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一章:舆论与掀桌

第三十一章:舆论与掀桌

“先生,您攻占下了米特兰王都之后,其实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库夏大军和光之鹰的来袭,因为既然您能够一人成军,靠自己一个人攻占下来王都,那么这两方大军短时间内就不是什么问题。”

“先生真正需要担忧的反倒是另一件事情,那就是舆论。”

在郝启来到米特兰王都之前,也就是奥利维还没有从港口城市离开之前,郝启找着奥利维商量了一下此行的一些要点,而奥利维的分析更是让郝启惊喜,没想到随便找的一个人居然会是如此的智慧,让他有了一种完全不用自己思考,直接就用现成方案可用的方便感。

“现在我们就按照先生所设想的那样来进行一番推论。”

“如先生所设想的那样,这个世界在一千多年前,那个伟大的统一帝国崩坏时出现了剧变,由此这个世界从纯粹唯物世界转变为了半唯心半唯物世界,证据就是第一名神之手的诞生。”

“神无始终,所以既然有第一名神之手的诞生,这正说明了神之手的伪性,而且既然有第一名神之手,那么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乃至未来更多神之手出现都在预料之中。”

“既然神之手是‘诞生’与‘制造’出来,那么其存在就一定有其根基,这个诞生与根基在目前我们的猜测中就是由唯心意识所构成的神灵,宗教,死亡,地狱,归宿……等等一切非物质化的思想统合而成,换言之,就是先生所说的相信即存在的说法。”

“但是这样的维系本身就是脆弱的,因为人心善变,任凭你有天大的功绩,最多三世就断,除非能够集众而起,将这人心变为制度,而神之手就是如此做的,圣教就是它们维系自己存在的根本与根基,正因为如此,所以圣教从诞生之日起才会不停的打击任何非圣教的超凡力量,因为那些超凡力量的存在会摧毁它们存在的根基。”

“虽然有圣教的制度,以及对非圣教超凡的持续性打击,但是它们的存在依然是不稳定的,原因依然是人心善变,那怕没有先生的降临,若是神之手不做出什么改变,随着人类文明的持续性发展,人口增加,文明底蕴的增加,迟早会有人心思变,人心会聚集起巨大的力量,产生如先生所说的资产主义变革,进行文艺的复兴,随着更高科技的武器诞生,随着生产力水平的诞生,圣教对于人心的禁锢终有一天会被破开,要么是其内部破开,要么是由外部暴力破开,到了那一步,圣教要么彻底湮灭,要么就是转变为单纯信仰上的符号存在,再也不具备着现有的伟力,那时,神之手的根基被破,要么就是彻底毁灭,最少都是陷入到虚弱沉睡之中。”

“因为人心善变,我第三次重复这一句话,所以神之手中若有智慧之辈……这几乎是不容置疑的事情,那么它们必然会做出改变的决定,防止这一几乎是可以预定的未来的到来,而它们所做的决定就是……将此世彻底转变为唯心世界,想一想吧,神灵可视可见可闻,它们高高坐于天上,亲自审判人的罪与罚,人死有灵,死后之灵根据其对神灵的虔诚而或褒或贬,这样的一个世界,神灵本身就是最大力量的源泉,此世将是永恒……神灵的永恒啊!!”

奥利维分析到这里时,他所说的话语已经让人不寒而栗,这样的永恒……不亚于最为深层的地狱,人如羊群,只为神灵所放养,其肉,其皮,其毛,其魂,都只是神灵所需要的物品……

“所以才有了先生的降临。”奥利维看着郝启,他深深鞠了一躬,接着才继续说道:“当先生夺取了王都之后,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光之鹰与库夏彼此的反应。”

“库夏的反应相对单纯,在不涉及到神之手的情况下,库夏人的反应无非就是反攻与撤退两条路,作为老牌帝国,又是圣教的敌对势力,他们对于圣教势力国度的反应无非就是这两种,能打就侵占下来,不能打就撤退整装再来,现在即便多了一个使徒化的皇帝,其基本立场其实依然是不变的。”

“先生真正需要担心就是光之鹰那边了,若无先生,光之鹰的计划其实简单易懂,那就是以绝对的力量进行碾压,有着使徒们加入的军队,加上光之鹰本身在此世的强运,以及神之手对使徒的绝对支配性,光之鹰将对库夏一方形成绝对碾压之势,但是我猜测,光之鹰绝对不会直截了当的解决库夏大军,甚至不会对库夏皇帝进行任何形式上的击杀,原因就是光之鹰需要的是世界树化的库夏皇帝,而非仅仅只是战场上的成功,它一定会不停的压迫,乃至亲自出现在库夏皇帝面前,将其逼迫到了绝境,然后才可能让其二次使徒化,成为勾连上下的世界树!”

“这本是没有先生的过程,但是现在有了先生,先生横贯在了光之鹰与库夏之间,占据了有着重要政治意义的王都,这就彻底打乱了光之鹰,或者说神之手的计划,所以光之鹰的反应应该是立刻将先生给抹去,当然了,光之鹰肯定不会亲自出手,为了其伟光正的形象,它肯定是不会亲自出手的,这就和那些使徒在四处围剿魔女魔法师们是一个道理,阻碍神之手计划的存在,都会被它们一一剿灭。”

“但是这一行为对于先生是不可能实现的,先生的力量超过了它们的想象,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使徒的力量是神话级别的怪物或者神魔,但是对于先生来说,你是立于现实世界的天壁,是它们无法战胜的存在,那怕是光之鹰,神之手们在这物质世界也无法战胜先生,既然武力不管用,那么到了这一步之后,光之鹰所能够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了……舆论!”

“先生,若是您占据的王都除你以外,再无一人,那这城又是如何?”

郝启愣住了,半响后才说道:“那此城毫无价值,和废墟等同,人在城才在,人无城也无。”

“正是如此。”奥利维笑着点头,他就继续说道:“圣教就是神之手所立,而作为伪神,虽是伪,但也有一些神的权柄才对,所以启示,神启,神临,救世主什么的对它们来说都是小事,只要它们愿意,它们随时可以掌控人心,这就是它们最大的底牌了,比如神启王都里的幸存者,让他们起来暴动反抗你,指你为异教徒,指你为神敌,或者它们稍微克制,只是让王都中的幸存者离开王都,先生所占据的王都就再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我该如何做?”郝启心里其实有些想法,但还是想要听听奥利维的选择。

“先生您不妨掀桌。”

“掀桌?”

“是的,先生您现在的情况是,并不具备人心,也不具备大势,更没有合理的身份来参与这场神之手发起的变革一战,事实情况就是,神之手其实可以绕开先生您,继续压迫库夏皇帝,换一个新的王都来发动世界树一战,这是我们无法忍受的事态发展,与其如此,倒不如先生您直接掀桌更好。”

“愿闻其详。”郝启有兴趣的问道。

奥利维就笑着说道:“所谓的胜负,本质上其实就是力量的对拼,虽有yīn谋诡计,但都是为了力量而辅佐,若是一方具备着压倒性的力量,任何yīn谋诡计都不过是虚,先生您既然无法在人心与大势上拼过神之手,那就直接掀桌好了,你们想要绕过我,想要不带我一起玩,那就大家都不玩好了,先生不妨……直接去杀了光之鹰,那怕无法伤害到它的本质,但是其肉身终究是人类肉身,毁灭其肉身就好,除非神之手它们可以妥协,否则那就大家都不玩好了。”

“至于妥协的目标嘛……让它们给出神启啊,比如让圣教的教宗指定米特兰王国的王都为圣城什么的,指定先生您为先知什么的,或者稍微降低一些也可以,两不相帮什么的也不错,总之,让它们投鼠忌器,不敢以神的名义来行事就达到我们的基础要求了,至于别的……先生请在王都,静待我的行动,神之手想要的剧变,很可能也是我们所想要的剧变也说不定呢。”

“到了那时,请允许我们与先生并肩而立,让我们以人类的身份达成……”

“杀神!”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一章:舆论与掀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