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九章太平时节,不落闲棋

第三十九章太平时节,不落闲棋

元曲没有直接驭剑离开,而是走下了云行峰。

那把剑现在还没有名字,他打算请师父或者掌门师叔赠一个。

有了名字才能更好的交流感情,继而做到真正的人剑合一,任何事情太急都没有好处。

来到云行峰下,收到消息的青山同门纷纷上前恭喜,甚至有几位长老都出面了,显得很是热情。

井九做了掌门之后没有按惯例搬去天光峰,还是在神末峰住着,神末峰的人与猴子自然水涨船高。

更何况前些天,广元真人与适越峰的弟子被打发去了西海接替碧湖峰,据说连这次掌门即位大典都不让回来。

为什么会这样?当然与前些年宣读遗诏时的争执有关。

青山弟子们再次确认掌门真人是个小心眼,对待元曲这些神末峰弟子,自然更加小心翼翼。

……

……

那把曲折而附着霜花的剑,被井九养在云行峰已经五年。

那场春雨已经六年。

悬铃宗内乱已经七年。

西海之战已经九年。

鹿家分茶已经十年。

也就是那一年,井九离开青山,四处搜寻宝物磨剑,想要修复自己的右手,深入冷山地底,在那道透明巨墙之前与冥师相见,定下十年之约。

现在约定的时间到了。

冬至那天,东海畔起了一场yīn风,通天井畔的符纸微微飘起,散发出强烈的威压。

yīn暗的崖下传来雷鸣般的吼声,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模样丑陋、像是石头与植物组成的山怪慢慢显现出身形。

即便是鬼差也没办法突破果成寺与水月庵前代大德设下的阵法,只能停在数十丈下的崖间,抬头望着灰暗的天空。

一片落叶从鬼差的额顶飘落,随着yīn风而起,悄无声息地越过那些阵法,落在了井边。

那片落叶实际上是一个人。

那人脸sè苍白,容颜稚嫩,眉毛极淡,眼神淡漠,正是童颜。

童颜的手里提着一个箱子,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他动用了天地遁法,依然触动了阵法,崖壁上的那些符文开始散发光明,如烈阳一般。

下方的那名鬼差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倒转身来,向着幽暗的地底爬去。

童颜望向四周,心情有些异样。

前段时间,祭司们的攻势终于缓了下来,冥师便提出让他回到大陆表面,去做那件大事。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冥师与井九的十年之约。

为什么现在井九不在这里?通天井畔一个人都没有?

那些符文就算识出自己的玄门正宗道法,又怎么会放过那个箱子。

童颜神情严峻,双眉渐浓,忽然发现那些符文渐渐敛了光芒。

一乘青帘小轿随风而至,轻轻地落在他的身前。

童颜看着青帘小轿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提着箱子走了进去。

青帘小轿里没有人,看着也很寻常,但绝非如此。

童颜没有去想水月庵的太上长老去了何处,把箱子放到脚下,闭上了眼睛。

青帘小轿微微一震,应该便是离开了地面,飞了起来。

十余息后,童颜睁开眼睛,犹豫了会儿,还是伸手掀起了轿帘一角。

修行界都知道,青帘小轿是水月庵的圣物,也不知道井九是用什么方法,居然可以借来一用。

轿帘掀开,却没有风灌进来,也没有任何声音。

下方的原野与青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后掠,根本无法看清楚细节。

童颜没有放下轿帘,静静看着那些无法看清的风景。

在冥界停留了这些年,那些黑白与火的颜sè看的太多,如此青翠而丰富的sè泽真是很久没见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青帘小轿渐渐慢了下来,高度也渐渐降低,来到了地面。

小镇上到处都是雾气,行人在雾气里穿行,有的习以为常,有的脸上满是惊喜,不停伸手捞着雾气,明显是游客。

青帘小轿在其间缓慢前行,人们的议论声清楚地传了进来。

奇怪的是,那些行人仿佛看不到青帘小轿,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

水月庵的圣物自有其神妙之处。

小镇很是热闹,那些议论声不绝于耳,没用多长时间,童颜便知道了这里是何处,以及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里离青山极近,叫做云集镇,镇上最近有一次极盛大的节庆,庆祝朝廷免了天南三年税赋。

而朝廷之所以如此慷慨,是因为那位叫做井九的真人准备正式就任青山掌门。

青帘小轿穿过雾气与人群,将那些议论声留在后方,来到镇外山前的一处大宅院里。

山间有道小溪流淌而落,穿过那片宅院,两岸花树不繁却随处可见,明明是细心设计却有一种天然野趣。

雾气在花树宅院之间随着溪水一道流淌,安静而清心,真可谓是人间仙境。

青帘小轿停在了宅院里,意思很清楚,这里便是童颜以后居住的地方。

童颜看了眼身前的箱子,说道:“我要去剑狱。”

箱子里隐约传来些撞击的声音,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

青帘小轿微微一震,再次飞起,破开云雾,直接来到高空,向着前方的青秀群峰而去。

没过多长时间,数道剑光照亮天穹,过南山带着几名青山弟子迎了上来。

青山宗与水月庵以前的关系很复杂,亦敌亦友,时敌时友,只看连三月的心情,现在情形则是完全不同,双方已经是非常稳固的盟友关系,在果成寺之会里,水月庵明确地站在了青山这边,根本没理会白真人的心情。

过南山等人自然以为青帘小轿里坐着的是水月庵的太上长老,自然不会盘查,恭敬行礼,便让开通道。

他们哪里想得到,青帘小轿里坐着的是失踪多年的童颜。

……

……

青帘小轿飞到群峰之间,却没有按着过南山的引领去天光峰,而是直接折向了上德峰。

过南山怔了怔,心想水月庵的太上长老难道与剑律师伯有旧?

前辈与师长想提前见面说话,他们这些晚辈弟子自然不敢阻止,只好随之去了上德峰。

上德峰的冰雪终年不化,严寒刺骨,而且与天光峰的关系向来糟糕,过南山把人送到后没做停留便走了。

元骑鲸看着青帘小轿,微微皱眉,明显有些不悦。

他最不喜欢yīn谋诡计这种事情,也不想沾惹这些东西,根本不去看青帘小轿里是谁,便转身离开。

只是离开前他没有忘记吩咐迟宴,青帘小轿离开之前,谁都不准靠近洞府半步。

童颜提着箱子从青帘小轿里走了出来,来到了井畔,伸手按着满是雪霜的井壁,看着幽深的井底,摇了摇头。

刚从那个幽深的通天井里爬出来,便要再进这座寒井,他心想自己与井这个字真的有些犯冲。

再如何不喜,终究也是要去,他提着箱子跳入井里,随着那道天光一道缓缓落下。

不知飘了多长时间,他来到了地底。

黑山般的尸狗缓缓睁开眼睛,望向童颜,眼神很温暖,仿佛有些同情这个小孩子。

在幽暗的世界里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它知道那是怎样的感受。

童颜看到它的眼神,胸口也温暖起来,尊敬行礼,提着箱子向着剑狱深处走去。

……

……

剑狱的通道非常寂静,就像坟墓一般,与童颜数年前来时一样。

忽然,一座囚室的门发出极其沉闷的声音,明显是里面的囚犯在撞击。

紧接着,又有几座囚室出现了相似的情形,同时能够听到那些囚犯发出愤怒的厉啸。

童颜心想不愧是皇族的血脉,隔着箱子与囚室,居然都能让子民闻到自己的味道。

通道越往前,越是干燥明亮,来到那个大厅里,童颜下意识里停下脚步,望向那个孤伶伶的囚室,皱了皱眉。

他一直在想,青山宗会把雪姬藏在哪里。

剑狱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不可能的选择。

雪姬怎么可能同意做一个囚徒?

童颜收回视线,继续向着通道前方而去,没过多长时间,便来到了清美的群峰之间。

碧空太蓝,阳光太柔和,青草太青,美好的并非真实,这里就是青山的隐峰。

前方有座青山,野花开遍,看似杂乱的枝蔓里隐约透露着某种规律感。

童颜再次皱眉,觉得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

那座青山里的洞府外,宝石散发着清楚的红光,表明有人在里面隐修。

……

……

回到自己的洞府里,童颜布置好阵法,没有忘记伸手到桌下,让洞府外的宝石由绿转红,然后打开了箱子。

阿飘从箱子飘了出来,如叶子般的黑发遮着额头,半透明的脸很是苍白,就像是涂了粉一般,看着就像一个普通的小孩子。

童颜说道:“大典结束之后,掌门真人便会来见你。”

阿飘看着石桌上的棋盘,说道:“这里有一盘棋没有下完。”

那些散乱的棋子,是几年前井九与童颜分两次落下的,代表着青山宗与中州派之间的局势。

童颜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想下棋?”

阿飘说道:“在下面从来没赢过你,真没什么兴趣,不过这次落子的不是我。”

听到这句话,童颜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他现在是青山掌门,你们还能怎么赢?”

阿飘来到他的身前,手掌拍向他的胸口。

看似简单的动作,因为太过迅速,快若闪电,竟给人一种无法躲开的感觉。

童颜在冥界停留了数年时间,真元流散极多,处于极虚弱的状态里,更加无法躲开。

啪的一声轻响,阿飘如叶子般的小手落在了童颜的胸口。

童颜脸sè更加苍白,两道鲜血从耳里流了出来。

“你也应该算我半个先生,但是抱歉,有些事情必须要做,只好委屈你了。”

阿飘看着他认真说道。

童颜抬起手来,擦掉脸颊上的血水,说道:“你出手的时间不对。”

阿飘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问道:“为什么?”

童颜说道:“你应该在外面的时候抢先出手。”

阿飘的眼里生出一抹惧sè,说道:“那个青帘小轿有些古怪,让我很害怕。”

童颜说道:“这里是青山隐峰,就算你杀了我,也没办法出去。”

“是吗?”

阿飘走到洞府门前,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竹笛,凑到唇边吹了几个音符。

石门无风而开。

阿飘转身望向童颜,笑着说道:“你说我会是掌门真人的学生,但其实在那之前,我就有位先生呢。”

童颜说道:“那位先生想来不凡。”

阿飘说道:“吾师太平真人,当然不凡。”

……

……

(那个爆更什么的和我没关系啊,对我来说,爆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另外前几天忽然发现在qq阅读里面,居然系统自动在拉票,用的还是我的口吻,心想难怪有读者很愤怒地说,因为我的更新再不给我投票什么的……看来是新读者,请明鉴,投票这种事情,您投我非常感谢,拉票真的好几年都没做过啦,这个和我无关啊,不要生气。)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太平时节,不落闲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