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章剑鸣花开、小曲通天

第四十章剑鸣花开、小曲通天

阿飘走了,洞府的石门再次关闭。

看着紧闭的石门,童颜沉默不语,心想原来坐在棋盘对面落子的是太平真人。

既然如此,输此一局便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问题是这个小家伙准备怎么离开隐峰?

就算当年太平真人知道隐峰别的通道,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难道柳词真人与井九他们还没有准备?

当初井九带着他离开隐峰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睁开眼睛便已经到了天光峰,接着便去了冥界。

不过这些不是需要他思考的问题,他闭上眼睛开始疗伤。

他的伤很重,短时间里根本无法站起,自然也没办法打开石门通知井九。

阿飘没有直接离开隐峰,而是去了另外一座青峰。

那座山峰盛开着野花,枝蔓在山崖间如数百道细瀑般流淌着,形成并非文字的规律线条。

在那些枝蔓野花的最深处,隐藏着一处极不起眼的洞府,方景天便在这间洞府里闭死关,已经过了九年时间。

阿飘取出那枝竹笛,吹奏了一首无声的乐曲。

野花随笛声而招摇,枝蔓也开始缓慢地移动,发出簌簌的声音,就像是天在下雨。

接着他把那枝竹笛插进了泥土里,三分之一没入泥中,三分之二露在外面。

野花与枝蔓的移动还在继续,天空里还在落着无法看见的雨。

那枝竹笛微微颤动起来,在雨水的滋润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很多枝丫。

生长还在继续,那些枝丫生出青翠的叶子,然后开始结出花苞,不多不少,刚好七个。

……

……

按年龄来说,阿飘已经十几岁了,只是冥界的人生得都很娇小,看着还像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做完太平真人交待的事情,他有些紧张也有些累,下意识里叹了口气,看着就像一个小大人般。

就像童颜想的那样,怎样离开隐峰才是最麻烦的事情,阿飘心里也没有底,真人当年的安排究竟有没有用。

带着这些担心,他飘离了青翠的群峰,来到某个地方,有些狼狈地躲过阵法,进入了山里的剑狱。

剑狱里的通道极其幽暗,两边囚室里的冥部妖物感应到了他的气息,再次冲到门前,发出yīn冷的声音。

声音是那般的yīn冷,情绪却又是那样的欢愉。

阿飘挥动着右手,如帝王般与两边的囚徒打着招呼,却没有尝试解开囚室的禁制。

他没有这种能力,也不想激怒那位大人。

“小王见过夜哮大人。”

阿飘轻轻地飘到半空里,停在尸狗眼前,合拢双手,行了一个下界最尊敬的礼。

尸狗缓缓睁眼开眼睛,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什么反应。

童颜带着那个箱子去了隐峰。

现在箱子里的鬼出来了,童颜却还留在了隐峰里,很明显这有问题。

尸狗很熟悉冥界,也不怎么警惕,哪怕是再厉害的妖物,也就是一口一个的事儿。

“您可不能吃我。”

阿飘看着他可怜兮兮说道:“我是未来的冥皇,二位真人想要的太平可都落在我的身上,而且我只是一封无害的信啊!”

尸狗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阿飘顺着天光向上望去,知道现在还是不离开的时候,还要等着元骑鲸离开。

想着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他的脸上满是无辜的神情,心想自己也不想,可又敢得罪谁?

……

……

各宗派的人都到了。

这个都字没有任何疑义,任何有资格参加青山掌门大典的宗派都来了人,而且派来的代表地位都极高。

中州派来的是白真人,她只带着白早与向晚书等几名年轻弟子。

果成寺禅子带着莲驾亲至。布秋霄带着奚一云与柳十岁。水月庵主带着甄桃。悬铃宗主陈雪梢带着瑟瑟。大泽令带着左使。镜宗宗主带着雀娘。昆仑掌门何渭带着恨意。朝廷来的人依然是和国公与清天司指挥使张遗爱。

按道理来说,接待各宗派代表的事情应该是昔来峰,只是昔来峰主方景天还在隐峰里闭死关,只能让出来。

上德峰主元骑鲸地位太高,年龄太大,适越峰主广元真人远在西海,而且不会回来参加大典,清容峰主南忘不耐烦做这些俗务,云行峰主伏望觉得前些年丢了面子,不好意思出面,于是便由碧湖峰主成由天带着过南山等两忘峰弟子负责接待。

毫无疑问这是修行界数百年来最重要的一次盛会,更胜前些年中州派开派三万年的问道大会。

有青天大阵在,天气自然极好,各宗派强者坐在云台之间,仙意飘飘。

天光峰的风景如画般落在所有人的眼里。

那些各宗派的掌门、宗主看着天光峰顶驮着石碑的那只石龟,有识得的神情顿时肃然。

石碑后方有座小庐,庐里有把椅子,现在还是空着的。

数十道视线落在那把椅子上,情绪各自不同,但都同样复杂。

听说井九前些年便进入了破海境界,成为有史以来修行速度最快的那个人,真可以说是震古烁今。

包括布秋霄在内,很多修行界的大人物始终没能想明白,他怎么能这么快。

和他比起来,那些所谓的天才和狗屎有什么区别?

接着有人想到,听说卓如岁与赵腊月前些年也已经晋入游野上境,现在也开始冲击破海。

这真的太过邪门,青山宗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都是景阳真人的遗泽。”

布秋霄把这件事情看得比谁都清楚,看了柳十岁一眼,心想你也算是得了便宜的人。

一顶青帘小轿从远处飞来,落在了水月庵主的身边。

很多人知道这是水月庵太上长老的圣物,不禁有些意外,心想为何她们没有一道前来?

没等人们多想,伴着一阵微雪,元骑鲸踏着三尺剑来到了天光峰顶,南忘随之而至。

众人纷纷见礼,知道青山掌门即位大典即将开始。

水月庵主看了眼青帘小轿,微微皱眉。

她修道有成,依然还是少女模样,双眉清婉,隔得稍有些宽,中间贴着一朵桃花瓣,很是好看。

她眉头微皱,那朵桃花瓣微微一颤,散出一道清新的气息,竟是悄无声息施展出了天人通。

水月庵主觉得有些不对,但看着四周,却不知道问题在何处。

天光峰四周这时候至少有千余名修行者,却没有任何声音,显得格外庄严。

青山掌门大典,万众瞩目,不要说什么邪派妖人,就算是中州派也不敢在此时生事。

如果真要出什么事,那只能是青山内部……她的思绪被一道剑鸣打断,再也无法拾起。

那声剑鸣极其明亮,又极其清澈,响彻天地之间,又在每个人的心头响起。

就像是一滴露水从数百丈高的巨荷边缘落下,在世间最珍贵的一片白玉表面碎成粉末。

伴着这声剑鸣,井九来到了峰顶,向着那把椅子走去。

赵腊月与顾清、元曲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幕画面。

无数人也在看着这幕画面。

……

……

天光从上德峰底落下,与那声剑鸣同时落在尸狗身上。

与此同时,它还听到了另外的一种声音。

那是鲜花怒放的声音,而且是梅花,是七朵梅花。

尸狗看了一眼阿飘。

阿飘小脸苍白。

尸狗没有理他,悄无声息走向剑狱深处,就像是一朵黑sè的云。

阿飘知道终于过了这一关,有些后怕的揉了揉小脸,向着上方飘去。

隐峰里的景物较诸外间更美,无论蓝天白云还是青青山崖,然而在以前很少会出现如此繁花盛景。

尸狗看着眼前那座青峰,看着漫山遍野的小碎花,很轻易地发现了那枝竹笛。

这时候的竹笛早已不复从前的模样,生着无数枝丫,结着七朵梅花,朵朵盛放。

伴着吱呀一声响,峰间洞府的石门缓缓开启,那些掩在外面的藤蔓瞬间崩裂成段,无力地落在地面。

微风轻拂,带动两道银眉,便如夜空里的银河,方景天出关了。

他气息内敛,眼神淡然,看似寻常,随着一步踏出,却有道剑光离体而出,穿越无数里的距离,落在了天穹上。

这已经是通天境大物的境界!

奇怪的是,承接了那道剑光的天穹没有任何变化。

除非提前便用极强大的阵法或者法宝进行隔绝,修道者踏入通天境,必然会让天地生出感应,为何方景天却没有?

这是很难理解的事情,尸狗的眼神却很平静,明显知道其中内情。

方景天踏着满地野花,来到那枝竹笛前,静静观花片刻。

七朵梅花隐于无形,枝叶化屑而飞,竹笛还是竹笛。

他拾起竹笛,随意吹了几个音,发现自己并不擅长此道,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尸狗平静行礼。

尸狗眼里流露出欣赏的神sè。

西海之战后,方景天被元骑鲸罚入隐峰,不通天不能出。

青山宗最有希望破境入通天的便是方景天与广元真人二人,但通天境哪是这般简单的事情。

在修行界的历史上,无数有望通天的修道强者,最后都倒在了这道门槛上。

隐峰里无数枯死的身躯便是明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方景天面对的是真正的死关。

这种巨大的压力有时候可以帮助修道者前进,有时候则会成为一种心障。

谁能想到,他居然只用了九年时间,便破了死关,真正进入了通天境!

“这不公平!”

某座青峰里忽然响起一道苍老而怨毒的声音:“如果不是太平助你,你这个蠢货怎么可能比我更快!我不甘心!”

方景天不知道那座洞府里是以前哪座峰里的同门,微微皱眉。

尸狗知道那是当年莫成峰的一名强者,出道之时也曾经被视作剑道天才,修道不过二百余载,便到了破海巅峰。

六百年前青山内乱时,莫成峰被血洗,此人降得还算快,太平真人惜才,让他到隐峰里闭关修行。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此人依然没能踏过那道门槛。

那声带着浓重怨毒与恨意的苍老声音没有再响起。

尸狗来到了那座青峰前,打开洞府石门,发现那人已经死了。

看着那具枯瘦的身躯,还有那张扭曲、可怖的面容,尸狗眼神漠然,没有任何同情与怜悯。

它叼起那具枯瘦的尸体,踏云而起,来到隐峰极偏僻处的某座山前,放进如神龛般的小洞。

接着,它吸了口气。

剑光照亮尸山。

一道品阶明显不凡的飞剑从那具尸体里飞了出来。

那剑落在尸狗的耳间,就如一根毫毛般。

尸狗没有理会正在离开的方景天。

元骑鲸说过,方景天只要能通天便能离开隐峰。

至于青山会不会再次内乱……那是他们师兄弟之间的事情,这次它不想再管。

尸狗葬人的时候,方景天已经来到了剑狱里。

他再次看到狭长通道深处的那间囚室,忽然多了些别的感受。

师父当年就是被他们囚禁在这里的,现在又是谁在里面呢?

今天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他没有多想,顺着幽暗的通道继续向前,来到又一间囚室前才停下脚步。

他取出那根竹笛,望向紧闭的石门,说道:“师叔祖,走吧。”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剑鸣花开、小曲通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