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零四章 宴请乡亲

第七百零四章 宴请乡亲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钟维认为堵乡之战,邓奉取胜的可能性还是很大,那么现在刘秀出现在他的地头上,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在钟维的命令下,蔡阳县的县兵和衙役全部集结,而后,县令钟维和县尉张庆,亲自率领着一干县兵和衙役,去往舂陵。

蔡阳不是什么战略要地,只是位于南阳南部的一座小县城,全县的县兵加上几十名衙役,勉强才算凑够五百人。

在去舂陵的路上,钟维才猛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叫来那几名去舂陵打探的衙役,问道:“刘秀带多少兵马去的舂陵?”

那几名衙役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道:“回禀大人,大概……大概有百余骑的样子。”

钟维扬起眉毛,不确定地问道:“只有百余骑?”

几名衙役一同点点头,七嘴八舌地说道:“没错,大人!的确只有百余骑,我们都看得很清楚!”

钟维暗暗松了口气,如果刘秀只带了百余骑,那么凭己方这五百多号人,想抓住刘秀,也不是没有可能。

张庆在旁说道:“刘秀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只带着百余骑,就敢深入舂陵,大人,看来,今日是合该我们立下大功啊!”

钟维心思转了转,说道:“不可大意,刘秀非凡人,既然他敢只带着百余骑到舂陵,一定是有所依仗!”

张庆倒吸口凉气,仔细想想,钟维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刘秀……刘秀不会在舂陵附近设下了伏兵吧?”

“啊?”听他这么一问,钟维心里也没底了,感觉后脊梁骨一阵阵的冒凉风。

他艰难地吞了口气唾沫,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别去舂陵了,还是……还是先回城吧!”

张庆想了想,摇头说道:“大人,现在我们必须得去舂陵!”

“此话怎讲?”钟维诧异地看着他。

张庆说道:“大人这次若不去舂陵,邓奉怪罪下来,我们实在无法解释,但大人若是去了舂陵,无论与不与刘秀交手,在邓奉那边,我们都有得一说!”

钟维听后,仔细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舂陵。

刘秀在刘良家的老宅,大摆宴席,宴请全村的百姓。

以前在舂陵,刘家是大姓,现在刘家人基本都搬迁到了洛阳,村里的人也少了好多,但即便如此,院子里也都坐满了。

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好不热闹。刘秀没有坐在屋子里面,而是和所有村民们一样,坐在院中的席子上。

开席之后,刘秀拿起酒杯,向在场众人举了举杯子,说道:“秀在舂陵时,承蒙诸位乡亲的多加照拂,秀感激不尽,在此,秀先敬诸位乡亲一杯!”

“陛下太客气了!”

“陛下折煞小人啊!”

村民们连忙拿起酒杯,纷纷向刘秀敬酒。

众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刘秀刚放下杯子,一名年长的中年人便忍不住问道:“听说陛下正在堵乡和邓奉作战,不知陛下对此战可有把握?”

听闻他的发问,在场的村民们齐刷刷地看向刘秀,这个问题,也正是他们想问但不敢问出口的。

刘秀淡然一笑,问道:“张叔伯认为呢?”

“呃……”中年人支支吾吾地不知该如何回答。张乂瞪了他一眼,大声说道:“陛下既然能回舂陵祭祖,说明陛下对此战已有十足之把握!”

在场的村民们纷纷点头,觉得张乂说得有道理。张乂转头又看向刘秀,问道:“陛下,不知小人说得可对?”

刘秀仰面而笑,赞道:“张叔公言之甚善。”

说着话,他拿起酒杯,和张乂单独喝了一杯。刘秀的随和,让在场的村民们都轻松了不少,宴会的气氛也越来越欢快。

随着众人的酒越喝越多,人们的话也跟着多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平日里就爱家长里短的妇人们,更是拉开了话匣子,还讨论起刘秀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其中有一位中年妇人喝得红光满面,站起身形,摇摇晃晃的走到刘秀坐席前,说道:“阿秀小的时候,就沉默寡言的,性子孤僻,可谁能想到,阿秀长大了之后,能这么有

出息,还做了天子!”

此话一出,在场的伏黯、龙渊、龙准、龙孛以及众多的羽林卫,目光齐刷刷地落在那名中年妇人身上。

当着天子的面,说天子沉默寡言,性情孤僻,这不是找死吗?

另有一名中年人连忙站起身形,快步走到中年妇人身边,狠狠拽了她一把,然后诚惶诚恐地向刘秀躬身施礼,道:“内子有失言顶撞之处,还请陛下莫要怪罪!”刘秀完全不以为意,向中年人摆摆手,示意他免礼。他转目看向中年妇人,含笑柔声道:“我以为,做人当谨言慎行,其实,治国也和做人一样,要多听、多做,而少说话

。君主少说话,大臣们就可以多说话,如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此方能集思广益,谋出治国之良策呀!”中年妇人听得似懂非懂,不过还是装出一副明白的样子。她笑吟吟地问道:“阿秀啊,现在你是天子,舂陵是帝乡,等你打败了邓奉,治理舂陵时,是不是会减免税赋啊?

被一村妇叫‘阿秀’的小名,刘秀非但不气恼,反而还哈哈大笑起来,抚掌说道:“可免两年税赋,两年之后,可施行十五税一。”

十五税一,就是把年收入的十五分之一拿出来向官府交税。王莽执政的时候,由十税一改为八税一、七税一,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的杂税。

百姓们的生活苦不堪言,底层的家庭,日子根本过不下去,只能卖儿卖女。

现在由邓奉掌管着南阳,也是征收重税。但这的确是没办法的事。

邓奉麾下有十多万大军,延岑和董訢麾下的大军也需要邓奉来养,这么多的兵马,每天要吃要喝,要穿要用,这都是钱啊,可钱从哪里来?不能抢,只能征税。

这么多的军队,只靠南阳一地来养,若不征收重税,邓奉还能怎么办呢?

在这种情况下,听闻刘秀说,他若统治南阳,施行十五税一,人们的脸上无不露出喜sè,纷纷拍着巴掌道:“陛下圣明,陛下没有忘本啊!”

“是啊,陛下果真是照拂帝乡。”

对于众人的反应,刘秀报以微笑。他相信,自己的这番话,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南阳。

正所谓攻敌为下,攻心为上。邓奉、延岑、董訢,他们有那么多的兵马,都聚集在南阳,只靠南阳一地来养,南阳百姓的生活可想而知。他很清楚,为了养那么多的兵马,南阳百姓的负担有多重,他也很能理解,南阳百姓要减负的急切心理,所以他才当众表态,自己在打败邓奉,接管南阳之后,要在南阳

施行十五税一,这也是他这位天子,对帝乡的回报。舂陵百姓们听了刘秀的话,自然都是喜出望外,一个个的乐得合不拢嘴,恨不得刘秀的汉军一下子就能打败邓奉,刘秀立刻就能接管整个南阳郡,自己再也不用遭受重负

之苦。

就在村民们欢天喜地的时候,蔡阳令钟维和蔡阳尉张庆,带着县兵和衙役,赶到了舂陵。

在外面放哨的龙孛,看到来了不少的县兵和衙役,他快步走进院子里,来到刘秀的身边,在他耳旁低声细语。

刘秀听后,低声问道:“可有看清楚,县兵和衙役有多少人?”

龙孛说道:“有五百人左右。”

刘秀嘴角勾了勾,说道:“蔡阳令这是把可用之人,都带出来了。”

“正是,陛下,我们现在?”龙孛看向刘秀。

这时候,张乂一身的酒气,摇晃地走了过来,好奇地问道:“陛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刘秀看看张乂,又瞧瞧其他的村民,发现大家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瞅着自己,他含笑说道:“也没什么,是蔡阳令和蔡阳尉到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在场众人的脸sè却同是一变。钟维和张庆,早已投靠了邓奉,现在他二人来舂陵,肯定是为了抓捕陛下。

还没等村民们反应过来,就听外面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

外面的动静,让人们的脸sè越发难看。刘秀倒是不以为然,确切的说,他根本没把蔡阳的县兵和衙役放在眼里。

他不慌不忙地向一旁的龙渊扬下头,说道:“打开大门,既然客人上门了,我们也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龙渊躬身应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到院门前,咣当一声,将房门用力地拉开。

原本站在院门前的钟维和张庆二人,被突然打开的大门吓了一跳,两人下意识地倒退一步,同时抬手握住肋下的佩剑。看清楚站在外面的果然是蔡阳令钟维、蔡阳尉张庆,还有众多的县衙和衙役,舂陵村民中一些火气旺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纷纷站起身形,有的人手里提着小木桌子,

有的人手里还拿着碗筷,一个个冲着外面的众人怒目而视。

刘秀向那些站起身的小伙子们摆摆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他扬头看向门外的众人,慢条斯理地问道:“谁是蔡阳令钟维、蔡阳尉张庆?”

钟维和张庆呆呆地看着满院子里的人,谁都没敢接话。

龙渊迈步,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他先是来到钟维和张庆近前,上下打量两人一番,然后从他二人的身边直接走了过去。

再往前走,便是众多的县兵,他来到一名坐在马上的县兵近前,仰头看了看马上的人,一字一顿地说道:“即便是朝中大臣,见了我,也没有不下马的!”

言下之意,你区区一个县兵,见到我后,还敢安坐在马上?那名县兵先是看眼龙渊,然后又看向钟维和张庆,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动手,还是不应该动手。他正等着钟维和张庆做出明确表态的时候,龙渊突然一手搂住战马的脖颈,两只脚向前跨出一步,他猛然断喝,耳轮中就听轰隆一声,这名骑马的县兵,竟然被龙渊连人带马的一并摔倒在地。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四章 宴请乡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