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八章寻剑

第三十八章寻剑

阿大更加吃惊,睁大眼睛盯着她,直到确认问题不大才放下心来,心想被人打成这样了,也叫不输吗?

“那些女人太不要脸,居然仗着人多围攻我。”

南忘擦掉唇角的血,又用袖子把阿大身上沾着的血随意擦了擦,说道:“如果只是庵主一个人,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听到这句话,阿大便知道她与庵主应该是打了个平手,只是想着你不是去找连三月的吗,怎么会和庵主打起来?

那年井九做了掌门之后,南忘便开始怀疑他的身份,拎着阿大去清容峰审了半天,最后被它误导,以为井九是景阳与连三月生的儿子。闭关数年,她离开青山去水月庵,当然是去找连三月的麻烦。

她恨恨说道:“那个泼妇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听说我要去便躲起来了。”

阿大心想谁是泼妇呢?好吧,你们两个都是泼妇。

接着他想到,南忘居然敢去找连三月的麻烦,还能与庵主打成平手,看来境界又有提升,应该已经到了破海巅峰,不禁有些吃惊——看来多情可能误终生,但不见得会误修行,靠着恨意也能往前多走几步啊。

说完这件事情,南忘便踩着剑意之桥回到了清容峰,在花树石上两口饮完一壶酒,便进了一间偏僻的洞府。

洞府里有两道铁链,锁住了一个女子。

看着南忘进来,那女子缓缓跪倒,身上的银铃与铁链发出相似的声音。

虽然跪着,但她没有出声,神情漠然的脸上也看不到任何臣服的意思。

她叫南筝,当初在荒山野庙里被南忘所擒,带回了青山,至今已有数年。

南筝是南蛮的逃亡者,也是不老林的刺客,最后更是南趋肉身的侍奉者,不知道为什么,南忘没有杀她。

“稍后把头发剃了,换件衣裳,我送你出山,你自己想办法进水月庵。”

南忘说道:“那些女人最喜欢管闲事,拯救可怜女子,知道你的身世还有与我之间的敌对,应该会收你。”

南筝沉默了会儿,说道:“你要去水月庵做什么?”

“不是要你杀人,你去查清楚连三月到底死了没有,还有那个叫过冬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忘说道:“办好这件事情,我就放你离开。”

……

……

平咏佳坐在崖边,看着对面的清容峰,手指无意识里动着。

数十道细而无形的剑意,在他的手指间渐渐显现,然后交织成麻,正如他此时的心情。

来到神末峰,拜在井九门下,他学的便是清容峰的无端剑法,几年时间下来,剑意已经养的非常圆润,剑法也已经稔熟无比,可没有剑怎么练剑?

清容峰上还有些很适合无端剑法的剑,这是他从顾清师兄那里听说的,师兄自然是听师父说的。问题是他可不敢去清容峰,不用师兄提醒他也知道,师父不喜欢清容峰,而且那些师姑与师姐确实比老虎可怕多了。

他望向洞府紧闭的石门,叹了口气。

师父在闭关,师姑在闭关,元曲师兄为了准备数年后重新承剑也在闭关,就连顾清师兄也放下了那些事务,正在殿里闭关。

神末峰就他无所事事,马不想骑,猴不想理,猫不敢撸,真是无聊极了。

春风吹拂着云海,崖间的野花微微颤动,他忽然站起身来,走进了道殿里。

元曲在道殿深处闭关,顾清想着可能会有紧急事务,要确保能听到猴子的叫声,闭关的地方就在窗边。

平咏佳走到顾清身后,发现师兄随师父出去这一趟,境界还停留在游野初境,气息却有了明显的不同。

他的想法更加坚定,开口说道:“师兄,我想下山一趟。”

如果换作别的峰,或者别的修行宗派,有人在闭关的时候忽然被打扰,必然会非常愤怒,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但神末峰的闭关向来随便,顾清睁开眼睛,揉了揉脸,说道:“师父说过,破海方能出山,除非他特许。”

这意思就是说,你要下山没问题,但来问我没意义,应该直接去洞府里寻师父。

平咏佳说道:“我是要下山,不是出山……我打算去云行峰。”

顾清有些吃惊,看了他两眼,说道:“你不准备等了?”

平咏佳嗯了一声,说道:“修行终究是自己的事情,总不能像小鸟一样,只等着师父他老人家安排。”

“师父不是老人家,当然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做出这个决定,比我与元曲要强。”

顾清看着他微笑说道,很是欣赏的样子。

平咏佳一脸无辜说道:“我可不是想刻意与众不同,师兄您别误会。”

……

……

神末峰的弟子都很擅长一脸无辜地说话。

比如元曲,比如平咏佳,顾清偶尔也会演一出,就连寒蝉没有脸,也能准确地散发出这种气息。

问题是什么是一脸无辜?

眼神单纯、神情懵懂、茫然无知?

不,只有这些还不够,还要加上一点点的苦涩与无助。

云雾笼罩着剑峰陡峭的崖壁,平咏佳行走其间,觉得自己好生无辜。

现在神末峰就他没剑了,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地里发黄的小白菜,从内到外都都透着苦涩的味道。

在无路的山崖行走着,越往上去,他的情绪越低落。

隐藏在石缝与崖壁里的大部分都还是剑胚,需要再养几百年甚至几千年,还有些则是断损的飞剑,同样需要长时间的修复。想要在现在的云行峰里找到一把完好的飞剑,真的非常困难,那些高品阶的飞剑,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哎哟!”

正想着这些事情,平咏佳被一个硬物绊倒,待他揉着鼻子爬了起来,发现绊倒自己的……竟然是一把剑。

这把飞剑泛着淡淡的蓝光,散发着精纯的剑意,明显品阶不凡。

他拾起那把剑认真看了半晌,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把这把剑插回旁边的崖壁里,郑重行了一礼。

“抱歉,咱们不适合。”

那把剑微微颤抖了两下,便回复了平静,表示并不在意。

他继续向着云行峰顶行走,路过一段山崖时,上方的崖石向着外面探出,如伞盖一般遮住阳光,让本就yīn暗的山间,变得更加yīn暗。

“真像是传说里的冥界,好可怕……”

平咏佳喃喃自言自语着,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穿过这里。

忽然,他的颈后被一件冰冷的事物触着了,不由吓得尖叫起来,瞬间掠出去十余丈。

待他脸sè苍白转过身来,才发现那件冰冷的事物竟然又是一把飞剑。

那把飞剑气息澄静,sè泽灰暗,看着很是朴实,却又有着极其强烈的压迫感,品阶竟是比先前那把飞剑还要更高些。

很明显,这把飞剑应该是从上方的崖石里飘落下来的。

平咏佳怔了怔,走回原地,接过这把灰sè飞剑看了看,抱歉说道:“不行啊,您等着别的师兄师弟来吧。”

说完这句话,他继续向着峰上行走。

随着越来越高,峰间的剑意越来越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脚步如常。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陆续又有十余把剑或者出现在他的身前,或者刚好落在他的手上,看着就像是那么巧。

那些飞剑有的冷冽、有的暴郁、有的沉稳、有的澄静,各有不凡之处,但他都没有接受。

在平咏佳看来,这些飞剑确实不错,对自己的青睐很令人感激,但还是不够好啊。怎样好才算好?他没有想过寻找一把完美的飞剑,只是在神末峰呆的时间长了,看到的都是弗思、宇宙锋、吞舟这样级别的飞剑……

来到云行峰高处,崖壁间出现了两个洞,大小刚好一人。

看着那两个洞,平咏佳自然想起几年前在这里遇到师父与师姑时的场景,心想自己的运气真是好到了极点。

接着他继续往上,又走了阵,在一片云纹岩里发现了一把剑。

那把剑有一半插在岩石里,一半露在外面,看着有些奇怪,因为剑身竟是扭曲的,上面还有附着一些如霜花般的痕迹。

平咏佳下意识里觉得这把剑不错,想要抽出来看看,却从扭曲的剑身想到折梅,继而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原来这就是师父给元曲师兄找的剑啊,那自己的剑在哪里呢?

他望向四周,只见云雾茫茫,心间苦意更盛,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反正回神末峰也没事,不如就在这里坐着修行,顺便守着师兄这把剑,免得让别的青山同门拿走了。

这般想着,他盘膝坐了下来。

云行峰凌厉的剑意变得温和了很多。

这时候的平咏佳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看似随意而生的念头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好处。

……

……

转眼便是四年,神末峰众人陆续出关,元曲得知那把剑已经养好了,毫不犹豫便去了云行峰。

在浓密的云雾里,他依靠昔来峰的七梅剑法,很快便找到了那把剑。

喜悦还没有落到实处,便转成了诧异,因为他看到了一直守在那把剑前的平咏佳。

感激还没来得及出口,也变成了诧异,因为他发现平咏佳现在的状态明显有些怪异。

云行峰的剑意围绕着他,慢慢地进入他的衣衫、发丝与口鼻,是那样的温柔,没有带去任何伤害。

风轻轻拂着平咏佳的衣衫,带起数道极不起眼的剑光。

元曲很吃惊,才发现师弟以剑意淬体四年,居然已经有了剑体大成的感觉!

赵腊月当年以绝佳的剑道天赋,在剑峰闭关数年,最终修成了后天剑体,元曲虽然是她的弟子,却根本学不会,此时看到这幕画面,不禁好生震撼,又有些羡慕。

难怪当初掌门师叔要收平咏佳为徒,哪里是那般随意的机缘说法,原来平师弟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

如果自己不姓元,当年只怕根本没有资格进神末峰。

想着这些事情,元曲叹了口气,上前取下那把剑便转身离开——平咏佳的修行正在关键时刻,不能被打扰。

他只是有些遗憾,小师弟看不到几天后的青山掌门即位大典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寻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