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三章:圣地与交谈

第三十三章:圣地与交谈

教宗正在做梦……

他梦到了一片废墟血海,梦到了满地的尸骨与鬼怪,更梦到了恶魔正在侵染这片神灵所庇护的土地,作为一个老人,他被惊吓得简直像要立刻死去一样。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束光,一束仿佛破开这一yīn暗的光芒,教宗在梦中循光而去,他仿佛有一种感觉,在那光的尽头有某种神圣的东西在召唤着他,那是他信仰了一辈子的东西,但是却又从心底里并不去相信的东西……

走在光中,教宗看到了光的尽头,那是一具神圣的古旧十字架,在十字架上正站着一只鹰,一只光之鹰……

教宗苏醒了过来,他正剧烈的喘息着,周围的人群全都焦急的看着他,下等仆人们更是急急的去拿来蜂蜜水,一些红衣主教也都站在教宗的旁边静默以待。

没错,教宗很老了,衰老得仿佛随时都会死掉一样,说句不好听的,他若是梦到了什么噩梦,就此在梦中死掉都是常事,所以红衣主教们更是站得贴近,随时都准备聆听教宗最后的遗言。

教宗在床上楞了好半响,然后他才忽然说道:“之前你们不是提到了那个名为光之鹰的米特兰将军吗?现在他怎么样了?”

众多红衣主教们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其中一个红衣主教说道:“冕下,米特兰最近确实出现了这么一个人,似乎是一个以军功而提拔起来的新生代贵族,具体如何我们还不清楚。”

教宗和众多红衣主教们,其实他们此刻正在逃难。

随着库夏大军大肆袭击,除了米特兰王国几乎亡国以外,米特兰周边的国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袭击,其中紧靠着米特兰王国的圣教圣城也在不久前被击破沦陷,除了位高权重的圣教高层仅以身免,逃脱出来以外,整个圣城几乎被毁于一旦,而此刻包括教宗在内,这些圣教的高层其实都算是难民,他们本来正打算向北方逃亡,逃往那些未曾被库夏军队袭击的国家。

此刻教宗听闻红衣主教的话语后,他立刻就说道:“我们去光之鹰哪里,没错,光之鹰……”

“我想,我得到了神启。”

“所以说……你,你们还真把自己当成神灵了吗?”

与此同时,在远离教宗,远离米特兰王都的一片丛林深处,一个光头青年正悠闲的在林间小道上向前走着,而在他周围,在那丛林yīn暗中,密密麻麻的带光眼睛恶狠狠看着他,每一双眼睛都不似人类,充满着邪恶与恐怖,看数量至少在数千之上,而在丛林的正前方,那是丛林深处的一片悬崖空地,一身洁白装束,显得无比骚包的格里弗斯就坐在空地上唯一一颗小树的树梢上。

在格里弗斯的身下,是十多名身形各异的将军,不死的左德也在其中,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小女孩也站在树下,这个小女孩在原著中也出现过,是具备着魔女资质,可以用肉眼看到幽界灵界,以及格里弗斯作为神之手部分本质的一个人,她是被格里弗斯从库夏大军中救出来的俘虏,对于格里弗斯无比的崇信,将格里弗斯当成了是神的化身。

在郝启一步一步向格里弗斯走去时,那数千隐藏在丛林中的怪物都在蠢蠢欲动,但是与这些怪物不同,那十多名将军则是个个面sè慎重无比,其中几人脸上更是有汗水滴下。

“异乡者,你想要干什么!?”左德一声咆哮,举着他那柄巨大无比的武器,向着郝启咆哮道。

郝启呵呵一笑道:“我只是来阻止不正当竞争的,没别的意思,不用那么大惊小怪。”

“不正当竞争?”

这个词语让在场众人都念叨了好几回,虽然每个字眼它们都懂,但是连起来它们就不懂什么意思了,特别是随着郝启而来,这个不正规竞争的意思就更是诡异。

郝启站停了下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淡然的格里弗斯,接着就又看向了那十多名将军与那名小女孩,这才说道:“其实凡事就怕较真,而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来较真的……还有哦,别冲动,我带着话语而来,那么你们也最好用话语来和我交流,不用逼得我用拳头,那时候你们就不得不用拳头来和我交流了,我想,那样的后果绝对不是你们希望看到的。”

这时,那数千隐藏在丛林里的妖魔鬼怪些就打算袭向郝启,就在这时,格里弗斯挥了挥手阻止了这些妖魔鬼怪,他从树梢上站了下来道:“你有什么话可说?”

郝启依然还是笑嘻嘻的样子,他摊开手道:“我说了啊,我就是来较真的,免得有些人哄骗世间千年时光,最后居然连自己都信了自己的谎言,这样就没意思了,所以今天我就要来较一下真。”

“先说好,不要用谎言来对我,我脾气不好,你对我谎言,我就回你以拳头,大不了就掀桌好了,所有的在世使徒我全部杀光,包括你我也会直接杀掉,所有你们留下的伏笔我全部杀光,你受肉一次我杀掉一次,大不了这一局我不陪你玩了,你看我做不做得到。”

格里弗斯还没有任何话语和动作,那十多名将军已经是暴怒而起,最先的反倒不是左德,而是一名戴着尖帽,手握奇特长弓的男子,只是郝启话语刚落的刹那,数枚带着恐怖风啸声,简直不像是箭矢,反倒像是破风狙击弹一样的箭矢,已经射到了郝启面门前。

然后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没错,全都是很清楚的看到,郝启慢悠悠的抬手,伸手,握住了箭矢,调转了箭矢方向,然后在箭矢尾端上轻轻弹指,下一瞬间,这名头戴尖帽,手持奇特长弓的将军整个人已经被箭矢给射爆,是真的射爆,连肉体带衣物都直接被射爆为了血雾,而那箭矢从格里弗斯的脸庞射过,将他身后的小树给射爆,再之后飞入空中不知道多么遥远的距离之外,直到肉眼再也看不到了。

静,无比的安静,周围的一切都没了声息,仿佛连在场所有存在的呼吸声都停止了一样,唯有郝启在数秒后发出声响道:“我认真的。”

“你想要什么?”格里弗斯发问道,他的声音带着一种非常奇特的磁性回响,普通人那怕只是听到都会觉得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郝启仔细听着格里弗斯的声音,这声音里带着某种类似催眠,但又不同于催眠的奇特音调,难怪在原著中,光是看到他,光是听到他的声音,就足以让米特兰的某些贵族直接认他为主,还真以为是人格魅力啊?从头到尾都不过是谎言罢了。

“第一个问题,人类是神造的吗?”郝启张口问道。

或许还有许多别的世界,那些世界郝启不知道,但是这个世界郝启确认人类确实是从猿猴进化而来,他用精神力连续解析过数百人的血液基因,也解析了野外的猴子类生物,得到的确切答案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确实是从猿猴进化而来,是有细胞,有基因,万事万物也有分子原子等基础结构,并非如他前世所看小说里所描述的那些世界,比如以符文为基础构筑世界,或者以能量为基础构筑世界,或者以唯心为基础构筑世界等等,这个世界依然是原初的物质世界。

既然是原初的物质世界,要说存在创世神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绝对不可能是五名神之手或者它们背后深渊那样的存在,一句话,逼格太低,要成为一个宇宙的创世神,那怕不是多元宇宙的创世神,其最低的逼格至少也必须是帝级存在,甚至郝启认为帝级存在都打不住。

这绝不是区区这个世界的深渊和神之手能够抵达的层次!

格里弗斯并不知道郝启做了什么,或许它知道,但是这个时候它还是保持着那副装逼模样说道:“肉非神所造,灵属神所有。”

漂亮的回答……郝启心里暗暗喝了一声彩,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回答其实是在投机取巧,因为郝启的问题是人类是神造的吗?而格里弗斯并没有正面回答,却给出了肉非神所造,灵属神所有的答案,这几乎完美符合了大部分宗教的类似回答。

而从原著中也可以看到,人类死亡后灵魂会归于深渊,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别的去处,但是深渊绝对是其中一个去处,而再联想到五名神之手与深渊的联系,说一句灵属神所有也不算过分,格里弗斯并没有撒谎,只是换了一个说辞,一个狡猾的说辞。

郝启也没有继续强行逼问,他又继续问道:“既然人类并不是神所造,所谓的神只是如同寄生虫一样的趴在人类身上吸取灵魂……那这样的神对人类来说有什么好的用处呢?既然都是坏的,那这样的神是不是不要也罢?”

这话刚出口,在场的所有使徒全都在瞬间立刻化身为了怪物,而且好不停留的向郝启扑了上来,郝启敏锐的发现,这些使徒的眼中毫无任何神sè存在,仿佛在他说出这段话的瞬间,它们就化为了真实的怪物,只剩下破坏欲望一样。

与之相同的,格里弗斯也拔出了他的刺剑,而他的眼睛已经化为了一片混沌混乱,那是这个世界深渊的投影,郝启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其意义。

而且还不止这些,隐约间,郝启感觉到了另外四道视线的注视,那四道视线带着能够威胁到他的威胁感而出现,当这四道视线出现之后,郝启甚至感觉到了这一大片区域的某种抽离感,就如同……这里似乎即将化为非物质的梦境,而且是最可怕的噩梦世界一样。

“所以……你们是想死吗?”

就在最近的一个使徒距离郝启不足一米时,郝启忽然闭眼再睁开,然后刹那间,浩瀚如苍穹一样的气息从他身上迸发而出,这气息从汹涌到浩瀚,从浩瀚到无尽,几乎完全涵盖了这里的一切,然后,周围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样,包括但不限于在场所有的使徒,怪物兵,以及格里弗斯。

郝启并没有攻击在场任何人,他走过了使徒,甚至走过了格里弗斯,他边走边说道:“是恼羞成怒?还是我恰好说中了真相?也罢了,我就不继续多说什么了,现在算是交谈失败了吗?那我就继续说接下来的打算好了。”

“不要用圣教的影响力来宣城我是神敌或者米特兰王都是亵渎之地之类,这既然是属于高端的战力,那么就让我们高端的人来面对,不要牵涉到普通人,普通人的战争就交给普通人去交战,我们不得干涉,包括你,你手下的使徒,以及使徒手下的那些鬼怪兵们,这是其一。”

“其二,我想你们也感觉到我了吧?之前或许并不是那么清晰,但是现在我让你们感觉得足够清楚了才对,简单些说,我的本质远高于你们,远高于你们的深渊,而且如你们所感觉到的那样,我的力量被更高层次,不可言说的存在所封印了,所以这对你们来说是一辈子,乃至永生都无法寻找到的一个机缘,来吧,战胜我,夺取我的本质,这可以让你们超脱……不是你们自以为的超脱,而是更高层次的超脱,你们可以从各方面来验证我此刻所说话语的真实性。”

“第三,我给你们准备舞台,米特兰的王都,一场决战,我,你们,库夏大帝,我们三方的决战,决定这个世界命运的决战,你们胜利了,不但可以夺得我的本质,更可以让这个世界步入到唯心世界的绝境,你们将获得‘超脱’!但若是我胜利了,那么我将步入深渊的本质,我会看到你们最为深层次的秘密,察觉到这个世界最深层次的秘密,这其实不算等价交换,我的价值远甚过你们价值总和的无穷倍,不过这是你们的主场,也是你们的谋划,我借着你们的主场和谋划来决定了这场战争,这中间的价值可以变相抹去了,我允许了。”

“最后,作为胜利者,你们自然是获得一切,但是我对你们,你们五人毫无兴趣,所以我若是胜利,若是无法干掉你们的情况下,我希望你们一百年内都无法再以任何方式干涉凡人世界,任凭这个世界自然发展,你们的圣教若是延续,那么你们也就延续,若是你们的圣教被时代所抛弃,那么你们也就被时代所抛弃,如何?”

直到这时,郝启身上的气息才猛的收了回去,而在场几乎所有生灵,除了格里弗斯,以及他身边的魔女资质小女孩,还有郝启以外,包括了所有使徒与那些妖魔鬼怪什么的,它们全都软倒在地,而郝启站在了格里弗斯面前。

郝启又继续说道:“你们可以选择,我所设计的这场决战就在这里,你们若是选择使用舆论,或者使用旁外招,比如先去逼迫库夏大帝变成世界树什么的,那么我会立刻掀桌,杀掉你和现今世界所有的使徒,以及和你们有关系的所有怪物或者人类,然后再找寻任何办法来到你们所处的灵界或者幽界,你们可以试试我做不做得到。”

格里弗斯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仿佛深渊投影样的眼睛看着了郝启,而郝启忽然又说道:“基本就是这些,你们可以自己决定。”

说话间,郝启又看向了格里弗斯身旁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正用一种惊恐无比的目光看着郝启,因为她在原著中已经明确表明,她是拥有着魔女资质的人,她可以用肉眼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包括光之鹰,包括深渊,也包括了放出少许本质的郝启,就在刚才,她看到了远甚于,远超越于深渊,乃至是超越整个世界,超越整个宇宙的某种“本质”,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如同在宇宙星体下的蝼蚁一样,只需要轻轻一丁点的移动就会导致她整个人和整个灵的粉身碎骨。

这是一种比磅礴,比浩瀚,比伟大更加高大上的本质存在,不,是比这之上更加之上的东西,甚至已经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地步,连思想的最极端都无法形容其万分之一,那是……超越一切,超脱一切……

若一定要形容,小女孩认为,郝启的本质比深渊和光之鹰更要配得上神灵的称呼!!

郝启就说道:“我是人类,千真万确的人类,而不是你所崇拜的神灵,神灵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人类也可以做到,神灵做不到的事情,我们人类还是可以做到,或许不是现在,但是只要努力下去,终究有一天可以做到,我们人类……可以超越神灵!!”

“我不清楚你的童年经历是什么,也不清楚当光之鹰代表着神圣降临在你面前,你是如何的感动与欢喜鼓舞,但是我在这里想问你一下,你所希望的世界是那种什么都由神灵来掌控的世界吗?人类的生与死,人类的罪与罚,包括了命运,幸福,一切都由神灵来赐予与掌握?”

“人不需要努力,因为凡事都有神,人不需要悲伤,因为凡事都有神,人不需要探索,因为凡事都有神,人不需要思考,因为凡事都有神,人类只需要一直跪拜在地,成为神的羔羊,成为神的玩偶就行……这样的世界,是你想要的吗?”

“不需要你回答我,你心里可以找到自己希望的答案,是神灵拥有一切,人类成为神的玩具的世界,还是人类依靠自己的努力,牺牲,以及纠正自己的错误,一代一代比上一代更加开明,文明,强大的世界,你若是有了答案,我随时都在王都之中,你随时都可以过来。”

然后郝启终于再次看向了格里弗斯,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为了人类的眼神,他就看着格里弗斯道:“你也是一个有霸王之资的人,或者说曾经是,虽然成为了神之手,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是你自己,又或者是深渊的玩具?若你还有一丁点你之前霸王的气质,那么我就在王都,就在哪里,你的一切开始与终结的地方……”

“来挑战我这个人类吧,神灵们。”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三章:圣地与交谈 的精彩评论