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153章 血光之灾

1153章 血光之灾

两间石屋关了三十个妖精,那个小兔子还活着。这南山上的妖精,宁涛就只对这个小兔子金印象深刻,因为这个小家伙第一次见面就给了他一根下了毒的胡萝卜。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宁涛问她。

小兔子精怯生生地道:“我叫小白。”

宁涛从大润福里放出了一个灵材瓜果给她,小家伙高高兴兴的拿到旁边去吃。

狐媚走了过来:“姐夫,真要让这些妖精走吗?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实在有些不忍心。”

一大群妖精眼巴巴的看着宁涛。

宁涛也有些不忍心,他虽然救了这些妖精,可如果让他们独自离开的话,没有什么山主敢收留他们,他们甚至会遭到无量山的追杀,多半活不了。

狐姬走了过来:“阿涛,不如把他们收了吧,他们虽然都是妖精,可并不比人可怕,我和妹妹管着他们,他们也不敢乱来。”

宁涛点了一下头:“好吧,那就收下他们吧。”

狐姬说道:“你们这些家伙,还不快跪谢仙王隆恩。”

一大群妖精当即跪了下去,高呼万万岁。

宁涛开了一道方便之门,将这些妖精带回到了神庙之中,然后又从神庙之中带到了凤仙山,交给路守航安顿。随后,他又返回到了神庙之中。

“宁爱卿,这事要不要跟三个祖母说?”虫二问。

宁涛说道:“说你个头啊。”

虫二一只小短手捏了一个法诀:“朕掐指一算,宁爱卿你今晚可能有血光之灾呀,你要小心为好。”

宁涛刚刚把回南山的方便只能打开,忽然听到虫二说的这句话,正准备迈进门去的腿又收了回来,他好奇地道:“什么血光之灾,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算命了?”

“嘿嘿嘿……”虫二发出了一串高深莫测的笑声。

宁涛有些无语地道:“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走了。”

虫二慌忙说道:“宁爱卿你别急呀,朕马上给你解惑。宁爱卿你这血光之灾有两个狐狸精有关,血光起于方寸之间……”

你个流氓。

宁涛听不下去了,一头扎进了方便之门中。

神庙里,虫二摊开了一双小短手:“朕没算错啊,朕还算到你将有一个儿子呢,你都没耐心听。”

这话宁涛没有听见。

方便之门外是南山洞府之中,送走了解救回来的妖精之后,偌大一个洞府显得冷清清的。

宁涛没有看见两个狐狸精,他走出了洞府。

两个狐狸精正在外面收拾尸体,就这么一来一去的时间,姐妹俩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毕竟都是狐仙,都有一身的好手段。

宁涛也过去帮忙。

“阿涛,这种事情你就别做了,你歇着吧,我和妹妹做就好了。”狐姬说。

说话的时候,她随手一招,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也便拼凑在了一起。

狐媚隔空一爪挥出,地上就多了一个坑。

一尸一坑。

她们就是这样处理的。

宁涛还真不会这种用爪子刨坑的手段,他就站在旁边看着。那些尸体和血迹又让他心中一阵难受,如果不是他当时一念之仁,这些无辜的妖精又怎么会死呢?

两个

狐狸精很快处理完的尸体,回到了宁涛的身边。狐姬还好一点,狐媚的两只眼睛红红的,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宁涛想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根本就不需要他说什么,狐媚一过来便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趴在他的肩头上,嘤嘤哭了起来。

宁涛微微僵了一下,随后便适应了,他抬起手来轻轻的拍着狐媚的后背。

这也是一种安慰。

“姐夫……”

“嗯。”

“姐夫……”

“嗯。”

“姐夫……”

宁涛:“……”

你有话倒是说啊!

好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狐媚却还趴在宁涛的肩头上嘤嘤的哭泣,一双手把宁涛的腰抱得紧紧的。

狐姬就站在旁边看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她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大度的姐姐,小姨子在姐夫的怀里撒娇,她都没有半点醋意。非但没有半点醋意,她的嘴角甚至还带着一点点微笑。

宁涛有些尴尬了:“那个,茶树姥姥还没有伏法,我们去那老妖婆的老巢给南山上死去的妖精们讨一个公道吧。”

“不急,明天天亮再去吧。”狐姬说道:“那个地方晚上去很危险,说不一定那石猴还设下了什么险境,我们得有一个计划才行。”

宁涛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这都还天亮着,要等到明天天亮,那岂不是要在这里呆一整夜?

他忽然想起了之前在神庙里虫二那货给他算了一卦,说他有血光之灾,眼下这情况,那所谓的血光之灾恐怕就要临头了吧?

“阿涛,我们回洞府吧。”狐姬说。

宁涛心里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也没个主意,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狐媚这才松开宁涛,却又挽住了宁涛的胳膊。

宁涛感觉他的血光之灾距离他的头顶仅有八寸的距离了,突破那点距离,灾祸就应验了。

狐姬这次离奇的没来牵宁涛的胳膊,只是跟在后面走。

回到洞府之中,宁涛抽了一下他的胳膊,狐媚却不松开。不松开不说,她还当作什么事都没有,理所当然的挽着他的胳膊。

宁涛尴尬地道:“你这样挽着我的胳膊,我怎么做事?”

狐媚干脆把他的胳膊抱得更紧了,一脸无辜的表情:“姐夫,你想做什么?”

我想打你。

只是宁涛没说,他移目看了狐姬一眼。

你倒是说句话啊!

狐媚还真开口说话了:“妹妹,你不是腿上有伤吗,你带你姐夫去你房里,让你姐夫给你看看。”

宁涛顿时傻眼了。

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

你这是把你男人往火坑里推啊!

“姐夫,走吧,去我房里。”狐媚拉着宁涛就要往她居住的石屋走。

宁涛站着没动,看着狐姬说道:“小姬,你是认真的吗?”

狐姬露齿一笑:“我当然是认真的,你就去吧,对付茶树姥姥的事情我来做准备。当初没有杀她,我也有责任,我的错我来弥补,我要让那个老妖婆知道她算计的是什么人。”

宁涛说道:“要不,我和你一起研究研究证明对付

那老妖婆,一起做战前准备。”

“哎哟……”狐媚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刚才交手的时候……扯到伤口了,好疼……哎哟……”

宁涛顿时无语了。

狐姬笑着说道:“你就去吧,有些事情你躲是躲不掉的,你就当是帮我了却一桩心事吧。”

宁涛无言以对。

狐媚拉着宁涛进了她的石室。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宁涛的心莫名其妙的平静了。狐姬说得对,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就像是人生,如果不能改变人生,何不享受人生?

注定是一个昏君的命格,为什么偏偏要去做明君?

不是纣王,谁又体会到纣王的快乐?

不是朱由校,谁又能体会到自己修建宫殿的乐趣?

想明白了,宁涛也放松了下来,面带笑容:“媚儿,你那条腿受伤了,给姐夫看看。”

狐媚脆生生地道:“姐夫,我坐床榻上再给你看。”

宁涛欣然应允:“去吧。”

狐媚往石床走去,嘴角藏着一丝窃笑。

宁涛跟着去了,从腰间解下了大日葫芦,葫芦口一颤,日食之刃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刚刚坐上床榻的狐媚看见宁涛取手术刀出来,莫名有点紧张:“姐夫,你拿那小刀干什么?”

宁涛一本正经地道:“这刀叫日食之刃,是姐夫做手术的手术刀。等下姐夫给你看看,你的腿要是伤得厉害的话,说不一定得切下来,姐夫提前把手术刀准备好。”

狐媚:“……”

宁涛持着手术刀向狐媚一步步走去,脸上的表情笑里带着点坏,坏里带着点邪。

狐媚本来不相信宁涛会切她的腿,可看到宁涛露出如此“可怕”的表情,她的心里顿时有点虚了,紧张兮兮地道:“姐夫,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宁涛yīn恻恻地道:“我当然是认真的,你哪条腿受了伤,给姐夫看看,我看十有八九要切下来。”

石屋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妹妹,你就这点能耐?他吓唬你的。”

那是大狐狸精的声音。

宁涛:“……”

她居然躲在门外偷听。

这样做有意思吗?

狐媚忽然咯咯一笑:“我就知道姐夫是骗我的,我这条腿受伤了,姐夫你看看。”

她侧躺了下去,将一条腿放在了床榻上。

狐皮大衣半遮半掩,狐皮白得一尘不染,肌肤也白得宛如冰雪。半遮半掩里,仿佛藏着人生的秘密,解开了便会得觅极乐仙境。

这里没有狐仙酒,可狐小姬的味儿却在空气之中流淌。

她就是一壶狐仙酒。

她将狐皮大衣缓缓的拉了上去,一点点,一点点。

那腿玉白无瑕,哪里有什么伤口。

美酒醉人。

宁涛的神魂有点飘了。

小狐狸精笑盈盈地道:“姐夫,你不是要切我的腿吗?你看从哪里切合适,你要是下得了手你就切吧。”

宁涛:“……”

一双藕臂忽然袭来,将他拽了下去。

虫二算得真准。

看网友对 1153章 血光之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