要动手了,而且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让他们说服其他几个家族不要插手,我不想滥杀无辜!”

“一群巫师,有无辜的吗?!”纳瑞不解的问道。

“这个卡利太神秘了,我不想让太多的人搅乱我们的计划,到时候集中所有的力量对付他一个人便行了,免得忙中出乱,明白吗?!”

“是,我这就去办!”

不管明白不明白,纳瑞都不得不服从福斯曼这位主教的命令,开始着手处理协调此事了。

三天之后

清晨,当东方的第一缕阳光(射shè)入托马斯家族的庄园之时,一队人马出现在了索阿港了。

以福斯曼主教为首,纽约地区教会共有九名神父以及五十名护教骑士。

这样的大阵仗,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家族了,便是索阿港的五大家族,都无法与之对抗,当然,如果利用巫社的力量,那也就是一个堪堪自保的局面,这就是教会实力与底蕴。

最可怕的是,除了人马之外,还有一些现代化兵器也都出现在了队伍之中,肃杀的气氛,仿佛能够将周围的环境都冻成冰块一般,让人心悸,让人害怕!

本来就是清晨,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再加上这支队伍的出现,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街道上便已经被清空了,一个人都不见,只余下了福斯曼神父这票人。

当然,在大街的周围,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的眼睛盯着这只队伍,也不知道在打什么样的鬼主意。 富品中文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巫社(四十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